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十九章误会更深

      微泫半躺在清晏宫的龙榻上,稍事休息,陈年进来,躬身行礼:“启禀陛下,商丞相求见。”
      
      微泫坐起身子,端正姿态:“请他进来。”
      
      商子牧衣袂翩翩,举步踏上清晏宫的玉阶,倒身下拜:“臣商子牧参见陛下。”
      
      微泫一抬手:“免礼平身。”看着此人一脸恭谨的模样,唇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子牧,可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朕?”
      
      商子牧一愣,难道陛下已知扶风回来了?难道他派人监视相府?
      
      “朕看子牧的神情就猜出来了。”皇帝颇有几分调侃的味道。商子牧又是一怔,自己有表现得那么明显么?其实,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心情,可以说是五味杂陈吧?皇帝又如何看得清楚?
      
      微微一笑:“陛下明察秋毫。臣正是来禀告陛下,扶风回来了。”
      
      “哦?”微泫挑了挑眉,“可是无碍?”一边摆手示意他坐。
      
      “无碍。”商子牧答,并在微泫侧下方坐了。
      
      “这些天他的经历,你已知晓?”微泫语气淡淡的。
      
      “臣惭愧。臣对他用了刑,可却未问出端倪,他只是一味求恕。道与其师在苏杭一带,处理江湖中事,牵扯甚多,如今已经解决,不愿烦扰臣。”
      
      微泫沉默,商子牧觉得他的表情莫测高深,得不到回应,只能接下去道:“扶风来自江湖,他要正式进入官场,必须与过去做个了断。臣觉得,他此番之举倒是好事,与江湖断了瓜葛,才好全心全意报效朝廷。”
      
      “你以为,他这次是与江湖彻底断了瓜葛?”微泫问。
      
      “他是……这个意思。”
      
      微泫看他一眼:“你别忘了,穆祖良还在牢里。”
      
      商子牧温润一笑:“陛下,穆祖良一事,如今已是朝廷的事,他无论如何都翻不出陛下的掌心。”
      
      “他?哪个他?穆祖良还是商扶风?”
      
      “……两者都是。”
      
      微泫扬了扬唇角,跟子牧说话,总是这么有趣。
      
      “就算他这次真的是去解决江湖纠纷,与过去做个了断,这样不告而别,他也难辞其咎!”
      
      “是,所以臣重重罚了他,并命他明日进宫向陛下请罪。”
      
      “不。”微泫摆手,“明日不必进宫,你命他在府中好好养伤,等养好伤,朕要他容光焕发地上殿受封!”
      
      商子牧愕然,这皇帝,怎么不按牌理出牌?心念电转,马上展颜道:“是,臣遵旨,谢陛下隆恩!”
      
      微泫用“你应该松了一口气吧”的眼神看着商子牧,商子牧微窘。果然,自己的一切都写在脸上?为了这个扶风,自己的修为大大下降啊!
      
      “穆祖良被囚天牢这么些天,倒还耐得住。”微泫转移话题。
      
      “依臣看,他外表耐得住,内心必定已经十分焦灼。”
      
      “朕本想依卿所言,演一出戏。但既然扶风回来,我们就不妨再等几天,等扶风上殿受封,那时候,火候最好。”
      
      商子牧露出会意的微笑,这时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相府,晴风馆,小狐狸在又蹦又跳、发出无数声“哇哦”的惊叹后,终于消停下来,犹自傻乎乎地看着扶风。扶风是龙女的儿子?他身上果然有一半龙的血脉,他果然是小白龙!好威风、好霸气啊!
      
      “扶风哥哥,你回来了!”激动的声音伴着急切的脚步声响起,商略雨一头冲进来,一把抱住侧卧在床上的扶风,“这些天,我好担心你!”
      
      这个动作牵动伤口,扶风差点闷哼出声。商略雨立刻发现了:“扶风哥哥,你怎么了?”眉心一拧,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眼睛瞪得溜圆,“是不是我爹打你了?”
      
      扶风暗叹,这小子心思真敏锐。拍拍他的手:“是我该打,相爷只是略施薄惩。”
      
      商略雨漆黑的睫毛颤了颤,泫然欲泣。扶风忙道:“雨儿,别哭,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平安回来了么?”
      
      “哦。”商略雨应了声,收敛情绪,坐到床边,用探究的眼神看扶风:“扶风哥哥,你这次离开,真的是为了你师父的事?”
      
      扶风一愣:“雨儿,你怀疑我……?”
      
      商略雨有些怔忡,摇摇头:“没有,我只怕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自己扛着,不肯让我们为你分担。”
      
      扶风心头一热:“雨儿,谢谢你,我真的没事。”
      
      “我回来时听说爹进宫去了,想必是为你求情去的。”商略雨喃喃,语气里有几分安慰,“我刚刚还差点怨他来着……”
      
      扶风无奈,你这孩子,有时候确实也蛮欠揍的。微笑道:“你知道就好,相爷对我恩重如山,处处维护我,我铭记于心。”摸摸他的脑袋,“你是相爷的儿子,更该听他的话,以后在相爷面前切不可放肆,否则……”
      
      “否则如何?”商略雨眸子晶亮,隐隐闪动着调皮。
      
      “否则,我就要罚你了!”扶风加重语气。
      
      商略雨又是一愣,这模样,很像长辈啊。难道……难道他真的是自己的小叔?
      
      扶风见他这模样,心里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脱口问道:“雨儿,你在想什么?”
      
      商略雨回过神来,未语先笑:“没,没什么啊。”
      
      “你……”鬼使神差的,扶风吐出一句话,“你可知道,谁叫商瞿?”
      
      商略雨猛吃了一惊,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你,你说什么?”
      
      小狐狸跳了起来,商瞿这个名字,他听府里人提过——“我们太老爷,也就是相爷的父亲,名叫商瞿,祖籍南浔。”
      
      “扶风,商瞿是相爷的父亲!”
      
      扶风头顶炸开一声惊雷,商瞿是他的祖父?可是……爹为什么要问“你爹是不是商瞿”?他怀疑自己和他是兄弟么?因为酷似的长相?又因为自己说了父亲姓“商”?
      
      耳畔只剩下嗡嗡的声音,目光颤动起来,心,更是纷乱如麻。
      
      “我……我问商瞿……”声音低下去,强烈的愧疚紧紧攫据着他的心,无端气馁,无端心虚,不知所措。
      
      见他这样,商略雨反而更加疑惑:“为什么要问?”
      
      “因为,因为相爷问起……”
      
      “你不认识他么?”
      
      扶风无言以对。
      
      商略雨唇角悄悄泄出一丝笑容,这模样,分明是做贼心虚!
      
      扶风默然,不敢继续这个话题。
      
      商略雨得意地笑,凑近扶风:“扶风哥哥,你现在是伤患哦,不用多想,好好休息吧。对了,我已通知了某人,她一定会来探望你的。”
      
      扶风自然知道他说的“某人”是云裳公主,不禁嘴里发苦,再次哑口无言。
      
      “唉!”商略雨叹口气,双手背到后面,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扶风哥哥,你可难了。你离开这段时间,那个玲珑斋的顾听雪,在我们府外徘徊过两次。一个大姑娘为你神魂颠倒,竟然跑到门上来,可见你的魅力有多大。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她,就早点回绝她,别让我小姨吃醋……”
      
      “雨儿!”扶风喝止他,难言的懊恼,“你再说这些,我可生气了。”
      
      商略雨撇撇嘴,嘟囔了一句:“没出息!不敢面对!什么男人嘛!”
      
      扶风被他刺到,脸都有些红了:“雨儿,你再敢胡说!”不自禁地用了威胁的语气。
      
      商略雨哀怨地瞪他一眼,果然有长辈的气势,就会在这时候凶我!没担当、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还凶我!
      
      小狐狸愤愤地握紧两只前爪,心里酸溜溜的。这两人的样子,分明就是兄弟在拌嘴。
      
      因为扶风伤着,商略雨又吩咐厨房单独为晴风院准备晚饭,拿了来与扶风、小狐狸一起吃。
      
      饭后不久,商子牧来了。示意清影不必通报,他自己轻轻走进去,还没到房里,就听见自己儿子叽叽呱呱的声音,兴高采烈地讲着京城这些天发生的事。
      
      心里无端涌起温馨的感觉,商子牧微微一笑,举手推门。
      
      扶风第一个见到他,连忙爬起身:“相爷……”
      
      “不要动。”商子牧摆手制止他。
      
      扶风悄悄看他一眼,从他脸上看不出喜怒。
      
      “爹,您进宫去,皇舅他……?”事关扶风,商略雨的口气有些小心翼翼。
      
      “他说,扶风不告而别,难辞其咎。”商子牧看扶风一眼,眸子深沉。
      
      “啊?”商略雨张了张嘴,“那,那他要罚扶风哥哥么?”
      
      “我不知道。他只说,要扶风养好了皮肉再进宫去。”
      
      商略雨打了个哆嗦,看起来,皇舅要狠罚?连忙伸手拉商子牧:“爹,您出来一下,孩儿有话跟您说。”
      
      商子牧微感诧异,这小子何时说话这么规规矩矩了?
      
      跟他到门外,商略雨凑到商子牧耳边,低声道:“爹,孩儿看扶风哥哥八成是您的兄弟,他可是咱们家的人,您要多护着他哦。”
      
      商子牧皱眉:“你怎么知道?”
      
      “他今天问我谁叫商瞿,问我的时候,样子特别心虚,好像欲盖弥彰。后来被我盯着,他就问不下去了。”
      
      商子牧的眉心越皱越紧。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