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一回八年恨,一朝落成白骨案

      长乐馆门口围了好些百姓,倒是没人进去,甚至还有好几位被掌柜的从长乐馆里头请了出来,掌柜的和跑堂的都忙不迭的鞠躬致歉。
      
      门口的百姓正议论是哪个敢这么霸道,竟是一早将长乐馆包下了,连早饭都不让人吃了。
      
      还没说出个道理来,他们听见里面传来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有人嚷道那是仿佛是长乐馆摆在角落的花瓶。围在外面的人面面相觑,心下惋惜,那可是瓷做的花瓶,长得可好看了,是谁这么不小心。
      
      随即,一浅一深两道身影闪进了长乐馆二楼的窗子,离长乐馆最近的那几人仿佛还听到那两道身影所言。
      
      “……那虎头骷髅果真是白兄昨日提到的那颗?”
      
      “往陈州路上捡的,爷早说……”
      
      话音断落在长乐馆里头,只见长乐馆二楼里一个姑娘正拿剑指着一个少年,展昭一晃便到了那少年的身侧,听陈文聂一声喜极的“展大哥”,单手按住少年的肩膀将他整个儿拎到一边。
      
      而展昭身后的白玉堂长刀拔鞘而出,银光微闪,直接迎上了那姑娘的剑,横着就是一刀。
      
      那姑娘见长刀锋芒太重,避则剑断,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一招,手中挽了个剑花,错开刀锋,却发现长刀刀法错乱,回转就是一突。亏得她手中软剑极好才未伤及自身,但还是被生生逼退了三步。
      
      这是什么宝刀,如此可怕,她竟是从未听闻。
      
      姑娘的面上闪过诧异,一抬眼,瞧见的正是白玉堂那张冷中带怒的面孔,心里却是一句:嚯,生气也很好看啊。
      
      白玉堂不作他想,未留半点情面只管朝她一步逼近,姑娘身后的一人连忙拔出手边的匕首迎击。可谓是一寸长一寸强,那匕首可不是什么宝器,直接被削成了两截,而另外几人并不常用武器,只能空手迎上。白玉堂的眉梢一挑,似笑非笑的神色更显怒意。
      
      可他身后的展昭却轻喊了一声:“白兄。”
      
      白玉堂冷瞥迎来的几人,原是打算还掌的左手收回,半转身摆腿踹了一脚,一人狠狠撞在墙上,另几人被白玉堂一个侧身逼近,刀背敲在手腕上,也被一脚踹了出去。这贴近人的速度见证跟鬼影似的,神出鬼没,叫人目不暇接。
      
      不过半晌长乐馆里已经徒留几人的哀嚎,站着的只剩下那个姑娘,以及展昭、白玉堂还有那个少年三人。长乐馆的掌柜的早就听到楼上的响动,拉着跑堂小二躲楼下假装不知道。
      
      这回姑娘瞧清了白玉堂手中的长刀,普普通通的一把长刀,一点花哨都没有,仿佛随便叫铁匠打的常见样式。前些年朝堂下令禁了民间私造大刀、斩/马刀,江湖上多用的环首刀和朴刀,白玉堂这刀就似乎是短柄的朴刀,只是刀身还稍微瘦些,形状像极了大雁的翎毛。
      
      与展昭的巨阙不同,白玉堂手上的长刀不像是什么有名气的刀。
      
      光凭这样一把破刀竟然能直接逼退她,眼前之人的功夫是当真厉害。
      
      姑娘的心思一回转,便听白玉堂对她冷笑了一声:“你便是杨忆瑶?”
      
      姑娘不应答,只是心想,哎呀遇到煞星了,出师不利、出师不利!这口气分明是知晓她不是杨忆瑶,而是冒名顶替的。虽然昨日再遇展昭她就猜到了,但她这身份才用了两天,究竟是如何给识破了呢,一开始展昭可是没有半点怀疑。
      
      她瞄了满地哀嚎的同门师兄妹一眼,又瞄白玉堂一眼,随后瞄了展昭身后的陈文聂一眼。
      
      白玉堂见她面容机灵,似乎打量着什么新主意,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若想扮做杨忆瑶,还得先把眼睛戳瞎了,要不爷帮你一把?”
      
      说着,白玉堂便要抬刀。
      
      姑娘心底一惊,长顺镖局的杨忆瑶难道是个瞎子?
      
      她面上未显,终于收了剑,对他们摆了一个笑脸,口道:“我确实并非什么长顺镖局的千金杨忆瑶,只是百毒门门下的小弟子,几番做戏也并非想与二位少侠交恶,还请少侠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白玉堂面含嗤笑,字字戳心,“百毒门的毒物可未曾对陈家村一村的平民百姓留情。”
      
      姑娘神色微变,敛声默然。
      
      “那根本——咳——与我们——咳咳、咳——无关……”一个靠着墙半晌没能站起来的百毒门弟子捂着肚子断断续续地说,“师姐你怎么、咳——怎么、不与他们辩清、咳——”
      
      “休要胡言。”姑娘微沉着脸色,喝止了那人,她转而望向白玉堂和展昭,神色复杂,“实话说了罢,我们百毒门与那白骨案确有联系,此事怪百毒门御下不严,酿下大祸。”说着她又望向了陈文聂,只是陈文聂抓着展昭的衣袖往后躲了躲,她反倒对上了展昭沉静的目光。
      
      未等她详说,白玉堂截住了话,“百毒门在这里就有八人,外面还有五人,手中武艺算不上二流,却各个精通奇毒。”他收刀入鞘,轻轻拍了拍衣角,语气讥诮,看的不是那位姑娘而是展昭身后之人,“倒是如何叫一个身无长技、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给逃了?”
      
      姑娘一愣。
      
      陈文聂则是攥紧了展昭的衣袖,埋着头在白玉堂冰冷的煞气中一个哆嗦。
      
      他扬起脸急切地看向展昭,却发现展昭亦是瞧着他,口中语气难辨,又仿佛还是和和气气的,跟往日无二,“小兄弟昨日说在陈家村听见了啃食之声,还见着一个巨大的黑影,若不是如此展某还未能查到与八年前的联系。”
      
      展昭稍稍偏头,目光微闪,神色沉静,“展某亲眼瞧过那些尸骨,未有啃咬的痕迹,小兄弟可知是何物?”
      
      “……大概是山中野兽捕食,我听差了吧。”半晌陈文聂才小声回答。
      
      “陈家村虽位处深山,却并无野兽,只有六日前出现了一只恶虎,小兄弟可是说它?”展昭又问。
      
      陈文聂嚅嗫了许久,才不肯定地说了句:“……大概是吧。”
      
      展昭的神色渐渐流露出一种惋惜,“小兄弟说自己名陈文聂,当日展某先入为主,还未问清,”他直直望进陈文聂的眼睛里,语气是温和亦是诚恳,“小兄弟的陈姓是耳东陈,还是禾口程?”
      
      陈文聂僵住了。
      
      “展、展大哥……”
      
      窗外突然翻进一人,对着百毒门领头的姑娘急道:“师姐,官府的人来了!”随即发现满地哀嚎的师兄妹,面露震惊,。
      
      还未等百毒门其余人反应过来,白玉堂一脚将地上断了半截的匕首踢飞出去,正好戳在一个起身欲退的百度门弟子脑袋边上,匕首在木头柱子上微微晃动,而他的长刀架在了那姑娘的肩上,“此案未了,你们还是随爷在这等上一等罢。”他虽面上带笑,眼角的狠戾却叫人心惊不敢妄动,“毕竟白爷这刀可不长眼。”
      
      百毒门弟子和那陈文聂一般僵硬不敢动弹。
      
      不过眨眼之间,楼下就听到声响,衙役们从前后包围了长乐馆,王朝正敲着前门大喝:“掌柜的开门!”
      
      掌柜的终于盼来救星,连忙开门,迎来的正是面色乌黑,额间有月的包拯。
      
      展昭仿若未觉,只是望着陈文聂轻叹:“展某曾言,定会竭力相助,弄清你们之间的恩怨,再送你回去。”
      
      陈文聂依旧是唯唯诺诺的神情,却缓缓闭上眼。
      
      展昭回头瞧了一眼那被白玉堂威胁不敢轻举妄动的姑娘,又道:“姑娘为何要追杀陈小兄弟?若是为移尸之事,今日大可不必出现在此,官府昨夜结案,确实怪不到百毒门头上去。”
      
      那位姑娘也不说话。
      
      包拯却踩着楼梯走了上来,语气沉沉道:“只因百毒门的毒物从来不在程家阿文手中,而是在你的手中。”
      
      他的目光灼灼,直视陈文聂,叫睁眼望去的陈文聂忍不住一颤。
      
      “本官可有说错?”
      
      陈文聂扑通跪在地上,口中慌乱又胆怯,“大人冤枉,草民、草民过一个流浪乞儿,如何、如何能得什么百毒门毒物。”
      
      包拯看了一眼其余几人,包括被白玉堂拿刀拦着的姑娘。
      
      然而那位姑娘并不出言证实。
      
      包拯这才道:“陈家村程氏乃陈家村外来人士,根据卷宗所录以及石老所言,十七年前夫妻二人带着一家奴仆搬来陈家村,在陈家村做起了教书先生,并生下一女,正是程文婧,然而八年前被拐子拐走。而后不久,程家满门遭难,无一幸免,唯有早先被拐走的女童活了下来。”
      
      陈文聂闻言低下了头,依旧是胆怯万分、唯唯诺诺的模样。
      
      “本官昨夜与展少侠夜谈此案,听闻你家中父母双亡,唯有一姐姐大你三岁,与你失散,而父亲正是教书先生。”包拯停了停,而众人都随着包拯所言望向了陈文聂。
      
      立于包拯身后的衙役们心里头想得却是这未免太巧了!
      
      昨夜里那个自首的阿文姑娘才说自己有一幼弟,小她三岁。
      
      “程姑娘八年前被拐,躲开了程家之难,而你却是从八年前的程家大难中真正存活下来的程家子。”包拯说到此处,面含怒色,“天圣五年天大旱,死于那年的百姓不在少数,她离乡八年如何得知程家大难的前因后果?正是从你口中得知,而你——”
      
      陈文聂猛地抬头。
      
      “才是陈家满村白骨与镖队意外身亡的罪魁祸首。”
      
      “不、不是的,阿文才是凶手。”不知何时被包拯叫衙役带来的程家阿文正好听到包拯的话,几乎是跌着扑倒在包拯身前,攥着包拯的衣角,双目含泪,一点瞧不出昨夜里那心如死灰来认罪时的平静,“是阿文一人所为!一人所为!不关他的事,阿文死有余辜!”
      
      展昭瞧着阿文哭得狼狈,心生不忍却不得不叹包公断案大才。
      
      原是心底几分怀疑,这回却被阿文慌乱的反应直接叫破了。若说这少年并非程文婧的幼弟,恐怕现在这里也无一人相信了。
      
      “程姑娘,天网恢恢,便是你想一力承下此案,也逃不过举头三尺的神明。”包拯轻声叹息,示意叫人将阿文从地上扶起,“本官若是没想明白,也不会轻言何人有罪。”他看向跪在地上的陈文聂,“程姑娘真想认罪,那本官问你,你是哪一日在陈家村的泉水中下毒,叫满村一夜成白骨?”
      
      “我、我——民女——”阿文半晌说不出话来,终究是一闭眼说,“两日前的晚上阿文下的毒。”
      
      “也就是说,正是展少侠碰上陈文聂的晚上,隔日尸骨便被展少侠发现了。”包拯说。
      
      “是——正是那天夜里我寻了空……”
      
      这回便是房间里那几个百毒门的弟子和那个领头的姑娘也不忍地扭过头去,心里对阿文这般认罪所为何人心知肚明。
      
      “姐姐。”陈文聂终于开口,“莫要说了。”
      
      “文远……”阿文呆住了。
      
      “包大人果真是明察秋毫,草民程文远拜见包大人。”陈文聂、或者说程文远给包拯重重地磕了头,面上再无唯唯诺诺之色,反倒沉静异常,“姐姐确是为草民而认罪,程家当年灭门也是草民与姐姐亲口所述。”
      
      几日来,话是假的、性情是假的,便是名字也是假的。
      
      展昭握紧了巨阙,心道昨夜里阿文几次从众人面上一个个瞧过去,为的不是其他,只是想多看几眼同王朝站在一起的少年。也正是站在门口的少年叫总是低着头、胆怯少言的阿文有了担下一切罪责的决意。
      
      “八年前草民死里逃生,亲眼所见陈家村人杀我双亲、灭我满门,而八年来心头积怨,日日夜夜都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将他们挫骨扬灰。”和阿文昨夜里掷地有声的“为报家仇”不同,程文远这字字句句中仿佛能叫人听出他那冰冷狠毒的恨意,叫人忍不住心惊胆战。
      
      “不、文远……”阿文转身就去拉程文远,可却被他坚定地按住了。
      
      “只是草民一事不解,还请包大人解答。”程文远环视一圈,最后看向包拯,“包大人是如何猜出草民才是真凶,须知昨夜已然结案,草民眼见着诸位都信了姐姐所言。”
      
      “从你遇见展少侠的那夜开始算起,百毒门移了尸骨正是那一夜。可安平镇的更夫却在更早一日的破晓之时瞧见有人拉着镖队马车进了镇,也就是说,长顺镖局的人早就死了。”包拯说道。
      
      案子起因既是陈家村,那没道理长顺镖局的人死得更早,可见早一个晚上,陈家村的人也死了。小衙役是昨天白天去问的,说话时便代入了那更夫,说是前夜的事,实则是三日前。
      
      那小衙役说的糊涂,展昭和包拯却听得明白。
      
      “据本官所知,陈家村家家户户桌上的饭菜不超过三日,但炊烟却是发现尸骨的前一天才有的。”包拯望着程文远,“除了凶手,恐怕没有人会在满村骷髅里升起炊烟打算做饭,你的姐姐更不可能,她被卖入窑子,身无自由,离开一时好说,但绝不会夜里逗留陈家村。百毒门想要遮掩此事,恨不得满村白骨被发现时,已经辨别不出是何日身亡,绝不可能生火做饭。而你便是从陈家村的山上翻山而来。”
      
      程文远一愣,竟是苦笑,也不辩驳,“包大人说的极是,我多逗留了一日,想等泉水中所下之药消散再离去,因而在陈家村生了炊烟做饭,未曾想到第二夜百毒门便寻了上来,只好慌乱中离去。一夜大雨炊烟却不灭,包大人所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果真不假。”
      
      白玉堂闻言瞥过被他制住的姑娘,心知程文远所说的已经和小乞丐对上了,百毒门应当是早一天发现镖队白骨,想要暗中处理,随着附近的线路在第二天夜晚追到了陈家村,并将尸骨送往更远的三星镇。小乞丐看见的提刀姑娘就是她。
      
      “你与展少侠所说夜里惊闻啃食之声,引出八年前妖吃人之案,可见你原想叫人以为那夜是案发之时,结果没想到镖队之祸引出了时间差。”包拯又说。
      
      程文远沉默了。
      
      若没有意外身亡的长顺镖队,哪里弄得清是哪一夜死了人。
      
      “六日前,陈家村村民报官有恶虎伤人,一个老头上山砍柴差点被咬,却道有人救了他。”包拯道,“展少侠前往陈家村时,进了那户人家,桌上摆有四副碗筷,据县衙所录,那陈老儿老来得女,算上老伴一家不过三口人,展少侠也确实只在屋内瞧见三具尸骨。”
      
      闻言,众人一愣。
      
      “可见六日前救了他的人被陈老儿留下了,可全村一百零七口具尸骨,少了一人。”包拯字字句句随时推测,却叫人无法辩驳,“正是那虎口救人之人,碰巧去陈家村的衙役今日说,那虎口救人的竟是一个少年,他虽未见着,本官却有了怀疑。且六日前他们去陈家村附近寻恶虎时,未曾寻到,十有七八是已经死了。”
      
      “那恶虎确实已死。”程文远说。
      
      “虎头骷髅被白少侠捡到,就在白少侠的伴当手中捧着,可见死法与陈家村无二,或许死的比陈家村村民还要早些。”
      
      竟是能从这些零散的线索中整出思绪来,这包拯名不虚传。
      
      白玉堂眼中少有的显示出佩服来,连平日里的猖狂都收了起来,“昨日我从安平镇往陈州的官道上捡来的,且大半陷入泥中,边上还有半个脚印。接连几日有雨,泥地湿滑,那虎头骷髅怕是被人一脚用力踩进了泥里。”
      
      只有半个脚印,可见只是有一人这样一脚踩了进去,有这力道多半是手上有点功夫的,而不是连日来的灾民。
      
      可这几日往陈州去的只有峨眉那些女子,见到个虎头骷髅只会往林子里丢以免吓到人,绝不会踩进泥里。其余独行侠倒是有可能,但白日里来去的江湖人多半是骑着马的,也少有大白天和一颗虎头骷髅较劲的。
      
      这样推测,倒不是说没有别的可能,但想想这几日的事,最大的可能竟是有点功夫却总是步行的镖队人马。
      
      “那日我从通往陈州境的官道上拐小路去陈家村,恰巧碰上恶虎攻击砍柴老人,变出手杀了它。”程文远证实了包拯的推测,对包拯磕了个头,“包大人所说,草民明了了,但这些都不能解释包大人为何笃定是草民所为。”
      
      “昨夜里趁乱摸进县衙的是百毒门,那时程姑娘尚未前来,王朝说是被你一口叫破。”包拯说着看向了屋内的几个百毒门弟子,“这是其一。”
      
      “其二,今日一早,百毒门来了长乐馆,本官原是未能想明白,展少侠和白少侠急匆匆地去了,可见百毒门的目的他二人是知晓的,再加上昨夜里你跟着展少侠离去,早上却不在县衙门口。”
      
      “其三,展少侠说报案那日早晨,似乎是百毒门门下弟子的一位姑娘特意一早骑马迎上了他们,却在你落单时并未动手。”
      
      “其四,百毒门虽只是移了尸骨,但多少与此案有联系,却留于天昌镇,便是被展少侠识破了也没有离去,可见另有所求。”
      
      “其五,百毒门那夜追杀于你,好几人身怀武艺,却叫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逃出生天,本官猜测,你手上有能威胁他们的东西。”
      
      包拯一条条列出,俱是清晰,“百毒门若为移尸之事追杀于你,展某报案那日大可不必还凑上前来,叫人生疑,还露了脸被寻上头来;更不必三番五次寻你。本官可有说错?”
      
      众人无一不被包拯之言震惊。
      
      便是展昭和白玉堂心中明白程文远有古怪,也不能像包拯这般将案情梳理的如此清晰明了,仿佛任何细节都不能逃出他的耳目。
      
      且据白玉堂所知,包拯大多线索并非亲身所得,而是与展昭谈了一夜。
      
      程文远无话可说。
      
      “只有一事本官尚未想通,”包拯说,“若是按程姑娘所言,在泉水里下了毒,百毒门手中掌有毒物方子,无须几次纠缠……”
      
      “果真没有什么瞒得过包大人。”程文远说,他看了一眼被白玉堂制住的姑娘,“五年前,一心报仇雪恨的我偶然听闻百毒门有化人为骨的毒物,便四处寻之,终于找到了收留流浪儿的百毒门弟子,千求万求进了百毒门。师姐不愿说,百毒门想要掩盖白骨案,他们几番来追杀于我,是因为我偷了百毒门的圣物。”
      
      那姑娘欲言又止,盯着白玉堂贴近脖子的刀,扭过头。
      
      “百毒门擅长奇毒,但可怕的不是毒,是虫,且并非什么奇怪的未曾听闻的蛊虫,而是最为常见的……”程文远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蚂蚁。”
      
      见他的动作,所有百毒门的弟子都忍不住向后挪了一点。
      
      “半月前我在陈州遇上了姐姐,一眼便瞧出了她耳朵上的耳坠子是小的时候母亲所赠,得以相认。我与姐姐提起复仇之事,姐姐有心阻拦,我便独自离去。姐姐只知我要在泉水下药,并不知此物。”
      
      他看了看百毒门弟子,似是笑了。
      
      “百毒门称其为食人蚁,乃掌门发现后所养,我手中偷来的是可控食人蚁千军万马的蚁后。而水中所下的是对人体无害、遇光则消的药物,此药可叫食人蚁发狂食其□□,只留白骨。”程文远没有打开瓶盖,只是平平静静地说着可怕的事,“速度快到连鲜血都不会在衣服上留下。”
      
      说着他抬头看了一眼包拯还有展昭,将瓶子放在了递上,“恶虎亦是这样死的,至于镖队,我猜测是恶虎上所留的食人蚁被镖队人马撞上了。啃食之声,以及食人蚁退去时的黑影,我并未说谎。”
      
      “但你是为了引出县衙中知晓八年前案子的人,你在县衙内好几日并未动手,是知晓县官换人了,若不是你姐姐不知其中干系,贸然认罪,出手欲刺县官叫我们相信,你接下来要动手的就是当年掩埋案子的官府中人。”包拯却说得通透。
      
      程文远沉默了半晌,闭上眼,“包大人断案如神。”他终于宛若如释重负般说道。
      
      “草民认罪。”
      
      抓着他的阿文在程文远认罪时痛哭出声,“我早说了不要去,早说了……我好不容易逃出来,好不容易找到你……”
      
      “姐姐,家仇不报,文远死不瞑目。”程文远伸手揽住阿文,仿佛不是一个瘦弱的少年,而是一个能保护姐姐的强壮年轻人,他的眼中还有尚未燃尽的仇恨,“你只知程家遭难却不知那一年我看见了什么。”
      
      “报仇哪里比得上你好好的……”阿文哽得上气不接下气。
      
      “姐姐可记得……因那年天大旱,颗粒无收,食不果腹,最终闹了饥荒。”程文远仿佛没听到阿文的话,只管自己说下去。
      
      众人闻言一静。
      
      “陈家村人心生歹意,只道我们家有食物,不肯与他们分,夜里拿着镰刀、斧头、菜刀冲了进来,将每个人砍死,满地都是鲜血。娘为了把我藏起来就从我眼前被活活砍成了两半,聂哥哥把我偷偷从侧门带出去,可是为了引开人叫我逃跑也被逮了回去。”他仰着头,仿佛要穿过屋顶看到天空,平静的面容和通红的眼睛叫人觉得可怕,“那天天好黑,可是血好像都在发光,比太阳还要刺眼。”
      
      没亲眼看见的姐姐怎么会明白他八年来是多么痛苦,又是积攒了怎样的恨意。
      
      “可是这还不够。”程文远扭过头看向包拯,语气尖锐,“包大人明察秋毫、断案如神,亦能不畏权贵,文远佩服,可不知若是包大人查到了满村皆是凶犯的案子又当如何处置?”
      
      包拯一时语塞。
      
      “哈哈哈哈包大人也不知如何是好吗?人人都道法不责众。好个法不责众,好个孩童戏言不可当真。”程文远大笑起来,笑的直流眼泪,眼睛里却是一股子心惊的锐利,如可怕的猛兽,正如展昭遇到他的第一夜所见的那个眼神。
      
      “我去报案,连门都没进就被赶了出来,对,我只是个六岁的孩童。”
      
      “可他们知道那陈家村人做了什么吗!”程文远狂怒道,“程家为何一夜只剩白骨?通往天昌的路为何走山被埋了?他们找不到粮食,竟是生了火将所有尸体都拖去丢进锅里煮了吃了!他们就是妖怪,吃了人埋了路,还无耻地去县衙报案!”
      
      屋内所有人都骇住了,包括被程文远揽住的阿文。
      
      “县衙明知道这案子有问题,却以妖吃人结案了,这些年我想明白了,那狗官为了自己的政绩前途,也知道满村屠人是有多么骇人听闻,硬是掩埋了此案。可我偏要叫他们知道被吃了自己被吃了、家人被吃了是怎样一种感受。”程文远仿佛是失去了力气,声音渐渐小了下来,满脸的泪却笑得畅快。
      
      “包大人,既是法不责众,我一人命抵可还公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案结,前方高能,极为凶残,食用时请多加小心。
    不过我想现在说已经来不及了。
    所谓都是债都是孽,欠债是要还的,造孽是要死人的,我始终相信,天道好轮回,前因结后果。
    程文远取假名陈文聂的聂其实有深意,代表救了他的聂哥哥,也代表自认罪孽深重
    还有他其实才是演技帝,比起那冒名顶替的杨姑娘真的是技高一筹。
    _(:з」∠)_会不会吓到你们啊,好担心,这案子的结果我一开始都想好了的,还是不要发的太晚了,免得你们半夜看吓吓的。
    不要怕!下个案子争取多发糖、少凶残,顺便下个案子好像算不上案子?
    提示,本案尚有一些问题没有解答,比如庞安,其实与此案有关,还会再提。
    接下来要梳理一下前文捉虫了,顺便理顺一下bug。
    宝贝儿们别在意,抱起来亲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