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章矛盾与冲撞

      门下探出小狐狸小小的脑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瞧着商子牧。相爷的表情有些纠结,小雨儿跟他说了什么悄悄话?
      
      他蹑手蹑脚地回来,凑到床边:“扶风。”声音很低,“你露了什么馅?为什么相爷会问起商瞿?”
      
      扶风面色发僵:“相爷说,我失踪那天晚上,酒后吐真言,说自己有母亲,父亲姓商……”
      
      小狐狸捂脸:“你失踪那天晚上,我也喝多了,都怪我……”
      
      “不,不怪你,是我自作自受。”
      
      “然后呢?”
      
      “回来后,相爷拷问了我一番,责我欺瞒,还问……问我父亲是不是商瞿……”
      
      小狐狸石化,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呆愣愣地瞪着扶风。扶风被它瞪得有点心虚,伸手在它面前晃了晃:“小混蛋?你干嘛这么看我?我,我又没想对祖父不敬,是爹他自己要这么怀疑的!”
      
      小狐狸忽然噗嗤一声笑了,然后越笑越大声,扶风赶紧伸手捂住它嘴:“噤声!爹和雨儿在外面!”
      
      小狐狸止住笑,嘴角却仍在抽搐:“没事,他们又听不懂我的话。”
      
      扶风压低声音:“你笑什么?幸灾乐祸是不是?”
      
      小狐狸摇摇前爪:“不是,不是。我倒觉得,这是好事。”
      
      “啊?”扶风狐疑地看着它,“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就让相爷误会好了。”
      
      “那怎么可以?”
      
      小狐狸斜眼看他:“你心里其实也这么想吧?至少有一点这么想?”见扶风动了动嘴唇,却吐不出反驳的话,它笑了,“我就知道,虽然相爷误会了你,可你现在至少是相爷的亲人了,你心里还是蛮舒服的,对不对?所以,你也没有极力辩解。”
      
      扶风又一阵心虚,这小混蛋,眼睛真毒,把我这点小心思都看透了。的确,有那么一点动摇,没有马上分辩清楚……虽然当父亲的“弟弟”是大大的不敬,可毕竟是亲人,总好过只当一名属下。何况,自己并没有挑明,只是让父亲一厢情愿地怀疑。
      
      只要他有那么一点怀疑,自己对他无论如何尽孝,都变得合情合理了。
      
      正想着,房门被推开了,扶风赶紧示意小狐狸躲到一边去。小狐狸跳到床尾,优哉游哉地抱着前腿,看好戏。
      
      商子牧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思看扶风,扶风心头打鼓,讷讷地唤了声:“相爷……”又用目光向商略雨询问:你跟相爷说了什么?
      
      商略雨冲他扮个鬼脸,笑得像只小狐狸。
      
      商子牧见扶风与儿子“眉来眼去”,那份熟识与融洽远好过自己这位父亲,心里的感觉诡异极了。
      
      轻咳一声,对扶风道:“好好养伤,陛下等你一个交代。”
      
      扶风应了声“是”,小心看父亲的脸色,终是窥不出什么端倪。商子牧轻拂袍袖,走了出去,扶风看着那个背影,不知怎么眼睛发胀。
      
      “扶风哥哥。”商略雨嘟囔了一句。他蓦然发现,这声“扶风哥哥”叫起来没以前那么顺了,是不是,心里已经认定了扶风是自己的小叔?
      
      小狐狸闷笑,这情形,实在太好玩了。小雨儿这鬼精灵,也会有这副不知所措、蔫头耷脑的模样?
      
      “雨儿,你想说什么?”扶风强装平静,可臀上阵阵抽痛,刺激着他的神经。
      
      “哦,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你身上还疼么?”
      
      “用了药,不疼了。”
      
      小狐狸撇嘴,这两人,顾左右而言它!
      
      兰芷宫,云裳已沐浴完,穿着一身雪白的中衣,躺在床上,被子盖住半身,长发铺开在枕上。长而细密的睫毛像栖息的蝴蝶般宁静,樱花般美丽的唇瓣仍染着沐浴时的水气,新鲜而莹润。
      
      嘴角淡淡含笑,如梦似幻。
      
      入画和添香看着她们公主这副表情,就知道她有多么开心。她惦记、担忧的那个人终于回来了,若非因为商略雨派来的人说“扶风公子长途跋涉,有些疲惫”,她早就出宫去看他了。
      
      “公主,您今晚怕是无法入眠了吧?”添香轻柔地笑着,调侃她家主子。
      
      云裳也不恼,只是轻轻叹息:“是啊。”
      
      “没关系,公主不是有这尊像么?”入画拿出那个玉像,放在枕边,“这像真灵,天天陪着公主入眠。”
      
      云裳心里一动,她想起夜里做的那个梦,奇怪的梦,为什么梦里的男子看不清长相?为什么,他不是扶风?
      
      不是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么?自己天天担心扶风,为什么会梦见与别的男子相拥?
      
      “今天不要它了,把它收起来吧。”
      
      入画奇道:“为什么,公主?”
      
      “现在扶风回来了,我不会再失眠了。”
      
      入画闻言笑道:“是,是,奴婢糊涂了。扶风公子回来,公主可不就不用担心了?至于今晚嘛……公主是太激动了……”
      
      云裳看她一眼,嗔道:“就你话多!”
      
      入画掩口而笑。
      
      那一晚,云裳真的失眠了。到下半夜,她的心情早已恢复平静,可她仍然睡不着。她不想明天顶着黑眼圈去看扶风,于是只好把那玉像又拿出来,放在枕边。
      
      然后,她睡着了,又做了那个梦。
      
      天刚亮的时候,商子牧和云英公主就醒了,在丫环的服侍下穿戴整齐,刚刚走进内堂,清镜就来禀道:“相爷、夫人,公子和商将军在外面等候,给相爷夫人请安。”
      
      云英公主抿唇笑道:“这扶风倒是守规矩,昨日挨了你一顿家法,今日一早便来请安了。”
      
      商子牧示意清镜命两人进来,在看到扶风出现的那一刻,他心里恍惚了一下,仿佛看到扶风向他跪下,口称“小弟给大哥请安”。
      
      他扶额,自己真是见鬼了,这怀疑的种子一旦播下,生长速度简直超乎想象。
      
      忍不住瞪了扶风一眼。
      
      扶风背上发毛,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怒了父亲大人,惶惶然看他一眼,身子退后商略雨半步,屈膝跪下,恭恭敬敬道:“属下给相爷、夫人请安。”
      
      云英公主见他的动作有些别扭,知道他身上伤着,看丈夫一眼,见丈夫不发话,好像在生闷气,只好自己开口:“雨儿起来吧,扶风,身上有伤,好好养着便是,不必多礼。”
      
      扶风偷眼看父亲,后者面无表情。他心里忐忑,不敢起身,垂首道:“属下不敢。”
      
      云英公主心道,这小子还要等相爷发话,请他起来?无奈,只好再看丈夫一眼。
      
      “起来!”商子牧低喝一声,把扶风吓了一跳,赶紧起身,低眉顺眼,嗫嚅道,“相爷,属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否……”
      
      “不许!”商子牧没好气地道,“回去养着,等我验过伤,确实无碍了,你再跟我上朝去。”
      
      扶风瑟缩了一下,爹今天脾气好大啊,不敢违逆,乖乖应了声:“是,属下遵命。”
      
      商略雨拉拉他的袖子,今天爹好像吃了□□,还是早点溜吧。两人又施了一礼,夹着尾巴逃走了。
      
      小狐狸候在门外,见两人出来,赶紧跳上去。扶风抱起它,在它耳边道:“相爷生气了。”
      
      “任谁凭空多出一个弟弟来,也不会愉快的。扶风,你捋了相爷的虎须。”
      
      扶风汗下。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狼狈过。要偷得一点亲情,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爹,我错了,您就饶了我吧。
      
      早餐过后,商略雨在庭中蹲马步,扶风在旁边指点他。清影来报:云裳公主来了。
      
      商略雨大乐,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看扶风,命清影请她进来。
      
      云裳淡妆素裹,像一团轻云般飘了过来。在接触到她的目光的刹那,扶风的心狠狠一缩。云裳她,消瘦至斯。可是,那双眸子中盛满喜悦,这喜悦,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端正姿态,深深一躬:“臣商扶风参见公主。”
      
      云裳怔在那儿。扶风,你以前在我面前从没有这么多规矩,我们,是朋友啊……
      
      觉察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情绪,商略雨连忙一拉云裳的手:“小姨,你好久没来了,快请进,咱们进去说。”
      
      云裳压住心头的酸涩,随商略雨上台阶,走进晴风馆的内堂。
      
      扶风跟她上去,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袭上来,他心头一凛,沉声叫道:“公主!”
      
      云裳一愣,止步回身,一瞬间,她看到扶风眸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她愕然:“扶风……?”
      
      扶风一把抓住她的手,紧盯着她的眼睛:“这段时间,你可有碰过什么邪物?”
      
      云裳呆住,扶风手指上传来的温热感觉,那么真实,可是,他握着她的手指,那么用力,他捏疼了她。
      
      还有那张脸,冷若冰霜,用质问的语气问她,毫无怜惜。
      
      她抽了抽手,没抽掉,心里一点点冷了,怒视扶风,一字字道:“商扶风,你放肆!”
      
      扶风被震了震,陡然清醒了,迅速放开手,退后一步:“公主……臣冒犯了……”
      
      一会儿近身冒犯,一会儿拒人于千里之外。扶风,你究竟要干什么?你可知,我这段日子……
      
      云裳气得脸发白,一股又酸又痛的情绪在胸口不断起伏,她咬牙忍着,抿紧唇,直直地看着扶风,眼圈微微泛红。
      
      商略雨见势不好,连忙劝道:“小姨,扶风哥哥是无意的,你别生气。快请上坐。”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