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六章推理

      扶风自动从衙役手里拿过灯笼,凑到何穆头部,好让他俩看得清楚。
      
      程铁生目中掠过一道锐光,眉心陡然锁紧,神情冷峻。而商子牧的样子却像在说,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同时,他向扶风投去赞赏的一瞥。
      
      扶风很奇怪,若在平时,被父亲用这样赞赏的目光看,或者听他说一句肯定的话,他会像被表扬的孩子一般,心情激动,脸上发红。可今天,他只是默默接收了那道目光,用眼神报以微笑。这种反应,自然得不用动脑子去想。
      
      商子牧不觉一愣,那个“这少年越长越像自己”的念头更浓了,是的,他像自己,不仅是外貌,还有那种举重若轻的气度。
      
      “程大人请看,这伤口是被头部尖细的器物扎进去造成的。请派人拿一根针来,试探一下深度。”扶风向程铁生建议。
      
      “去叫仵作过来。”程铁生吩咐身边的衙役。
      
      “等等。”商子牧叫住他,“以防万一,还是程大人亲自来验比较好。”微微一笑,“若是程大人觉得掉了身价,本相可以代劳。”语气随意,笑容又那么无害,硬是让对方生不起气来。
      
      程铁生有些尴尬,随即肃容道:“相爷怀疑仵作?”
      
      商子牧目注程铁生,眸子清亮:“程大人有没有问过,何穆死前,可曾有人进过他的牢房?”
      
      “未曾。”
      
      “那么,是谁第一个发现他死了?”
      
      “是当值的狱卒,叫肖三的,给何穆送晚饭时,发现他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叫也不应,于是便进去试了试,发现他已经没有鼻息。肖三赶忙来向吉卿禀告……”
      
      “牢里出事,是先禀告吉卿,而非直接向大人禀告么?”商子牧问道。
      
      “吉卿会先做调查、记笔录,然后向下官禀报。”
      
      “那么,也就是说,吉卿是第二个看到何穆的尸体的人?”
      
      “是,吉卿去看过,立刻命人传仵作来验尸。”
      
      商子牧思索几秒,对程铁生道:“既然如此,请程大人传仵作来吧,只是,此事绝不能让吉卿知道。”
      
      “吉卿出府去了,他新婚的如夫人差人来请他回去,说有事商量。”说这句话的时候,程铁生的眼睛里有什么别样的东西隐现。
      
      扶风心中暗暗叫好,这真是天赐良机。他与商子牧对视一眼,彼此悄然意会。
      
      仵作看到那个血洞,羞惭不已,向程铁生深深一躬:“属下疏忽,请大人降罪。”
      
      程铁生冷哼一声,在商子牧面前,他颇觉丢脸:“现在不是治罪的时候,你先验伤。”
      
      “是,是。”仵作弯腰,凑近尸体,仔细检查伤口,然后向程、商二人道,“大人,相爷,凶器刺进头部半寸左右,而且淬了毒,导致何穆死亡。看这手劲,凶手显然是练武之人。”
      
      程铁生眼里闪过疑惑,好像本来快要理顺的事又陷入了迷局。他慢慢把目光转到扶风身上。
      
      商略雨瞪着他道:“程大人,你莫非又怀疑是我扶风哥哥下的手了?他一直在牢里,难道还能穿墙而出?何况,他入狱时你们必定是检查过的,他身上哪里能藏利器?”
      
      扶风坦然面对程铁生的注视。
      
      商子牧声音平稳地开口:“程大人,眼见的事未必便是真实的。”
      
      程铁生眉心微动,对仵作道:“你仔细回想,何穆之死有没有什么蹊跷之处?”
      
      仵作被问愣了。
      
      “你检查他身体之时,他身上可还有余温?”程铁生提醒他。
      
      仵作悚然一惊:“大,大人,属下想起来了,属下验尸时,确实发现他身上仍有余温,像是刚死不久。”
      
      商子牧看程铁生,眼睛里明明白白写着“我有答案”。扶风亦是了然的样子。
      
      程铁生挥挥手:“下去歇息吧。”
      
      仵作诺诺告退。
      
      商子牧道:“程大人想起什么没有?”
      
      程铁生的声音有些低涩,脸孔在灯笼光下也显得暗沉,缓缓道:“下官能够想到的是,肖三看到何穆时,何穆并没有死,只是屏住呼吸装死。牢里光线暗,又是黄昏,肖三必是没有看仔细,便去禀告了吉卿……”
      
      商子牧表示赞同,替他讲下去:“吉卿去后,装作察看,用淬毒的利器插-入何穆头顶。有头发挡着,仵作未曾发现。”
      
      扶风接道:“何穆一脸平静,显然是真心想死,但他中了酥香……”
      
      “酥香的药性,需一日一夜方能化解。”商略雨插口。
      
      “他无法自寻短见,便想借助他人之手。而这个人,就是吉卿,也是他的同伙。他们之间有某种联系,这种联系关乎性命。”
      
      程铁生久久无语,空气非常沉重。
      
      “吉卿他……”越发艰涩的声音,“他跟了我五年,我视之如臂膀。”他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所以用的是“我”而非“下官”。
      
      商子牧唇角含笑:“人道程大人心冷如铁,谁知道也有这样真情流露的时候。”
      
      程铁生苦笑了下,又道:“不过,只是我们的推测而已。”
      
      扶风道:“大人何不趁吉师爷不在,搜索一下他的房间?”
      
      程铁生点头,向商子牧请示:“相爷,我们一同前往?”
      
      商子牧正有此意:“请。”
      
      小狐狸见此情景,开心得眉飞色舞,扶风抱着它,悄悄对它道:“给你记一大功。”小狐狸笑眯了眼睛。
      
      吉卿的房间里,程铁生下令搜索,扶风与商略雨、小狐狸六只眼睛盯着衙役的动作,商子牧则负手而立,好像全不在意,但眼角的余光中一直观察着扶风。
      
      他忽然想回家乡一次,问问族里的老人,自己父亲年轻时有没有过外室。但念头一起,又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怎能如此怀疑自己的父亲?前几天还在妻子面前信誓旦旦,说父亲绝不会做出对不起母亲的事。
      
      父亲是三年前去世的,得了不治之症,纵然宫里太医用尽灵丹妙药,也留不住他的命。父亲死后,母亲郁郁寡欢,任凭儿子、儿媳如何孝顺,孙子如何在她面前讨巧,终究抵不过失去丈夫的痛,没多久,她也随父亲去了。
      
      这样恩爱的夫妻,怎么可能还有私-生-子出现?
      
      正想着,听一名衙役道:“大人,这柜子上有锁,要不要属下把锁劈开?”
      
      程铁生犹豫了一下,扶风道:“不必,我有办法打开它。”
      
      商子牧心道,这臭小子,原来还有做贼的本事!
      
      扶风叫人找来一根铁丝,三两下就把锁打开了,如法炮制,也打开了那个木匣子。淬毒的发簪赫然出现在面前。程铁生眸中阴云翻滚,脸孔几乎扭曲了。
      
      “程大人,一名太监被灭口,证明他背后藏着极大的阴谋。”商子牧道,“本相现在肯定,他就是在云裳公主给扶风的汤里下毒之人,他们原先的用意是对付扶风与本相二人,可惜,事情的发展偏离了他们既定的方向,他们现在,想必有些慌了。吉卿此去,恐怕是与他那位真正的主子密谋的。”
      
      程铁生转过脸,眸子中闪动着鹰隼般的光芒:“不瞒相爷,下官已派韩铮去跟踪他。”
      
      商子牧微笑,这个程铁生,陛下果然没有看错他。
      
      “时候不早,本相该回府了,今晚多有打扰。”商子牧拱手,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程铁生却只知道,这个丞相端的厉害,还有扶风……
      
      他与商子牧并行,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说了句:“相爷,这扶风与你真像,说不是兄弟,人家未必相信啊。”
      
      看商子牧微露窘相,他那张铁板脸上终于扯出一丝笑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烟雨新文:《黎夕》: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127810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