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满与彭彭

作者:请请seve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话>

      ——“我迟到了”
      
      ------------------------------------------------------------------------
      
      新时代的白富美,当然不能是傻白甜,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要心思细腻逻辑缜密还要有超强的反应能力。
      
      四秒钟的时间内丁满想了四条路。第一,强烈反驳,死不认证,但是容易让他觉得心虚;第二,嬉皮笑脸地混过去,发挥她油嘴滑舌的特长,可他这会儿那么严肃,这样感觉太不尊重对方;第三,以退为进,装作被识破的样子,说不定他反而觉得自己想多了,可这有点冒险;第四,干脆招了。招之后到底怎么样,只能见机行事见招拆招,可招到什么程度也是个问题,从童年记忆开始全盘托出?那也太没安全感了。
      
      “对不起。”
      
      他在她的沉默中冒出一句。
      
      她在脑内好不容易打好的草稿全都被打乱了。
      “啊?”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唱的哪一出。
      
      “我都知道了。”
      
      知……知道什么了?
      她把眼睛瞪得滚圆。
      
      他却微微叹了一口气,把握着她手腕的手掌松开,放到她的肩上拍了拍。
      “那个DM的秘密加一串数字的ID原来是你。”他扶着她的肩,指关节紧了紧,“其实你第一次你在我们公司官方微博留言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我记得那时候我刚回国,参加公司活动,算是第一次以继承人身份在公开场合露面吧。管微博的宣传部把我的照片发到网上,就看到这个ID刷屏似的表达爱意。公司觉得影响不好,怕网友觉得是水军,就把不合适的评论逐一删了。后来,便总看到这个ID留言,次数多了,对这个ID也熟悉了起来。我点进账号主页看过,应该是个小号,关注和粉丝都很少,微博内容除了转发我们公司的消息,就是对我个人的崇拜。我一直以为只是网上的暗恋者,没有太当回事……”
      他讲到这里顿了顿,观察丁满的脸色。
      
      丁满的脸色不太自然。
      她正在努力消化他这段话的信息量。
      他是说,他有个网络爱慕者。这个人默默关注着他,时不时在微博上表个白,引起了他的注意,而他现在以为这个人是她?
      这真是天上掉个台阶给她下,她要承认吗,承认了万一他要看她的账号怎么办?不承认吗?那他的疑问她又怎么回答。
      一时纠结万分,脸上的表情也瞬息万变。
      这在彭骋看来,却别有一番深意。
      他收回手:“后来有一天,你要跟我订婚了。然后,那个微博就再也没有更新过。”
      她抬起头来,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我从来没联想到你身上。只当是崇拜了一段时间又失了兴趣的一个小粉丝的插曲。直到今天晚上你说那段话。”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我回想了很多事,包括我们第一次打电话时你说你有喜欢的人,包括后来你说喜欢我了,包括那个再没更新的微博。DM……丁满……我竟然今天才意识到。”
      
      这这这……这真是飞来横锅,不背不行了。
      看起来他挺内疚,觉得亏欠她似的。那……那就让他内疚吧……如果内疚能让他对她的态度好一些的话。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
      “其实是我该说对不起。”她咽了咽口水,努力表现得很难过,“我真的不知道曾经给你造成了困扰,我,我就是看了你的报道,从继承人的角度,单纯地欣赏你。所以……是。在订婚之前,我就喜欢你。”有点肉麻,她略一哆嗦,“其实那时候没想过要跟你真的认识……觉得就那么远远看着你也好……结果,那天我妈说要让我见见订婚对象……”她梗了一下,“你打电话来,我确实……确实是想同意取消的……毕竟,我有自己喜欢的人……”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竟跟那个网上的那个暗恋者同病相怜起来。可惜那个人并没有她这样幸运。
      她的声音渐渐地低下去:“可是挂了电话,我在我妈跟你妈妈的通话中,听见了你的名字。哎。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真的,彭骋,你不知道,我……当时……我……”
      当时我有多高兴,后来知道徐又希,就有多伤心。
      她突然就说不下去。
      所有委屈都涌上心头,堵在胸口,道不出来,又忍不回去。
      
      彭骋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他看着她忍着、憋着,强撑着控制情绪。
      内心像密密麻麻的蚂蚁席卷而过,心脏的位置又痒又酸,还有点微麻的痛感。
      他手指头张了张,又收紧。他想伸手去抱住她,但他忍住了,他没有立场。
      最后所有情绪堆积如山,化到口中,也只说得出重复的三个字。
      “对不起。”
      
      她的胸腔起伏几下。才在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嘴角被她拉扯得牵强,“那天晚上你也说了对不起……在滨江大道……你说如果没有女朋友,你会喜欢我……”
      他心脏的酸痛感更强烈了。
      她还在强颜欢笑。
      “哎。所以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迟到了。我从小到大,上课也好上班也好,我都没迟到过……可是,在你这里,我迟到了。”
      
      我迟到了。
      
      烦闷的夏天。空气一点风都没有。
      把丁满送回邓家,彭骋没有急着回去。
      他特意去了一趟财经大学。
      接近十点。宿舍楼快锁门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何非要跑这一趟,只是潜意识觉得,他必须来。
      徐又希接到电话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连睡衣都没换,披了个外衣就跑下楼。
      彭骋站在那颗杨树下,略低着头,不符往日气宇轩昂,神色黯然落寞,仿佛从另一个世界过来。
      徐又希心里咯噔一下,有种莫名的惊慌感。
      她一步步走过去,走到他面前:“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他被她的声音惊得一怵,抬头发现她已到跟前。
      她的神情满是担忧,眉头紧锁着。
      他蓦然想起他最初怎么注意到她怎么认识她的。那时候她天真无忧,跟一群人从他身边喧闹而过,她说了一句话,他就回头看见了她。
      当时因为什么原因接近她,只有他自己知道,后来弄清了情况,他本想不再打扰她,可又觉得,他回国不久,在这里除了家人同事连个朋友也没有,而她天真烂漫,像是照进他乏味生活的鲜明阳光。于是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频频邀约。她性格很好,他与她相处愉快自在,他很喜欢,自然地就问她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她点头,他们就交往了。除了他妈妈的反对,也没什么大的挫折。他懂她了解她,她爱他崇拜他。他觉得这样的爱情就好,等到她毕业,他就任,他们就会顺利结婚。
      谁知半路杀出个邓咬金。
      
      “你来了。”
      他说。
      见他心不在焉,她的焦虑更甚:“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他语结。
      她拿手覆上他的手腕。
      “怎么这么凉。”其实,她的手也比他热不了多少。
      他反过来握住她:“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你。”
      她显然是不信的:“我有什么好看,中午不是刚看过吗?”
      中午。对。中午。中午跟她吃了饭,他才给邓丁满打电话的。
      “哦。是有事找你。”他终于想起了理由,“你中午说想要叶繁的专辑。我去给你找了,找到了,就赶紧过来给你。”
      “啊?”她张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我只是随口说说,毕竟都过去那么久了,当时你都没帮我找到,怎么今天心血来潮去找到了?”
      他说:“因为你今天提了。”
      “今天明明是你提的,你问起叶繁,还问我还想不想要他的绝版专辑。”她把手从他掌中抽出,摊开到他面前,“好了好了。知道你最好啦,还让你专门跑一趟,拿来吧,室友们肯定要羡慕死我。”
      他伸手去摸裤子口袋。
      没有。
      他左右两边都摸了一遍,没有。
      连不可能放得下的后口袋也摸了。
      都没有。
      
      仿佛一盆冷水浇淋而下。
      他彻底清醒了。
      
      从邓丁满的那句“我迟到了”到此时此刻,他终于清醒了。
      混混沌沌一晚上,他记起邓丁满说完那句话,就蹲下去哭了。她抱着双臂埋着头,肩膀一直在抖,却压抑着声音。
      他的心脏认同被人拽在手里,捏得生疼。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他有点惊慌。于是慌慌张张地招手打车,慌慌张张地把邓丁满塞进车里,慌慌张张地将她送回家,慌慌张张地赶到徐又希这里来。
      之前有一次也是这样。在感觉无法控制自己心绪的时候,他必须要见到徐又希。
      他需要一针镇定剂。
      
      “你可别告诉我是逗我玩的。”她噗得一下笑出声,“大半夜来寻我开心。”
      他被她这一笑激得一愣。恍惚道:“是真的拿了专辑……怎么可能找不到……”
      “是不是放车里了?”她环顾四周,“你车呢?车停哪儿了?”
      “我……我没开车。”又补充,“我打车来的。”
      “打车?”她忍不住揶揄,“大少爷你居然会打车?还好你没说坐公交!”
      他撒了个谎:“车子拿去保养了。”
      “那就不要急着来找我嘛。”她笑得眉眼弯弯,“你看你车都没有还专程过来,结果东西也没带!我都不知道该表扬你还是批评你了。”
      他的手指却在口袋内渐渐收紧。
      “算啦算啦!下次再带给我吧,专辑又不会自己飞了。”她踮起脚捏了捏他的脸,继续笑道,“脸色这么差,你赶紧回去休息啦。”
      她明亮的笑容在这灰黑的夜色中格外耀眼。一如他初识她时的灿烂。
      
      万千思绪蜂拥而至。
      他呼吸一窒,败下阵来。
      
      “徐又希。”
      他终于正视自己一晚上的混沌心情。
      她的笑容就在他由浊至清的眼神中慢慢消匿。
      
      “又希,其实,我……”
      手心握出了细汗。
      徐又希却突然拉了他的手腕。
      像撒娇般摇了摇:“好了,别闹了,你看宿舍马上就关门了,我要回去了。你,你也回去好不好。”
      她的目光异常坚定,他忽而明白,他拙劣的言辞,她一早就明了,从她露出第一个笑容,她就心知肚明。
      “又希……”
      他抬手想摸她的刘海。她却退了一步。
      他的手停在半空中,伸也不是,放也不是。
      僵持几秒。他垂下手无奈道:“其实,我今天下午……”
      “彭骋。我们分手吧。”
      她打断他。
      
      浓郁的夜色将世间万物都涂染得一片朦胧,她站得稍远一点,他便看不清她的脸听不清她的声音了。
      
      “什么?”
      他不太确定。
      
      “彭骋,我们分手吧。”她把音量提高了几度。
      原来没有听错。
      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线,脚步往前迈了半米:“又希。”
      “其实我早就想跟你分手了。”不久前的笑颜转变成满脸不耐烦,“你这个人,又骄傲又自负,又冷清又无聊,我当初答应和你在一起,只是觉得你很厉害而已,而且你又有钱……”
      “是吗?我记得追你的有钱人不止我一个。”他拦住她的话。
      “……是。追我的是不止你一个,但是你最有钱,长得又帅。所以我跟你在一起,因为你让我最有面子。”她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可是最近我觉得没意思了,你工作又忙,事情又多,你妈妈又喜欢找我麻烦,我还要上学,我觉得很困扰……”
      “哦。”他等着她的下文,“还有什么?”
      “还有……还有……”她似在绞尽脑汁,“噢!还有最主要的!你年纪太大了!我才二十出头,你都三十了!比我大了十岁!现在听起来是没什么,可等我步入中年的时候,你都老了!”
      他哭笑不得:“邓丁满你真是伶牙俐齿。”
      这句话脱口而出,他自己先僵了。
      反倒是徐又希松了一口气。
      “你看吧。你终于说到了她。”徐又希叹了口气,“Nate,可能你觉得我这些理由想在强词夺理。但我是真的觉得,我们应该分手了。”
      “不。不是的。”
      “你先听我说完好吗?”她摇摇头,“我可不是因为要把你让给邓丁满,所以才跟你分手。而是因为她的出现,我才意识到我和你的差距。从那次晚宴开始,我就有种感觉,我们终究是要分手的。”
      “不是。”他有些微恼,“我从没想过和她在一起。我今天来,也不是和你分手的。”
      “我知道。”她仿佛自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真正地懂他了,“你没有想过跟她在一起,或许并不是不想和她在一起,而是你习惯了跟你父母做对,从你回国开始,就不想被他们掌握支配。所以你讨厌父母安排的一切。”
      “我和你在一起,不是为了跟父母抗衡。”他胸口很闷,“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跟你在一起。”
      “嗯。我从来没怀疑过你和我在一起的原因。我只是在说你和邓丁满。”她目光如水,望进他眸中,“所以,我没有怪你怨你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这么继续了。你看,我还有那么有意思的大学生活,我的未来充满了未知数。我才不要跟你在一起,好像人生都没了选择一样……所以。你不提分手,那我来提。”
      
      ——你不提分手,那我来提。
      几个简单的字,落到他耳中,却如细针刺耳,痛觉从耳蜗传入神经,蔓延至身体每个角落。
      他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失败过。
      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得一团糟。
      不,很多年前,他也曾有过那么一次失败,从那之后,他小心翼翼万事谨行。连家人都说他沉稳得乏味了。怎么这一次,在此事上处理得如此糟糕。
      如此失控。
      
      他斟酌字眼,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
      “又希,你先冷静一下,不要给我们的关系下定义,也不要急着做任何决定……”
      说到一半,被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
      他本想置之不顾,那铃声却绕耳不绝。
      只能拿起来按掉,掏出来一看,邓丁满。
      黑夜里亮灯的屏幕这样惹眼,徐又希当然也能看得到。
      挂是不能的,会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徐又希坦然的目光迎接着他,他只能接起来。
      “喂。”
      “你忘了拿专辑!”她的声音清亮,在这安静的氛围中穿透手机清晰地传出来,“我就说应该下午就给你,结果你没接,这下好了,一放我包里就全忘了。吃饭的时候也没想起来。你送我回来的时候我老觉得还有什么事情,等你你走了我才想起来!都怪我都怪我。实在是对不起。这下怎么办?什么时候再给你?”
      
      说了这么多的话,丁满的内心是忐忑的。因为之前没控制住情绪在他面前哭了一场还被他塞进车送回家。她觉得很丢脸很尴尬。而更尴尬的是回家之后发现专辑竟然还在自己这里。这不是相当于一天都做了无用功嘛!她思前想后,一边担心他会不会觉得自己耍心机,一边纠结他会不会被她哭得已经厌烦了。做了半小时的思想斗争才拨通了电话。所以开口就是一连串把话说完,生怕泄了底气。
      
      话毕她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对方的回应。
      
      彭骋捏着手机,视线无目的地飘在前方大叔的树干上,余光却注意着徐又希的反应。
      她置若罔闻,脸上依旧坦然自若。
      衬托得他像是卑鄙的小人。
      不,不是像,此情此景,他确实是卑鄙的小人。
      
      他对电话那头的邓丁满说:“我现在和徐又希在一起,不太方便。下次又希有空的时候,你再把专辑给她吧。”说这话的同时,邓丁满哭泣的样子冷不丁撞入他脑中,他的心又闷痛了一下。为了避免更奇怪的感觉,他干脆挂了电话。
      
      “你这样说,她会很伤心的。”
      晚风拂面,她的声音又轻又细,仿佛要被风吹散。
      他头疼:“你没什么想问的吗?你想听什么,我都可以解释。”
      “没有。”她说,“以前你有什么事情,从来不会问我的意见。”
      “那不一样。那是工作。”他迟疑了几秒,“何况,我以为你并不在意。”
      “我室友和她男朋友总是吵架,为了鸡毛蒜皮也要跟对方拉扯得筋疲力尽。我曾经跟你说我很羡慕,你不以为然。”她把话说得极其缓慢,“我们室友也很羡慕我,觉得我们脾气都很好,在一起那么甜蜜。”
      他不太理解女生的思维模式,疑惑着这跟他们今晚的对话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知道,你脾气一点都不好。只是看什么都淡漠罢了。”她字字戳心,“邓丁满出现之后,你的脾气就明显了很多。”
      “还是邓丁满。对不对。”他认为找到了突破口,“其实今晚你的不对劲。总归就是因为邓丁满。我说了,我可以解释,要不你先听我解释。”
      她却把头仰起来:“分手理由最后一条,想听解释的时候不解释,不想听的时候强行要解释。你就是自私自利。我说了我要分手,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意见。”
      他分别不出她的强硬态度是真的还是装的,但不管哪种,都让他足够难过了。他清了清嗓子:“我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不要赌气,不要掩饰,重新认真地谈一谈。你对我所有的意见和建议,我都会仔细思虑……”
      手机铃声又不恰时的响起来。
      他直接在口袋里挂掉。
      可那铃声不依不饶。他只得接起来说“你还有什么事。”
      “什么?”熟悉的优雅女中音。
      他这才把手机偏离耳边瞄了一眼。母上大人没错。
      他缓了缓语气:“没事。你找我?哦,我在外面有点耽搁,马上就回去了。”
      “我就是跟你说一下,明晚的慈善晚会,你也得出席,明天事情很多,今天别搞得太晚。”
      “慈善晚会?”他不解,“不是只需要你和爸出席的吗?”
      “刚刚唐总特意来电邀请了你,想必是今晚对你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不过……”□□换了个语气,“他还让你带上徐小姐。”
      “徐小姐?”他忍不住反问。
      听到他的问句,一米开外的徐又希也露出来诧异。
      “嗯。他特意提到徐小姐。”因为看不到表情,彭骋猜不到他妈妈此时的脸色。
      晚餐时的那个误会,也无从解释。他只能硬着头皮说知道了,匆匆收线。
      “明晚有个宴会,你陪我去吧。”他收起手机对徐又希说。
      “不。”显而易见的回答,“上次晚会你还嫌我不够尴尬吗?何况我们已经分手了!”
      “已经?”他盯着她,目光沉沉,“我们两年的感情,就算结束,也不应该是这样结束吧?至少,你让我有个自省和反思的时间。无论如何,多给我一天的时间。就一天。可以吗。”
      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卑谦,他等她的一时心软。
      长久的沉默之后她终于点头:“那就一天。”
      仿佛一天的坎坷终于尘埃落定,他重重地长吁一口气:“我明天来接你。”
      
      半夜电闪雷鸣狂风暴雨。
      这对于刚入秋的天气来讲,异常得有些诡异了。
      彭骋本就烦躁难眠,此番彻底没了睡意。
      一夜未眠本也不是什么奇事,以前上大学赶论文和刚工作拼业绩的时候他时常连熬好几个通宵。可这次不一样,暴风雨后的第一缕阳光落到枕头上,他就觉得头昏脑胀。
      他想起徐又希说他老了。
      难道真是年纪大了,连精力都不复以往。他失笑,艰难地从床上挣扎起来,径直走到衣帽间照了照镜子。
      镜中的人只着内裤,头发有点乱,但身形体格较几年前并无太大差别,他一直都坚持健身,之前公司的长辈都说他太显年轻,为了稳重他换了发型和穿衣风格,偶尔还会任由胡渣存在几天。可也没人说他老过。
      到底是徐又希太年轻了吗?转念一想,邓丁满也不过二十四,哎,还是太年轻了啊。
      思虑间听见沈姨在屋外敲门,说定制好的西服已经送到了。
      想到即将参加的晚宴,彭骋的头更痛了。
      
      晚宴的时间是八点整。彭骋吃过午饭就去接了徐又希,带她去挑好了服装。
      她明显心不在焉,相较于那一次的激动雀跃,反差极大。其实相隔也不过两个多月。那时候她明明青春活力,他却给她配了一身保守的黑色。这次他想给她选一身明丽动人的,她却兴致淡淡。
      他很难过。
      想了一晚上的弥补和挽回的话,竟无法言表。
      
      两人心事重重地抵达目的地。
      
      这次慈善晚宴是晟唐集团举办的。晟唐作为行业翘楚,向来能够呼风唤雨。这次入驻Y市,当然先要赚足噱头。于是晚宴之盛大,连见惯大场面的彭骋也唏嘘不已。政坛元老,商界大佬,娱乐巨星,都一一从红毯走过,实在是耀眼至极。
      彭骋携了徐又希低调入场,远远望见唐总在大厅中央与人交谈,对方像是辽氏的董事辽望。两人皆有女伴陪同。辽望身边的那位显然是辽太太,彭骋见过夫妻二人同上杂志访谈的照片。唐总身旁那位看上去很年轻,应该不是他的夫人。
      那头的唐总刚好跟对方结束了寒暄,转头看向门口,就正巧撞到彭骋的视线。
      唐总朝他们点头示意,紧接着目光就落在了徐又希脸上。他似是疑惑了一下,随即又露出恍然大悟般的轻笑。
      彭骋牵着徐又希走过去。
      唐总热情地招呼:“想必这位一定是邓小姐了。久闻不如一见啊。”又偏过头来对彭骋耳语:“年轻人好福气,邓小姐与徐小姐各有千秋,确实难以抉择。”
      徐又希很是茫然,侧脸看他。
      彭骋迎着唐总的目光:“其实……”
      “咦?”唐总旁边的那位年轻女士插入话来:“邓小姐?你说的是邓丁集团的邓丁满小姐吗?”
      唐总点头:“怎么?”
      年轻女士嫣然一笑:“您老真是越老越糊涂了!我看这分明是彭先生那位校园爱人,邓丁集团的大小姐,我可是见过的!”
      彭骋的视线瞥过这位女士。唐总赶紧介绍:“哦,这是小女唐羡。”话里带着笑,笑里含着不明的意味。
      彭骋当然听得懂唐总的意有所指,便刻意搂住徐又希的肩:“这位确实不是邓小姐,是我女朋友,徐又希。”
      唐总是聪明人,眼神在俩人身上打了个转,就理清了头绪。他故意撇了撇嘴:“你们年轻人玩什么玩样,欺负我这糟老头子没眼力是不是?这一位是徐小姐。那邓小姐是……”
      宴会厅外突然喧闹起来,似有重要嘉宾到来。
      “喏。今天真是好热闹。”名叫唐羡的年轻女子扬了扬下巴,目光已经投向大门口,“说曹操曹操到。邓小姐今天也算是光芒万丈啊。”
      
      在万众瞩目下,邓丁满挽着叶繁的胳膊迈入大厅。
      一只脚都踏进来了,她还不忘回头对外面亮瞎眼的闪光灯挥了挥手。
      叶繁凑到她耳边笑眯眯恶狠狠道:“行了我的大小姐,你也过足了戏瘾了,手放下来,端庄,端庄懂吗?”
      邓丁满偷偷在他胳膊内侧掐了一指,面上无比温柔道:“可是你非要我来帮忙的,不让我尽兴,也不怕我翻脸走人?”
      明明是暗地刀光剑影,在他人看来,却是撒娇和宠溺,别有一番情趣。
      
      彭骋的心情不太好。
      昨晚还在他面前对他一片真情哭哭啼啼,今晚就跟别人公开打情骂俏卿卿我我。
      亏他满心愧疚过意不去彻夜未眠。
      
      丁满的心情也不好。
      明明昨晚因为彭骋的话纠结难过失神到半夜,今天好不容易偷得一日闲准备睡个天昏地暗的。结果苏舟一个电话叫她帮叶繁救急。原因是叶大明星受邀参加慈善晚宴,可经纪公司早就选好的另一女明星下午爆出了□□,时间紧迫来不及再约其他女星,临时抱佛脚的经纪公司便想到了她这个“名媛”。
      丁满很无奈,不过苏舟说了,这场晚宴巨星云集,过去近距离瞅瞅明星也是好的,多看几个帅哥,有助于缓解情伤。
      行吧行吧。她被赶鸭子上架。
      好不容易在一片闪光灯中找到一点自信,她才刚入戏,还没来得及多招摇一些,叶繁又要来败她兴致。
      “翻脸走人也可以。不过眼下你那位真命天子正目光灼灼盯着你呢,这时候走,人家会以为你临阵脱逃。”
      “你说谁?”丁满立刻抬头四顾。果然在不远处,找到了彭骋和徐又希。
      她的关注点显然是彭骋搂着徐又希的那只手。一时只觉胃酸上泛,忍不住要跟叶繁吐槽一二,可下一秒,她的注意力却被彭骋侧边另一个身影吸引。
      她的身子一顿,用手肘碰了碰叶繁,察觉到叶繁的身子也有点僵。
      “我没看错吧?”她小声嘀咕,“那个该不会是……”
      对方已经迎向她的目光,声音也是刻意响亮,引起了周围人的注目。
      “哎呀!邓小姐!叶先生!好久不见啊!”
      丁满和叶繁不得不走近。
      “是很久不见。”丁满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笑容,“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哪里哪里。”对方热情地对她眨眼:“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虽然二人极度和气,可身边彭骋徐又希和唐总都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叶繁的手机在西服口袋里震动几下。
      他略背过身去扫了一眼。苏舟在短信里兴高采烈地问“怎么样怎么样,明星多吗?有我男神女神吗?多弄点签名回来行嘛?”
      叶繁飞快地回复:“左有彭骋徐又希,右有旧识唐婷婷”
      信息量太大,苏舟消化了好大一会儿才回了七个字。
      “那可真是修罗场。”
      
      ------------------------------------请请seven-----------------------------------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累。不想说话。心情烦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