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二章闹剧

      昨晚云裳命厨师在何穆的菜里放了蒙汗药,想趁何穆昏迷之际,搜查他的身子,看他身上是否藏了□□和解药。侍卫把何穆从头到脚搜索一遍,结果,没有发现药物,却发现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这个何穆没有净身!
      
      得到汇报,云裳第一个反应是:没有解药,自己无法救扶风,一颗心如坠冰窟。
      
      第二个反应是:这个何穆一向言行谨慎、举止谦恭,没有半点出格之事。被母后派在自己宫中已经五年了,自己对他一向敬重。没想到,他原来是个藏污纳垢之辈,而且竟然不是真太监!
      
      这更加证实了云裳的猜测,何穆与下毒绝脱不了干系!
      
      怀揣着各种情绪,云裳几乎无法入眠。她等着天亮将何穆交到太后那边去,谁知还没过去,商略雨却来了。
      
      他带来了扶风已经解毒的好消息,云裳几乎喜极而泣。
      
      然后,商略雨自告奋勇,陪云裳演一出戏。他不想他的小姨与阴谋算计惹上关系,他只要她平平安安待在宫中,像出尘的女子一般静好。
      
      云裳看着这孩子一脸慧黠的模样,以及他对她作出的保护姿态,心里觉得暖洋洋的。便遂了他的心意。
      
      “小姨,皇舅命我进宫和三位皇子一起读书,爹对我说,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来协助小姨破案。你看,我果然是来对了!”商略雨眼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云裳嫣然而笑:“是啊,你来得正好。否则,我还不知道扶风已经解毒,还在为他忧心。”
      
      “何穆就交给我了,小姨你不用绑他。”进宫时口袋里揣着好几种药,正好派上用场。商略雨偷笑。
      
      兰芷宫离安熙宫并不远,云裳在添香与入画的陪伴下,款款往安熙宫行去。而何穆仍由刚才那两名小太监架着。
      
      商略雨走在云裳侧后方,看着前面那个身影,纤腰一握。只一夜未见,小姨又瘦了。他暗暗叹息,喜欢一个人,就要为他劳心劳神,这,真的很累啊。
      
      扶风哥哥,小姨父?他暗暗品着滋味,说不清,道不明。
      
      “蓉儿给母后请安。”盈盈拜倒在太后面前,云裳唇角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太后诧异地看着她和商略雨,示意云裳起来,问商略雨:“雨儿,你怎么和你小姨一起过来?你没去上学?”
      
      心中暗道,自从商扶风出现,蓉儿这孩子不是魂不守舍就是愁眉不展,今日为何面露喜色?
      
      商略雨自是看出太后的想法,笑吟吟道:“雨儿进宫,自然是要去拜见小姨的。”
      
      “那么,你此刻再来是怎么回事?”
      
      “因为雨儿发现了一桩天大的秘密,这事非得当面向皇奶奶禀告不可。”
      
      太后一怔:“什么秘密?”
      
      商略雨看看云裳,云裳道:“事关蓉儿宫中管事太监何穆,他此刻已被蓉儿押来安熙宫,请母后召他进来,蓉儿与雨儿自会一一禀告。不过……”她看看两旁。
      
      太后心中已是大震,脸上神情犹自克制着,微微颔首,命两旁下去,只留下许嬷嬷,又命:“来人,带何穆!”
      
      何穆进来的时候,发髻已经完全凌乱,被两名太监松开,腿一软就趴在地上,颤巍巍地抬起头来,带着哭腔喊:“太后娘娘,奴才该死。”
      
      那两名太监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何穆的那个匣子,在商略雨示意下,他轻轻把匣子放在一边,两人无声地退下。
      
      何穆眼圈已经通红,目光涣散。
      
      太后皱皱眉,这何穆曾经伺候过他十年之久,乃是宫中老人了,从未犯什么错,礼仪也十分周到,像今天这种狼狈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浑身酥软,像没有骨头似的,这恐怕是被下了药。
      
      她将怀疑的目光转向云裳。
      
      商略雨忙道:“皇奶奶,是雨儿顽皮,雨儿给何公公下了药,好让他意识昏沉、浑身无力。不过,雨儿暂时还不能给他解药,等皇奶奶听完雨儿禀报,再下命令吧。”
      
      太后瞪商略雨一眼,这臭小子,又在搞什么名堂!
      
      商略雨做出惭愧的样子,低下头:“雨儿本来是……是想跟何公公开个玩笑,呃,不是玩笑,是恶作剧。”悄悄侧目,向何穆挑了挑眉,“雨儿去见小姨时,恰好听小姨说今日何公公还没出现,不知道是不是病了。雨儿便自告奋勇,去看何公公。其实,雨儿就是好奇,想看看公公…….那个地方……嘿嘿,长得什么样。”
      
      太后脸黑了,气得想指着商略雨骂,商略雨连忙看她,一脸哀告。
      
      太后噎了几下,斥道:“胡闹!”语气已没有开始酝酿的那么重了。
      
      “是,是,雨儿该死,雨儿知错。”商略雨诚惶诚恐地道歉,“只是……”带了小心翼翼的味道,“只是雨儿误打误撞,发现了何公公的一些秘密。若是皇奶奶觉得有用,就让雨儿将功折罪吧。”
      
      云裳抿着嘴笑,这小家伙,真是鬼精灵!果然,由他出面,比自己出面要好得多。
      
      “好,你说!”太后沉声下令。
      
      “是,皇奶奶容禀。”商略雨一本正经起来,“雨儿进何公公房间时,发现何公公还在沉睡,但呼吸正常、面色也正常,看起来没有生病。我便给他闻了一种药,这药叫酥香,闻一下就会筋骨酥软,再滴两滴进他嘴里,他就更加无力了。”
      
      太后有些手抖,这小混蛋,到哪儿弄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云英和子牧不管他么?还是相府根本就有这些东西?!
      
      “我脱下何公公的裤子一看,顿时吓得跳起来。”商略雨充分发挥表演天赋,绘声绘色地道,“何公公他,他,他的下面竟然是完好无损的……”
      
      何穆趴在地上,只是颤抖。
      
      “皇奶奶。”商略雨夸张地扬起声音,“这何公公可是伺候过您的,连您都被他蒙在鼓里,这简直是奇耻大辱!雨儿震惊过后,立刻义愤填膺,我怀疑他还有什么其它不为人知的秘密,便擅自搜查了他的房间。结果,让我发现这个。”
      
      他走过去,拿起地上的匣子,双手呈给太后看:“皇奶奶,这匣子是何穆的东西,里面都是宝贝。我不知道何公公在宫中受到何等重用,竟让他得到这么多赏赐。请皇奶奶过目。”
      
      许嬷嬷把匣子拿过去,打开给太后看。太后看得面上青白交错,冷声喝道:“何穆,哀家记得只赐过你一串龙泽玛瑙佛珠,那么,其它宝贝是哪儿来的,你可有话说?”
      
      “太后娘娘……奴才该死……”何穆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商略雨鄙夷地看他一眼,这个死太监,年近四十了,还这样做作,哭得还真可怜!
      
      “奴才以前服侍太后娘娘时,宫里的小奴才们孝敬奴才,给了奴才一些银子,奴才省吃俭用,留下来,换了这些珠宝。奴才无依无靠,想留着这些东西养老……奴才知错了,求太后娘娘宽恕。”何穆说完,自己抬手打起自己的嘴巴。
      
      商略雨噗嗤笑道:“何穆,你现在没力气,打给谁看啊?”
      
      何穆脸上白一块、红一块、青一块,煞是好看。
      
      “那么,你是如何混进宫来的?”太后质问,声音不高,但威严毕露。
      
      何穆一头冷汗,像是在回忆当年的事,神思恍惚:“只是……侥幸逃过……”垂下头,用虚弱的声音道,“奴才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再求太后饶恕,请太后娘娘……赐奴才一死吧。”
      
      云裳一直在留意何穆的表情,此刻见他露出万念俱灰的样子,仿佛突然之间想通了,真的想求一死。
      
      她心头一凛,立刻对太后道:“母后,何穆身上还关系着更大的秘密,扶风中毒一事,尚未查出结果,蓉儿有理由怀疑是何穆做的手脚。他身上有这些污点,就有可能被人威胁利用。”
      
      太后目光一凝。
      
      商略雨也道:“小姨说得对,请皇奶奶明断。”
      
      太后盯着地上的何穆,神情冷肃,半晌道:“皇宫之中绝不能留下这等污浊之人。”她对许嬷嬷道,“你去向皇帝禀报,请陈年彻查何穆进宫后所有的记录。另外,请皇帝旨意,将何穆移交刑部,并案审理。”
      
      “皇奶奶,刑部程大人……”商略雨还未见到张恒,所以不知道程铁生派韩铮去盯那三家珠宝商的事,他心里对程铁生一直没有好感,闻言不禁着急起来。
      
      太后制止他:“哀家自有道理。”
      
      刑部大牢,狱卒打开穆祖良旁边的一间牢房,把扶风关进去,呛啷一声落锁。
      
      小狐狸悄悄从扶风胸口探出头来,看看隔壁牢房,嘟囔道:“姓程的怎么了?知道你身体好了,就把你关进牢中,真把你当犯人了?”
      
      扶风轻轻摸它的头,用极低的声音道:“没事。”如果程铁生真要拘禁他,这区区牢房对现在的他来说根本不堪一击。那么,程铁生一定别有用意。
      
      然后,他透过牢房之间的木栅栏,看向隔壁的穆祖良。
      
      穆祖良正坐在地上,仰头对上扶风的目光,蓦然打了个寒噤。他直觉,扶风不一样了。也许是因为仰视的角度,这个人看起来极具压迫力,令他的心脏像被重物压着般,喘不过气来。还有一种冷而锐的感觉,像扎进了一把冰锥。
      
      扶风唇边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那笑容,有种淡漠之极的冷傲。
      
      可是下一秒,他的笑容突然变了味道,像寒冰解冻,春风拂面。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