七枝灯

作者:南山有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寂魂(十七)

      清孤飞雪带秋风,地白跌梨花,斜日低云。
      
      一条银白色毛茸茸的尾巴轻柔地卷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南玉,将他整个人悬在半空中,浮动出华美的紫光。从那紫光中约莫能看出一个女子绰约的身姿,身后舞动着的状如庞庞九尾。
      
      伏音看不真切,唯能见到那一双殊丽至极到媚惑的紫眸轻轻挑染上半真半假的笑,紫纱下的脸虽隐约不清,但看就知是个难得的美人。
      
      伏音感受到了纵横的妖气,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催动法术解救南玉。
      
      “阿音。”归邪移到伏音的身边,扶着她翩然欲倒的身体,抑住她的法力,说:“不必担忧。”
      
      紫衣女子笑得媚丽至极,美目流转,连绾姬这般妖媚的女子都难及她的风情。
      
      她玉指轻轻划过南玉苍白的脸,然后抬起丽眸看向了归邪,轻声说:“这次算本尊欠你一个人情。”她指归邪救了南玉一事。
      
      归邪语气冷淡:“他阳寿已尽,恐怕撑不了太长时间。”
      
      紫衣女子的笑幽然不绝:“怎么能呢?他可没那么容易就死掉。”
      
      漠漠轻寒,四叠紫色光芒催生,南玉和紫衣女子渐渐消失,飞絮飞花迷望津,摇曳夕阳斜。
      
      庞庞九尾,还能自称“本尊”的紫衣女子,除了那个人还能有谁呢?
      
      想想,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魔尊不会伤害南玉。”归邪冷淡的语气中带了柔色,“你还好吗?”
      
      伏音腹部又涌起绞痛,消瘦的身形一震,像是猛然想起来什么,秋眸望向了珠山云断处,问道:“你看见赫连成了吗?”
      
      半晌,归邪蓝眸变得深暗,声音如北风江寒,答道:“他活不久了。”
      
      伏音的腹部绞疼得更加厉害,冷绝了眸。她执意推开了归邪,脚下慢慢聚起云朵,如碧云湛湛,往珠山方向飞去。
      
      日暮晚,雪絮清绝,乱云低薄山,天尽红霞断。归邪孤身立在卷雪之上,落空的手缓缓放下,暗眸不起半分波澜。
      
      许久,他的声音轻得似能掩在这纷纷凉凉的薄雪之中:
      
      “你终于肯面对自己的心意了,这真好…”
      
      夕阳残照晚长天,军营梨花雪,山衡杜鹃血。
      
      赫连成颤颤巍巍的身影从高处滚了下来,随着赫连成跟上来的军队陷入了厮杀中,分散了敌军包围的势力的集中点,赫连成终从生死牢笼中杀出了一个破口。
      
      一片红冰冷铁衣,他身上如杜鹃染雪,鲜血薄洒。
      
      密林从飞窜出几只黑影,正是赫连成手下以命相随的死士,枯枝在风中簌簌作响。准备围杀赫连成的追兵与及时赶到的死士厮缠在一起。
      
      赫连成躺在那里,无神的眼眸看着朱红色的天空上零落秋云,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输赢不重要,生死不重要。
      
      这是我第一次从赫连成的眼中看到了绝望。
      
      那种绝望感就像潮水一样涌满了他的心头,可他还是挣扎着拿起掉落在地上的刀,拖着满身伤痕,一步一步走过猩猩血泼低低丛。
      
      “阿音…”
      
      我看见他念出这个名字后,从胸间涌上一口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下,整个人颓然得不成样子。
      
      接近半年的征战,他的身躯早已疲惫不堪。直到这一刻,仿佛什么东西一下就崩断了,连着他所有的力气一起流走了。
      
      那些死士刀剑功夫个个精湛,可还是防不住漏网之鱼。
      
      从重重刀光剑影中杀出来的几个士兵看到了身子晃晃悠悠的赫连成,知道他已经是精疲力竭,此时正是手刃他的好机会。
      
      赫连成听到了他们飞冲过来的脚步声,挺拔的身影十分迟钝而缓慢地转过来,裂开苍穹劈头而下的是一把明晃晃的刀。
      
      我不明白像赫连成这么执着的人,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关头放弃了反抗,他连伏音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这样死去,他会甘心吗?
      
      但事实证明全是我自己想太多。
      
      他此刻并没有什么甘心不甘心,那把刀砍下来的时候,携断云秋微之风,赫连成只有一个念头:阿音,我这就来了。
      
      含商引羽,横玉笛声切切,似能吹落五月梅花,浅浅悠悠如松间明月,石上清泉。那把刀离赫连成五寸之远时便被丝丝碧水线缠住,动弹不得。
      
      追上来的人皆如喝了孟婆汤一样双眼迷离,手中的兵器应声而落。
      
      赫连成震惊地回过头去。寸眉愁碧,出水芙蓉,一袭月白罗衫在暗林中清如水华。苍烟芜没,立在不远处的是他的伏音。
      
      紧随赫连成撤退的大军在副将的带领下撕开重重包围,原可作援助的殊月军队被归邪的法力困得动弹不得,埋伏在珠山的势力因孤立无援而被赫连成手下的大军剿杀得片甲不留。
      
      大军骑马跟上来,在小山丘处往下看到了伏音和赫连成二人,战马嘶鸣,众人哗然。
      
      伏音的月白罗裙长出万千鳞片,片片透着惊心动魄的色彩,比那灼灼晚霞都要艳丽。
      
      赫连成浑然惊住,看着鲛尾人身的伏音,说不出半句话来。
      
      天空中忽然一声沉雷乍响,惊得众人浑身一颤,雷声从天尽头滚滚而来。从惨淡愁云中裂开一道刺眼的白光,狠狠劈在了伏音的肩头,将她整个人从荒坡上击落。
      
      我心里一跳,眼看着她整个人跌在地上,然后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阿音!”赫连成嘶吼一声,双眼涨满血丝,跌跌撞撞地冲伏音跑了过去。
      
      赫连成跌跪在伏音的身边,将她上身抱在怀中。青筋突起的手捂在她流血的肩头,赫连成眼见她粼粼鲛尾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冥冥风雨来,打湿了伏音的衣衫,风卷草木折,紫竹笛从她手中滚落。
      
      伏音的脸色苍白到极点,秀眉紧紧锁在了一起。她的肩头已经血肉模糊,这千年一轮的雷劫终因她妄动法术而提前到来。
      
      她捂着自己已经疼到麻木的肚子,看见氤氲而出的浓血染满了月白襦裙,唇不觉然地颤抖着,喊了一声:“赫连成…”
      
      赫连成看见她裙上触目惊心的血迹,慌得手足无措,脑子一片空白。他抱着伏音的手越收越紧,连声音亦在颤抖,他说:“会没事的…没事…”
      
      “孩子,赫连成,孩子…”伏音的喉咙哽咽住了,颤颤巍巍的手触到自己的衣裙,她哭着叫了一声,楚泪如江川泻。
      
      “没事的…阿音…不要紧的…”
      
      伏音的喉咙哽咽出血腥,几声后,她终痛彻心扉地哭了出来。
      
      赫连成撑着负伤的身子将伏音抱了起来,眼睛看着立在山丘上的士兵和死士,眸色空茫,嘶哑着喊了声:“救人。”
      
      “救人啊!”他就像一头失控的野狼,冲着枯枝密林狂吼了一声,接着是撕心裂肺的长嚎。
      
      天惨惨,云长阴,沉沉清霜万壑暝。
      
      赫连成生命中的第二次大劫,在珠山密林。伏音逆天命而动用法术,招致千年一轮的雷劫提前到来,失却了半身的法力,差点命丧黄泉。
      
      而她腹中的孩子,终究没有保住。
      
      珠山之战,让赫连成失去了孩子,南玉亦在这场大火中丧生,这将赫连成逼到了极点,逼到了几近疯狂的境地。
      
      他平生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纵然殊月皇上将他赶尽杀绝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恨过。他想要的不仅仅是让国君失去皇位那么简单,他想要的是取而代之,他想要这滔天的权力。
      
      赫连成将伏音安置在小城的院落里休养。离别日,微云衰草,晚景萧疏。
      
      伏音倚在床头,脸色和唇俱白。赫连成即将出征,他将自己的刀磨得极为锋利,伏音看到赫连成用丝绢擦拭着刀刃,丝绢碰到凌厉的刀锋,而后滑落了两半。
      
      赫连成的眉宇要比往常任何一日都要深邃,眸中杀气迭起。
      
      赫连成将刀收回鞘,然后放在了桌子上,刀木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空寂的屋中。
      
      他起身走到床边,轻轻执起伏音的手,说:“阿音,你留在这里好好养伤。等我回来,接你到皇城,我们还会有孩子,他将会是在世间最尊荣的人。”
      
      “赫连成,你还记得吗?鹤山一战,你放火烧了敌军大营。”伏音抬眸看着赫连成,兀声道。
      
      赫连成的肩狠狠颤了一下,可也就是一瞬,他又恢复了往常。他嗓音凉薄,道了声:“不记得了。”
      
      他倾身将伏音按在了怀里,眸色静然,他说:“阿音,我不信什么因果报应,我只信手中的刀。它不会再让你受一分一毫的伤害。”
      
      沉默了半晌,他转而捧起伏音的脸,落下的吻缠绵悱恻,辗转而深。
      
      北风起,玉钩帘外梅影婆娑,枝横静波。折进来清浅的暮光照在他的战甲之上,流出的冷意如玉屏雪风,寒了天地。
      
      霓节飞琼,鸾驾弄玉,花枝砌雪千摇落,茶烟灶冷。
      
      赫连成出征那日,殊月国迎来了入冬后的第一场凉雪,别院外的梅树发了第一枝玉梅,他与伏音见了最后一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三次大劫已经差不多的,第一次是在妙香海的海难,第二次是在珠山的密林,第三次是喝下转轮草的剧毒。
    寂魂篇接近尾声,接下来的几章都是主线在秀恩爱。请防虐。
    最后携枣泥麻饼西安泡馍黄瓜卷和卤汁豆腐尖椒牛柳狮子头以及南山烤得小土豆一起求收藏和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