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五章发簪

      商略雨不由自主地扭头看扶风,扶风脸上并无变化,但那双漆黑的眼睛蓦然成了一池寒潭。商略雨与他目光相触,不禁一怔。他张了张嘴,却没吐出话来。心里有个奇怪的念头,怎么跟他待了一下午,竟没发现他身上的变化?
      
      不过一夕未见,扶风哥哥好像突然长大了,而且那张脸……这么像自己的父亲!那双眼睛更像。当父亲在朝堂上遇到棘手的事,需要做出杀伐果断的决定时,他的眼睛也会变得这样深邃,只是没有这样寒冷。
      
      “公子,你去看看吧。”扶风道,声音沉稳。
      
      商略雨点点头,跟着狱卒走了。
      
      扶风叫小狐狸:“小混蛋,稍后雨儿回来,你趁牢门打开之际溜出去。”
      
      “干什么?”
      
      “去盯着程大人和吉师爷,如果吉师爷落单,你就只盯着他。”
      
      “好。”
      
      何穆的尸体已停在公堂上,仵作正在向程铁生报告检验结果:“大人,何穆除了脸上青紫肿胀,并无别的外伤。另外,他体内有令人骨软筋酥的麻药,但这药不会致死。”
      
      程铁生眉心皱成川字,仔细打量着死去的何穆。虽然那张脸肿得像猪头一样,可仍然看得出,他死得很平静。
      
      “大人,何穆被押来时,宫中侍卫道,他们已彻查过何穆的身体,没有留下一样多余的东西。属下也命衙役搜过他的身子,他身上没有可以藏匿□□的地方。”吉卿在旁禀道。
      
      程铁生面色沉重,问吉卿:“吉师爷,你精通医理,可曾见过这种死法?”
      
      吉卿谦然道:“属下不敢说精通医理,但在医书上,确曾看过意志杀人之说。”
      
      “意志杀人?”
      
      “一个人若存了必死之心,他的意志就可以将他杀死。”吉卿道,“依属下看,何穆知道事情败露,自己必死无疑,又怕大人严刑逼供,自己熬刑不过,所以,他一心求死。”
      
      “程大人。”商略雨的声音响起来。
      
      程铁生没有回头,脸色很不好看,应了声:“商公子。”
      
      商略雨走到他身边,看了看他的脸色,道:“何穆是要犯,在刑部意外死亡,程大人怕要给陛下一个交代。”
      
      程铁生眼里有些怒意,但仍克制着:“不劳商公子提醒,本官明日便会去向陛下告罪。”
      
      “可否让我看看何穆的尸体?”
      
      吉卿笑了笑:“商公子身份金贵,卑职怕脏了商公子的手。”
      
      商略雨斜睨他,扬了扬嘴角:“吉师爷多虑了,我只是觉得好玩罢了。”再看程铁生,程铁生默许了。
      
      商略雨把何穆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除了脸上,他身上的皮肤光滑白皙,没有一点淤痕,连个疤都没有。
      
      他心中狐疑,不相信何穆真的是被“意志”杀死的,可是他刚才问过狱卒,何穆被押进牢中后,没有任何人去看过他。
      
      这件事情真是匪夷所思。
      
      他向程铁生拱手:“程大人,请恕我放肆了。事关我扶风哥哥,我不得不谨慎。”
      
      程铁生看他一眼,若有深意:“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
      
      “因为投缘,因为他对我好,因为他对我爹忠心。”
      
      程铁生沉吟不语。
      
      “程大人,我想回家一次。”
      
      程铁生眉心一耸。
      
      商略雨调皮地一笑:“大人放心,何穆之事,自然由大人去向陛下禀报,我爹不会插手。我回家是因为陛下命令我每日进宫读书,我已经抗旨,今晚回去,是要想个托词,逃过陛下的惩罚。”
      
      程铁生皱皱眉,这小子还真是胆大包天,仗着陛下宠爱,就这样无法无天。一拂衣袖:“你去吧。”
      
      商略雨笑笑,飞快地回到牢中,跟扶风说了声自己要回家,扶风道:“代我向相爷请安。”商略雨点头应诺,出牢房。小狐狸跐溜一下钻出去,动作快得没让商略雨与狱卒看见。
      
      它跑到公堂看看,发现公堂上已经没有人,便奔到后院书房,见前面有衙役守卫,便绕到后面,从窗口爬上去。
      
      “大人,何穆本来就是死罪,如今他是自己死在咱们牢里,并非外人之手,陛下没理由怪罪我们,大人不必担忧。”吉卿的声音。
      
      程铁生却没说话,有杯子碰撞的声音,想来是在喝茶,半晌道:“本官有点累,吉师爷,你也回去休息吧。”
      
      “是,大人,属下告退。”
      
      小狐狸从后窗滑下来,绕到侧面,见吉卿出来,它便悄悄跟上去。吉卿绕过曲折的回廊和小径,走进一间房间。这间房在绿树掩映中,颇为隐秘。小狐狸心道,这地方倒适合做坏事。
      
      吉卿进房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洗了把脸,在桌前坐下,从袖子里掏出一支发簪,放到桌上。
      
      小狐狸看得清楚,那发簪头上沾着血迹,它心头一凛。
      
      吉卿用湿布去擦发簪的头,擦净血迹,露出一截蓝荧荧的头。然后,他起身,打开靠墙的一个柜子,从中取出一个木匣,把簪子放进去,锁好柜子。
      
      转身的时候,他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那笑容令小狐狸打了个寒战。
      
      吉卿坐下看书,小狐狸见他没有别的动作,而暮色也渐渐降临了,便转身回牢房。它看到值夜的狱卒中有刚才那名被商略雨买通的人,便奔过去冲他吱了两声。
      
      “这小狐狸是哪来的?长得真漂亮。”狱卒们发出惊艳的声音。
      
      “是四号房那位叫商扶风的囚犯养的宠物。”那名狱卒道。
      
      “大人竟然允许他带着宠物进来?这人什么来头?”
      
      “我哪儿知道?可丞相家的公子亲自来陪他,可想而知,他的身份有多重要。”那名狱卒站起来,对小狐狸道,“小东西,怎么跑出来了?嫌牢里闷?走,跟我回去。”
      
      小狐狸要的就是他的配合,颠颠地跟他回了牢房。牢门一关,小狐狸立刻把自己看到的告诉扶风。
      
      扶风眼里寒芒一闪:“我明白了。”
      
      入夜后,商略雨回来了,带了一床丝绸的被子,一进门就对扶风道:“我爹来了。”
      
      扶风眼前一亮:“相爷来了?是因为何穆的事么?”
      
      商略雨道:“我回府向爹禀明了这件事,爹就说来拜访程大人,跟他聊聊。对了,我爹告诉我,昨日程大人派韩捕头去查那三家珠宝商了。”
      
      “如此说来,我所料不错。这程大人没问题,有问题的就只有吉卿!”扶风拉住商略雨的手臂,“雨儿,我要见相爷和程大人。”
      
      “好。我去帮你求见。”
      
      片刻之后,牢门大开,两名衙役进来,把扶风押出去。商略雨抱着小狐狸,跟在他后面。小狐狸蹭蹭商略雨的手,小公子你真不错,不愧是我们扶风的弟弟,够哥们。
      
      商略雨似乎感觉到它亲昵中透出的赞赏之意,用手轻摸它的头,唇角绽开笑意。
      
      后院书房,只有程铁生和商子牧两人,灯光很亮,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的脸。商子牧穿着便装,外罩梨花白的斗篷,说不出的儒雅俊秀。跟程铁生相比,他好像是象牙雕琢出来的,而程铁生就像戈壁中粗粒的石头打磨成的。
      
      扶风双膝跪下:“属下参见相爷、参见程大人。”嘴里说着两人,眼睛却只看商子牧,充满敬仰的眼神。
      
      程铁生看着他的样子,目光深了深。
      
      “扶风,起来吧。你有事见我还是程大人?”商子牧问。
      
      “回相爷,属下有事求见程大人,想请相爷作证。”
      
      “哦?”商子牧看程铁生一眼,“程大人,你来问?”
      
      程铁生道:“商扶风,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在下怀疑何穆之死,请程大人让在下看一眼何穆的尸体。”
      
      程铁生脸色微微一沉,他这是质疑自己的仵作?“仵作验过,本官与商公子都曾看过,并无异样。”
      
      扶风道:“仵作或有检验不到之处,还请大人成全。”
      
      商子牧微笑:“程大人,何妨让他一看,好让他死心?”
      
      程铁生滞了两秒,站起来:“随本官来。”
      
      何穆的尸体已在停尸房内,衙役高举灯笼,让扶风察看。商子牧在一旁看着扶风,心里涌起十分怪异的感觉。这少年,怎么越长越像自己了?只是隔了一夜……
      
      而程铁生看着他们俩,也情不自禁地皱眉,这两人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世上哪有这么相像的人?他几乎要怀疑商子牧隐瞒了自己的家世,说不定,他还有一位不为人知的兄弟?
      
      商略雨看看父亲的表情,蹭到他身边,用极低的声音道:“爹,你有没有发现扶风哥哥变了许多?”
      
      商子牧闭闭眼,没来由的,他眼前出现那条金龙的样子。难道,又是它起的作用?可是,这想法实在是荒唐啊!
      
      扶风掀开何穆的衣服,上上下下察看一遍,然后,把手摸到他头上,慢慢分开他散乱的头发。他本来就可以夜间视物,眼神何等清明,很快便发现,何穆头顶有一个很小的血洞,血迹已经干涸,并且颜色发黑。
      
      “程大人、相爷,你们来看。”
      
      程铁生一惊,一步跨过去。商子牧也跟过去。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