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枝灯

作者:南山有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寂魂(十六)

      鉴于生死卷宗的缺德,我到最后什么都没有看清楚,只能以“芙蓉帐暖一夜春宵”一笔带过。
      
      而后赫连成领军三十万北上,与前来平乱的军队迎头碰上,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煌煌战火烧了足足三月之久。
      
      赫连成杀红了眼,可伏音却什么都做不了。伏音只能看他破了敌军一轮又一轮的剿杀,她却无法说出让他放下屠刀的话。
      
      那一刻她知道有些杀孽是身不由己的,一旦放下手中的刀,赫连成就无法保护身后的人。
      
      以“玉面军师”闻于天下的南玉为赫连成出谋划策,令军营上下士气大增,几次大战下来,敌军竟被杀得苟延残喘,奄奄一息。
      
      赫连成胜券在握,只差最后一击将敌军击溃,赫连成率领的军队便能直捣皇城,逼国君让贤。在这紧要的关头,随军作战的大夫诊出伏音的喜脉。
      
      伏音本是上仙,她在地府受戾气侵蚀多年,这一胎又是与凡人所生,所以这一个孩子的血脉极其诡异。大夫没有诊断出来,但伏音却能感受到这个孩子在日夜吸食着她的精气来幻化人形。
      
      她的形容一日比一日憔悴,平日里滴水不进却还能呕出酸水,怀这个孩子就像是在以命换命,可是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军营的夜没有醉人的诗意,寂寥的星辰寒透了整片苍穹,空气中似乎还能闻到飘逸着的血腥气,冰冷得如同守夜士兵手中凌厉的刀刃。
      
      银烛笼纱,凄凄羌管起。
      镜里清霜满,映出伏音消瘦至极的身形,如风雨过落红满地后枝头上瘦约的小梅,淡烟衰草。
      
      赫连成轻轻扶起她弯着呕吐的身子,心疼地抱在了怀里。清秋冷,又在这样的军营,伏音的手脚皆是冰凉入骨。
      
      “还难受?”
      
      伏音扯出苍白的笑,摇了摇头,说:“没有,他很听话。”
      
      赫连成轻轻亲了亲她的额头,在她耳畔低声说:“辛苦你了。顶多两个月,再过两个月,我们就能到达皇城,再也不会有战争。”
      
      “真的…再也不会有了吗…”伏音的神思有些恍惚,手指不自觉地轻轻抚上了微微凸起的小腹。
      
      “再也不会有。”赫连成语气沉沉地重复了一遍,轻轻握住了伏音的手。
      
      我不禁有些疑惑,伏音居然有了一个孩子,可她的孩子现在在哪儿呢?
      
      生死卷宗很快就给出了答案,一个残酷的答案。
      
      自上次绾姬勾引赫连成未遂,绾姬就被赫连成留在了同州,好吃好喝地供着,未曾亏待半点。若是平常女子定会断了念想,带着自知之明安稳过一辈。
      
      可绾姬是一个妖,赫连成给她的屈辱让她第一次起了杀念。因她喜欢赫连成,故所谓的杀念全是对伏音而言。
      
      她幻化成上仙模样,自言是天界南朱仙子,告诫殊月皇上,要想破解赫连成的攻势,必先杀了军师南玉和妖女伏音二人。
      
      绾姬不想让赫连成当皇上,她觉得赫连成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赫连成吞了大半个江山,在率兵破珠门关时,双方势力在珠山原野交战。只要能赢了此战,赫连成就能同皇城中的内应联合起来直逼皇宫。
      
      珠山原野,赫连成身着紫金夜明铠,头戴御龙盔。
      长云共枯草,秋风悲悲而起,他倨傲的身形立在马上,俯视众生,唇角勾着不屑的笑,手中的紫羽鬼刀泛出杀气。
      
      当生死卷宗转到敌军一方时,我的心漏了一拍。
      
      玄青色的长袍被旷野上的风悠悠然吹开,如波痕水光,白皙修长的手指执着马缰,而另一手则握着血色三叉戟。风云变幻,战旗猎猎,阴美绝伦的眉目唯属于归邪。
      
      归邪竟是殊月军的先锋。
      
      他没有打算动用法力,他想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地赢了赫连成。
      
      马蹄飞奔起,沙翻浮云峻。
      霜日萧萧木叶,一声凄厉的兵器碰撞声划破了苍穹,战鼓隆隆伏万里。
      
      马上的两人如星火碰撞,疾驰而过。
      
      归邪扯住马缰打了回旋,手中的三叉戟微微颤抖着发出凄厉的嘶鸣,狭长的目看向赫连成,定了定发疼的虎口,扯出一丝满意的笑。
      
      赫连成微微皱眉,眉宇变得深邃和凌厉,握紧了手中的刀,开始警惕起来。仅一招他便能判断出此人的实力,此人的功夫绝不在他之下。
      
      与其说是两军交战,还不如说这是他们二人的战争。
      
      足足过了有几十个回合,两人依旧胜负未分。赫连成这辈子都未曾打过这么痛快,与其说害怕,他更多的却是棋逢对手的兴奋。
      而归邪亦是,他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这样真刀真枪地打过了,赫连成的身手不俗,若是佐以法力,在天界亦是难逢对手。
      
      归邪和赫连成输赢难分,这一切结束于赫连成的分神。
      
      不知从何时开始,西南方的天开始升起了冲天的火光,熊熊烈火烧红了晚霞,染透了夕阳天。
      
      赫连成神思怔住,与三叉戟交碰的鬼刀突然松了所有的攻势,归邪趁机一翻手,三叉戟穿过刀刃冲着赫连成的胸口方向刺去。
      赫连成迅速闪身拿刀格挡开,可是却跌下了马。
      
      那个方向…
      
      赫连成心口一阵钝痛,眼前一黑,险些有些站不稳。
      
      赫连成像疯了一样骑上了马,狠狠扯了马缰就向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那些大军看他驾马背北,均都慌了心神。
      
      赫连成大喊了一声“撤”,军中匆忙响起撤退的号角,赫连成率先孤身穿过大军往军营的方向奔去。
      
      殊月国君派来的敌军以为赫连成临阵脱逃,将军下命乘胜追击。
      
      没想到从归邪背后裂出一道透明的屏障,如水寒荡冷,将殊月军挡在了一侧,难以前行一步。
      
      他微微抬起眸,看向西南天的火光,伸出手指碰到零星的火屑烟尘。
      
      归邪好像想到什么,眉头深深一锁,忽起的狂风吹得他广袖猎猎作响,从他脚底疯狂蔓延出十丈寒冰。哀嚎遍起如万鬼同哭,殊月大军被击飞三丈,手中的兵器如碎片,同溅起的鲜血砸入原野。
      
      离离白草卷狂沙,天地蒙灰。方才还立在那里的归邪,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将视线从生死卷宗转移到司命书册上,果然,是伏音出了事。
      
      南玉行动不便,伏音又有孕在身,所以二人皆留在了军营。
      两人的营帐挨得极近,火是从他们营帐中同时燃起来,然后四处蔓延,以致整个军营都陷入了火海。
      
      赤焰烧云,炎风将火势越燃越盛。及时从营地里逃脱的士兵开始扑水灭火,可那火情没有一点减弱的气势。
      
      落叶流火,浩浩火焰狰狞地吞噬着一切。
      
      帐中的伏音已被团团烈火包围,她强行动用法力驱散,却始终没有任何效果。迢迢火光中她仿佛看到绾姬的脸,这火被绾姬施了妖力。
      
      伏音法术属水,本性克火。但她天生就俱火,加上怀了这个孩子,她的法力已大不如从前。
      
      她的腹部绞痛,疼得她渐渐弯下了身子,额头上冒出了汗珠,不知是因热还是因为疼。火屑浓烟呛得她咳起来,几近窒息,窜出的火舌猛地灼伤了她的手背,突显的鳞片瞬间腐烂不堪。
      
      顺着手背往上至整个胳膊开始显现一片又一片的鲛鳞。
      
      一股伴着烟味的血腥弥漫开来,她捂着肚子,猛地呕了起来,呕出来的酸水中带着血丝。
      
      伏音这下是真的慌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火,而是阵法。火绝阵将伏音困得死死的,却不急于将她吞噬,似乎在慢慢灼干她最后一丝生命力,等着她在煎熬中死去。
      
      绾姬真是恶毒!
      
      而生死卷宗上的赫连成越过密林赶往军营的时候遭到了埋伏,如今他提着刀与人厮杀,身上已经负伤累累,血迹斑斑。
      
      殊月国君趁着归邪和赫连成交战之时暗下埋伏,又借助绾姬的妖力派人放火烧了军营,引赫连成孤身入伏。而这把火亦能帮助绾姬催动阵法,绾姬铁了心要置伏音于死地。
      
      赫连成救不了她,指不定连他自己都逃脱不了。
      
      想必绾姬也没有想到殊月国君会再设伏围杀赫连成。
      
      火阵中的伏音已经倒在了地上,苍白的脸失尽血色,意识开始模糊,火灼得她全身闪现七彩的鳞光。
      我虽早知伏音这次有惊无险,但看她受如此折磨,心中煎熬而愤恨,却也什么都做不了。
      
      当今唯一能救她的人唯有方才消失在战场上的归邪。
      
      果不其然,火绝阵被三叉戟轻易挑开一方阵角,玄色水纹的广袖挥出淡蓝色的光片,瞬时,连同着火焰一起冻结了整个军营。
      只见那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拢,所有冻结的火焰一下碎成万千雪片。
      
      泛碧的清秋如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雪,冻合梨云,飞琼淡淡天地寒,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寂静。
      
      素雪千重碎,落在伏音的身上,方才被灼出的鳞片顷刻间恢复了原状。
      
      她缓缓睁开了眸子,如雪萼凝华,眼睛映着归邪卓卓风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被四级虐哭了。
    携北京烤鸭龙井虾仁荔枝肉,海鲜卤面菊花虾包酿豆腐和南山烤的小土豆一起求收藏求评论。
    么么哒(づ ̄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