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生之商女宝钗

作者:花满月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回血浓于水宝钗教兄素昧平生百里护妹

      
      薛宝钗听了他的话,有点恨铁不成钢,天真烂漫到如此程度,也只有她的傻哥哥了。
      
      听他的语气她就知这银雀绝不是他为了他自己讨的,八成是平日里一处玩的哪位朋友挑唆他的。
      
      想起前世她受他诸多连累,一时间竟怔在那儿,没有答话。
      
      “妹妹这是怎么了,可是不愿意,赶明儿哥哥再给你买上几个丫环,这个丫头就让哥哥领走,左右不让你吃亏就是了。”薛蟠凑近她,嬉笑着保证道。
      
      薛宝钗抬头看着他布满红丝的眼睛还有红肿的眼皮,听他声音也有些嘶哑,她轻声叹了一口气:“哥哥这是作甚,一个丫环我还能死捂在屋里,哥哥可是因为爹爹的事,哭成这副憔悴模样?”
      
      薛蟠眼神闪烁,尴尬地打哈哈道:“哪有,妹妹肯定是看错了,哥哥我这是在外面耍得累了,和爹爹的事没有关系。”
      
      薛宝钗不理会跪在地上面露喜色的银雀,拿起帕子拭了拭眼角:“哥哥,休要再说这些混话。不然,族里那些人又要抵毁你,如果让爹爹知道,不知道该有多伤心,怕是在天上也要替哥哥叫屈呢?”
      
      薛蟠被她转移了注意力,呆呆地站着,默然无语,再见年幼的妹妹为他打抱不平,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这个冰雪聪明的妹妹总和他不太亲近,有时还会替父亲母亲说教几句,他以前心里颇不以为然,如今照她如此说来,竟是为他叫屈。
      
      薛宝钗并没有想那么多,她知道自己的哥哥最重义气,想当初,柳湘莲的事他都能难过那么久。现如今,自己为他打抱不平,又有已经仙去的父亲在例,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大爷……”银雀见事情越拖越久,忍不住泪眼汪汪地哀唤。
      
      薛蟠这几日伤心疲惫,心里本来就烦躁不安,不敢去深想以后行事。
      
      好不容易薛宝钗几句话,让他安静思索找到一点头绪,便被银雀打扰。
      
      他虎目一瞪:“嚷什么嚷,没看到大爷我在想事情吗?”
      
      这时,薛宝钗才开口将银雀的事讲与自家兄长听,薛蟠听完一掌拍在桌子上,恨声道:“太不把爷放在眼里,爷认他是兄弟,他竟然把爷当猴耍。偷了我妹妹东西的丫环,他上敢着让我来要,到底安得是什么心?”
      
      薛宝钗听他这么说,心便放下了一半,偌是刚开始就直接拒绝,以他暴躁的脾气肯定以为自己是故意不肯给,心里瞧不起他,故意让他在朋友面前丢面子。
      
      前世,她始终不明白,薛蟠虽然对她也算疼爱,但总隔着一层。
      
      她死后思虑良多,才发现是自己错了,父亲在世时,总拿她和兄长比,甚至说兄长不及她如何如何,兄长虽然豁达,天长日久,难免对她心存一分芥蒂。
      
      刚刚她并没有直接拦着他带走银雀,正是这个道理。
      
      薛宝钗深信在自家兄长心里,对她也是颇疼惜的,必不会为了一个外来人就舍了她的委屈。
      
      “哥哥,我正在审问这丫头到底是哪个指使她,可是妹妹我人言微轻,无能无用,只问出那印信是贵人之物,旁的竟什么都问不出。”
      
      薛宝钗趁热打铁扯着薛蟠的袖子诉苦,那可怜的模样看得薛蟠一阵心软,以前妹妹从未这般依赖他,难道是爹爹去了的缘故?
      
      薛蟠上前抬脚就要去踹银雀,薛宝钗急忙抱住他:“哥哥,你力气大,打死了她不要紧,到时你可要为这奴婢落得个杀人的名声。爹爹去了,没人护着宝钗和哥哥,宝钗不愿哥哥受这冤屈。”
      
      薛蟠抬起的脚又放下,竟平静了下来,沉声对薛宝钗说道:“妹妹,你且放心,爹爹去了,自有哥哥护着你,断然不能让你被这贱婢欺了去。”
      
      薛宝钗被薛蟠的话打动,心里甚感宽慰,她就知道,血浓于水,自家兄长从始至终都是疼惜她的。
      
      岂料,薛蟠一手提起跪在地上的银雀,硬拽了出去,薛宝钗拦都拦不住,她深知如果再劝再拦,免不得薛蟠再生嫌隙。
      
      她望着薛蟠远去的背影,隔着外衣按住胸前的金锁在心里念叨道:“神物啊神物,快点告诉凡女,吾家兄长是个什么心思?”
      
      这样念叨了几遍,直到薛蟠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她脑海里才传来薛蟠的声音,耐住性子听完,她自已披了件莲青色棉缎斗篷,换上内加兔绒的鹿皮小靴,整理停当才迈着稳稳地步伐往薛夫人所居的正堂赶。
      
      不是她不心急,而是族里的那些老人,惯会挑东嫌西,薛蟠此番前去肯定要吃一顿排喧,要是她衣冠不整,怕是又被那些人找到由头干涉府里的事务。
      
      她不怕吃排头,就怕自家兄长受不了别人激,有理也变得无理了。
      
      刚入正院院门,就听到正堂里面喧喧嚷嚷,一点都不像刚刚经历了场丧事,倒像是市集一般热闹非凡。
      
      “薛蟠不孝,父丧不守灵,跑去外面吃喝玩乐,成何体统?如今,还要攀咬族内堂兄,这等孽障,没有资格继承家业,逐出族里也不为过。”
      
      听着这和前世一模一样的话,薛宝钗再也忍不住,不等人来打帘,抬手拉开皮帘就走了进去。
      
      她扑进自家娘亲怀里呜咽道:“母亲,银雀偷了贵人送我的印信,哥哥拿她来问,族中长老为何那般骂哥哥?”
      
      薛夫人脸色很难看,不知怎么向女儿解释眼前的情景,她也没想到丧礼刚过,连五七都没到,族里这些人便按捺不住朝他们孤儿寡母发难了。
      
      “何为孝?刚刚那位叔爷家的堂兄,前阵子还当了家里祖传的玉器,是不是等那位叔爷仙去了,堂兄为他守灵几日,就算是大孝了?宝钗年幼无知,叔爷你说宝钗说得可对?”薛宝钗一脸等着夸赞的表情,让所谓的叔爷气得涨红了脸。
      
      “兀那老贼,你敢瞪我妹妹,信不信爷捶了你,好让你儿子替你尽大孝。”薛蟠那性子哪管什么辈份礼教,护短那倒是真的。
      
      这时,一个丫环走了进来向薛家母女低语了几句,薛宝钗面露喜色:“还不快将人请进来?”
      
      帘子掀起,一位俊美的公子翩翩而来,人如行在云端,风华如清风霁月,瞬间吸引了住了众人的目光。
      
      他先朝薛夫人颔首示意,然后言道:“夫人,小侄前来,是有一事不明。我前几日送了宝妹妹一物,今日竟在当铺见到,那物甚是贵重,无人敢收,便通知了我这个前主人。现特来向夫人讨个明白。”
      
      薛蟠上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就是那个贵人?我薛家再没落,也不会去当铺当别人所赠之物。你那东西已经让小人偷了去,说来也是我妹妹少不更事,竟让贱婢欺瞒。出了孝期,我薛蟠向你摆酒赔罪。”
      
      此人正是那百里于安,只见他从袖中掏出一把檀香扇,打开凑近薛蟠用只能他们两个听到的声音说:“薛兄言重了,宝钗是我前几日认的妹妹,我自不会计较什么遗失之过。你且看着,我怎么修理这些欺了咱妹妹的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