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二回白骨了,因果仇怨轮回报

      长乐馆中久久未有人语。
      
      这沉默像是无可作答,又像是不便作答。
      
      在众人的缄默中,白玉堂忽的发出了一声冷笑。
      
      “你既有有意以命相抵,为何昨夜不驳程文婧认罪一事?”他的语气轻轻巧巧的,却仿佛带着讥诮。
      
      闻言,程文远的喉咙仿佛被什么卡住了。
      
      他的长刀从百毒门领头的姑娘脖子旁收了回来,也是轻轻巧巧地还刀入鞘,举重若轻叫人心底一颤。
      
      “你昨夜可就站在门口,看着你的姐姐替你一力扛下了所有的罪责。”白玉堂朝着程文远一步步走了过去,缓慢却仿佛每一步都叫人背后冷汗直落。
      
      他终于在离程文远一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是为了你八年前惨遭横祸的家人报仇?若是爷没记错,为你认罪的不就是你幸存下来的家人?”
      
      跪在地上的程文远震住了,“我……”
      
      “你可没想那么多,你只想报仇雪恨,大不了拿自己的命作陪。”白玉堂仿佛知道程文远想说什么,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叫程文远语塞。
      
      “瞧着你似乎不记得你所犯之案罪及家人,还是说你姐姐替你认罪也在你的算计之内?”
      
      “我、我不是……”程文远狼狈地抬头辩驳,又一下扭过头看向阿文。
      
      阿文原是骇得连哭声都止了,听着白玉堂的话竟是呆住,转头望向程文远。
      
      “偷来了百毒门的毒物,便叫百毒门可能担了你的罪;同展昭几番支支吾吾、话里藏话,便叫展昭以为你才是那受害之人,三番五次地护你周全;见程文婧认罪,便装作无事躲了起来,还跟着展昭离了县衙。”白玉堂嘴角一勾,神态狠厉又傲慢,每个字都跟那插到木墙的匕首一般钝钝地捅进程文远与阿文的心里,有毒且带着血肉,“昨夜客栈你睡的可还安好?等到第二日官府发了通告,案子一结,程文婧的罪一定,他日你再找机会将百毒门之物归还,便可逍遥法外,重新做人。”
      
      原是被骇住的屋内几人面色纷纷变了。
      
      阿文从程文远的手臂里挣了出来,颤抖地手指拉住他的衣角,双眼像是在从他的面容上找到反驳之意。
      
      程文远也确实张口欲驳白玉堂胡言,通红着眼睛似悲似怒。
      
      可白玉堂却不耐他狡辩,眯着眼睛依旧是居高临下恍若蔑视:“你可是暗笑南侠展昭也被你驱使,叫你耍的团团转?嘲讽断案如神的包拯也不过如此?”
      
      程文远张着口直摇头,将目光落在白玉堂身后的展昭身上。
      
      几个衙役俱是信了白玉堂之语,恨不得拔刀就地将这狂徒给斩了。王朝更是怒发冲冠,只是被包拯一伸手拦了下来。
      
      展昭只是握着剑,轻轻偏过头,听着白玉堂问话于程文远。他和和气气的面上瞧不出一点发怒的神色,仿佛从未听到白玉堂所言。
      
      “别的不说,你这一番成算也能叫白爷佩服。”白玉堂话中说着佩服,那冷嘲热讽的口吻叫程文远白了整张脸。
      
      他突然心底一种空落落地恐惧感涌了上来,耳边只听白玉堂低语。
      
      “不如今日白爷就成全了你的公平?”
      
      与那低语一同来的还有一道银光。恍惚只是一瞬,眨眼未及,白玉堂滕然拔刀,冰冷的刀锋贴着程文远的脖颈而过,口中冷笑道:“也省的你想要一人抵命却祸及他人。”
      
      程文远满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俯下了身,低着头错开了白玉堂的长刀,也碰倒了地上的小瓶子。
      
      青丝断裂在地板,而白玉堂的刀锋在阿文的眼睛前停了下来,只差分毫。她瞪大了眼睛,似是来不及惊恐的不可置信。
      
      “公平?”白玉堂呵了口气,收刀入鞘,手稳得叫屋内几人又佩服又紧张。
      
      衙役们和百毒门的弟子都以为刚刚那一刀已经止不住了,吓得摸了一头的汗。
      
      唯有展昭和包拯镇定地观望,始终不语,也不出手阻之。
      
      寂静中,展昭终于走上前将程文远交出的那个小瓶子捡了起来,忽然轻声问了一句:“程小兄弟可曾听过婴儿的啼哭?”
      
      程文远俯着身一颤。
      
      躲在后头的小衙役突然喊了一句:“八年含仇,却叫襁褓婴儿喂了你的恨!转头就能在陈家村里对着满村白骨生火做饭,瞧着别人替了你的罪也不声不响。你既是贪生又何必义正言辞?那和八年前吃人又报官、苟且偷生的陈家村人有什么区别?”
      
      口中说着一人命抵,却几次贪生怕死,巧言令色。
      
      他与八年前那些化作妖魔,将屠刀挥向无辜之人的陈家村人,竟是成了一样。
      
      不!不是!
      
      程文远猛然抬头,神色大震,几番动了唇却无一字吐出。他无力地跪坐在地喃喃半晌,毫无反抗地被衙役绑住,便是阿文也没有再阻拦。
      
      包拯背负双手,望着程文远被衙役们往楼下押去,蓦然道:“你既然说法不责众不公,杖不责权不平。本官只问你一事,若是八年前由本官审理此案,陈家村犯案之人皆被斩于狗头铡下,你今日恨意可消?”
      
      “草民……”程文远止住脚步,刚欲回话,却在包拯的目光中一顿。
      
      他笑了一声,像哭又像笑,“包大人,草民恨意难消。”他也想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但在白玉堂所说的那些话后,在包拯那正直无畏的目光中,程文远却说了实话。
      
      “那包大人就真能如所说,将满村犯案之人、无论男女老少皆数斩于狗头铡下吗?”程文远又开口反问。
      
      “从未有众人作恶却法不责众这一道理。”包拯语气虽是平淡却叫人觉得凛然。
      
      闻言,程文远通红又干涩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
      
      “两年前天昌镇的县官换了人,你只知其一,不知当今圣上正是两年前亲政,而前任县官虽未被查出掩埋此案,也早因鱼肉百姓被斩。”包拯转过身看向窗外,阳光明媚,还有好多百姓围在街上议论纷纷,猜测这长乐馆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因果有头,罪孽当还,人命非儿戏。当年的犯案之人理当受刑罚之苦,而你犯下滔天大罪也该有狗头铡等着你,这不是以命相抵的公平,而是法理。”
      
      包拯并未回头,却叫众人都停下脚步。
      
      “是守我大宋律例。”
      
      而他包拯要守的便是这律法严明、国泰民安的大宋。
      
      程文远心胆俱是一颤,涌上来一股茫然和荒凉,这并非面对白玉堂那股狠戾和直白时的语塞与惊惧,他伸手抹去了面颊上的泪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四下皆静,展昭亦是侧头深深地瞧了一眼包拯,神色动容。前几次他虽于包拯有所来往,早知包拯乃当世为国为民的好官,但此番心里却大为震动。
      
      江湖皆道朝堂腐败,黑水太深,明争暗斗没有刀光剑影爽快,律法规矩只叫快意恩仇束手束脚,贪官污吏更是比比皆是。
      
      但倘若没了朝堂,独有江湖又如何能护得大宋子民安稳?
      
      展昭心底一叹,待程文远被押下楼,正要请辞,只听窗外猝不及防地一声长响。有什么在空中炸开,吓得长乐馆吁了口气的几人都是心底一跳。似是天昌镇往安平镇的官道方向。在一片茫然地神色中,白玉堂却是脸色微变,看也不看,径直提刀窜出了窗户,口中直道:“白五有事先去,诸位就此拜别,后会有期。”
      
      话音才刚落,人却早就不见了。
      
      展昭探出窗子瞧了一眼,心道这心高气傲的白玉堂在包拯面前倒是有礼,也不在意白玉堂这般来去匆匆,江湖人脾性大多如此,更何况在他看来白玉堂性急的很。只是不知又发生了何事,刚才那响声又是什么。
      
      这回案子是真的了结了,但听了那般骇人之事,众人心底难免多了分沉重。
      
      展昭将百毒门那害人的蚁后交给包拯,也跟包拯拜别,下了楼打算离去。百毒门虽非犯案者,却多少有联系,还得随官府去了再做定夺。
      
      不过展昭瞧着一楼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掌柜和小二又顿住了脚步。想了想,展昭冲着他俩招了招手,笑眯眯地问了一句:“掌柜的,今日可有胡辣汤,这一大早的活动筋骨,感觉有点饿了。”
      
      本来还在发愁今日生意怕是没得做了的掌柜闻言精神大振:“有啊有的!少侠您等等诶!”
      
      “和昨日一般,麻烦再加一份糍糕。”展昭又竖起一根手指说。
      
      “好嘞!”掌柜的一边往后面跑一边喊跑堂的,“还不去打扫打扫,开张准备招呼客人。”
      
      陆陆续续从店里离开的衙役都闻言都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心道这位少侠究竟是洒脱还是心太宽,刚知晓那么骇人听闻的事,转头竟然就吃起早点来了,他们现在可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但是他们瞧着展昭双目含笑的神色,竟是觉得肚子里翻滚的感觉仿佛也变得和缓了。
      
      小衙役跑来拉住掌柜的,将一小袋银子交给他,说是包大人给他的赔礼,白叫掌柜的损失了一早上。掌柜的连连摆手说是之前就有个姑娘给过了,哪能叫包大人破费,包大人能来不叫他们闹事就好。
      
      小衙役却不听,直接将银子塞给了掌柜的,转头就跑了,“你就拿着吧。”
      
      展昭一边等着胡辣汤,一边听掌柜的欢喜地跟店小二说什么包大人当真好官啊,嘴角挑起了一边。
      
      小二很快就端着糍糕和胡辣汤上来了,还提了一坛好酒,说是掌柜的送的。
      
      展昭捧着胡辣汤喝了一口,心里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门口瞧热闹的百姓这会儿纷纷进店来了,还有好几人跟跑堂的打听发生了什么事。跑堂的也有趣,只招呼说不如先进来坐坐喝口茶,吃些点心。
      
      人声嘈杂。
      
      展昭倒是不急,不紧不慢地吃完,提着那坛酒回了昨夜住的客栈去牵马,顺便将那坛酒留到客栈掌柜,叫他送给白玉堂,说是展昭多谢两日来相助。
      
      不过客栈掌柜却说他们少爷不怎么来,不如送去安平镇西巷寻柳眉姑娘,这几日都在那里落脚。
      
      展昭刚要提起酒坛,却忽的想起安平镇西巷是什么地方,竟是松开手退了一步,“展某今日还有要事,这坛酒掌柜的有空就托人送一送。”他说着又将今日掌柜的多给的那些银子也放到了酒坛边上,转身出了门。
      
      客栈掌柜的几次都没叫住他离去的步伐,心笑这少侠可没有少爷面皮厚,提到去窑子竟是这番落荒而逃。
      
      展昭揉着鼻子欲上马,却不知后头客栈掌柜的嘀咕。不过他那枣骝色的高头大马是真的闹了脾气死活不肯走,只用那双大眼睛瞧着展昭。
      
      展昭想了想,一扭头冲着一家屋顶喊了一声,“姑娘还有何事?”
      
      没过多久,一个脑袋从屋顶探了出来,正是百毒门领头的那个姑娘。她倒是不在意自己刚刚贴近就被发现了,正笑弯了一双眼,跟展昭摆手打招呼。朝堂向来管束不住江湖人,虽然此案与江湖有关,但说到底不是百毒门所犯,况且百毒门这些年怕是给官府抓了不少劫匪。只是那食人蚁是一定要毁掉了,此事还得百毒门亲自了结。
      
      展昭在牵马之前还去了一趟县衙,是亲眼瞧着包拯放了那些百毒门弟子的,在离去前还与那程文远在牢狱中见了一面。
      
      虽是大白天,牢狱里也稍显昏暗。
      
      程文远所穿的衣衫是早上在客栈换了的,洗干净了的面容一点瞧不出是心狠到杀了满村平民的人,也瞧不出背负着八年的仇恨,反倒透着一股子少年气。他安安静静地站在模糊的光里,再没了刚刚在长乐馆的恨意与戾气,显得瘦弱可欺。
      
      “展大、展少侠。”程文远听见有人的声响时并未想到是展昭。
      
      “早上吃了一碗胡辣汤,味道还不错,程小兄弟今日尚未进食,不如来一碗?”展昭将一个食盒放到大牢边上。大牢门没开,他直接就在过道坐了下来,将一坛酒也随手放在边上,打开食盒。
      
      里头装的正是热腾腾的胡辣汤。
      
      程文远望着那冒着热气的胡辣汤愣住了,恍惚又想起昨日与展昭在长乐馆吃早点,想起展昭救他的那夜用酒给他换了几个包子。他眼底不知为何又是一热,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有一句:“展少侠。”
      
      展昭将胡辣汤放了汤勺推进去,微微扬起脸,没有说话。
      
      程文远却知这一碗胡辣汤是展昭为他践行了,但他心里头却一点不觉得被冒犯,反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激。程文远飞快凑上前,扒起了碗吃了两口,才望着展昭轻声问:“展少侠不怪罪我几番戏弄吗?”
      
      展昭好半晌才说:“展某只是可惜,虽几次问话,望小兄弟莫要言中含虚,能够据实相告,可惜。”
      
      程文远端着碗静坐了须臾,又问:“展少侠何时起疑我?”
      
      “相遇那夜。”展昭沉静地说。
      
      “原来一开始就未曾入了展少侠的眼,难怪几次展少侠都言未尽便止。”程文远苦笑。
      
      “展某出手救了你,你却不曾言语,隔日听闻展某名讳又出声乞求。”展昭只是平静地说。
      
      “我原是未曾想到这么快就叫百毒门追了上来,计划落了空,正如今日那位少侠所言,我谋算一夜,第二日才寻上展少侠。”程文远说,他无心戏弄不假,然有心谋算也不假。
      
      “流浪乞儿识字的少,不过这算不上稀奇。但展某初次来天昌镇,也没做什么包公那样的大事。这镇上的小乞丐顶多知道隔壁安平镇的花魁姑娘,却未必报的出展某一个独行侠的名头。”展昭始终是和和气气的,叫人不明白他可曾生了怒气,“当然,展某今日前未曾想过你便是作案之人,只猜测你口中多有隐瞒,许是知道真相。”
      
      程文远一愣,“我是从百毒门所论江湖事里听闻的,不过展少侠也和江湖传言不太像。”
      
      “不过虚名,听听便罢了。”展昭道。
      
      “其余不知,但有一事不假。”程文远摇了摇头,“展少侠当真是世上难得的好人。”他顿了顿,垂下眼轻声说,“包大人今日问我若是由他当年审理此案,我心中恨意可消?其实我也想,若是当年遇到的是展少侠和包大人该有多好。”
      
      一个六岁、或许还尚不知事的孩童,一夜之间父母双亡、举目无亲,只能独身一人像一个流浪乞儿一般飘摇于世,挣扎着到了如今的年岁,还背负满门的仇恨。
      
      若是当年遇见的便是展少侠和包大人,是否会有不同?
      
      程文远并不知晓,但昨日展昭说竭力相助、不会轻而易举地丢下他时,他无法抑制地感到痛苦和高兴。每每想起那一切,想到展昭虽疑他却也以真诚妥帖待他,都让他想要落泪。
      
      程文远胡乱地将那碗胡辣汤喝了下去,混着他无可抑制的眼泪,给展昭跪着磕了一个头,但直起身却问展昭:“展少侠可是怜悯于我?”
      
      “杀人偿命,犯罪伏法。”展昭的语气没有包拯那般正气凛然,只是让人觉得沉甸甸的认真。
      
      他并不觉得程文远应当怜悯,也绝非为此而来。
      
      “那何谓快意恩仇?”程文远又问。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展昭回答。
      
      “既然如此,逍遥法外的江湖人又该如何算?”程文远将碗推回给展昭,“大宋律例总不可能就是对平民百姓所用。”
      
      “但凡大奸大恶之徒,无论是江湖人还是平民百姓、权贵亦或武林高手,作恶都逃不过刑罚。”展昭说。
      
      程文远沉默了半晌,“……展少侠杀过人吗?”
      
      展昭深深地望了一眼程文远,依旧是那样温和的神色,只是墨眸深沉得叫人吃惊,“展某早已做好准备。”
      
      程文远惊得手一抖。
      
      杀人者人恒杀之,入了江湖便逃不开这纷争,手染过鲜血就莫要义愤填膺地说自己无辜,哪怕杀的是罪大恶极之人那又如何,那都是人命。
      
      程文远怔了半晌却低声笑了,“原是如此,哪有什么公不公平。佛家说天道轮回、因果有律,那位少侠说的不错,我贪生又生了报复的快感,竟然满口胡言什么公平,着实可笑。”
      
      展昭望着程文远许久未语。
      
      这个未及束发的少年却有此等悟性和谋算,是个聪明人,也是个糊涂人。
      
      “展少侠是为此而来?”程文远说。
      
      展昭侧过头望向牢狱那模糊的光,神色有些难辨,“不,包公曾说你叫人想到妖吃人一事是为了寻出县衙内的知情人。展某想问,昨日你已知石老头与当年案有关,今日可是真的想下手?”
      
      程文远盯着那胡辣汤的碗良久,终于吐出两字:“想过。”
      
      展昭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终于拎剑提酒,起身欲走,也不再多问石老头的孙子是否也算在其中。
      
      程文远看了一眼地上的食盒,在展昭转身之前仰头忽然问道:“展少侠,若是有一日,展少侠如我这般至亲至爱遭人所屠,又当何为?”
      
      展昭在原地站了片刻,对程文远一笑,衬得眉目在昏暗的光线中极为好看。他似乎说了什么叫程文远瞪大了眼,转身时衣袖惊动了尘土,而挺拔的身形在模糊的光中越走越远。
      
      “你在想什么?”远在屋顶上的姑娘不知何时窜到面前来,冲他摆了摆手。
      
      展昭拂了一把马毛,轻身上马,“姑娘不忙着回去?”
      
      包拯可是下令叫百毒门三日内处理掉所有的食人蚁,否则就将百毒门一块儿写入卷宗,并为旁凶处理。另外,百毒门须将门内三十种奇毒报于官府备案,方才算了百毒门移尸、扰乱办案一事。
      
      这事儿百毒门必须得吃下这个暗亏,哪怕应对官府向来是不讲理的江湖人也不行,回头白骨案的通告一发,百毒门就真成邪魔歪道,在江湖上也是人人喊打了。
      
      “不急,他们已经去回禀掌门,此事自由掌门做主。”姑娘眼睛一转,又问展昭,“你刚才为什么去县衙?刚才不是告辞了吗?”
      
      展昭见那姑娘随时打算揪马尾巴,才无奈开口,“姑娘可还记得昨夜百毒门之人趁乱夜闯县衙。”
      
      “我们可没打算对包拯怎么样。”姑娘连忙说。
      
      “展某只是顺道问一句昨夜行刺之事。”展昭牵过缰绳。
      
      “喔你是说安乐侯庞昱买了恶徒行刺包拯一事呀。”姑娘笑,却挡着展昭的道,不叫他的马趁机跑了。
      
      “姑娘从何人口中得知?”展昭扬眉,倒是有些意外。
      
      “从包拯身边的人手里学来的。”姑娘拍拍自己的钱袋,“夜里动静那么大,使点银子就能从衙役口里挖出来。”
      
      展昭又想起一事,“白兄曾说有个小乞丐瞧见一位江湖姑娘从陈家村那头的山上下来了,可说的是你?”
      
      “这么晚了还有人看见呀。”姑娘微微睁大了眼。
      
      “这么说来,你们是追杀程文远那夜才发现了陈家村的白骨。”展昭说。
      
      “确实是是迟了一夜才发现的,先是瞧见镖队白骨,便在附近寻找陈文聂哦不对是程文远的踪迹,不过当时天快亮,怕路人通行生了误会便先将镖队尸骨藏在箱子里拉到安平镇了。”姑娘摸着自己的下巴,“那陈家村位置隐秘,我叫人搜了一整天,才在晚上发现了陈家村。”
      
      “从陈州境那条官道往陈家村没有小路?”展昭一愣。
      
      “哪来的小路,都是树,除非跟陈文聂一般,一开始就知道往哪个树丛拐能去陈家村,不然非得在那林子里迷路。”姑娘撇嘴。
      
      展昭听她几次没能改口程文远,又问:“程小兄弟拜入百毒门,可是以陈文聂为名。”
      
      “哦你这都知道。”姑娘吃惊道,“啊对了对了,展大侠有没有在天昌镇附近见到一个泥球?”
      
      “泥……球?”展昭面露茫然。
      
      “大概是半月前从陈州遇上的一个少年,跟个灾民似的,估摸着也是因为安乐侯一事,在陈州遇难已久。他见我们教训了一拨匪徒就扒着我们不放,成天姐姐长姐姐短地喊人,每天都说想上京。不过那天夜里我去寻陈家村时,他大概怕我们把他丢了,半夜也跟了出来,竟是在山里走丢了。”姑娘见展昭反应就知他未曾见过,耸耸肩,终于给展昭让出了道。
      
      展昭暗松了口气。
      
      不过那姑娘又眼疾手快,拉出展昭的衣角,仰着头说:“哦还有展少侠,白少侠和你可是拜把子兄弟,连钱袋都换着用?”
      
      她眼可尖,前日在展昭身上的钱袋,今日就在白玉堂腰间挂着了。
      
      “不过展少侠为何有我百毒门的毒物?那毒我小师妹刚学的,逃不开我的鼻子,”姑娘揉着鼻子说,“还装在钱袋子里,不怕自个儿沾了一手吗?”
      
      展昭刚想说他的钱袋子里哪来的毒物,忽的面色变了。
      
      他那日确实将沾了毒的花瓣包了手帕装过钱袋子里。
      
      “我跟你说你们可别用那钱袋子了,小师妹初学制毒,技艺不精,剂量没个准头,那药平日里不过是叫人发软的毒物,可若是粘上银可就成剧毒了……”姑娘丝毫没察觉展昭的面色,自顾自说着话。
      
      展昭猛然一扯马缰绳,大喝一声:“驾!”枣骝色的大马贴着那姑娘就奔驰而去,眨眼间就在人声鼎沸的街道上消失了踪影,独留那百毒门的姑娘握着一片衣角出神。
      
      <惊·密林白骨·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五爷当真是拆穿人一点不留情面【摸下巴】毒舌还有的救么。
    上章结了案子,这章结了恩怨和本案相关的所有伏笔
    剩下的还没提到的伏笔那就是其他的事啦
    上次说错了,庞安是不涉及此案的,只是个出场人物,还会再提
    下一章可以开启新的副本啦~
    =3=宝宝两章写了都破七千了也,有没有爱的么么哒,爱的包养,爱的收藏和爱的留评?
    _(:з」∠)_朕想要爱啊,好多好多爱
    嗯,朕也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