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回县衙檐,南侠疏忽欲寻人

      日光沉沉,展昭不过轻身一掠,他的身影便如同燕子一般滑进了县衙,踩着屋檐都悄无声。纵是在大白日里,县衙里多是来回巡逻的衙役也无一人能发现溜进来的展昭。
      
      展昭耳听那头县太爷拜见包拯,心知县太爷已经从安平镇拖着那满村的白骨回来了。展昭先前与白玉堂长乐馆作别,议定分头行事。这才刚溜进这天昌镇县衙,他又想起这几日逗留天昌镇原是为了项福刺杀包拯一事。
      
      展昭瞧了瞧这满县衙来回走动的衙役,竟是蹙起了眉头。
      
      如今天下人皆知包拯接了官家的旨意前往陈州开仓济民,若是有人心怀歹念、□□,今日逮住个项福,明日还会有张福、李福;若真碰上些有点功夫的大奸大恶之人,莫说这些衙役拦不住,恐是包拯命丢了还无人察觉,而他展昭可不是时时刻刻都跟着包拯的。
      
      这江湖上少不得会有看银钱说话办事的能人异士。
      
      展昭正想着,瞧见走廊上一大汉在与一小衙役说话,正是那曾于土龙岗做寨主的王朝。想来如今他们结义四兄弟都已跟随包拯行事,也能护得包拯一两分周全。
      
      展昭心念微动,捡起屋檐上一颗小石子。
      
      王朝正逮着那个小衙役问话,先头县衙里头的骚动竟是无人能说出个首尾,只有这个小衙役晕厥在走廊上也不只是遇到了什么妖魔鬼怪。
      
      小衙役说话结结巴巴地,转溜着眼珠子,心里只觉得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实话说他连那两位大侠的脸都没瞧见,还丢人地晕了过去,但是这位王朝大人非逮着他不放,说什么怀疑他据实不报,一定要他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也不怪王朝这么紧张兮兮、草木皆兵的,这日一早他才从包大人口中得知有人要来刺杀,还是展昭特意送来的消息。身为包拯的四大侍卫之一,要是王朝一个疏忽说不准就酿成大祸。
      
      可小衙役心想着自己要是真瞧见那两位大侠长个什么样子,他也就说了,还能将功抵罪。问题是当时他一点骨气都没,大侠问什么他就说什么,这会儿哪能说实话,甚至连那两人的面儿都没瞧见,他说了估摸着这位王朝大人也不信。
      
      还没等小衙役在王朝的逼问下说出实话来,有什么东西一下敲在王朝的肩膀上。
      
      王朝一愣,小衙役也是一愣。
      
      小石子从王朝的肩膀上刷的滑到地上。
      
      王朝仰头一看,只见一个清秀斯文的少年正蹲在屋檐上笑眯眯地瞧着他,一身的少年意气,那歪着脑袋的神色竟是像足了只猫,正是拿小石子丢他的展昭。
      
      王朝眨了眨眼,哎唷了一声,喊道:“展爷!”
      
      “王兄年长于展某,展某年纪尚轻,可当不起这声爷。”展昭连连摆手。
      
      当然,展昭的推辞从来没什么用,王朝该怎么叫还是怎么叫。
      
      他带着笑容叫王朝小声些,一个闪身窜到王朝身边,又一个闪身将王朝提溜上了屋檐。
      
      “展、展爷您可得慢点,我可没您那么好的轻功。”王朝待稳稳地坐在屋檐上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暗道这天旋地转地没点心理准备还真不行。不过这县衙的屋檐不高,他过会儿自个儿也能安然无恙地跳下去。
      
      那小衙役也是没反应过来,不过他记得着是那个把县太爷带走的、会飞的江湖人。小衙役倒也不怕,只是扬着脸呆呆地瞧着二人,满眼的崇敬,只觉得这飞檐走壁的身手简直不要太潇洒。
      
      展昭笑了,冲那小衙役招了招手,“小兄弟,能帮个忙不?”
      
      “少、少侠您说。”小衙役结巴地说。
      
      “小兄弟和这天昌镇的更夫可是相熟?”展昭问道。
      
      “熟、相熟的。”小衙役说,“我爷爷和那更夫老头儿经常晚饭后一起下棋来着。”
      
      展昭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个裸子,丢给了小衙役,“小兄弟,能麻烦你去更夫那儿走一道不?我想跟他打听点事儿。”
      
      小衙役接着那裸子,瞧了一眼王朝的脸色,自己吓得脸都白了,“大、大侠,您有事儿就吩咐,不、不用——”
      
      “你收着吧,麻烦你跑个腿了,问问更夫昨儿晚上可有看见什么。”展昭停了一下,大概是想到什么,他又补了一句,“若是他什么都不愿说或是说什么都不知道,还请小兄弟多跑一趟安平镇,也问问那儿的更夫。”
      
      “哎好、好的少侠,您等会,我这就去。”
      
      “小兄弟先不急,我还想问一事。”展昭又喊住了小衙役,“小兄弟可知那陈家村离天昌镇隔了座山,须得从安平镇借道而行,为何划入了天昌镇的辖区?”
      
      “哦哦这事我听爷爷说过,从陈家村到天昌镇西边镇口的官道上原是有一条路的,陈家村也没有现在这般与世隔绝。不过几年前山神发怒,夜里山塌了,那条路也被埋了,这才把陈家村通向安平镇的小路稍稍拓宽了些作为主道。”小衙役回答道。
      
      展昭愣了愣,大概是没想到是这样,“那现在那条道……?”
      
      “整个儿都被埋了,基本走不了人,不过我去过一次,费点力气还是能爬过去的,比翻山要快些。就是雨天路滑容易摔,和百姓说了少往那儿去。”
      
      展昭想起他拎着县官翻山去陈家村时,那些衙役来的也不慢,难怪了。
      
      “多谢小兄弟告知了。”展昭抱拳一拱手。
      
      小衙役连连摆手有些不好意思,他见展昭没问题了才捧着那裸子忙不迭地跑出去。
      
      见那小衙役跑远了,王朝终于忍不住道:“展爷吩咐他去跑个腿罢了,何须拿银两来。”他是知道跑江湖的不易,银两更是来之不易,他还曾落草为寇,若不是展昭仗义执言,叫他有了个机会能在包大人手底下干事,哪有他王朝的今日。
      
      “你莫要担心,不过是些银子。况且跟跑堂的打听点事儿都得要些银子,我还支唤他跑了那么远的路。”展昭笑着说。
      
      “那能一样嘛,他吃的是官家饭,又不是没俸禄。”王朝说。
      
      “王兄不必为难那个小衙役,先头在这儿引来骚动的正是展某,你那么逼问于他反倒是叫展某心有愧意。”展昭瞧出王朝不过是担心那小衙役心怀歹意,便出言解释了起来。
      
      王朝这才松了口气,转而说道:“展爷既然来了,缘何不进来坐坐,见见包大人?土龙岗一别,便是许久未见,几位义弟也是对展爷念叨得紧。”
      
      “此事不忙,展某来此另有一事相托。”展昭止住王朝的话头。
      
      “展爷与王朝何须客气,但说无妨。”王朝话中情谊是半点不假,他兄弟四人皆虚长展昭几岁,他又排首位,与展昭年纪相差最大,但却是四人中与展昭最为交好。
      
      “展某知王兄四人皆本事不俗,这第一件事,还望王兄与赵兄能乔装打扮一番,走一趟着天昌镇的几个客栈,为展某寻一人。”展昭也不与王朝客气,虽二人经久未见,几句话下来倒未有生疏,可谓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可是那密林白骨案相关之人?”王朝反应极快。
      
      “正是。”展昭应道。
      
      这天昌镇能叫展昭也这般慎重交代的必然不是小事,王朝这一日虽光顾着巡逻也听闻包拯一来这县衙就差点摔了茶杯,二话不说带着公孙先生去验尸了。
      
      小小的天昌镇一日之内竟出了两起白骨大案,县太爷运回来的一百零七具白骨便是王朝见了也是怒上心头,恨不得千刀万剐了那狼心狗肺的凶手。那可是一村的百姓,其中还有不足月的孩子,怎能下的去毒手?!
      
      “展爷可是有什么线索?”王朝打自从跟了包拯入朝为官,虽然不过是开封府的侍卫,也耳濡目染晓得包大人常说断案讲究证据,问案当重线索。
      
      “只是些许猜测,展某如今也说不出几分道理。”展昭说道。
      
      他心底是有几分想法。
      
      陷空岛的几车药材走的是暗路,当时无人察觉,这案子与陷空岛无关,更与在安平镇等镖车的白玉堂无关;若是长顺镖局引得祸事,凶犯有这将尸首一夜之间化白骨的本事倒不如杀进长顺镖局了结仇怨,可能与长顺镖局本身也并无关系;陈家村遭此横祸,然而位处深山,倒不像是为了杀人灭口……
      
      展昭隐隐约约有个念头却尚未想个通透。
      
      先头他在长乐馆和白玉堂交流了一番,只是没凭没据不好说清,倒不如先追查下去,或许能摸出些门道来。
      
      不过那伙黑衣人与此案干系匪浅,虽然未必就是犯案之人,但若是能逮住他们,定能知晓为何一夜之间化尸为骨。只是不知他们出于什么意图移了动长顺镖局的尸首,展昭决意亲自去白玉堂所说发现头骨之地探探。
      
      思及此,展昭看向王朝,“包大人验尸之后可得出什么结果来?”
      
      “包大人说白骨的身量与所着衣衫相合,还有些什么的我没听明白,只说是这些白骨应当就是衣物之主。”
      
      也就是说死的都是本人。
      
      展昭点了点头,从陈家村的白骨中他亦是得出这样的结论。
      
      “还有,包大人原是猜想这些人因为中毒才化作白骨,可公孙先生说那些尸骨并无泛黑,不像是身中剧毒。”王朝又说。
      
      展昭想了想,虽不懂药理,却也明白王朝的意思。
      
      能化尸为骨确实得要深入骨髓的剧毒才行。
      
      看来官府这边暂时没有太多收获,不知白玉堂那边能不能得到些线索。
      
      “寻人一事就拜托王兄了。”展昭说。
      
      “查案本就是官府分内之事,哪里称得上拜托。只是为何要乔装打扮?” 王朝疑惑道。
      
      “官府之人探案多少会叫人心生警惕。”展昭说,面上带有些许忧虑,“你二人暗访之时切记小心,莫要叫人盯上,也莫叫其他衙役参合,这些平头百姓怕是应付不来。”展昭原是打算自己前去打探,但白玉堂倒是提醒了他一句,他的样貌估摸着早被记住了,到时候暗访不成反倒误事。
      
      “展南侠亲自去倒是不怕打草惊蛇。”
      
      展昭想起白玉堂那不冷不热说话的语气,却得承认他说话确实有几分道理。
      
      “我知晓了,过会儿我便叫上赵虎。”王朝说道。
      
      展昭点头。
      
      “只是展爷还未说明这寻的究竟是何人?”王朝有些哭笑不得,展昭光顾着叮嘱他,竟是忘了说重点。
      
      “待王兄先帮展某办好第二件事,寻了赵虎来,展某再同王兄细讲。”展昭并未忘记。
      
      “那这第二件事……?”
      
      “展某听闻包大人身边新来了位懂歧黄之术的先生?”
      
      “展爷说的可是公孙先生?公孙先生可厉害,平时有点头疼脑热找公孙先生开副药便好,比开封那些药堂里坐诊的大夫强多了,马汉前些日子扭了手,公孙先生没半点武艺竟是握着马汉的手轻轻一拉便好了。”王朝赞不绝口道,“更没想到的是公孙先生看上去文弱,竟干的了仵作的活儿,一般人可没公孙先生那般仔细,对着那些被大卸八块的尸首还能一边面不改色地吃着面条,一边叫人将他验尸的结果一一写下来,井井有条,仔仔细细,叫人不得不佩服。”
      
      原来就是刚刚王朝提到的公孙先生,公孙一姓倒是少见。
      
      展昭未等王朝把话说话,突然拿出腰间的那水壶,塞到王朝手里,“既然如此,还麻烦那位公孙先生看看这水是否有问题,你直说是那陈家村常用泉水里取来的,想必包大人和那位先生自会明白。”
      
      王朝这才讪讪地收住口,握着水壶连连点头,“这事儿交给公孙先生准没错。”
      
      展昭暗笑了一声,觉得王朝所说的公孙先生真是灵得很,仿佛有通鬼神之能。
      
      怕是对断案如神又为官清廉的包拯,王朝都没这般佩服。
      
      展昭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又掏出了自己的钱袋,“王兄如此夸赞公孙先生,展某倒是想起另一件事。”他用手帕将钱袋里的残了半朵的花取了一瓣,包好交给王朝,“此花叶上有毒,王兄谨慎,展某想叫公孙先生顺便瞧瞧能否知晓这是哪儿来的毒。”
      
      王朝小心翼翼地收了,下了屋檐去寻公孙先生。
      
      展昭瞧着天色,心道如果不能快些查清这案子,包拯逗留天昌镇的时间恐是愈长,一日两日他展昭等得起,陈州受灾的百姓却等不起。
      
      只能期望王朝与赵虎能有所获。
      
      王朝沉稳,赵虎则有几分机警,二人又懂拳脚功夫,在这天昌镇展昭一时也想不出比这二人更合适的了。
      
      没过一会儿王朝带着赵虎急匆匆地跑了回来。
      
      大老远的赵虎就瞧见展昭坐在屋檐上的样子,大声笑道:“这许久未见,展爷英雄神采更甚彼时啊。”
      
      展昭也笑,这赵虎的性子还是跳脱的很。
      
      “听大哥说,展爷要我二人寻人?”犯想间两人已经跑近了。
      
      展昭起身一跃,似一只鹞子般落了下来,“正是如此,此事多有麻烦,望二位能乔装打扮一番探探天昌镇的几家客栈里是否住着一位杨姑娘。”
      
      “杨?”王朝问。
      
      “姑娘?”赵虎的关注点可不太一样。
      
      “姓杨,杨忆瑶。”展昭说道,面色郑重。
      
      长顺镖局刚出了事,这长顺镖局的千金小姐就出现在天昌镇,先前展昭见杨忆瑶神态自然因而未曾细想,倒是和白玉堂说起时被白玉堂指出了端倪。
      
      “展南侠行走江湖竟是半点不知江湖事。”
      
      展昭细细叮嘱了一句道:“只需暗中探听一番,千万不可深入,保重性命。”
      
      白玉堂的话似惊雷久响不绝于耳。
      
      “那长顺镖局总镖头的女儿杨忆瑶生来天盲,才打小被捧着长大,绝无可能孤身出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姨妈上脑的一周,恨不得厥在床上长眠不起=-=
    _(:з」∠)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