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青瓷盒

      次日正是纪二爷歇完新婚大假,回衙应卯的日子。
      
      纪方来时天刚刚亮,阿步已然在里伺候纪理束发整冠,换好了官服。
      
      阿步识相退至外头,听见纪理在书房里嘱咐纪方,今起晨间他便不再去告扰祖父,照常待晚上散衙归家再往西院请安。
      
      知道阿步行得远了,纪方合紧门窗,纪理才问:“大理寺昨日送三爷遗物来时,你可逐一清点过?”
      
      纪方点头:“这个自然。大理寺此番将三爷遗物押得这般久方才送还,您又不在场,我唯恐疏漏,清点得格外仔细。”
      
      纪理点头:“不是裘大人送来的?”
      
      纪方心中愈发了然,这定是哪里出了岔子,便心急起来:“来的是个姓朱的推丞,我问过他,说是裘寺卿前日派裘大人公出去了裕州,二爷,哪里不妥?”
      
      纪理眉心紧着:“昨夜我去过南院,少了一件。”
      
      纪方思忖二爷怎的昨夜睡前不说,不免有些紧张:“朱大人送东西来时,还附来一份清单,由我亲自一一核对无误。况且藏书阁那间暗室十分隐蔽,外人无人能入。”说罢立时自袖囊之中找出那页清单,交与纪理。
      
      纪理细细查阅,眉头愈发紧了。
      
      纪方揣测:“会不会……糖糖?”
      
      纪理直接摇头:“哦,不是糖……小姐。是这单子上,原就少了一件。”
      
      纪方十分讶异:“少的何物?单子上既是未列,二爷怎知……”说到一半,他发现纪理正抬了眼审视自己,目光冷冽。
      
      纪方身在纪府三十余年,何等的练达,他深知许多事情不宜多问,忙笑回:“定然是三爷从前同您交代过的。”
      
      纪理起先不置可否,过会儿终究轻轻阖了下首,却道:“此事无须惊动大理寺,裘大人那里,亦不必去问。”
      
      纪方不便追问他打算怎么办,只唯唯应下。
      
      **
      
      多日不往,衙门中自是诸事纷扰,这日忙到同僚皆散,纪理仍伏于案,直至天色微沉。欲回府时,他隐隐听见魏尚书那里尚且有低语之声,并不知来人为谁。
      
      夜幕全黑之时,纪理方才打马抵家门,府门口却被一顶轿子给堵了。
      
      他循着那束灯笼光亮便认出来,那不是魏尚书的轿子又是谁的?若不是非同寻常之要事,魏升鉴决不能这个时辰亲自登门。
      
      于是匆匆下马,恭谨相迎。
      
      纪方并不知门外等了这么尊神,奔出来时,二爷对着魏大人是一副欢喜面色,转将过来的脸色,便不尽好看了。
      
      纪方瞪一眼这时候才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阿步,阿步压低了声,委屈透顶:“二爷让小的先回的……”,纪方勒令他赶紧住嘴,此刻哪有推卸的道理,惟加倍小心为上。
      
      魏尚书言明来意,称是成日里公事缠身,早当过府来探望纪老爷子却不得空,且爱徒迅雷之势新婚的当日,他又偏巧身在乾州公干,身为老师,这杯喜酒本就当来补讨的。
      
      纪理自是陪笑奉客入前厅,又让阿步前去祖父处通报。魏升鉴端了茶,犹拿他的学生打趣:“你这少主人倒好,燕尔新婚,撇下娇妻,不知方才又往了何处寻欢?”
      
      纪方侍立一旁,想想亦有些奇,二爷骑马,尚书坐轿,一前一后出的衙门,二爷倒比他姓魏的还晚到一步,这究竟是去了哪儿?
      
      纪方想起早间纪理问起的三爷遗物之事,暗暗忧心。
      
      孰料纪理不动声色探手往袖囊之中一摸,竟掏出一小方锦盒来,淡淡一笑,面皮居然还有些腼腆:“恩师勿怪,拙荆嗜甜,总念念不忘永念楼的绿豆酥,学生散了值,方才便为她跑了一趟。”
      
      纪方闻言抬首悄悄探看,整个人都呆了,二爷……没事罢?
      
      魏升鉴听罢,了然大笑:“前几日我听同僚茶余闲聊,皆云纪大人此番是奉祖命娶了个娃娃亲,魏某还直叹我这爱徒一表人才,就算尚个郡主亦是绰绰有余,竟是委屈了。那一群不解风情的朽木,殊不知人家原是青梅竹马,一往情深,也怪我老头子多此一念!哈哈哈……”
      
      纪理面含三分羞赧,只淡笑着将头轻摇。
      
      纪鹤龄素不待见这位魏尚书,听阿步来传,气得吹胡子瞪眼,要他速速去回,就说他病容憔悴,且神昏智厄,恕不方便接待贵客。
      
      阿步总算聪明,不曾原话照搬,不过纪理听罢,依旧眉头紧锁。幸而魏升鉴嘴上是称来探老太爷病,此行分明另有所图,故而也是不以为意,一笑而过。
      
      魏升鉴不是一个闲人,他不是来看纪鹤龄的,自然也无暇跑来补讨什么喜酒。纪理挥退前厅诸人,专等着恩师表明此来情由。
      
      学生知情会意,魏老儿便也无须赘言,吩咐家人将他所带物件呈上。
      
      魏升鉴的随从便将一个小型的雕花木箱搬到了纪理跟前,道:“这是我家大人给纪大人的。”
      
      纪理不明其意,打量那小木箱子,又望望老儿:“恩师……”
      
      魏升鉴捻须而笑:“为师亦是受人之、忠人之事,我将此物递到你的手上,便终算是物归原主了。”
      
      纪理听罢更为犹疑,魏升鉴示意:“你且打开看看。”
      
      纪理依言轻轻揭开箱盖……
      
      **
      
      此刻,一只青花瓷盒就静静摆在桌面上,魏大人追问爱徒:“你看看,可是认得的?”
      
      纪理将那青瓷盒望了一瞬,面色始终如常,缓缓笑道:“学生确然不识此物。”
      
      魏升鉴笑得玩味:“当真不识?为师今日终日将它摆在书架子上,怎么,你难道竟是一眼不曾看到?”
      
      纪理谦逊笑答:“当真不曾,还求恩师明示。”
      
      魏升鉴将青瓷盒慢慢往纪理那厢推了推,忽而转了一副怒容,厉色道:“哼,是那裘全德欺人太甚!他在大理寺只手遮天还自罢了……他是欺纪府于今朝之中已失所依,人做天看,裘全德……他当真是岂有此理!”
      
      纪理小心探问:“恩师,究竟……”
      
      “我问你,令弟的遗物,他们大理寺可是扣留至今?”
      
      纪理回:“昨日那边派了人,已然悉数送来了。”
      
      魏升鉴怒不可遏:“悉数?他还有脸说是悉数?连圣上都已降下过旨意,已查知令弟乃是秉公查案期间,因刑部之疏忽错入地牢,故而着令大理寺严加查察此案中刑部当领罪责,并当善加安抚亡者亲眷……他裘全德倒好,不奉旨将刑部查它个底朝天,不去弄清楚那场断命大火之来由,反过来查自家人!死者为大,他不将令弟遗物好生归还纪府,扣下来打算做什么,问一问那些物件,当日可曾见着是谁纵的火了?”
      
      纪理反倒只能劝慰:“恩师消消气,大理寺许是有自己行事的规程手续,故而归还的晚了些。”
      
      魏升鉴指指案上青瓷盒,缓了缓气方道:“许多事情你是不知道的,若不是有人发了话,裘全德明年这个时候恐怕也未必将那些遗物送还纪府。不过,裘全德为查令弟,还克扣了一样……喏,便是此物了,你小心收好。”
      
      纪理抚抚瓷盒,启了启唇,欲言又止。
      
      魏升鉴收起此前怒意,看看瓷盒,忽而笑得一脸诡诈:“也不知裘全德老儿扣下这青瓷盒子是何用意,呵呵,查案?他想是查案查昏了头!裘老儿向来板正,想是根本不明白这等风月之物的。唉,令弟其人……妙不可言,唉,太可惜了,当真可惜。”
      
      纪理亦低叹一声,嘴角轻勾,仿佛了然,却又像在赔笑,半天方道:“还请恩师替学生先谢过齐王。”
      
      魏升鉴对他这机灵十分满意,探过手去,轻拍一把弟子臂膀,莫测高深笑道:“不枉齐王如此厚意待你啊。你只消记得,令弟区区遗物不足挂齿,死者已矣,齐王的意思,不过是想给府上留份念想。而齐王结好之意,却是对你这个人的。”
      
      纪理点头:“学生待罪之身,全听恩师发落。”
      
      魏升鉴摆一摆手:“你我何必说这些虚套?乾州之案,本不该你来担那委屈,此后自会有人去填平。如今朝中别有用心之人太多,频频离间圣上与齐王,呵呵,更有甚者,还在背后说齐王是瘦死的骆驼……莫说圣上与齐王依然手足情深,就算……哎不用我说透,你也必能懂得。当下用人之际,不过你才新婚,我且容你缓上几日,月初你便当全力接手水部。”
      
      纪理一一喏下,魏升鉴素喜这学生一点即通,此行目的也已达到,起身告辞。
      
      **
      
      纪方尾随纪二送客归来,见阿步正在琢磨那只青瓷盒子,喝止阿步:“休得乱动!”
      
      阿步松开手跳起来,躲到一边嘟囔:“这是得亏不曾端在手上,这盒子没事都被纪管家吓得砸破了。”
      
      纪方唬走阿步,自将青瓷盒子小心捧回书房,纪理来时,他正寻来干布仔细擦拭:“二爷,三爷这物件烧又烧不掉,想来只能埋去南院外了。”
      
      纪理摇头:“埋?不必,留在书房就好。”
      
      纪方放下瓷盒走出去,过会儿又入内,托了那只永念楼的绿豆酥锦盒问:“二爷那这个……”
      
      纪理轻瞥一眼:“哦,你不是说有消渴症?让林步清吃了罢……”
      
      纪方讶然:“不是买给糖糖的……”
      
      纪理打断他:“幸而我有此预备,能应付上官。哼,难道告诉他我去北门是为寻与三爷交好的那个老道?”语气里满是不屑。
      
      “三爷交友是广了些。”纪方宽慰道,“幸亏失物不曾流落在外,最后轻而易举被魏大人送回来了。”
      
      纪理嘴角轻抽:“呵呵。”轻而易举?怎一个累字了得。
      
      纪方又道:“不过……您也是买得太巧了,糖糖最爱吃的当真是永念楼的绿豆酥。”
      
      纪理心思仿佛全在那个青瓷盒上,心不在焉:“是么,随你的便……”
      
      纪方很是感恩的模样,随口应了声,抱起盒子跑了。
      
      **
      
      自这天后,纪方连日夜间进出书房,每每见纪理不是对这个青瓷盒出神,便是兀自翻查书册,无不是一些机巧手作之类的书籍。
      
      趁二爷白天去衙门,纪方也曾试图琢磨过这只瓷盒,然而瓷盒表层釉面光结精美,形如一体,着实寻不见任何机关消息的样子。可拿着轻晃一晃,却隐隐有闷闷的撞击之声,又仿佛是内有乾坤。
      
      三爷于那场地牢大火之中走得意外,未曾留下只言片语。而二爷早就知道三爷留有此物……三爷当真会在这瓷盒之中,留下什么话给家人么?
      
      见纪理早出晚归,还要为三爷身后之事日夜劳心,那天又埋在一册机关书里出不来,纪方着实不忍,便主动问了回:“二爷,三爷留下的小盒子里,可是有甚玄机?”
      
      纪理虽说总不肯正面相答,许是久久一筹莫展,心中亦是急的,故而问:“你有办法?”
      
      纪方摇头:“二爷都没法子……”
      
      纪理苦笑一下,继而埋首查书。
      
      纪方道:“其实……也不算没法子。”
      
      纪理抬头看他。
      
      纪方小心陪着笑:“其实近在眼前就有一人,您只消走两步过去,再温言求上两句。您许是不甚了解,我确是清楚的,她从小……这事多半不费她……”
      
      纪理将手中书册往桌上重重一合,厉色道:“此事不必再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纪二V:她敢帮我就是承认喜欢窝哼
    大纲菌V:尼想多了
    -------------------
    无良作者V:这两天小忙,只能加油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