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作者:赵吴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死鸭子

      纪方不好言明的是,那日魏升鉴过府,纪老爷子气得不轻。魏老儿无事不登三宝殿,老爷子担怕魏老儿魔高一尺,孙儿难免着了姓魏的道。故阿步一跑去回话,他便另派小厮上东院唤出了唐糖,要她速往前厅瞄上一眼,来人有何打算,又让纪二替他做什么?
      
      唐糖奉命趴在前厅窗前探究竟,那一刻纪方阿步一齐守在外头,焉有瞧不见的道理?
      
      阿步那里,纪方是连蒙带吓,严禁他同二爷透露一句。
      
      阿步倒好,全不以为然,低声嘀咕:告诉二爷?开玩笑,糖糖是自己人。
      
      纪方忍笑臭骂:“二少奶奶闺名也是你小子唤得的!”一边暗忖着糖糖好本事,仍是将阿步吓唬一番,才算完罢。
      
      唐糖毫无兴趣打探纪理的事情,那日得令赶来,只是怕爷爷那里不好交代。
      
      她赶到前厅之时,屋外已然全黑,厅内虽亮着灯,却与她隔了道门。那纪魏师徒二人,在屋内的语声并不高,唐糖在外听不分明究竟,只望见桌上一只青花瓷盒,姓魏的胖老儿似乎一脸怒容,指天骂地般,却又绝不是在骂纪二。
      
      纪二对他这位到访上官的小心恭谨,落在唐糖不屑的眼里,便成了谄媚。
      
      她多望一眼,便更嫌弃一分,若非为了交差,才懒得竖起耳朵费劲倾听。入耳的不过几个零落词句,不想她勉力听了一会儿,反反复复落入耳中的隐约竟有纪三爷生遇难前供职的“大理寺”三字。
      
      唐糖再次扫向案上那只青花瓷盒,目光不觉亮了,然而待她打点精神再欲凝神去听,那魏老儿却已转了话题,换作了诸如“齐王”、“结好”之类的官场道道,听得糖糖又是头晕,又是沮丧。
      
      满腹疑云,回到祖父西院,唐糖却懂让老人家宽心,单拣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回了,只说隐约听那魏升鉴说了一通官样文章。又嗔怨:“爷爷,方才真是吓死我,在厅外听的时候心扑扑直跳,就怕二哥哥一眼望见我。二哥哥待我再好,他官场上的事情,总是不愿我过问的,爷爷以后万不要再难为我了。”
      
      纪鹤龄想想也是有点强人所难,便也不再追问,想想却又气哼一声:“他待你是好是不好,我清楚得很。”
      
      祖孙二人自有一番说笑,过会儿纪方来禀,说是今夜二爷待客累了,明晚散值再来请安。纪鹤龄不以为意哼笑:“现如今有我孙女儿陪着,谁哪里就稀罕见他?”
      
      纪方捧出锦盒,笑答:“有人稀罕呢,老太爷,这是二爷特意去为二少奶奶买的,永念楼的绿豆酥。”
      
      纪鹤龄喜形于色,那块硬石头居然如此知情识趣了?
      
      “纪方赶紧的,替我送客送客,让唐糖快回东院去!带上绿豆酥!”
      
      纪方引唐糖一出西院,唐糖神色紧张,攥住他就问:“老管家,一会儿您一定得替我说两句,我是那听壁脚的人吗?我……冤枉到死啊!”
      
      纪方停下脚步问:“唐糖,这是怎么啦?”
      
      唐糖正色问:“方才我在前厅的事情,你不是全都告诉了你们二爷?”
      
      纪方笑了:“怎么会?您也是为让老太爷安心,我还嘱咐阿步绝不许去说。”
      
      唐糖面色更不好了:“那他送吃的……算怎么个路数?”
      
      纪方哈哈笑:“什么路数老奴就不知了,二爷的绿豆酥是散了衙特意往东城买的,那时魏大人还没到府门呢。二爷这般惦着您,难道不是好事?您不领情,这未免太伤人。”
      
      唐糖哪里听得进,频频摇头:“万一有什么,老管家你可要救我!昨夜才不欢而散,今天忽然黄鼠狼给鸡拜年,是好事就有鬼了。”
      
      纪方听来好笑,只有声声宽慰唐糖想多了。
      
      二爷的性子自小就冷,少时两人看不对眼,纪方还道小孩子定了娃娃亲,终是难免害羞。然而此番都成了亲,二爷每每遇了唐糖竟是更冷,嘴也格外毒些,也不知道是犯的什么冲。
      
      幸而唐糖是个惜物的,虽说捏着锦盒十分后怕,踌躇一会儿,还是自言自语:“老管家,你说我吃是不吃?不吃,浪费……还是吃罢?总不见得为了灭口,胆大包天到把我毒死在纪府……咦,这好像也未可知。哼,水来土掩,我且吃了再说!”
      
      纪方暗自哀号,不知是替这盒酥,还是替二爷。
      
      至于那只青花瓷盒,唐糖同纪方只字不提,却在心里牢牢惦记着,未敢忘却一丝一毫。
      
      青瓷盒到了纪理的手里,唐糖只敢白天潜去书房外探看一番,博古架子上不见有,书桌上不曾放,她自然一无所获。
      
      纪二爷防唐糖如防贼,如今书房门上命人挂了四五道锁。门锁是小意思,可他那么细致个人,白天不知会将那盒子锁在哪个隐秘之处?
      
      唐糖不敢造次,因了纪二送酥这一层,她变得格外小心。
      
      他送酥的动机暂且不明,上回暗闯书房,纪理算是给足了她面子,唐糖生怕再惹毛了他,纪二上千条人命都敢欠的主,她自问开罪不起。
      
      纪理唤起她来,一口一个唐小姐,对这一桩婚一副不屑承认的臭模样,以为她唐糖稀罕!
      
      可若他再提离府之事,恐怕就是来真的了,不见得次次都靠老爷子替她出头罢。
      
      **
      
      唐糖自小不似寻常小姑娘喜欢对镜簪花,却偏生爱摆弄那些小物件小机巧。跑去东城的街市闲逛,摊上各色各样的孔明锁,她央着纪三爷找了个麻袋全数驼回府,闷头躲在屋子里拆了装,装了拆,又找来纸笔涂涂画画,反复琢磨,废寝忘食,无可自拔。那时候唐糖不过六岁。
      
      纪方本当那只是小孩子一时的玩兴,然而前日,眼见橘子抱了捧废纸自新房中出来,说是二少奶奶画完不要的,吩咐她即刻就去烧了。
      
      纪方无意一翻,心中登时一凛……
      
      **
      
      可惜纪方这会儿只开了一声口,二爷便严辞相拒,完全不容商量。
      
      又过了两日,纪方只好试图转劝:“要不,二爷将这劳什子砸了罢?毁盒子事小,里头的物件取将出来,才最是紧要。”
      
      纪理冷笑:“谈何容易?此类消息盒子,多安有极厉害自毁机关,毁之容易,却多半一毁俱毁,一无所获事小,哼,你就不怕到时你、我、这幢屋子,全数点作废墟?”
      
      纪方吓得不轻:“二爷当真?”
      
      纪理自知言过其实,又绝不肯明着承认,只道:“总之不可儿戏。摆弄此物不慎,双手尽毁之人,也不是没有。”
      
      纪方偷眼看二爷沉着脸的别扭样子,又瞅瞅桌上瓷盒,他固然对这看似不起眼的利器有几分惧怕,心中却是了然一半。
      
      却听纪理还在道:“故而你与林步清,也当离书房越远越好。”
      
      纪方趁机笑叹:“原来二爷不是不信人家,却是舍不得糖糖犯险。”
      
      纪理一时结舌,只得冷哼一声:“编排够了么?”继而埋首读他的机巧之书。
      
      纪方见他并无恼意,趁势往袖袋之中取出一个纸卷来,平铺送至纪理眼前:“二爷您看。”
      
      纪理搁下书册,翻了翻眼前这沓图纸,眼睛再挪不开,面色凝滞了。
      
      这正是纪方那日所得中的数张,唐糖尚且未曾摸过瓷盒,然而十余张纸上,她至少设想了六七种在瓷盒之中可作的机巧设计,构思之精妙,纪方自问外行只能看个半懂,却依旧是叹为观止。
      
      待纪理将那些图画一页一页细细阅毕,抬眼再望纪方,那里便只剩下了凉意:“此为何人所作?”
      
      纪方陪着小心:“您应当看出来了罢?”
      
      纪理将手中图纸一摔,目中寒意更盛:“我是如何嘱咐你的?”
      
      纪方不紧不慢:“二爷明察。这些画虽为糖糖所作,却系老奴无意之中截到的废纸。”而后才将当日魏升鉴到访,老太爷如何差遣唐糖去往前厅,唐糖是如何同爷爷复命,老爷子跟前,唐糖又是如何有所不言,对纪理极尽维护……一桩一件,娓娓禀明。
      
      纪方一边察看纪理面色变化,一边小心询问:“二爷,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说……”
      
      纪理冷嘲热讽:“你几时将我放在了眼里?不当做的,怕都早已做尽了……”
      
      纪方性子沉稳收敛,内心着实不愿激怒府上这位别扭二爷,可连日来,他自己的心思亦被这青花瓷盒绊着。二爷如此着紧此物,会不会连同三爷遇害之谜,亦着落在里头?
      
      “二爷,糖糖必也是想为三爷尽些心意罢了。您即便不肯糖糖这个心愿,也求您顾念着三爷……”纪方悄望纪理脸色,却见他面色一派如常,一双眼睛别开去,只盯着窗外月色。
      
      “二爷?”
      
      纪理嘴角轻撇,将桌上那堆纸轻轻一推:“小儿涂鸦,一派胡闹。”
      
      纪方听他这般口气,心中实在好笑。二爷夸赞他人,从来就不肯言明,糖糖能有他这么一句,显然已是得了他的十分肯定。
      
      于是顺着他的话,忍笑催促:“不如就容她胡闹看看?二爷,趁这夜未深浓,月色亦正好,您不如放下架子,赶紧拿了东西,过去请教去罢。”
      
      纪方如意算盘打得好,想着兴许被他今夜这么一撮合,二爷从此便不用可怜巴巴夜宿于此了。
      
      谁知纪理端坐着纹丝不动,架子摆了个十足,倒像是一心盼着事情不成似的:“哼,唐小姐不是一向最惦记我这书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纲菌V:你也知道人家惦记的是你的书房,不是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