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桃花酒

作者:洛安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回长乐馆,双侠对弈秋色平

      白玉堂话音刚落,窗外就传来一阵喧闹。
      
      那天昌镇的县太爷带着衙役和几车陈家村的白骨从西巷尽头的密林道里出来了,车轮在青石板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沿着安平镇的街巷一路往天昌镇去。
      
      柳眉还未回神,心底倒是咯噔一声。
      
      “五爷可是迎上那送药材的镖队了?”柳眉暗道坏事了,面色却不变,只当是不知晓白玉堂为何面若寒霜,抱着些许期望笑吟吟地问白玉堂。
      
      白玉堂的目光刺人,但也没有迁怒柳眉,只是将什么东西往地上一丢,提刀翻身跃出了窗子。
      
      柳眉这才软坐在凳子上,手指都忍不住战栗起来。
      
      那一瞬,她真觉得白玉堂怒得要活活劈了她,她边上坐着的少年也没比她好,整个人都摔坐在地上,连凳子都掀翻了。
      
      好半晌,白玉堂的踪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两人才面面相觑,大呼了口气。
      
      “我、我信了。”少年哆嗦着说,这回不敢自称爷了。
      
      他满额的虚汗,两腿软得站不起来。
      
      这白五爷要劈人还是断人手脚朕全看五爷是何心思,说不准真看他不顺眼就把他舌头给绞了,管他是天王老子也没用。
      
      少年自个儿扶着凳子爬了起来,连着差点摔了个狗吃屎。实话说,他吓成这样还是头一次,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杀气啊。这江湖人也太可怕了,光是一个眼神都刺的要吃人,他这还没对上白玉堂的眼睛呢。
      
      “小毛头知道五爷厉害了吧,一小孩儿还没大没小地自称爷。”柳眉倒是缓过劲了,瞧着几次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的少年,眉眼都是笑意,仿佛极为自得。
      
      “你还不是被吓到了。”少年不服气地还嘴了一句。
      
      柳眉不回话,心想着刚刚五爷好似将什么东西随手丢在地上了。
      
      她来回扫了一圈,没能找到,却被少年一声惊叫差点吓破了胆子。
      
      “头、头——头!”柳眉转头,只见少年指着地上一个灰白色圆溜溜的东西说。
      
      柳眉也是一惊,好半晌才鼓起力气去掰弄着掉了个头,转身就冲少年翻了个白眼,“死小孩乱叫什么,不过是个虎头骷髅,看你吓成什么样了。”
      
      那确实是个虎头骷髅,还沾着湿泥,大约是从山林哪个犄角旮旯里挖来的。
      
      也不知白五爷为何要将这种东西带回来,要知道白五爷向来受不得这些脏兮兮的玩意儿。
      
      不过柳眉向来猜不透白五爷那变化多端的心思,白五爷也向来懒得和她解释。柳眉也就丢开了不想,回头白五爷来了自然会处理这虎头骷髅。
      
      那少年大吁了口气,坐回桌子边上,想倒杯茶结果两只手都在抖。
      
      这也不能怪他,要知道他今儿上午才见了满村的骷髅白骨,哪能不产生联想。也真是见了鬼了,他不过是在山林里走了一夜,瞧见村庄想讨杯水喝,结果那些个白骨都跟向他索命似得趴在房门口,吓得他慌不择路只管往山上跑,最后还从山上滚了下来。
      
      然后他就被白玉堂一脚踩住了。
      
      他哪儿受过这种罪,只觉得浑身上下哪儿都淤青哪儿都疼。
      
      少年忍不住自己拍了自己的手背一下,又对柳眉强装镇定说:“我还以为那是包了你的情郎呢,想不到对你也这么凶,还给你塞这种东西。”
      
      他又笑嘻嘻了起来,“姐姐真不考虑跟了我?”
      
      柳眉的神色一下从明媚黯淡下来,但又笑笑,好似一点而也不在意,“哪儿能啊,你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五爷的红颜知己遍布天下,那能看上小女子这等蒲柳之姿。”她戳了戳少年的额头,眯着眼睛半是玩笑地说,“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张口姐姐闭口情郎的。你倒是跟我说明白了,为何跟着五爷?”
      
      柳眉没起身去安排人寻长顺镖局的镖队,白玉堂对她不熟,她却能瞧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离去白五爷怕是心底已经有底了,不过是来确认一番罢了。
      
      那长顺镖局运来的药材必是出了差错,这会儿着急也无用,还不如替五爷先探探着小毛头是怎么回事。
      
      少年给自己倒了杯茶,眉头一挑,“他看起来功夫好啊,我想他护我上京。”
      
      “你要去开封?”柳眉顺着话反问了一句,也不等少年回话,“想求五爷送你一程,你可得是包拯包大人那样一等一的好人才行,看你这小流氓样儿,五爷嫉恶如仇的性子回头就剁了你喂狗。”
      
      少年一口茶呛在喉咙里,“包黑——咳咳咳咳——你说包拯?!”
      
      柳眉却从少年的反应里察觉到了什么,手指猝不及防地摁住少年的脖颈,眯起眼笑了起来,“说起来你刚才说你是谁?”
      
      远在天昌镇的县衙,同样有一只手这么摁住了一个小衙役的后脖颈,将小衙役背着按在墙上,正是从安平镇赶来的白玉堂。
      
      那小衙役吓得整个人僵直了,盯着墙面一眨不眨。
      
      “大、大侠好说话,有、有什么要吩、吩咐小的?”小衙役反应可机灵,也不回头,结结巴巴地问了起来。掐着他后脖颈的人有一双修长的手,力道不轻也不重,叫小衙役不能挣脱逃离但也不会伤害到他的性命。
      
      小衙役暗想此人并未下狠手,想来也不会是大奸大恶之人,只是不想叫人记住面相罢了。这么一想,小衙役更是僵直着脑袋绝不回头,说话都顺溜了起来:“若是要找县太爷,大侠您可得等等,他被另一位少侠带走了。”
      
      白玉堂正满心怒气,倒也没在意,只问了一句:“从天昌镇往三星镇去的官道上弄来的那几箱东西在哪?”
      
      “就左边的第四间厢房呢,包大人带了一位仵作先生去验尸了,其他东西都留那儿了。”小衙役也没多说废话,直接将实话交代了个干净。爷爷说得好,小命重要,其他乃身外之物,留命方能徐徐图之。
      
      白玉堂见小衙役如此识相,正想抬手劈晕了他,忽的提刀一个侧身,长刀的刀锋亮了出来,抵住了毫无预兆刺来的一把剑。
      
      剑锋发出低沉的嗡声,浑厚的内力似从另一端传来。
      
      白玉堂也顾不得抬眼,一把还刀入鞘震开了那把剑,握剑之人竟悄无声息地从走廊另一端贴了过来,而他毫无察觉,若是他反应慢半拍必被重伤。白玉堂心知这是他心焦,于武学不稳,因而弱了持剑之人几分。
      
      不过白玉堂已然认出了那把剑正是上古宝剑巨阙,握剑之人自然是武功高强的南下展昭。他向后退了半步,心头被展昭激起了几分气性,腾身跃起,踩着墙壁转身抽刀横着稳稳划去。
      
      展昭原是与陈文聂说话,确认当时陈文聂所见情况,却没能从陈文聂的描述中弄清那些黑衣人的身份。
      
      也正是这时展昭突然听见有人潜入县衙,担心包拯出事才敛了气息摸了过来。借着走廊的拐角半遮半掩地靠近,展昭心道此人背影有点眼熟。未等展昭想起此人身份,便见他对那小衙役动手,展昭慌忙拔剑阻止,这才发现潜入县衙的是白玉堂。
      
      这下恐怕生了误会了。
      
      展昭心道一句,却没出声嚷嚷。
      
      白玉堂这样掩声敛气进了县衙必是有所求,若是他喊一声引来一帮衙役,别说白玉堂,他自个儿都解释不清了。
      
      展昭连连招架了几招白玉堂横劈来的长刀,白玉堂这刀法看似乱而无序、叫人眼花缭乱,实则深藏道理,想必是白玉堂师承大能之人。
      
      展昭本打算和白玉堂告罪,却被白玉堂的刀法吸引,细细观察了一番,与他来回比划了起来。他横竖一挑拨开了白玉堂的长刀,向后一跃竟然似只燕子般无需借力也轻松飞上了屋檐,引得白玉堂暗暗称道起来,心中的火气也泄了大半。
      
      燕子飞果然名不虚传,这展昭的骨头难不成是猫的骨头,竟如此轻巧。
      
      这展昭看似招架不住他的长刀,却每一剑都留有余力。
      
      白玉堂也跃上了屋檐,而那小衙役依旧僵直地站在墙边,瞧见日头晒出两条人影落在墙上,更是吓得闭紧了双眼,恨不得就这么吓晕过去。两位大侠竟然在县衙打起来了,他若是不管,回头叫县太爷知道了定会治他的罪。
      
      可是看到的越少,听到的越少,知道的越少,才能活得越久!爷爷一直这么告诫他的!
      
      但是横竖都是死,不如——!
      
      白玉堂所立之处正巧能瞧见那个小衙役视死如归转过头的模样,倒是轻笑了一声。而立于他对面的展昭顺着白玉堂的视线望去竟也忍俊不禁。
      
      两人的动静引来了县衙里的其他衙役,尤其是包拯身边跟着的那几个都纷纷跑了出来。
      
      就连本在验尸的包拯都被引了出来,一大群人朝着这边跑来。
      
      展昭和白玉堂二人倒不知哪儿来的默契,只是对了一眼,也未多说一句,一齐朝着县衙外的一家屋檐飞去。
      
      小衙役鼓起勇气一抬头,屋檐上哪还有那两位比斗的侠客的踪影。
      
      这神出鬼没的本事叫小衙役大白日里吓白了脸,还以为自个儿这番遭遇是见了鬼了,这回事真的吓晕了过去。
      
      天昌镇集市极为热闹,不过过了晌午倒也没有人顶着当空照的日头出来晒,一个个不是在酒家偷闲躲懒,就是在家中午睡。
      
      白玉堂本是定了主意,打算一探天昌镇县衙。待弄清了那几车药材所在,他便悄悄换走那些东西。县衙里的衙役可挡不住他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本领。
      
      只是白玉堂未曾想到展昭竟还在县衙里,两人也莫名其妙地就动起手来。
      
      白玉堂侧过头瞧了一眼展昭。
      
      不过白玉堂想想他一人想要神鬼不知地弄走那几车的药材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身边也没带几个可以使唤的人,他这次确实太过性急了。
      
      他们几乎是同时瞧见天昌镇热闹非凡的长乐馆,也不打招呼,一同从二楼的窗子直接跃了进去,往窗边的位子那么稳稳一坐,一刀一剑往桌边一搁,两个人对视,而长乐馆里愣是半晌没人敢说话。展昭向吓愣住的店小二招招手,“跑堂的,来壶上好的酒。”
      
      桌对面的白玉堂瞧了展昭一眼,不冷不热地说:“一坛上好的女贞陈绍,若是你这店没有便去对门巷子往里的老头儿那买一坛。”
      
      “客官这……”店小二也瞧出这两人还没谈拢,他这是听谁的?
      
      白玉堂往桌上啪地扣了一枚银子。
      
      跑堂的眼睛都亮了,这有钱的是大爷,这年头哪有人像这位少爷这么阔绰随手就是一枚银子的。
      
      展昭见白玉堂拿钱堵人,只是温和一笑,丝毫不见恼,“那便来一坛上好的女贞陈绍,算是给白兄赔罪,先前展某得罪了。”
      
      “诶,”店小二眉开眼笑地应了一声,又问,“客官可要吃些什么?”
      
      “展某不挑嘴,白兄随意。”展昭这回直接就让白玉堂自个儿点菜了。
      
      白玉堂挑起眉梢,觉得这展昭真是有趣得紧,他就知道这江湖人哪有真有什么泥菩萨脾气,横竖都不见火气的。展昭分明是刺他少爷脾气太过挑剔。
      
      “上两盘下酒菜,不用其他。”白玉堂对店小二吩咐了声,似笑非笑地瞧着展昭,“下酒菜也不用太挑嘴不是吗,展南侠?”他也没打算和展昭再次痛快吃顿饭,一坛好酒、两盘下酒菜足以。
      
      “好嘞。”店小二往楼下跑去,店里又热闹了起来。
      
      “白兄怎的如此客气,几盘下酒菜哪里能作白五爷的赔礼。”展昭慢慢悠悠地说。
      
      “展南侠何时也吃起官家饭了,未有耳闻,此番多有得罪,当赔罪的是白某才是。”白玉堂展眉一笑,本就叫人惊艳的眉眼更是张扬,他学展昭说起客套话,眼底掩不住的促狭,“哪里能叫展南侠做东。”
      
      展昭还未说话,那跑堂的小二抱着一坛酒上来了,刚一掀开酒味就了漫一圈儿,绝对是上好的女贞陈绍。
      
      “长顺镖局的镖队所运的几车珍贵药材可是与陷空岛有关?”展昭见白玉堂自己动手倒了一杯酒,微微一笑,“展某确实未曾吃官家饭。”他说着,见白玉堂的手指一顿,转手就顺走了白玉堂手中的酒杯。
      
      二人单手换了两招,却仿佛没有半点火气,连酒杯中的酒都半滴未洒。那杯酒终究是进了展昭的肚子,他笑眯眯的回话:“但这白五爷倒的酒倒是有幸尝一次了。”
      
      白玉堂瞥了一眼展昭手里的酒杯,只当是充耳不闻。
      
      展昭抬手给另一个杯子倒了酒,往白玉堂的面前一推,“白兄请。”
      
      “那几箱药材都是陷空岛的委托长顺镖局运送的,一箱都缺不得。”白玉堂托起酒杯,算是受了展昭的赔礼,“爷定要带走,展昭你若想拦,可以。但你拦不住。”
      
      展昭盯着白玉堂瞧了片刻,未曾言语。
      
      白玉堂只当展昭默认了,起身便要走。
      
      “那长顺镖局的镖队本是从哪边来?”展昭在白玉堂提刀之前问了一句。
      
      白玉堂偏过头,提起了些兴致,“陈州。你如何得知长顺镖局不是从三星镇来的,而是叫人给挪了位置?”
      
      “昨夜我从三星镇走了个来回,而白兄却在安平镇等着这几车药材。”展昭回道,顺手又给白玉堂倒了杯酒,大意是请白玉堂再坐下。
      
      当然,叫展昭想明白的关键还是那陈文聂亲眼见到白骨曾被装在马车上,必然是叫人给挪了位子,指不定就是从陈家村里挪出来的。
      
      只是展昭还未想明白那些黑衣人究竟为何要搬运尸骨。
      
      “若是爷猜的没错,长顺镖局的那队人马是死在陈州往安平镇去的官道上。”白玉堂瞧着那泛着琥珀光的女贞陈绍,挑眉又坐了下来饮了一杯,“离安平镇不过十多里地。”
      
      “白兄今儿早上没能认出这几车药材是陷空岛之物。”展昭说。
      
      白玉堂也明白展昭的意思,也没说是柳眉未将长顺镖局这一暗线解释明白,只是语焉不详地说了句:“安平镇南边的官道上,爷捡到个头骨。”
      
      正是那个与两起案子极为相似的干净头骨,叫白玉堂心思回转有了这番猜测,而后他也从柳眉那里得到了确认。
      
      店小二终于端了两盘下酒菜上来,展昭握住一双筷子,面露沉思。待那跑堂的走了,展昭才给白玉堂倒了第三杯酒,轻声问道:“白兄果真要夺那几箱药材?”
      
      白玉堂的眉间阴霾霎时重了些。
      
      “包拯就在天昌镇县衙里,展某不吃官家饭也知朝堂断案讲究证物,未必肯叫白兄就这么带走那几箱东西。”展昭恍若未觉,不紧不慢地说着,“若是叫陷空岛吃了官司,后续的麻烦事可不少。”
      
      “爷说了,便是你展昭也拦不住。”白玉堂挑起眼,一双极好看的桃花眼底满是戾色与煞气。
      
      展昭连眉梢都未曾动过,语气更是沉沉静静:“若是展某来帮白兄夺呢?”
      
      闻言白玉堂的神色一顿。
      
      “陈州大难、灾民四窜,江湖人多多少少献了些许绵薄之力,可那富甲天下又向来乐善好施的陷空岛五位义士却毫无声响、无一人出面。而出手阔绰的白五爷分明就在陈州境外最大的镇店安平镇,却始终未入境陈州。”展昭平静开口,垂着眼睛将那第三杯酒推到白玉堂面前,终于抬眼温温一笑,“展某这句话如有得罪,还请白兄海涵。”
      
      “陷空岛上,白兄的某位义兄可是生了重病,使得陷空岛的诸位侠士无暇理会天下之事?”
      
      白玉堂怔怔地盯着展昭那双眸子,忽的笑了起来。
      
      展昭有双极为清澈的眼眸,看上去实诚又可靠,所以一般人与他对视都觉得这人老实敦厚的很,好欺负但又觉得不该欺负。江湖皆道南侠展昭性情敦厚好说话,甚至有人暗地里说他似个泥菩萨。
      
      可白玉堂是瞧出来了,或者说他早有怀疑。
      
      南侠展昭绝不是个简单的人,能弄忙里偷闲弄那些诙谐也绝不是个沉闷无趣的古板之人,而这双通亮的眼睛,也比一般人所瞧见的东西多得多。
      
      “展昭?”他举起酒杯,和展昭的杯子一碰,“好个南侠展昭!”白玉堂的神色畅快,一点儿没有受了气的恼怒,那桃花眼敛去了煞气真是叫人吃惊的艳色,“白五今日认了,”他干了那杯酒,沉声说道,“我四哥确实急需那几车药材,若不是此事有变也不会等这长顺镖局送几车药材。”
      
      白玉堂按住那坛女贞陈绍,为展昭真真切切、诚心实意地倒了杯酒。
      
      看似温和可靠,偏又一身灵气,这般矛盾却又不矛盾,白玉堂也就是在展昭身上瞧见了。
      
      “你便说罢,要白五做什么换那几车药材。”
      
      展昭瞧了白玉堂一眼,那眼底分明是赞赏。
      
      前几日他还道锦毛鼠白玉堂年少性急,今儿一看却是主意正的很,哪里是忍不得一时之气?锦毛鼠白玉堂不过十七八岁,却有这等心胸,无愧于他在江湖上的侠义盛名。
      
      展昭托着酒杯指了指正南方,只说了五个字。
      
      “密林白骨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