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你别走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4

      
      阳光洒进狭小的单身公寓里,风格硬冷的家具也透露出一丝温和。
      
      隋心睁开眼时,望见的就是坐在地上,双腿交叠,慵懒的靠着床头柜看资料的钟铭。
      
      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支签字笔,刚刚理过的短发乌黑利落,唇微微抿着没有一丝弧度,睫毛投射下来的阴影刚好遮住了那双沉黑的眸子。
      
      脑海中瞬间跳出夏瓴的形容,“他的那件衬衫下面绝对有六块腹肌……肩宽,窄腰,大长腿。还有特别挺的鼻子,优雅的唇形……”
      
      六块腹肌?
      
      视线缓缓下移,她不知道是不是有六块,倒是上次在酒吧里打架,被汗水濡湿的衬衫,小心的裹着贲张的肌肉,像是随时都要崩开。
      
      至于鼻子,以前夏瓴曾跟她说过:“知道吗,男人鼻子挺代表能力强!”
      
      她当时反映了几秒才意识到是什么意思。
      
      隋心看得出神,一眨不眨,直到钟铭像是感应到似的侧首看来,薄唇勾起,才立刻垂下眼,粉饰太平。
      
      钟铭一手贴上她的额头:“嗯,已经退烧了。”
      
      退了么?她怎么还是觉得好热……
      
      隋心靠着床头坐起身,只觉得肩膀一凉,低头一看,衬衫领子已经歪向一边,露出一小片肩膀。
      
      她一下子抓紧领口,小心翼翼抬眼,却见钟铭不动声色的站起身,走向开放式的小厨房,边走边问:“早饭有面包、培根、牛奶和摊鸡蛋。”
      
      隋心很快下床,快步走向浴室:“我出了好多汗,想先去洗个澡。”
      
      “好。”钟铭依然背对着,直到她一脚踏了进去,才听到慢悠悠的下一句:“一会儿想去哪里玩?”
      
      “什么?”隋心回头。
      
      “我说,一会儿想去哪里玩?我有两天假。”钟铭一手拿着煎锅,神态自若,语气就好像是在讨论天气而不是在诱拐她旷课。
      
      她的确没打算去学校,想了一下说:“我对这里不熟,只听夏瓴说跟着寄宿家庭去滑雪,有的同学下了课会去打壁球。”
      
      “你刚退烧,这些都不适合。”
      
      “哎。”隋心叹道:“其实玩这种事还是方町比较在行吧,不过那些都是钱堆出来的,如果能不花一分钱就吃好玩好,那才有意思!”
      
      静默了一会儿,钟铭缓缓开口:“好,就这么决定。”
      
      ——
      
      等隋心从浴室里走出来,钟铭已经不在屋里了,高台上放着一个白瓷盘,里面装着煎好的培根,切成三角形的烤面包片,两枚摊鸡蛋,旁边的牛奶杯下压着一张字条,苍劲有力的字力透纸背。
      
      【先吃饭,我去去就回。】
      
      一顿饭吃下来,隋心已经恢复了往日一半的气力,可能是这两年身体底子调理的好,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一病就是十天半个月,容易反复。
      
      又过了一段时间,隋心将洗好的盘子放在沥水架上,又换下昨天穿过的衬衫,在浴室的水池里洗干净,小心的在烘干机上铺开。
      
      只穿着一件小可爱回到室内,正准备将打底的体恤衫穿上,这时就听到门外“咔嚓”两声。
      
      那扇门就一下子被推开了。
      
      隋心下意识背过身,只来得及将体恤衫套好,一条胳膊还光裸在袖子外。
      
      ——
      
      立在门口的高大身影,没有料到会见到这样一幕,柔软的布料蜷缩在细窄的腰肢上,弧度饱满的臀向上翘起,纤细白皙的手臂正在和袖子做搏斗。
      
      一年不见,重逢又是在冬日,衣服厚重,倒是没想到昔日的小身板已经发育的初具规模……
      
      然后,就见背对着门口的窈窕身影,装作若无其事的将胳膊伸进袖子,同时转过身说:“这么快就回来啦?”
      
      钟铭微微垂眼,走过去将手上的长款防尘袋和鞋盒放在床上:“去浴室换上吧。”
      
      隋心一怔,打量着那个防尘袋半响,随即拉开上面的拉锁,很快露出一片黑色的布料。
      
      一件崭新的黑色小洋装出现在眼前,微低的领口卷着蕾丝,外面还罩着纯白色的皮草短外套。
      
      再打开鞋盒,是同色系的黑色丝绒鞋。
      
      隋心难掩惊喜,却又很快皱眉:“这应该很贵吧?”
      
      “放心,这是一个客人在裁缝店里定做的,因尺寸不合没要,正好我帮过裁缝店老板的忙,就转送给我了。”
      
      “不要了?这么好的设计和手艺,都可以走秀了。”
      
      钟铭语气平稳:“所以,咱们不要让它埋没了。”
      
      ——
      
      几分钟后,隋心走出浴室,手脚还有些局促,望向正背对着她讲电话的钟铭。
      
      他已经换上了一身纯黑西装,显得身量越发挺拔,此时他正将电话夹在耳旁,一手去扣另一手腕处的衬衫纽扣。
      
      还没有换上高跟鞋的隋心,踮着脚尖走过去,来到他身前,一言不发的接替了他的工作,指尖有些颤抖的系上纽扣,然后是另一边。
      
      抬眼时,正撞进那双略带讶异漆黑如墨的眸子。
      
      但只是一下,他就错开眼,口吻公式化的向电话里的人交代:“暂时先这样,有问题晚上再打给我。”
      
      随即挂断,将手机关机,收进外套。
      
      然后,他笑着看向她,目光专注:“长成大姑娘了,不再是小丫头了。”
      
      隋心点点头,又很快摇头:“不,我还是那个小丫头。”
      
      只有是那个小丫头,她才有理由赖着不走。
      
      隋心边说用手顺了顺头发,转眼间就见钟铭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一堆小盒子,指尖利落而迅速的将它们一一拆开,凑成了一整套化妆品。
      
      隋心发愁的拿起腮红和腮红刷,从没自己化过妆,一时竟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再看向钟铭,他手里不知何时变出一本化妆书,翻开其中一页放在一边,随即拿走她手里的东西,扶着她在床边做好,微微蹲下身,将她的流海用卡子别了上去。
      
      隋心这才反应过来:“你要给我画?你会么?”
      
      “这不是有书么?”
      
      “没那么简单,夏瓴练习了半年呢。”
      
      “别忘了我是学什么的。珠宝设计图比这复杂的多。”
      
      “那怎么一样……”
      
      但见他双眸微眯,薄唇轻启:“闭嘴。”
      
      ——
      
      沾了打底的粉扑,轻触上她的面颊。
      
      然后是粉底液。
      
      “闭上眼。”
      
      再来是散粉、腮红、眼影。
      
      温热的指尖和掌心,时不时划过皮肤,擦出微微的痒。
      
      虽然他每次下手前都要停顿几秒,可是一旦彩妆工具接触到皮肤,动作便会坚定流畅。
      
      直到流海又被放了下来,耳边传来低沉的嗓音:“好了。”
      
      隋心这才犹豫着睁开眼,最先映入眼帘是那缓缓勾起的唇,只见他嘴唇轻轻动了一下:“很漂亮。”
      
      钟铭将一面小镜子放到她手里。
      
      隋心闭了闭眼,鼓起勇气看向里面,本就不大的巴掌脸被修饰的更加精致,一双大眼睛有些忐忑的回望着自己,两排微微翘起的睫毛轻颤着。
      
      好像真的还不错……
      
      但是才看一眼,小镜子就被抽走,钟铭手中多了一盒唇彩和一个小刷子。
      
      “别动。”
      
      她的下巴被温热的指尖轻轻捏起,只觉得那个小刷子调皮的在唇上划过,一下又一下,眷恋的不肯离去。
      
      钟铭目光微垂,盯着那片领域。
      
      直到抽手,眼里的小姑娘已经双颊泛红。
      
      他唇角微勾:“这样带你出去,会不会被抢?”
      
      隋心也低着头笑了,随即尴尬的拨了一下流海,看到被扔在一边的丝绒高跟鞋,正要伸手去拿,却被他先一步拿起。
      
      然后,有力的大手握住她的脚腕,不容拒绝带着它伸进去。
      
      隋心只觉得脸上的热度已经烧上头顶。
      
      他却一本正经的说:“打扮的这么漂亮,怎么能自己穿鞋。”
      
      ——
      
      隋心站起身时,钟铭已经站到她旁边,靠近她的手臂微微弯起,另一手带着她的手伸进那弧度优雅的臂弯。
      
      “好,出发。”
      
      一个念头却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带着不切实际的期翼,晃动着本就不敢确定的心。
      
      也许……
      
      隋心极力克制着指尖的颤抖,试探的问:“以后等我嫁人了,你能不能也像现在这样,让我挽着手走进教堂?”
      
      笑了一下,她又说:“电影里不都这么演么,新娘子会挽着爸爸或哥哥的手,走向自己最心爱的人……”
      
      说话间,只觉握住她指尖的力道倏地一紧,却又很快松开。
      
      “好。”静默了一秒,低沉的嗓音响在耳边:“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
      
      一个小时后,两人走进一家装潢讲究的西餐厅。
      
      衣着笔挺的侍者为两人开门,姿态从容的服务生为两人引路,一路穿梭过明亮的大堂,来到精致的餐桌前,并为两人拉开餐椅。
      
      隋心从一进门就忐忑不安,尤其是当服务生捧上菜单后。
      
      她瞪着那上面的价格好一会儿,正在努力换算汇率,却听到钟铭不紧不慢的声音:“两客牛排,一客五分熟,一客七分熟,再来一瓶……”
      
      她连反对的时间都没有,钟铭很快点完菜,服务生优雅的离开。
      
      她这才倾身小声说:“这里的菜这么贵,怎么可能不花钱白吃啊,算了算了,咱们还是走吧……”
      
      话音落地,隋心又看了一眼正从桌前走过的女客人,丝缎的礼服包裹着修长的身段,她又不安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洋装,生怕被人看出来端倪。
      
      钟铭轻笑:“不用花钱,刷碗就行了。”
      
      ——
      
      一顿饭吃的战战兢兢,隋心不敢相信会哪家高级餐厅的老板会接受客人刷碗抵饭钱的行为,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好几次都偷瞄站在一旁不苟言笑的服务生,还想象过对方待会儿听到他们给不起饭钱表情裂缝的样子。
      
      再看周围,为数不多的宾客无不坐姿挺直,笑不露齿,驾轻就熟的装着洋蒜,就像是礼仪课上放映的范本。
      
      隋心终于忍不住问:“有钱人平时都这么装?”
      
      “台面上是这样。”钟铭缓慢道。
      
      “那台面下呢?”
      
      “你不会想知道的。”
      
      隋心小心翼翼的问:“难道你知道?”
      
      一抬头,四目凝视。
      
      “嗯,偶尔也会跟着公司老板见识一下。”
      
      ——
      
      这时,就见远处走来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所有服务生都在跟她行礼。
      
      钟铭不动声色的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起身上前,低声跟中年女人说了些什么,那中年女人的目光就直勾勾的扫了过来。
      
      隋心立刻局促起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钟铭走了回来,拉起她的手,安抚的拍了两下说:“走吧。”
      
      隋心一路心里没底的跟着钟铭来穿过后厨,走到另一个小房间。
      
      房间里只有几个大水池,里面堆着一层层碗碟。
      
      钟铭将旁边的胶皮手套递到她手里,挑眉说:“如果都刷完了,还可以领小费。”
      
      话音落地,钟铭就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迎上站在门口笑容可掬的中年女人,也就是这里的老板娘。
      
      ——
      
      老板娘瞅了一眼钟铭,小声笑道:“就算你当初在我这里刷过三个月的碗,也不用这么对女朋友吧?不怕把人气跑了?”
      
      “她不会。”钟铭走上前,搂了一下老板娘,“那三个月的碗没有白刷。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见识到您的经营手段。”
      
      “呵,是啊,好让你放心的把钱投进来是吗?”
      
      两人边走边说,一路来到大厨用来摆放主菜的桌前,老板娘指了指其中一盘,告知这是这个月最新推出的菜式,还在店内评估,让钟铭给点意见。
      
      钟铭尝了一口,擦了擦嘴道:“如果是给外国人,口感偏咸,会影响肉质。如果是给中国人,味道又不够层次。”
      
      随即抬起头,笑了一下:“不过小家伙应该会很喜欢。”
      
      “何止喜欢?早就说了多少回了,不能把它放进后厨,可是一转眼就不知道从哪儿钻进来。”
      
      这边话音刚刚落地,就听到洗碗间里传出一声尖叫。
      
      然而,钟铭冲进去时,却见到穿着小洋装围着大围裙的隋心正蹲着身子,逗弄着地上一只灰蓝色的小猫,略低的领口露出一片雪白。
      
      然后,她将小猫抱起,清澈的眸子惊喜的望过来:“快看,多可爱!”
      
      ——
      
      隋心原本正在和水池里的碗碟搏斗,心里还盘算着要刷多少碗才能换来一顿饭,谁知这个时候脚踝处却突然传来一阵湿热的触感,吓得她尖叫出声。
      
      回头一看,原来是只可爱的小英短,正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望着她。
      
      她心里突然一软,摘掉手套就将小猫抱起。
      
      谁知,钟铭刚一走过来,小猫就开始用后腿蹬向她的胸部,前爪努力往钟铭怀里折腾。
      
      钟铭一手将它抄起,另一手逗弄着小猫的下巴。
      
      隋心也伸手去抚摸它的额头:“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呀?”
      
      视线落在被小猫后爪印了两个小脚印的那片起伏,他的声音不禁沙哑了几分:“心心。”
      
      隋心一怔:“啊,什么?”
      
      那双黑眸懒洋洋地抬起:“我是说,小家伙叫心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Jane美女的地雷:
    Jan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8-20 05:59:50
    小剧场二:
    钟哥哥一脸回味:第一次是给我么?
    作者想了一下:是吧。
    钟哥哥:第二次?
    作者:也可以吧……
    钟哥哥紧迫盯人:那第N次?
    作者:好啦好啦,都可以,但是万一……
    钟哥哥危险的眯起眼:万一?
    作者:万一……N+1次以后就没你的份了呢= =
    非常冗长的一段沉默,期间作者被钟哥哥眼神凌迟无数次。
    钟哥哥刻薄的笑了:那我就拐她出轨。
    作者:什么?!
    钟哥哥飘来一眼:反正对方的绿帽子是戴定了。



    寄生谎言
    绑匪vs肉票,2019新文,欢迎来玩~



    你知道的太多了
    职场斗争文,关于酒店改革和职场反贪腐~



    我男票是蛇精病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