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

作者:花满月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回寡母强颜哭送贵戚堂弟童语道破天机

      
      他的声音如暖风清流,让薛蟠没来由地信任,再者薛蟠这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小聪明是有一点,但是为人爽直,既然百里于安是来帮他们的,他立刻就引以为知已了。
      
      百里于安合上扇子,复塞进袖筒里,轻笑道:“冬天携扇,确实有些不合时宜,虽然是薛氏一族的事,我也不得不说上一句,这紫微舍人五七未到,你们就在此讨论家产归属,是不是也有些不合时宜呢?”
      
      “贵人不知,薛蟠在父丧时竟外出嬉玩,方才才归。归来又辱其堂兄,这样不孝不义之人,我们做为他的长辈甚为痛心,焉能坐视他败坏薛氏一族的名声,若他继承了家业,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一直咄咄逼人的叔爷辈长老,竟也不把百里于安放在眼里。
      
      百里于安冷哼了一声,显然是对方把他当小孩子,没把他放在眼里,惹怒了他。
      
      站在薛夫人身边的薛宝钗开口问道:“宝钗请教各位长辈,阮籍此人是否为贤?”
      
      族里有人点了点头,竹林七贤这名头是众所周知的,只是他们没有猜到宝钗贸然提及此人是何意。
      
      只听薛宝钗开始为众人解惑:“阮籍生活的时代非常讲究‘礼’,儿子要孝顺父母,这是一种‘礼’。譬如父母办丧事时,儿女要哭,要磕头,都要磕到额头流出血来,自己哭不出花钱请人哭。阮籍母亲去世了,他一滴眼泪都没有,被人骂为不孝,待前来奔丧之人走后,一个好朋友看到,他吐血数升。各位族里的长辈,你说他是不是不孝?”
      
      “他都为他的母亲吐血了,当然不能算是不孝,反而是大孝。心中悲痛难以舒解,所以才会吐血。他不哭,因为他知道即使哭声破天,眼泪漫山,也无法将至亲唤回哭醒。”百里于安定定地看着蘬宝钗说道,薛宝钗在他炙热的目光下微微低下了头。
      
      那位叔爷的儿子在百里于安进来时就坐不住了,现在更是着急上前拉着自家爷爷就要离开。偏他爷爷是个犟驴脾气,一把甩开他的手,高声辩道:“薛蟠那混帐并没吐血,不见半分哀痛,就是不孝。”
      
      其它盼着掌管薛家家业的长老们都忍不住点了点头,这位更是认为他找到了真理所在。
      
      薛宝钗面色平静地看着一直沉默的兄长,幽幽叹了一口气:“我相信哥哥一定比任何人都伤心难过,如果让他说出自己的伤心难过,岂不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不孝就是不孝。你再为他开脱,也没有用。”那人叫嚣的更厉害了。
      
      “闭嘴!我早就说过,你要是再敢吼我妹妹,我就捶了你!”薛蟠红着眼睛瞪着他,像一只发怒的狮子,“爹爹离去了,我岂能不伤心?我躲在城外的灵隐禅院,跪在佛前哭了整整三天,还为父亲点上了长明灯,盼望着一回家就能看到父亲还好好地站在我面前,又责备我贪玩,哪怕他能痛打我一顿,我心里也是高兴的。可是一回来,就只有你们这些恶人!”
      
      “我苦命的儿!”薛夫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冲过去抱住薛蟠泣不成声。
      
      百里于安看那位不甘心的族中长老还想再说什么,抢先开口道:“你是不是还要说他是空口白话,这个很简单,派人去灵隐禅院去问问便知。”
      
      “如果你们冤枉了哥哥,你们会把你们的家产交由我家来掌管吗?各位长老,你们可敢赌上一赌。”薛宝钗恨极了这些所谓的长辈,前世便是他们把薛家的家产占去大半,后来更是欺负兄长不通庶务,暗地里和毒妇夏金桂里应外合把这家业掏空。
      
      她知道这些人都是精通世故的人精,断然不会和她这样一个孩子做什么惊天豪赌。
      
      一直看戏的长老们纷纷起身想要告辞,谁知那个愿作出头鸟的长老又说话了:“就算他孝顺,但他平日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有什么能力承担这偌大的家业?”
      
      薛宝钗此时更是动了真怒,自家兄长虽然平时性子傲慢,但在父亲病逝之前,有父亲拘着,从没有做过什么欺男霸女之事,顶多就是看哪位生得好,上前多挑逗一番,多说几句话而已。
      
      偏偏这些人给他安这样的罪名,以兄长的脾气,怕是会故意赌气真做出这样的事来。
      
      前世,自家兄长不就是因为抢了香菱,惹了人命官司吗?
      
      她此时不论此人是不是长辈,不管什么纲常伦理,直接出言讽刺道:“你老怕是读书不多吧,刚刚我举了阮籍的例子,你难道不知他也是看到长相出众之人,无论男女,便想接近结交吗?这都多少岁月更迭了,也不见有哪个说他欺男霸女?”
      
      那人面红而赤,这下才想灰溜溜地退出去,岂料被百里于安挡住了去路。他冷淡地说道:“你孙子为何要命人偷盗我的印信,还要把它当出去,等下会有衙役前去府上问个清楚。”
      
      爷孙俩立刻全身直打颤,互相搀扶着离开了。
      
      这时一直都没有开口的薛家族长站了出来说道:“本不该在此时提及日后打理家产之事,只是蟠儿和宝钗都还年幼,你一个妇道人家如何撑得起这偌大家业,不若交给族里可信之人打理。”
      
      薛宝钗面上一冷,这群人还不肯死心,她差点忘了,族长和刚刚那个长老可是亲兄弟。她冷笑着接话道:“不劳族长爷爷费心,我相信哥哥一定会打理好家业。不出半年,你且瞧着,家业定会比从前更蒸蒸日上。”
      
      “勿须多说,一年为期。”百里于安直接拍板定下,不容薛氏族长反驳。
      
      薛夫人面带愁色送走一众恶人,站在薛府大门前拉住百里于安不肯撒手,泪不停地往下落:“你真是我们薛家的贵人啊,如果不是你,也不知我们这孤儿寡母被欺成什么模样了。文龙,还不快谢谢这位小贵人?”
      
      薛蟠扑通跪了下来:“无以为报,磕头致谢。”
      
      “使不得,使不得,你我同岁,这男子膝盖上跪苍天,下跪父母,哪有跪同辈的?折煞我也,折煞我也。”百里于安急忙从马车跳下来,将薛蟠从雪地里扶起。
      
      薛蟠傻傻地挠了挠头:“是你不让谢的,不赖我啊。小子生得好看,日后有机缘,我们好好相谈。你唤宝钗作妹妹,不如你认我做哥哥吧。”
      
      “哈哈哈,小子生辰刚好比你大了一个月,你可唤我一声兄长!”百里于安大笑起来,惹得他自己又重重地咳了几声。
      
      他心道,这薛蟠果然如他妹妹所说,是个性情中人,没有什么礼法拘束。说他傻吧,偏又有些小聪明,这小聪明并不让人反感,反让人觉得有趣。
      
      薛宝钗站在自家兄长身后,只是静静地思索刚刚之事与前世不同之处,并没有注意到百里于安频频投来的目光。她心里其实也正在想百里于安,前世为何没有什么印象呢,对了,前世她并没有在父亲逝去时去往正院,所以没遇到他。
      
      几人站在华丽的马车前依依惜别,一顶软轿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从轿里跑出来一个圆圆的,裹得如棉花球状的孩童。细看下,竟是城东薛府的薛虬,薛夫人这才放开百里于安,伸手将薛虬揽在怀里:“这大冷的天,你怎么跑出来了?小叔和弟妹怎么就放心你一个人来?”
      
      薛虬窝在薛夫人怀里,眼睛明亮动人,说起话来更是有条不紊:“大娘,爹爹病重了,娘亲昏过去了,宝琴还小。我自己在家心里很害怕,想来找大娘,又怕大娘因为我爹爹今天没有来生气不理会我。”
      
      “怎么就病重了?请大夫了没有?哎哟,你这傻孩子。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派人通知一声?”薛夫人闻言吓了一跳,将他搂得更紧了。
      
      薛虬鼻子一抽一抽的继续说道:“大娘,你不知道,府里那些奴才都不听我的。大娘,你说大伯才走,爹爹怎么也病了?是不是以后我们家就要让族长爷爷当家了?那些奴才都这么议论。”
      
      薛宝钗听了,心里一凛,经薛虬这么一提醒,让她想起前世之事。
      
      薛虬和宝琴也是幼年丧父,只不过伯父好像不是和父亲一起出事的?叔叔当时也没有病重,还为他们据理力争,如果不是叔叔,怕是家业会败落的更快吧。这仅仅是巧合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