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七章宴无好宴

      含笑注视着眼前女子,一双黑眸盛满温柔,躬身行礼的姿势说不出的优雅,又无端给人体贴呵护的感觉。
      
      古斯,这个人就是古斯。五年前他来过京城,可云裳并未见过。那么,这种熟悉的感觉来自何处?
      
      从他身上飘出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那香味与玉像上的一致……他就站在面前,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而自己,似乎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并且想要靠拢……
      
      云裳起身还礼,目注着他,神情有些恍惚,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古斯的手动了动,似是想扶她,却终是没有伸手。
      
      “公主……”古斯低语。
      
      “古斯太子。”云裳犹在梦中,那声音,听着如同片羽,轻轻拂在心上。古斯的眸子更加温柔了。
      
      太后瞧着他们的样子,唇角带笑,那样子,分明是极为满意的。微泫摆了摆手:“太子不必多礼,请坐。”
      
      古斯向他欠身:“陛下,小臣冒昧,可否坐在云裳公主身边?”
      
      微泫点头。古斯带着如愿的笑容坐下,微微侧身,不着痕迹地打量云裳。仿佛有一双手拨乱了云裳的心弦,令她无措。她不由自主地去寻找扶风的目光,可是那人并没有看她。
      
      一个近在咫尺,一个远在天涯。同在一殿,却有如此鲜明的距离。
      
      商子牧将三人的样子看在眼里,他恨不得把身边那个神游天外的小子掐死。此刻微泫吩咐上菜,玉盘珍馐一一呈上案来。扶风自觉地为商子牧斟酒,却对上父亲探究的目光,手指一僵。
      
      那边古斯已殷勤为云裳倒酒,全无半点拘泥。
      
      扶风并非没有注意到,古斯眼里的柔情,看来不似有假。这个人的风姿仪容,却也配得上云裳。一念至此,心头便有些刺痛。可他刻意忽略了。
      
      商略雨凑到太后身边,小声为扶风说话:“皇奶奶,您瞧见我家扶风哥哥了?我说得没错吧?他可是人见人爱的。”
      
      太后瞥他一眼:“小鬼头,你是因为商扶风长得像你爹,所以对他有好感吧?”
      
      商略雨讶然:“皇奶奶不喜欢他么?”
      
      太后看看扶风,这个人,除了偶尔伺候子牧,没有多余的表情动作。人在这儿,却仿佛置身事外。而且,他的目光从不与蓉儿交集,说他对蓉儿有意?太后完全不信。
      
      只是一介武夫罢了,若能效忠皇儿,便不枉皇儿赏识他。但要与皇家攀亲,他还不配。而且,瞧他身上那股冷肃的味道,与今日的氛围格格不入。毕竟是江湖人,离当一名合格的臣子还差得太远。目前这样子,当子牧的侍卫还差不多。
      
      商略雨从太后脸上捕捉到不喜的表情,便没再往下问,只是心里有些忐忑。
      
      酒宴过后,众人应皇帝邀请,前往御花园小坐。太后将云裳与古斯叫到身边,一左一右陪她坐着。古斯言笑晏晏,将太后哄得十分开心。并不时给云裳送上剥好的水果,态度自然,恰到好处,叫人看着,只觉得这男人知情解趣、魅力十足。
      
      云英悄悄捅捅丈夫,低声道:“瞧,扶风被他比下去了。”
      
      商子牧轻轻皱了下眉头,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扶风一眼,扶风低下头去。商略雨在他边上耳语:“扶风哥哥,你怎么回事?当真对小姨……”后面的话被扶风一个眼神挡住。
      
      “商大人。”微澜走过来打招呼,对商子牧道,“不知相爷可否将他暂借给我,让我与他单独聊聊?”
      
      “当然。小王爷请便。”
      
      微澜做出有请的动作,扶风随他出席,沿回廊往前走,到僻静处停下。扶风不语,平静地看着微澜。他的身畔有一盏宫灯,灯光映出他的眸子,冰魄般流动。微澜似有些发怔,半晌道:“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是,那次在街上,臣记忆犹新。”
      
      “初次见面,本王便觉得商大人非池中之物。后闻陛下钦封你为左龙武将军,本王还未向你道贺。”
      
      “多谢小王爷。”扶风谦和有礼,“蒙相爷与陛下错爱,臣愧不敢当。”
      
      “不知商大人何时就职?本王等着与商大人同殿称臣,一睹商大人风采。”
      
      扶风心里猜不透他此举有何意图,明明前脚刚到皇帝面前告状,怀疑自己是偷盗玉像之人,为何后脚又来向他示好?
      
      “臣暂时在相府当侍卫,陛下给了一月之期。”
      
      “哦?这是为何?”微澜颇为惊讶,眸子中极快地闪过一点光芒。
      
      “臣惭愧,陛下此举,自是为了打磨掉臣身上的江湖气。”扶风做出赧然的样子,微微带着生涩。
      
      微澜瞳孔加深,唇角却掠过兴味的笑容:“江湖气?商大人莫非还未改江湖习性?”
      
      “……”
      
      “这可大大不好。”微澜肃容道,“商大人乃是相府中人,可不能肆意妄为,丢了相府的脸。”放低声音,一字一句道,“听本王的劝告,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特别是……你身边带着那只宠物,未免太招摇了一些。”
      
      扶风一怔,随即正视微澜:“臣听相爷说了,小王爷怀疑臣夜入王府……”
      
      微澜立刻摆手制止他:“商大人,本王只是就事论事,但绝不会冤枉无辜。此事陛下定会明察,商大人不必担心。本王想说的,无非是请商大人尽快摆正身份。我们同朝为官,同为沐月江山出力。本王可不想,陛下那么赏识的一个人,一直停留在侍卫的身份,这样岂非太辱没了商大人?”
      
      扶风见他的样子无比真诚,便也微微一笑,欠身道:“多谢小王爷教训,臣谨记在心。只是,臣对当侍卫一事甘之如饴。”
      
      “商大人!”微澜呵斥道,“此话若被相爷听到,商大人恐怕逃不了责罚。相爷一心栽培你,你便是如此回报他的?”
      
      扶风坦然道:“人各有志。”
      
      微澜表情复杂地看他一眼:“罢了。我们回去吧。”
      
      扶风颔首。两人转身回去。夜风吹过,扶风竟觉得身上发凉。这个微澜,叫人捉摸不透。那玉像,只是古斯的主意?微澜知不知道?目的是什么?只为得到云裳么?
      
      好像处在云雾里,叫人辨不清方向。
      
      回来时看到云裳向古斯微笑,扶风只觉得心头发紧。古斯却已起身迎上来,目光落在扶风身上,问微澜道:“小王爷,这位便是商扶风商大人吧?”
      
      微澜道:“正是。”
      
      古斯拱手:“商大人,我初来帝都便听到了你的大名,甚是景仰。刚才席间不便说话,幸好现在还可私下交流。”笑对微澜道,“不过还是被小王爷抢先了。”
      
      微澜爽朗地笑了笑:“早知如此,刚才我们三人一起聊了。不过此刻……”拍拍古斯的肩膀,“太子还是陪太后与蓉儿吧。”
      
      古斯歉然看扶风:“既如此,改日我再去相府拜会商大人,商大人请便吧。”
      
      微澜回座,微重问道:“去找商扶风聊天了?”
      
      “正是。”
      
      一旁微泫侧过头来:“御弟不是怀疑商扶风么?”
      
      微澜道:“臣正是有疑虑,才想要了解他。”
      
      “哦?觉得他如何?”
      
      “回陛下,臣觉得商大人性子淡泊,一心想当丞相的侍卫,并不想效忠朝廷。”
      
      微泫面色一冷。
      
      微重道:“陛下,臣记得商扶风还有官司在身,陛下赦免他,是出于对他的信任。可他这样,未免有负陛下隆恩。这少年,到底存了什么心思?真叫人纳闷。”
      
      “啪”的一声,微泫将手里的杯子重重拍在案上,吩咐太监:“请丞相过来。”
      
      商子牧走过来,见皇帝面沉似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陛下?”
      
      “回去掌商扶风的嘴,问问他说了什么该死的话!”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