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五章杀戮

      扶风奔进来拿了几颗棋子:“相爷,借来一用。”语未毕,人已冲了出去。
      
      商子牧缓缓起身,踱到门外,张恒、李泰赶紧上来保护,他轻轻抬手,示意他们不必惊慌。廊下的灯笼光映出他俊美无俦的脸,他神情笃定,深深思索着什么。
      
      商略雨抱起小狐狸就往他母亲院里冲,在他心目中,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照顾弱小。小狐狸暗自窃笑,小公子,你才刚刚开始练武好不好?不添乱已经够好的了,充什么英雄。我可不想留在这儿,陪你们这对弱女子和小屁孩。我要到前面去看扶风发威喽!
      
      身子滑溜溜地蹭下来,回头叫两声,表示打招呼,身子箭一般蹿出去。商略雨想叫它没叫住,想冲出去又怕丢下他母亲。叹口气:“这小混蛋!就会凑热闹!”被云英公主温柔地揽住:“小混蛋机灵着呢,没事的。”
      
      那边扶风已腾空而起,宛如流星一般,从东到西、从北到南,倏忽间身形腾挪,只听一阵琴弦断裂声,慑魂魔音顿时变成静音!
      
      扶风人在半空,衣袂飘飘,朗声道:“胡姑娘,我们都是俗人,听不懂音乐,你这魔音弹给知音才好。不过,既然来了,便请出来吧,我知道你是来索要木雕的。”
      
      黑暗中一声低笑,又是那般充满魅惑,扶风却从中辨别出一丝伤感。他想,自己这声“姑娘”怕是戳中了胡姬的心事。这个女人,抛开她声名狼藉的“千月教”教主身份,恐怕也有自己不为人知的暗伤。
      
      刷刷刷,十几条白影从四面八方飞来,身形如同鬼魅。扶风笑道:“胡姑娘未免小题大做,为讨回一个木雕,竟然劳动这么多教众,不会是倾巢出动吧?”飞上最高的屋顶,任月光洒在他身上,勾勒出修长挺拔的身影。
      
      那样子,宛如月中掉落的精灵。
      
      迎面一道凌厉的掌风袭来,这率先飞到的人功力非凡,想必是胡姬本人了。只是她们个个轻纱蒙面,倒是瞧不出真面目。
      
      扶风没有拔剑,以掌回击。掌风相碰,轰然作响,如暴风卷过。来人身子摇曳,像风中弱柳,却巧妙地化解了那道掌风。饶是如此,掌风拂起她的面纱,让扶风看到了她的面容,正是胡姬。
      
      与面纱一起拂起的,是她身上的衣衫。这群女子穿得太过单薄,只比透明好一点。风一吹就露出里面各色肚兜。扶风皱眉,开始恨起自己黑夜中能够视物这个本事。
      
      幸好侍卫们不曾上前,否则光是看到这种活色生香的画面,恐怕就会不小心着了道。
      
      小狐狸在下面看得真切,兴奋得又笑又跳:“好看!好玩!扶风,趁机吃点豆腐,味道不错哦!”
      
      扶风耳朵多灵,听到这话,恨不得下去打它几下屁股,心道,这小混蛋越来越油嘴滑舌,看来以后要严格控制它的油水了。
      
      十几名女子一起围过来,踩在瓦上,没有脚步声,只有她们脚踝上的铃铛,当出清脆的声音。叮铃,叮铃。身上的衣带蛇一般游动,又如毒蛇的芯子缠绕过来。扶风微微冷笑,盯着胡姬,沉声道:“胡姑娘不是来讨木雕,是来挑衅的?”
      
      “木雕要讨,你的命,我也要!”胡姬眸中再无妖冶之色,反而似乎带着刻骨的恨意。除此之外,还有叫人难以辨别的幽怨。这种样子,与她之前做出的狐魅之态判若两人。扶风眸色一沉,这个女人,有什么理由这样恨他?
      
      他伸手入怀,拿出那个木雕,沉下声,语气真诚:“你今日所为,都是为了这木雕上的男子?你喜欢他,所以为他为虎作伥,对不对?”
      
      胡姬眸中厉芒一闪。
      
      “身为千月教教主,你一向将男人玩弄于掌股之中,没想到也会为一个男人动心。”扶风澄澈的声音如水流清涧,“就为这一点,我原谅你今日骚扰相府。木雕还你,你去吧。”
      
      伸手一丢,把木雕扔给胡姬。胡姬接过,却如同被撕破伤口,眼神怨毒:“扶风!你该死!”
      
      扶风叹息:“因为我说中你心事,所以你恼羞成怒了,是不是?”
      
      胡姬不语,身上的衣衫却如同被风鼓起,呼啦啦飞舞起来。她张开十指,右手的五根指甲早被扶风砍断,只剩下左边五根。“千月阵,杀!”如同最邪恶的咒语,十几名白衣女闻言动起来,个个伸出手指,十指如刀,指尖泛着蓝荧荧的光。
      
      扶风注意到她们的样子,心头一沉。他发现这些人身形灵动,眼神却十分诡异。眸光动处,瞳中似也有蓝荧荧的微光,闪闪烁烁。从她们眼里,他看不到人类的表情。
      
      难道,这些人是被药物控制的?或者,她们本身就是药人?千月教擅用□□,手法极阴毒。
      
      至此,扶风已经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他想,自己就无视这些几近赤-裸的女人吧。拔出剑来,剑气森然。英俊的面容罩满严霜,漆黑的眸子中,那流动的冰魄,泛起千点寒星。
      
      胡姬已经退出圈子,也不见她作势,只见无数磷火飞射而出,落在屋顶,照亮战场。那十几名女子围过来,铃铛的声音诡异地响,像催命符,叮铃,叮铃……缠绕的丝带、淬毒的指甲、肉砌的围墙、妖艳的脸,在相府上空演绎出一场生死搏杀。
      
      剑光动了,勾魂摄魄一般,划破夜色,划破地狱的黑暗,照出魑魅魍魉的脸。明亮的眼睛没有丝毫回避,坚定,是最有力的武器。出手,血滴洒落,空气中有了腥气,血是毒的,可扶风毫不动容。
      
      “离开这儿,小心中毒!”扶风高呼,喝退楼下守着的侍卫。
      
      胡姬的脸已经变了,扶风不怕毒!这是她始料未及的。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啸声,那些女子加速了攻势,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雪白的手臂像水草一样勾过来,乱舞的绸带想把扶风紧紧捆住,勒到他窒息。她们的招式,分明想跟他同归于尽。
      
      剑光飞舞,破碎的布料像雪一样洒落,柔软的身躯倒下去,纸鸢一样飘落尘埃。剑气声中,可以听到指甲断裂的脆响,还有利器刺入血肉的声音。
      
      商子牧轻轻扶了扶额头,这样惊心动魄的战斗,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小子,简直是杀神。”他喟叹。
      
      “商大人是为了保护相爷。”张恒在旁道。
      
      小狐狸托着腮,跳着脚叫:“扶风,你还不够狠哦。留着她们做什么,速战速决!”语声中,它看到扶风身形掠起,冲开周围的脂粉围墙,一阵剑气破空之声,那些女子便如飞蓬一样四散飞出。
      
      坠地之声,一个,两个,血,像雨点般从空中洒落。
      
      胡姬疯了一样冲过来,掌心扬起,一蓬火焰喷向扶风面门。扶风侧身避过,一剑砍过去,电光石火间,噗的一声,一样东西飞起来,却是胡姬的一只断手。
      
      胡姬顾不得捡那只断手,猛地扯过衣襟绕住断处,飞一般转身掠去。扶风没有追,他伸手捂住胸口,胸口发闷,有一股浊气上下蹿动。
      
      检视一下四周,发现已经没有潜在的危险,他才飘落楼下。
      
      “商大人,她们都死了。”侍卫上来禀报。
      
      扶风一怔。这些人,他明明留了她们一命的,竟然都死了?看过去,竟都将剩下的利爪插-进自己胸口。
      
      如此惨烈……
      
      扶风握紧手指。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他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本来可以避免这场杀戮的。”商子牧走到他身边,语气沉重,“胡姬只是被利用。”
      
      扶风看他一眼,实际上,他心里也隐约猜到了这点。
      
      “江湖中人,极少跟官府打交道。而这群人,她们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夜闯相府。她们只是为告诉我,这件案子是江湖仇杀。她们,想转移我的注意力。”
      
      “是,属下也这么认为。”扶风道。
      
      商子牧拍拍他的肩膀:“今晚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
      
      扶风心神一荡,父亲他,竟然如此懂我。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