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八章狠心责罚

      商子牧怔了怔,迅速反应过来。扶风刚刚被微澜拉去聊天,转眼皇帝就大发雷霆,必定是他在微澜面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被微澜告到皇帝那儿了。
      
      扶风啊扶风,吃了这么多亏,你仍然不知小心谨慎!这朝廷处处风波,人心个个险恶,你以为还是你在江湖中快意恩仇的时候么!
      
      心里暗暗转念,面上露出恼怒的样子:“这混账东西,尽干些蠢事!回去臣当好好教训他!只是今日有贵客在,还请陛下息怒。”
      
      微泫冷哼:“若非碍着贵客的面,朕现在就掌他的嘴!”
      
      微澜忙道:“陛下,扶风虽然不懂规矩,性子倒也率真。念他乃堂堂左龙武将军,还请陛下法外开恩,这责罚就免了吧。”
      
      微泫却显然未减怒气:“朕容他一次两次,可不能再三再四。”
      
      微澜叹口气,向商子牧歉然道:“相爷,都怪小王说了实话。”
      
      “不,这蠢材的确欠教训,本相还要谢谢小王爷。”商子牧向微泫略施一礼,“陛下,臣告退。”回到自己座位上,依旧怒气冲冲。扶风抬头询问地看他一眼,商子牧一拂衣袖,几乎刮到他脸上。
      
      “相爷?”扶风忐忑地看他,却被商子牧一眼瞪回去,心中开始打鼓。
      
      云裳敏感地捕捉到这边的波动,抬眼望过来,云英向她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担心。云裳收敛心神,却听太后对古斯道:“太子来朝,住在虞王府总不像样,不如住进宫中,免得令尊怪我们失了礼数。”
      
      宫中有专为外国贵宾设的紫微宫,五年前古斯随古穆来时,就住在那儿。
      
      古斯闻言喜道:“多谢太后娘娘美意,小臣恭敬不如从命。”
      
      太后笑吟吟地看云裳,那样子仿佛为云裳觅得了如意郎君。
      
      以扶风的耳力,自然听到了太后与古斯的对话。他以为自己不会在意,可偏偏那边的风吹草动都落在他耳里。
      
      再想到父亲的态度,心里便乱成了一团糟。好像从自己来到京城,千头万绪,根本就没理清过。穆祖良还在牢中,吉卿还在刑部当师爷,洞庭十八寨的案子就那么搁着,不见进展。是自己不知道进展,还是其中另有玄妙?
      
      皇帝是何打算?他实在猜不透。
      
      如今又冒出个古斯,这古斯无端送云裳一尊玉像,而云裳又无端中了邪。说出去谁会相信?何况自己仅是猜测,并无实据。
      
      应该亲自去查案么?万一父亲又生气……以为在他身边可以放开手脚,谁知反而束缚了手脚。好像陷于泥泞中,越陷越深了。怎比江湖中自由自在,全凭手中一把剑作主?
      
      可是为了父亲,自己又必须留下来。哪怕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了。便是受些委屈、困扰,甚至刑囚,又算得了什么呢?
      
      想着,渐渐平息心中纷乱的思绪,抬眸看商子牧,眼神又一片清澈。
      
      离去时太后拉住云裳,竟未让她看扶风一眼。扶风暗暗苦笑,蓉儿,若你能得良人,我便心安了。只是,要证明古斯值得。
      
      古斯却临去回头,对扶风友好地一笑:“商大人,明日可否允我去拜访?”
      
      扶风道:“在下寄居相府,一切凭相爷作主。”
      
      古斯又看商子牧,商子牧道:“相府随时欢迎太子光临。”
      
      回到府中,商子牧对云英道:“夫人先回房歇息吧,我还有事与扶风商量。”
      
      云英轻拉他的手:“夫君,问清楚再说。”
      
      商子牧点头,又把商略雨支走。商略雨心知不妙,想要留下,却见父亲一脸威严,不容置疑。难得看到父亲这样严厉的脸,他倒害怕起来,只好不甘不愿地走了。
      
      “把门关上。”商子牧吩咐一声,扶风心头便是一跳。转身关好门,走近来,低声嗫嚅:“相爷……”
      
      “你在小王爷面前说了什么?”声音还是低低的,甚至刻意压低了声音,可扶风忍不住心跳加速,从未有过的害怕。这种感觉,其实自刚才父亲喝退弟弟时就已经有了。
      
      他细细回忆刚才与微澜的对话,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属下……属下说,对当相爷侍卫一事……甘之如饴。还说……人各有志……”
      
      话音未落,商子牧抬手一巴掌抽过来。“啪”的一声,清脆的掌声响起,扶风被抽得身子一晃,眼冒金星,脸上火辣辣的烫。
      
      他几乎条件反射一般跪了下去,却听商子牧压抑的吼声响在耳边:“该死的东西!到现在你还在说这种话,你将我置于何地!是我商子牧看错了你,栽培错了你?是陛下不该封你高官?!”
      
      扶风心头剧震,抬头看着盛怒的父亲,黑眸中露出惶恐之色。
      
      商子牧那一掌用了全力,见他半边脸迅速肿起来,心头却在疼痛。当着微重与微澜的面,他必须摆出严厉的上司面孔,做足了戏。心里却何尝不懂扶风的意思?
      
      可是,若不重罚,若不让他刻骨铭心,他又怎能学乖?
      
      狠狠心,又是一记耳光打下去。扶风的头偏过一边,几乎跪不稳。“相爷……”颤抖着声音唤了声,他伸手拉住商子牧的袖子,“相爷,扶风知错了,扶风自己打。”抬手便往脸上抽去。
      
      他并不觉得羞耻,只觉得万分自责。身为人子,惹父亲生气便是不孝,若打疼了父亲的手,更是错上加错。
      
      狠狠打自己的脸,毫不手软。才打了几下,嘴里便有了血腥味。
      
      “住手!”再怎么克制自己,商子牧的声音仍然发抖了。心疼得厉害,几乎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那张肿胀的脸,却硬生生收住。强迫自己板着脸,沉声喝问,“你早知有错,却何曾改过?当真这样不羁,便回到你的江湖去吧!”
      
      扶风身躯一颤,垂下头去。脸颊肿得厉害,却努力让自己吐字清晰:“相爷,扶风不敢了,求相爷饶恕……扶风但求留下,任打任罚……”离开便是死穴,一点也戳不得。爹,只要是您赐予的,孩儿都“甘之如饴”,除了叫我离开。
      
      他说“扶风”,没有说“属下”,他想求得父亲的心软。
      
      商子牧怔在那儿。同样的一幕,不是第一次上演,而对于这样的惩罚,他从未有过的心痛。这骄傲的少年,为何能受得了如此折辱,甚至连半点反抗都没有?他的姿态,是真正的臣服,毫无谄媚、毫不卑微。
      
      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是不是那个原因?他越来越怀疑。
      
      给雨儿一巴掌,他没有手软,因为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儿子。可打扶风,他手软得厉害,完全是逼迫自己。
      
      深吸两口气,他费力地道:“记住这个教训,没有下次,否则,就不是掌嘴这么简单了。”挥挥手,觉得手臂好沉,“去休息吧。”
      
      扶风应是,磕了个头,站起来退出。
      
      “记得上药。”商子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不是怜惜你,只是,古斯太子明日要过来。”
      
      是因为这个原因么?可为什么,我从你声音里听出不忍?
      
      扶风再次应是,开门出去。身后传来一声叹息,极低的,可他听得清清楚楚。
      
      爹,孩儿再也不会做错事了,请您不要生气。他在心里默默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亲妈双更了~~
    离开这么长时间,真对不起大家。感谢一如既往支持我的亲,感谢所有给我丢地雷、丢火箭炮的亲,感谢在《倦客江湖》那边给我留下精彩长评的清茗(抱歉刚刚看到)。拥抱大家。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