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十三章初次交锋

      古斯暂代国王,高坐在金殿上,在龙椅边另设一椅。
      
      听殿外传来内侍高亢的声音:“沐月长公主云裳与左龙武将军商扶风觐见。”他的唇边掠过一丝倨傲的笑容。
      
      群臣面面相觑,按说云裳公主嫁到百越,并非使臣,也非和亲,不必上殿,而是应该由宫内銮驾出迎,直接送入后宫。可是,太子这样安排,莫非还有压沐月一头的意思?
      
      扶风身着粉蓝团绣烟霞紫芍药宫装,头上戴金镶玉凤凰展翅步摇,额前佩银链缀蝴蝶抹额,云鬓花颜,高贵典雅中又不失清灵纯净。他一步步走上殿来,眸光一转,便令这金碧辉煌的大殿失尽颜色。
      
      大臣们只看了她一眼,便纷纷低下头去,仿佛不敢亵渎这美丽而圣洁的女子。
      
      炎焱还是一身黑衣,身姿挺拔傲岸,衣袂无风自动,走在金銮殿里,宛如御风而行一般。古斯看他一眼,心里不禁一阵发堵。明明自己高高在上,可怎么感觉这厮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头?眼里闪过阴冷而锐利的光芒,牙关死死咬紧。
      
      扶风微微一笑,称一声“太子殿下”,平静如水。炎焱欠了欠身,算作行礼,连称呼都免了。
      
      古斯面上的肌肉僵了一僵,马上露出笑容:“公主,本宫请你上殿来见见群臣,只因你马上就会成为太子妃,将来便是百越的国母……”
      
      “太子殿下。”扶风柔声打断他,那声音极美,却令一殿群臣听得清清楚楚,“君上尚在位,太子殿下还须慎言。”
      
      古斯心头一凛,他立刻留心大臣们的反应,发现有人已经面露不屑之色。太子平时很得民心,这个国储之位也坐得很稳固,可毕竟谁也料不到将来是否会有变化。现在说什么国母之类的,是相当犯忌的。
      
      古斯连忙笑着掩饰:“是我失言了,实在是见到蓉儿,欣喜过度。”他这句用了“我”和“蓉儿”这样的称呼,显得十分亲密,想把气氛调和得随意些,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将他这句话当作“情人”之间的戏语。
      
      扶风浅笑盈盈:“太子殿下对我的情意,我深为感动。听闻太子殿下曾经失忆,想必已经不记得五年前的情形了吧?”
      
      古斯愣了愣。众臣也是一愣。毕竟这是在殿堂之上,他们谈这种私-密的话题,十分不妥。
      
      古斯喟然:“是啊。”眼里闪过一丝警惕之色。
      
      “那为何太子殿下会心系云裳,特意前来求亲?”
      
      “这……”古斯又是一愣,“其实……我后来慢慢地恢复了一些记忆,公主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想必情根……已在五年前便已深种。”
      
      扶风摇摇头:“太子殿下,我们五年前并未见面。”
      
      群臣一阵窃窃私语。
      
      古斯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呆了几秒,苦笑扶额道:“我失忆之后,脑子便有些混乱。想来,你我缘分天定,所以见到公主,便觉得早已熟识。”
      
      扶风柔柔一笑:“原来你我的想法是一样的。”一句话说得深情款款,群臣听得心旌摇荡,竟感觉那话是对自己说的一样。
      
      古斯这才展颜:“你远道而来,旅途劳累,赶紧进宫休息去吧。我已命人准备好关雎宫。至于商大人,就与侍卫们一起,住在金梧楼吧。”他吩咐身旁宫女,“带公主与商大人去休息。”
      
      一行人进宫,入画与添香、苏平自是随扶风去关雎宫,而炎焱与众侍卫、影卫去金梧楼。两人分开之时,炎焱低声说了句“王后”,扶风会意。
      
      进关雎宫歇下,宫女奉上香茗,扶风喝了几口,对那服侍的宫女道:“请带我去拜见王后娘娘。”
      
      那宫女名叫紫苏,闻言道:“太子吩咐了,等他下朝,自会带公主一起去见王后娘娘。”
      
      扶风心道,龙汗青盯得倒紧。
      
      “也好,我本想他国事繁忙,何必一定要陪着我。”他微笑。
      
      紫苏赞道:“公主真是贤惠。太子得公主为妃,真是他的好福气。”
      
      扶风话锋一转:“不知君上如何了?来迎亲的两位宫蛾告诉本宫,君上龙体有恙,我此来,乃是为他冲喜的。”
      
      紫苏道:“奴婢也不清楚,只是听麟趾宫的姐妹道,君上卧病在床,除了太医、太子殿下与皇后娘娘,其余谁也不见。他的人,总之是不大好了。”
      
      扶风点头,若是古斯肯带他去,他便有办法查出古穆生病的原因。
      
      一个时辰后,古斯来到关睢宫,他容光焕发,喜气溢满眉梢,走上来便想拉扶风的手,扶风避开:“太子殿下……”
      
      “蓉儿,还叫我太子殿下?我们都要成亲了。”古斯的语气极亲昵,看着扶风,眼神中却透出一丝极细微的探索。
      
      “就算成了亲,我也还是该叫你太子殿下啊,这是宫中规矩。”扶风淡淡一笑。
      
      “那是你们沐月的规矩,我才不要,你叫就我夫君好了。”
      
      “即便如此,现在我们还未成亲,太子还须避嫌才好。”
      
      “好,好。”古斯妥协,“你休息好了么?我们去见母后可好?”
      
      “理当如此。只是,应该先去拜见父王吧?”
      
      古斯微微蹙眉:“父王病重,你是新嫁娘,去见他,没的沾染了晦气。”
      
      扶风正色道:“为人子女者,哪有嫌父母晦气之说?父母得病,子女理当侍疾,如今你连见都不让我见一下,岂非不孝?”
      
      古斯被他说得僵住,眸子里掠过一丝狠意,却垂着眼,没让扶风看到。
      
      “好吧,那先见父王,再见母后。”
      
      麟趾宫,古斯与扶风双双走进内室,向古穆行礼。古穆撑起来靠着,气息微弱,脸上却露出笑容:“你就是云裳公主?”
      
      扶风恭敬道:“正是。”打量了一下这个寝室,除了他和古斯,还有两名小太监在边上服侍,别无他人。
      
      他陡然水袖一挥,一缕烟雾飘出,拂过古斯与那两名太监。三人仍然站在那儿,并无异样,可实际上已经失去感官,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就像在梦中一样。只是,古斯脸上仍然保留着刚才的笑容。
      
      “君上,云裳自小学过些医术,能否让云裳为君上看看?”
      
      古穆惊讶道:“公主还有这个本事?”
      
      扶风自信地笑:“绝不亚于百越的御医。若是君上相信云裳,无须冲喜,云裳便可治愈君上。”
      
      古穆见古斯没有反应,只当他同意,便向扶风点了点头。
      
      扶风上前为古穆把脉,然后扶他起来,将他的后背面对自己。他运起功力,在古穆背上几处大穴连续击打,只听噗的一声,古穆一口鲜血喷出来,喷在被面上。鲜血中,赫然有三只蠕动的虫子。
      
      古穆骇得几乎惊叫出来,扶风迅速喝道:“君上,噤声!休要引来外人。”
      
      古穆颤巍巍地转过身来,嘴唇哆嗦着:“这……这……”
      
      “君上并非生病,乃是被人下了蛊。”扶风声音清冷,“君上若要揭开阴谋,就请听我的安排。”
      
      古穆看看古斯,古斯仍然一动不动。扶风道:“为避免消息泄露,连太子都不能知道,所以,我已点他穴道。刚才的事,他什么也没看到。还有你这两名内侍,他们一样。”
      
      古穆不敢置信地看着云裳:“公主,你,你怎么会……”
      
      扶风从被子上捏起那三条虫子,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将它们装进去,对古穆笑道:“君上英明,好好想想,或许可以想到些端倪。只是,你现在仍然得装病,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已经好了。”
      
      古穆目光呆滞,点了点头。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