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六章疑是兄弟

      太古巷,龙涎井边那间民宅,一条黑影正立在窗前。暗淡的烛光将他的身影投射在墙上,拉得很长,透出一股阴森的味道。他全身都被黑色笼罩着,只露出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
      
      蓦然,那双鹰眼中目光一闪,他沉声喝问:“谁?”
      
      胡姬一步步走进来,她的断腕已经包扎好,吊在胸前,白衫上血迹斑斑,姣好的容颜惨白如纸,冷汗沿着鬓角落下来,那双魅惑的眼,此刻已经因疼痛而变得目光涣散。
      
      “胡教主!”黑衣人骇然,“怎么伤成这样?”伸手扶她,“快快坐下。”
      
      胡姬脱力地坐到床上:“扶风……竟然百毒不侵!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我失算了……”
      
      黑衣人也变色了:“那你的人?”
      
      “十二名弟子,全部死了。”低哑的声音中满含怨毒之意,听着叫人心寒。
      
      “可你的修为……”当不至此,后面四个字黑衣人没有说出来。
      
      胡姬惨笑,笑得不甘:“不,我不能望其项背……他才十七八岁的年纪,却已有了两甲子的功力……”
      
      黑衣人目光一凛,掩饰不住震惊之色,好久才道:“你的伤无碍吧?”
      
      胡姬摇摇头:“我在半路闯了家医馆,已经无碍了。”
      
      黑衣人皱眉,胡姬斜他一眼:“你当我如此鲁莽?我看过,没有人跟我。”虽然已经重伤至此,那一眼仍然混合着妩媚与威慑,看得黑衣人僵在那儿,呆了呆才有些讪讪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胡姬把目光投向门外,幽幽道:“若不是为了汗青,我何至于此?”痛楚令她面孔扭曲,那语声又比夜色更为沉重。
      
      黑衣人看她一眼,似有些怜悯:“胡教主,今晚不宜再出城,你就在此屈居一夜吧,在下回去复命了。”
      
      胡姬点点头。
      
      黑衣人出去,带上房门。胡姬躺在床上,暗想自己为什么不晕过去。她呆呆地看着屋顶,好久,有一滴泪慢慢从眼角滑落下来。
      
      第二□□房内,群臣纷纷议论,说昨晚有江湖人夜袭相府,惊动了龙武卫。待龙武卫出动时,战斗却已结束。还有人道,听闻相府一名年轻侍卫昨夜大展身手,独自斩杀十几人,保得相府周全。于是大家都说,此人必定便是相府新晋的红人商扶风了。
      
      龙武将军仲坤向商子牧道了惊,又自责戍卫有失,并大赞扶风武功卓绝,后生可畏。众人纷纷应和。
      
      此刻当事人却与张恒一起候在殿外,神色如常。年轻的面容映着初升的太阳,英姿飒爽。
      
      今日商子牧命他与张恒跟随,留了李泰与赵平在府中保卫,唯恐有什么闪失。
      
      下朝后微泫就召了商子牧和扶风、程铁生进宫,他已得了消息,知道昨晚“千月教”攻击相府的事。商子牧暗道,皇帝耳目如此清明,想必是真的安插了耳报神在自己府中。将四大侍卫一个个排过去,王安不在府中,剩下的三人谁有可能?
      
      程铁生向皇帝禀告,已派了韩铮去九江府查找龙彪之子的消息,剩下三名捕快,他安排他们打探“千面妖狐”的下落。
      
      微泫稍作沉吟,吩咐程铁生一有进展便急速上报。然后留下商子牧和扶风,自己进了御书房内室。片刻之后,他拿了一叠卷宗出来,亲手交给扶风。那卷宗密密麻麻地记录着皇城地形地势,以及各部分的守卫。
      
      扶风一怔,陛下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他,俨然是将皇城的安危都交给了他。可现在,他还没有正式上任。
      
      见他面有疑惑,微泫道:“不必追问,这一个月内,卿先将这些资料烂熟于胸。朕自有用意。”
      
      扶风恭谨应命。
      
      商子牧自是心比比干多一窍的人,看到皇帝这样安排,便吩咐扶风不必随时随地跟在他身边,应多拿些时间出来熟悉城防布置。
      
      扶风自来京城,风波迭起,他自然没有机会好好熟悉这个地方。现在得了皇帝的命令,明白个中重要性,便也不敢怠慢。日日腾出两个时辰巡查蜃阙,熟悉每个地方的布局。
      
      因为有事,倒也暂时抛下了儿女私情,只有在夜深人静时,他会常常想起深宫中的女子。从不知相思为何物的少年,也开始面对明月,愁肠百转。这种样子,少不得被小狐狸嘲笑几句:小白龙越来越不像小白龙了,倒像一条软绵绵的虫!扶风只是苦笑,他无话可说,也越发明白母亲当年的心境,只不过,母亲是用一夜倾情换来恒久的寂寞;而自己是用抑制的相思换一份永久的遗憾。
      
      商略雨自那天跟他赌气闹僵后,天天板着张小脸,不爱搭理他。可早起传授商略雨武功,却是扶风必做的功课。两人之间于是造成一种非常诡异的局面:一个耐心细致地教,以前还会对商略雨严格,现在却只有好声好语;一个冷着脸学,若不是有问题要问,他几乎不开口。
      
      小狐狸哀叹连连:“扶风啊扶风,连你家最贴心的宝贝弟弟都不理你了,你可真惨啊!”
      
      商子牧也瞧出了儿子与扶风之间的别扭,试着问儿子,回复他:“孩儿不愿答理这个无情无义的人。”商子牧没想到儿子是这样“爱憎分明”的性子,只能无言苦笑。
      
      接下去四天时间风平浪静,“猎鹰神捕”搜遍京城,甚至京城附近几十里,都找不到“千面妖狐”胡姬的影子,也没有一点“千月教”教徒的蛛丝马迹。而扶风巡查京城,也未见任何异样。
      
      据宫里偶尔传出的消息,百越太子古斯几乎天天带云裳公主周游帝都,或在宫中饮酒品茗、抚琴对弈,还每天去给太后请安,连带皇后娘娘那边也被奉承到了。一句话,古斯在宫中如鱼得水、左右逢源。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古斯是公主佳婿的不二人选。而云裳公主对古斯的态度总像雾里看花,既不特别亲近,也不特别疏离。只是,她好像在任由命运安排,平静如水。
      
      第五天,扶风经过乌雀街,迎面见一女孩头挽双髻、身穿绿裙,神情悲戚。那女孩看见他,又惊又喜,唤一声“商大人”,冲过来就跪在他面前。
      
      扶风讶然:“姑娘是……?”
      
      那女孩抬起脸,两行晶莹的泪水已流下面庞:“商大人,奴婢是玲珑斋顾听雪顾小姐的丫环,叫小芸。”
      
      扶风伸手扶她:“小芸姑娘,有什么事请起来说。”
      
      小芸站起身,呜呜哭道:“商大人,五天前,我家小姐带我一起去城西的慈心庵进香,为商大人祈福……”
      
      扶风脑子里像有根弦被猛地划了一下,这顾姑娘果然对自己用情已深?几番来探望,没有找到她,上次街上偶遇,她又欲言又止。
      
      “回来的时候,轿前突然炸开一团烟雾,奴婢和轿夫都昏了过去。醒来时,小姐已经不见。”
      
      扶风见她哭得凄惨,忙劝住她:“你别难过,好好想想,当时你有没有看清是谁暗算你们?”
      
      小芸茫然道:“奴婢记不真切,只隐约记得,好像有两个白影一闪。”
      
      扶风皱起双眉,最近总看到、听到白色影子,那“千月教”的女子不都是一身白色吗?难道顾姑娘被她们劫走了?原因呢?难道胡姬见顾姑娘长得美,想把她引入教中?她以前的确也经常采用这种手段发展千月教,可被盯上的通常都是练武的女子。
      
      “你有没有去府衙报案?”
      
      “奴婢回去的那天,把事情经过禀报给老爷,谁知老爷说先不要报案。后来,老爷出去了,没有带随从仆役。然后……然后他就一去不回了!”小芸又哭起来。
      
      扶风被她哭乱了手脚,忙道:“先别伤心,后来呢?”
      
      “后来,奴婢自作主张去府衙告状,知府老爷受了案子。可一连好几天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今天奴婢去府衙询问,差官老爷说,这种无头公案,根本查不了。”小芸擦擦眼泪,抽泣道,“府里幸好有管家大叔撑着,还没有乱作一团。可大家都很担心……”
      
      扶风向她微笑:“你们都是忠心的仆人,顾姑娘和顾老爷知道你们这样,会觉得欣慰的。小芸姑娘,你先回府,我回去把这件事禀报相爷,请他作主。”
      
      小芸千恩万谢,抽抽噎噎地走了。
      
      扶风知道张恒盯过另外三家珠宝店,一无所获。面对那些普通百姓,无凭无据,又不能将他们逮捕归案,也不能严刑逼供,着实是个难题。
      
      他想,顾听雪的父亲听到女儿失踪,第一反应是不报案,那么,他有可能在心里怀疑是某人做的,然后他出去找那个人,结果从此“失踪”了。
      
      这样的话,就更表明玲珑斋老板和另外三家一起,参与了当初诬陷他的案子。现在别无头绪,只能再去探探那三家。至于顾听雪的下落,他只有通过江湖朋友去查“千月教”的行踪了。
      
      于是他决定往六福记去。
      
      相府,被派往南浔去的王安回来了,在书房向商子牧禀报:“相爷,属下奉命去南浔,打听与老爷当年有过交集的女子,问到其中有名姓炎的女子,祖籍杭州,家里开织锦绣坊。后来举家迁到南浔,依旧做原来的营生,大家都叫她‘炎绣娘’。”
      
      “你是说‘云想衣’绣坊?”商子牧被他提醒,记了起来。
      
      “正是。”
      
      “我知道有这家绣坊,却不知有这位绣娘。”
      
      “是,这女子腼腆,深居简出,听说,十八岁时,这女子病了一场,一直卧床不起,连外人都不见,然后就香消玉殒了。算起来,那还是十七八年前的事。后来,她父母关了那间绣坊,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你可查出,他与老太爷有何交集?”
      
      “听说炎绣娘曾绣过一幅老太爷的肖像,藏在闺房里,她娘亲无意中跟人提到,炎绣娘是为了报答老太爷赠书之情。至于老太爷赠了什么书给炎绣娘,属下没有问到。”
      
      “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商子牧喃喃,心里暗道,母亲姓炎,父亲姓商,用织锦做成的襁褓,十七八年前发生的事,还有那酷似自己的脸……
      
      炎绣娘生病一场,卧床不起,不见外人,难道是因为有孕在身,一个黄花闺女不便见人?然后她香消玉殒了,她家搬走了,时间上又恰好吻合。
      
      父亲,孩儿不孝,不得不怀疑您。扶风,你是否真是我弟弟,又早就知道身世,一直瞒着我?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