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十二章你来我往

      雁归楼,尤舜卿一身锦衣,仲坤一身黑袍,两人坐在一起,气质相当不搭。尤舜卿一脸讨好地给仲坤倒酒:“坤哥,这可是十八年的女儿红,小弟特意带来给您尝尝。”
      
      仲坤瞥他一眼:“我喜欢烈酒。”
      
      “喝多了烈酒,也要换换口味嘛。”尤舜卿道,“这女儿红,光听名字就那么旖旎,坤哥您不觉得喝着就很舒服么?”
      
      仲坤哼道:“你就这副德性,恨不得整天混在花丛中,以为我不知道呢?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不起我妹子,我可饶不了你!”
      
      尤舜卿讪讪道:“哪能呢?坤哥,我也就是被朋友邀请才出去玩玩,可从来没动真格的。您不信问问您妹子,我和她是不是恩爱?”
      
      仲坤道:“这就好。”顿一顿道,“今天干嘛请我出来喝酒?”
      
      尤舜卿道:“给您解闷呗,喝点酒,就可以忘了烦心事。”
      
      “我有什么烦心事?”
      
      “还不是那个商扶风!”尤舜卿提起扶风,就好似跟他有刻骨仇恨,“他现在圣眷正隆,陛下那么赏识他,封他左龙武将军不说,还派他给云裳公主送嫁。这下可是堂而皇之的钦差大臣哦,回来肯定还会升官。可您呢?陛下怎么可以这么对您?”
      
      仲坤冷笑:“圣眷正隆?我看他死期快到了!”
      
      尤舜卿一惊:“坤哥什么意思?”
      
      仲坤眼里闪过阴冷的光芒:“你不知道他跟云裳公主卿卿我我,早就彼此有意了么?”
      
      尤舜卿想起街上初遇那次,恨得牙痒痒:“对,他俩好像是一见钟情吧?可那又怎么样呢?云裳公主不是嫁给古斯太子了么?这事也真奇了怪了,明明商扶风喜欢云裳,为什么不求丞相保媒呢?”
      
      仲坤嗤笑道:“太后娘娘不喜欢商扶风,丞相保媒也没用。那商扶风一心往上爬,攀不起公主这根高枝,就转而认丞相为义父了。”
      
      尤舜卿骂道:“真够无耻的!对了,你说他死期将至是什么意思?”
      
      仲坤道:“虽然公主许给了古斯,可商扶风并不死心。你看好吧,这回送亲路上,他们必定会牵扯不清,到时,就有他的好看了!”
      
      “这,这不大可能吧?”尤舜卿睁大眼睛,“商扶风敢这样胆大妄为?”
      
      仲坤慢慢笑起来:“就算他不敢,也有人会为他‘制造’机会。到时,他丢了性命不算,还会让商子牧丢尽颜面,这,岂不是一箭双雕?”
      
      尤舜卿又是吃惊又是崇敬地看着仲坤:“坤哥,您是怎么办到的?”
      
      仲坤斜他一眼:“笨蛋!”
      
      尤舜卿吃吃地道:“难道……难道小王爷也……”
      
      仲坤突然站起来,喝了声:“谁在外面?”人飞扑过去,拉开房门。门外空空如也。
      
      尤舜卿拍拍胸口:“被您吓一跳,还以为有人偷听呢。”
      
      仲坤肃容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两人喝得尽兴,一坛女儿红喝掉,还不够,又吩咐店家拿了坛竹叶青来。店家眉开眼笑地上来,亲自给他们倒酒,还说了很多奉承话。
      
      喝完酒,两人分道扬镳,各自回家。尤舜卿兴致高昂,哪里会回去,直接就奔青楼去了。结果当晚被他夫人追到青楼,当场逮住,回家后又被父亲一顿家法,几乎打掉半条命。
      
      第二天仲坤没有上早朝,手下替他告假,说仲坤病了。微泫立刻派出太医为他诊治,表现出对臣子的莫大关心。才三天时间,仲坤就迅速衰弱下去,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人参、灵芝、燕窝,样样都服了,可仍然不管用。御医民医都诊断了,说他气血凝滞、脏腑阳气不足,外表精壮,内里亏空。不得用大补之物,而需慢慢调理。
      
      看来他的病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微泫于是将他的兵权暂交左龙武军,由扶风的两位副将代理。
      
      虞王父子听到这个消息,暗自急火攻心,可面上却不敢做得太过。通过尤舜卿去给仲坤探病,送去不少滋补药材。
      
      清晏宫中,商子牧与微泫相顾大笑,商子牧连道:“陛下高明!”微泫道:“朕养了十八名影卫,他们可不是吃素的。”
      
      商子牧心道,不知你在我府里安-插的眼线是不是也是你的影卫之一?微泫笑吟吟地瞧着他:“子牧还在记恨朕么?朕不妨对你明言,当初为朕传递消息的人乃是李泰,但朕说过,朕只对扶风感兴趣,并不曾监视丞相。丞相,您宰相肚里好撑船,就把此事揭过了如何?”
      
      商子牧从未见过微泫如此嘻皮笑脸的模样,简直叹为观止,谦和地一躬:“臣不敢。臣只感谢陛下对臣的信任。”
      
      微泫正色道:“扶风是好样的,多亏有他识破阴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商子牧扬眉道:“陛下英明神武,我沐月江山固若金汤,便是有十个百越加上虞王,也无法撼动分毫!扶风只是尽了臣子本份而已,陛下不必夸他。”
      
      微泫斜他一眼,忽又板起脸来:“只是他胆大包天,竟敢绑架朕的长公主,这罪名可不小,丞相,你怎么说?”
      
      商子牧云淡风清地微笑:“是陛下的长公主忠心爱国,勇于赴险,扶风为保她周全,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怪只怪陛下将长公主教导得太好,岂能将罪过加于扶风身上?”
      
      微泫绷不住笑出来,子牧,你忒也狡猾了!
      
      “陛下打算如何处置虞王父子?”商子牧问。
      
      “现在无凭无据,待扶风将古斯的身份揭破,捉他回来,朕再处置这两人不迟!”
      
      商子牧点头。
      
      云英与商略雨几番带着小狐狸进宫探望云裳,云裳神思恍惚,眸子中的担忧始终如薄雾不肯散去。云英百般安慰,商略雨更是极力夸赞哥哥神勇无敌。云裳央求姐姐将小狐狸留下陪伴她,因为见到小狐狸,她便如见到扶风一般。
      
      云英答应,又叮咛她不可泄露归来之事。提起这个,云裳就满腔哀怨:“为何他不肯与我共患难?在他心中,我是那么没用的人么?”
      
      云英苦笑,这小妮子真是太过要强了。安慰道:“他为保护你,不惜冒以下犯上的罪名,你难道还看不出,他对你有多爱护?”想了想,面露笑容,“依我看,既然古斯是假,你也不必背负什么两国和平的责任,待风儿归来,你们还可再谈婚论嫁。”
      
      云裳摇摇头:“若是可以,他早就说了,大姐,您何必安慰我?我如今心已凉了,就听天由命吧。”
      
      百越皇宫。百越王古穆躺在龙床上,眼窝深陷、颧骨高耸,目光已经有些浑浊了。
      
      “君上,太子来了。”内侍进来禀报。
      
      “让他进来。”古穆声音喑哑。不过听到太子两字,他的眼里稍稍有了点光彩。
      
      “儿臣参见父王。”古斯上前拜见。古穆示意内侍扶他起来,古斯抢先一步去扶他,“父王小心。”
      
      “斯儿,你的新娘快到了吧?”古穆露出一丝苍白的笑容。
      
      “是啊,待云裳到来,父王的病就可以好了。只是……”古斯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古斯愤然道:“夏侯国师送信回来,说沐月皇帝派来护送公主的那名官员,常常在晚上到公主房中,与她私会。”
      
      古穆勃然大怒:“竟有此事?”
      
      “是啊!此人太可恨了,他这样做,分明要败坏我的名声!儿臣绝不能容他!”古斯咬牙切齿地吼。
      
      古斯沉着脸,想了想道:“你稍安勿躁,也许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等他们到来,如果查出确属事实,为父定将那人绑到蜃阙,治他个淫-乱宫闱之罪!”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