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你别走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5

      
      随着洗碗槽里的碗越来越少,隋心手上用力,也顾不得形象,抬手用胶皮手套的边缘蹭了蹭垂下来的头发。
      
      她心里还在计较。
      
      尤其是看到钟铭一手托着“心心”,边走边给它抓痒的姿态,怎么看怎么刺眼。
      
      心心……
      
      心心!
      
      全世界有那么多名字,叫什么不好偏叫心心?!
      
      隋心腹诽着,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想要将那些盘子洗蜕皮。
      
      直到老板娘走了进来,笑嘻嘻的立在水池边,用涂着大红蔻丹的手指扒拉了一下其中一个,说:“这几个不合格,重洗。”
      
      隋心动作一顿,默不作声的将它们重新放进水池里。
      
      但很快就听到老板娘轻笑道:“小妹妹,别以为我是在欺负你啊,小钟在我这里当苦力的那三个月,要求可比这个严多了。”
      
      隋心一怔,抬头问:“钟铭也在这里打过工?”
      
      “是啊,就和你现在一样,是个洗碗工,每天八百个盘子。”老板娘比划着,然后伸出手替她整理了一下耳边的碎发:“有时候下课了过来,洗到半夜,有时候没课就从早上开始干。第二天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他的肩周炎就是这么落下的。”
      
      肩周炎?难怪她今早醒来,看到他在揉肩膀。
      
      见隋心一脸认真地听着,老板娘继续道:“有时候外场人手不够,还得过去招呼客人。遇到主厨或是西点师的菜色遭到客人投诉的情况,我不可能让大师傅出去挨骂,就让他去当替罪羊。不过通常挑剔难搞的都是女客人,她们一见到小钟那张脸,很快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陪着喝杯酒也就抹平了。”
      
      投诉,挨骂?
      
      想起钟铭打架时的下手狠辣,隋心简直不能想象他向客人道歉会是什么样,他是那样倨傲的一个人。
      
      “哎,我要不是看着小钟心疼,就你们刚才那顿饭,在我这刷一个月的盘子都换不来,今天只让你刷二百个,等于白送了!”
      
      ——
      
      老板娘撂下这番话就离开了洗碗间,留下隋心站在洗碗槽前发呆。
      
      她发觉突然搞不懂钟铭了,在她的脑海里,她从来没有将钟铭和《北京人在纽约》里的王启明做过任何联想,她也不能体会上一代人初来乍到什么苦活累活都做,挨骂受挤兑还赔笑脸,是怎么熬过来的,自然也不觉得钟铭是那种人。
      
      可是如今想来,竟是她误会了?
      
      再一想到被姚晓娜一激,她就大打出手,因此遭到校方遣返的处罚,还真是……冲动的一无是处。
      
      ——
      
      钟铭不知何时走了进来,挽起袖子从另一个池子里捡起一个盘子,灵活熟练地擦拭起来。
      
      隋心这才如梦初醒,将手里洗净的碗碟,一个个放在钟铭身前的池子里。
      
      两人配合着,空气凝结着。
      
      直到隋心轻声问道:“跟姚晓娜打架的事,我是不是做错了?”
      
      钟铭不语,隋心便自问自答:“不管姚晓娜是什么样一个人,都不值得我拿自己去交换。是我做事没有先考虑后果,所以很快就受到教训,自作自受。”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钟铭缓缓开口,目光专注在手里的工作,语气里糅合了几分温度:“只不过错,对于不会因为你的道歉就轻易原谅你的人,弥补和挽回都是无用的。道歉时态度固然要诚恳,让对方感收到你的诚意,认错时也要理直气壮,不要让对方有机会抓住你的心虚继续做文章。”
      
      隋心点头:“是啊,姚晓娜就是仗着这一点有恃无恐,得理不饶人。”
      
      钟铭微微垂眼,望向矮了自己小一个头的身影,以及此时仰起头回望他的那双眸子:“对与错,并不是以对方的标准为依据的,而是以你自己的心。只要无愧于自己,对方怎么看并不重要,不要让这件事影响你的判断。当然,如果一时的低头,可以换来对自己有利的因素,那么就是等价交换。再想想后面会得到更多,前面的失去就不值得委屈。”
      
      “嗯。”隋心扬起一抹笑,眼神晶亮:“如果这次能留下,我绝不会让姚晓娜再得逞。不管她是不是用更阴损的招儿欺负我,我都跟她明码实价,不会再着急逞一时之快让自己亏本。反正她现在欠我的每一分我都会记着,留作以后慢慢算利息。”
      
      钟铭轻笑:“就怕某些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才不会。有了这次的教训,我还不知道学乖么。”
      
      她固然不会主动害人,却不能这样去认为姚晓娜,对待姚晓娜,要用姚晓娜的方式和思路,而不是以隋心的。
      
      ——
      
      两个小时,两个人终于联手洗完了所有碗碟。
      
      隋心揉着胳膊跟着钟铭上了车,这才想起一直盘桓在脑中挥之不去的纠结:“对了,那只小英短,好像跟你很熟?”
      
      “嗯,是我捡的。”钟铭利落的发动引擎,车子在空地处转了一百八十度,驶上大路。
      
      “捡了多久了,我看它也就几个月吧?”
      
      “刚捡到的时候,还是一个月大的小奶猫。”
      
      钟铭语气平缓的陈述着当时的情况。
      
      那天大雨磅礴,小奶猫大概是和母猫走散了,不知道躲在哪里合适,就躲进车子的空调线路板里。他伸手要去哄它出来,它却害怕的往里躲的更深。他便打电话叫了汽车修理行的人,将线路板拆下来,取出瑟瑟发抖的小奶猫。
      
      他本想将它放在院子里,等母猫来找,但是再一看雨势,小奶猫恐怕没有能力活着等到妈妈,而且那可怜兮兮害怕打雷下雨的样子,也实在像极了一个人。他便将它抱回家,养了它一段时间。
      
      再后来,他有了正式工作,加班成了家常便饭,便将它送到曾经打过工的西餐厅去,交由老板娘照顾。
      
      听完小猫被救的始末,隋心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要叫心心?”
      
      钟铭嘴角微勾,瞥了她一眼:“是老板娘起的,与我无关。老板娘说,小家伙是她的心头肉……不叫心心,难道要叫肉肉么?”
      
      隋心不语,盯着他略带调侃意味的侧脸好一会儿,虽然看不破任何端倪,却总觉得这件事哪里别扭,莫名的让人窘迫。
      
      ——
      
      本来隋心还很期待接下来不花一分钱就能玩好的节目,正在和钟铭玩你猜我答的游戏。谁知车子开到半途,她就接到了夏瓴的电话。
      
      “心心,你今天怎么没来上课?”夏瓴劈头就问。
      
      “哦,不是要遣返了么,懒得去了。”隋心窝在椅背里,好心情一下子溃散。
      
      “那你现在能不能来一趟?”
      
      “怎么了?”
      
      夏瓴沉吟道:“是这样,昨天晚上我问了一下我爸你这件事的下文,他说已经问过中国校方那边,得到的消息是……”
      
      “是什么?”隋心问。
      
      提前?还是缓刑……
      
      夏瓴语气一转,突然亢奋起来:“就是你不用遣返啦!”
      
      “什么?”隋心猛地坐起身,瞬间就想到姚晓娜和那份录音。
      
      可是不对啊,姚晓娜不像是这么快就认输的人,怎么会连个挣扎的过程都没有就放弃?
      
      “会不会是姚晓娜突然想通了?”隋心试探的问。
      
      夏瓴说:“这倒没听我爸说,而且就算是也不会这么快啊,我昨天跟她提起你的时候,她还跟我说要考虑几天……哎,总之现在雨过天晴了!你可不知道,那几个联名上告的几个家长都急了,说不能这么轻饶了你,可是这事却被名誉校董一力压了下来。”
      
      隋心陷入沉默,怎么人设的画风会突变?
      
      前一天王老师才找她谈话宣布此事,姚晓娜还耀武扬威的。还有那个名誉校董,他如果不是吃饱了撑的拿她一个小丫头开涮,就是有别的什么原因,要不然怎么会出尔反尔自打嘴巴?
      
      但隋心却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这些,夏瓴很快就提到王老师找了她一上午,可能是要当面跟她确定什么,让她赶快回学校。
      
      ——
      
      电话一挂断,钟铭低沉的嗓音就传了过来:“同学打来的?”
      
      “嗯。”隋心皱了皱眉,侧首看他:“你说我们学校的名誉校董是怎么想的,一会儿说要惩治我,遣返我,一会儿又说不用遣返了。”
      
      钟铭微讶的挑起眉:“不用遣返了?”
      
      随即笑道:“这不是很好么?虚惊一场。原本我还想打电话过去澄清一下,顺便给你当个目击证人。”
      
      隋心半响不语,瞅着他,古怪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钟铭却神色自若:“怎么这么看我?”
      
      “我不用被遣返了,你好像没有那么高兴……你不会是,巴不得我走吧?”此言一出,隋心心里也跟着一紧。
      
      钟铭望着路面:“我为什么巴不得你走?”
      
      隋心掰着手指头数:“省的我老烦你,给你惹麻烦,让你帮我善后……”
      
      这么一数,她还真是一无是处。
      
      语气一顿,隋心垂下头:“而且,我这么缠着你,要是被你喜欢的人看见,会不会影响……”
      
      这么一说,好像没见过他和谁正式交往过,拒绝的倒是不少。
      
      车里静默片刻,拐过一个弯时,钟铭缓缓开口:“不会。这点算什么影响。”
      
      心里一咯噔,隋心瞬间抬起头:“什么意思?你……有喜欢的人了?”
      
      钟铭扫了她一眼,嘴角微勾:“不过现在还在练习阶段,不能贸然出手。如果不能一击即中,会吓跑她。”
      
      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坠了下去。
      
      她只听见自己问:“是谁?我认识么?”
      
      是到底是谁值得他这么处心积虑,煞费苦心……
      
      只见钟铭微微一笑,漆黑的眸子如寒星异彩:“暂时保密,等追到了,一定第一个让你知道。”
      
      ——
      
      结果,隋心便揣着低落的心情一路回到学校,跳下车头也不回。
      
      “他只拿你当妹妹。”方町的话又一次跳了出来,如锋利的刃。
      
      隋心这才想起来,自从钟铭来了温哥华,她每天都会发一封电邮给他,坚持用中文,他却只是一周一封的回,偶尔掺杂几句英文,每一封都不会超过一百个字,最短的一篇只有一个笑脸……
      
      那时候她还问过夏瓴,如果一个男人这样对一个女人,会不会只是代表他很忙?
      
      夏瓴却回答她说:“怎么可能,肯定是那个男人觉得对她无话可说,或是她不是那个值得他长篇大论的人呗!”
      
      “啪啦”一声,直入谷底的心,四分五裂,虽然于整体面积来说不过是沧海一栗。
      
      但是,它却没有自愈能力。
      
      ——
      
      就这样,隋心穿着一身与学校氛围违和的小洋装小皮草,连半路买一身休闲装换上的力气都匮乏,穿过走廊顶着来往的指指点点,连眼皮子都懒得抬。
      
      直到来到储物柜前,一身鲜亮的夏瓴迎了上来,眼中难掩惊喜,抓着她的手说:“哎呀心心,你这是去哪儿了,打扮的可真漂亮!哎呀还化了妆!”
      
      对于夏瓴的赞美,隋心感觉不到丝毫喜悦,一瞬间对是不是撤销遣返也没那么上心了。
      
      呵,老天爷这个时候安排她留下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赐她一碗醒酒汤,让她亲眼见证,他其实一直过着他想要的生活,有她没她都一样么?
      
      “不过你这衣服有点眼熟。”夏瓴狐疑的声音传来。
      
      隋心抬了抬眼:“就是普通的……”
      
      “呀,我想起来了,这不是Valentino的走秀款嘛!”
      
      啊?
      
      隋心低头一看,Valentino?走秀款?
      
      “你等等。”夏瓴很快拿出黑莓平板,迅速搜索出一张图片,并放大细节,和她身上的作对比。
      
      “看。”夏瓴惊呼着:“Oh My God!你这件应该不少钱吧!谁给你买的?”
      
      隋心愣了一下,很快摇手:“不是的,这件就是在一家小裁缝店里买的,客人不要了才……也许是发现裁缝师是仿的Valentino吧……”
      
      “是嘛?”夏瓴如探照灯一样的眼睛丝毫不放松:“那这手艺也太好了吧,什么裁缝店,说的我都想去试试了……等等,你还没说衣服是谁送的!”
      
      然而,不等隋心说话,夏瓴就一拍脑门,道:“啊,是钟铭吧!”
      
      心里一咯噔,刚刚压下去的坏心情又涌了上来。
      
      是啊,就是他送的。
      
      可是自小的朝夕相处,却比不过分别一年的趁虚而入。
      
      那个女人是掌中宝心头肉,她就只配穿高仿的山寨的……
      
      隋心打开储物柜的密码锁,有些赌气的翻找着下午要用的课本。
      
      夏瓴却不疑有他,靠着柜门问:“喂,你知道男人把女人打扮成他喜欢的模样,是什么意思吗?”
      
      隋心依旧不语,心里糟糕的一塌糊涂。
      
      还能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还在练习阶段,拿她这个妹妹练手,看用什么方式最能一击即中,好让他的心上人逃无可逃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方少几章木有粗来了,下章把他放粗来~~
    其实这两章信息量都很大,福利也不少,可是为什么留言数不增反减,作者真是郁结难舒= =



    寄生谎言
    绑匪vs肉票,2019新文,欢迎来玩~



    你知道的太多了
    职场斗争文,关于酒店改革和职场反贪腐~



    我男票是蛇精病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