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三章舌战

      小狐狸对扶风身上的变化感受更深了。扶风还是一身白衣,狱卒没有强令他换上囚服。平时这副打扮在小狐狸眼里带着空灵、缥缈的味道,更衬托出他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可今天这身白衣,却令它觉得炫目。
      
      它脑子里盘旋着昨天中午白龙一飞冲天的样子,对,就是那么炫目,浑身上下爆发出强大的气场。
      
      扶风他,是不是真的变成龙了?小狐狸在脑袋里画着圈圈,轻轻从扶风身上跳下来,慢慢踱到栅栏边,从这个距离,它可以清晰地观察到扶风和穆祖良两个人的表情。它想好好研究,重新认识这个熟悉了十年的兄弟。
      
      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扶风长身玉立,静静地站在那儿,阴暗的牢房里仿佛注入了一道阳光,衬得他的眉眼愈发黑亮,脸上的轮廓雕刻般分明,整个人英俊得让人不敢直视。尽管他的手脚上都戴着铁链,可是完全无法遮挡他的光彩。
      
      穆祖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抵抗住身上那种压迫感,他慢慢站起来,慢慢后退,一直贴到栅栏上,越贴越紧,恨不得将身子嵌进去。
      
      “商……商扶风,你的眼睛?”公堂上明明看到他双目已瞎,样子虚弱得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可此刻,那双眼睛煜煜生辉,宛如落入了星子。而他的脊背挺得笔直,让人感觉他站在最高的山巅,俯视大地。甚至,就像云中之神,俯视苍生。
      
      “我的毒已解,身子完全好了。”
      
      “怎么可能?你是嫌犯,被关在牢里,是谁给你医治的?”穆祖良吃惊而不甘地瞪视着扶风,目光却因心虚胆怯而有些游移。
      
      “不是人,是龙。”扶风淡淡地答,心里却在回味父亲叮咛他的那些话,唇角情不自禁地抿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你胡说!”穆祖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世上哪有龙?”
      
      “全京城的人都看见了,连皇帝陛下都亲眼目睹了,难道是我杜撰的不成?”扶风唇边的笑容放大,“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你想诬陷我,不怕遭天打雷劈么?”
      
      穆祖良打了个激灵,脸色发青,目光闪烁了两下,咬咬牙道:“我这一生坏事做绝,还怕遭什么天打雷劈?你不要在我面前故弄玄虚!”
      
      扶风低笑:“知道自己坏事做绝,证明你还有救。”
      
      小狐狸呆呆地看着扶风,它怎么突然觉得扶风笑得有些邪魅?这个人,还是扶风么?
      
      穆祖良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那张有着伤疤的脸,看起来更加可怕。
      
      “穆祖良。”扶风盯着那张脸,“你逃过一命,本来可以找个无人的地方躲起来,凭你在洞庭十八寨的积蓄,我相信你可以过一段安定的日子。为何你不去隐居,却反而跑到京城来自投罗网?”
      
      穆祖良僵硬着脸,冷笑道:“官府一直通缉我,洞庭一带不知道有多少赏金猎人想抓我去领赏,你以为我能逃得掉?我到京城来,是因为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是陌生的,我的脸已经毁容,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认出我。何况,谁也想不到我会‘自投罗网’,所以,我逃生的机会反而会比较多。”
      
      扶风赞道:“不愧是洞庭十八寨的军师,胸中自有韬略。请问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三天前。”
      
      “刚来就被韩捕头抓获,听来倒像是你主动送上门的。”
      
      “你放屁!”穆祖良气极败坏地吼,“我若是不想要我这条命,何必跑到京城来?直接投了洞庭湖也罢!”
      
      扶风摇头叹息:“依我之见,这倒是个好主意,和你那些兄弟一起到黄泉路上做伴,也好成全你的兄弟义气。”
      
      穆祖良气得几乎一口血吐出来,脸上青白交错:“商扶风,你再怎样牙尖嘴利,也逃不脱国法的制裁。”
      
      扶风失笑:“从一位强盗嘴里听到‘国法’两字,我真是肃然起敬。穆祖良,凭你一人之言,又怎能证明我拿了洞庭十八寨的藏宝图?龙彪若真有藏宝图,岂能那么容易被我找到?如果真有藏宝图,最有可能侵吞的人就是你!”
      
      “我若侵吞了宝藏,早就大把大把的钱抛出去,收买杀手,为我的兄弟们报仇了!”穆祖良恨声道。
      
      扶风一扬眉:“道理是一样的啊,我若侵吞了宝藏,摇身一变就变成大富豪,可以买下无数侍卫影卫保护我,让我过逍遥快活的日子,我来京城做什么?”
      
      穆祖良阴鸷的目光一闪:“你想通过丞相的举荐,混入朝廷,掩盖过去。这样一来,你权财两得,何乐而不为?”
      
      扶风微微眯了眯眼:“你来京城不过三天,昨天你在公堂作证,也就是说,你前天晚上之前就被抓了。公堂之上没有人说出我的身份,你从哪里知道我和丞相的关系?另外,昨天公堂上,你说我想跻身官府,逃避江湖人的追杀。莫非你早就知道我在京城的动向,难道……”
      
      他一字字地问:“是程铁生程大人告诉你的?”
      
      “不是!”穆祖良一惊,“没有人告诉我,是我猜的!”
      
      “你猜的?你猜我想跻身官府,这还可能,但你猜我想通过丞相的举荐,你凭什么?莫非你与程大人、吉师爷三人同谋,设下这个陷阱让我跳?你在我来京后被抓,供出是我拿了藏宝图,把这私吞朝廷财富的罪名栽在我身上。然后,公堂上,吉师爷一口咬定我的珍珠来自琅琊国,与岳阳首富沈开鼎扯在一起,想坐实我的罪名。
      
      “最后,连那三家珠宝商都附和吉师爷的话,让我洗刷不掉罪名。”
      
      扶风冷冷的目光落在穆祖良脸上,穆祖良觉得脸上的伤疤又在隐隐作痛。那目光,竟像刀锋一般砭人肌骨。
      
      “偏偏,在此之前,我中毒了,这也是个巧合。我既‘侵吞宝藏’,便有人会因为觊觎宝藏而对我下手,而我恰恰是在相府中的毒。穆祖良,你说陛下会怎么想?他会怀疑丞相大人起了贪念,所以给我下毒?”
      
      穆祖良的手指抠住身后的栅栏,抠得指节发白,阴沉着脸,侧目不看扶风:“你问我做什么,公堂上自有公断!”
      
      “公堂上?”扶风又是一笑,“若你与程大人、吉师爷勾结了来陷害我,自有罗织我罪名的理由,何来公断?”
      
      “你胡说!”穆祖良愤怒地指着扶风,“你休要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扶风毫不理会他的恼怒,淡淡道:“穆祖良,你给龙彪出那些阴毒狠辣的主意还行,可论演戏,你真得去跟水云班的戏子学学。”他勾起唇角,笑得嘲讽,“程大人找你做搭档,真不明智。不过,应该是你主动送上门的吧?他这样大的官,想必不会认识你这种江湖匪类吧。”
      
      穆祖良大怒:“商扶风,你休要血口喷人!我与程大人素昧平生,根本不认识!”
      
      扶风奇道:“哦?难道不是程大人,是那位吉师爷么?凭他想与丞相斗,恐怕还不够格吧?”
      
      角落里,听壁角的程铁生脸黑得像锅底,吉卿则气得脸发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了,更了,放下别的活儿,先更文要紧^_^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