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回:铁坊

      “复姓尉迟,单名一个恭字。”那鲜卑人道。
      吕仲明:“……”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吕仲明险些就冲上去抱着尉迟恭大喊道哥哥你真是我亲哥!我正想着要找你呢你怎么就这么知道贤弟心意,自己送上门来了啊啊啊啊!
      然而想归想,吕仲明却保持了一贯以来的镇定,心道这次千万要淡定,别再像上次碰上秦琼那样,秦琼好歹在当兵,现在要是没轻没重,把尉迟恭吓跑了,可就再也找不到人了。
      有了秦琼的前车之鉴,吕仲明不敢再冒失,一颗心却跳个不停。
      “你曾经见过仙人么?”吕仲明问道。
      “仙人?”尉迟恭一脸迷茫道:“没有。”
      “没有?!”吕仲明一脸抓狂,尉迟恭一见吕仲明脸色不对,忙改口道:“有!小时候见过!”
      吕仲明:“……”
      “什么样的仙人?”吕仲明又问。
      罗士信实在听不下去了,起来道:“说什么?!不是给他算命么?”
      吕仲明忙安抚罗士信道:“没事,你睡你的,我就是好奇问问。”
      罗士信一脸奇怪地看着尉迟恭,尉迟恭道:“不如咱们换个地方说?我带你喝酒去。去我铺子里坐坐,那里暖和。”
      吕仲明总觉得尉迟恭奇奇怪怪的,看看罗士信,罗士信的眉毛拧了起来,意思是你敢跟他走试试?
      吕仲明觉得尉迟恭应当也不会害他,但罗士信那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脾气,两人若是在家里打起来,东西砸坏了可不好,忙摆手道:“不了,就在这里罢。说说你碰到的仙人罢。”
      尉迟恭想了想,答道:“就那样。”
      吕仲明:“……”
      就那样?这是什么回答?!吕仲明简直搞不懂尉迟恭了,他又问道:“什么样?穿道袍吗?是不是像个没睡醒的人?”
      尉迟恭答道:“好像是,嗯,应当是。”
      吕仲明道:“那位仙人,有没有……朝你提到过什么人?”
      尉迟恭:“……”
      吕仲明:“……”
      尉迟恭道:“小时候,我从马上摔下来,撞了次头,都不记得了,是我爹告诉我的。”
      千言万语,也无法形容吕仲明此刻的心情,第一个秦琼,老君话说得不清不楚也就算了,第二个尉迟恭,居然还小时候撞到头??!!!
      撞到头撞到头撞到头!!吕仲明只想仰天咆哮,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将行拂乱所为吗?!不带这么玩的啊啊啊啊!
      尉迟恭一本正经道:“你家住何方?为什么在雁门关给人算命?”
      吕仲明已彻底无语了,龟甲啪一声掉在桌上,尉迟恭的声音犹如在天边回响。然而那边罗士信已坐不住了,问道:“你究竟是来算命还是来打听哥们来历的?”
      尉迟恭笑道:“老弟,别生气,我看这位小兄弟一表人才,便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出去!”罗士信气势汹汹,起身要赶人,尉迟恭道:“有话好说,别发火!”
      罗士信推开桌子,拿起条凳就要出手揍尉迟恭,吕仲明回过神,忙道:“罗大哥!别动手!”
      尉迟恭退后,就那么一下也显得身手敏捷,但看那模样,似乎不想得罪罗士信,朝吕仲明道:“贤弟,哥哥有话说,小时候,我总是……”
      罗士信不等他说完,就要揍他,楼上的秦琼听到响动也下来了,忙道:“罗成!你做什么!”
      罗士信怒道:“这炭头不是好人!一肚子龌龊念头!”
      吕仲明:“???”
      尉迟恭见又来了个人,忙朝门外避,远远地朝吕仲明道:“我不是坏人!你空了来西市,卖羊肉那铺子后面的巷里……打铁铺子!我就在那儿干活……”
      秦琼提了剑冲出去,尉迟恭已冒着风雪跑了。
      
      吕仲明:“?????”
      吕仲明还没明白什么事来,罗士信又一脚踹上大门,一肚子火道:“别理会他!”
      吕仲明道:“他怎么了?”
      秦琼:“他朝仲明说什么了?”
      罗士信:“那家伙是个混子,算个命东拉西扯,说不是心里有鬼谁信?你还陪他说那半天,早该一巴掌将他扇出去。”
      秦琼问吕仲明:“他朝你动手动脚了没有?”
      吕仲明这才明白过来,罗士信以为尉迟恭是要占他便宜,登时尴尬至极,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罗士信鼻孔里哼了声,秦琼又觉好笑,随手摸摸吕仲明的头,说:“别理他。”
      吕仲明当真是欲哭无泪,然而坐定以后,回想起尉迟恭说的话,忽然又觉得好像是这样。
      罗士信又坐了会,随手拿了兵器,又道:“走,咱俩寻他晦气去。”
      吕仲明下巴掉地,忙道:“算了算了,别去。”
      
      “是个鲜卑人?”秦琼问道。
      “唔。”罗士信道:“鲜卑人没几个好东西。”
      吕仲明心道对方就算真的想泡我,你也不用开地图炮把鲜卑全族一起轰了吧,便道:“其实,也还好。”
      罗士信道:“雁门关下鲜卑人抢的屠的多,下次碰上,别与他多废话。”
      秦琼问:“叫什么名字?”
      罗士信道:“尉迟恭。”
      秦琼点了点头,说:“晚饭自己做着吃罢,我去买菜。”
      吕仲明刚刚话还没说完,对着尉迟恭也没问个清楚,正想寻个机会去打听,便道:“我去罢。”
      “你别去了。”秦琼道:“我去就是。”
      说毕秦琼穿上厚袍子,吕仲明生怕他真的去寻尉迟恭晦气,然而见他不带兵器,便放下了心。秦琼刚出家门,便道:“窗格上嵌着枚碎银子。”
      吕仲明:“哦……”
      吕仲明看看罗士信,一脸忐忑,知道是尉迟恭留在那儿的,罗士信却道:“不花白不花,买点羊肉吃,寒冬腊月的,正好暖暖身子。”
      秦琼便去买菜,天渐黑下来,罗士信依旧躺着睡觉,吕仲明无所事事,翻来覆去地想,偶尔偷瞥一眼罗士信,心里惴惴,问道:“罗大哥。”
      罗士信也不睁眼,眉毛动了动,便算回答了。吕仲明话到嘴边,又不敢问了。总不能问大哥你是不是喜欢我了所以吃尉迟恭的醋罢。
      吕仲明好生纠结,不知如何开口,罗士信却以为吕仲明以为他睡着了,便开口道:“说。”
      “你有喜欢的人没有。”吕仲明装作人畜无害地问道。
      “你说呢?”罗士信冷冷答道。
      吕仲明这下没法回答了,只得笑笑。罗士信冷冷道:“你给我找个媳妇?”
      吕仲明不知罗士信何意,正惴惴时,罗士信道:“别想太多,你肚子里想什么,大哥会不知道?你想和男人相好,找谁不打紧,不能找那混子。”
      吕仲明没想到自己的心思被罗士信一口道破,当即尴尬不已,罗士信一个翻身坐起,问:“你是我兄弟不是?大雪天的,就算来个什么人,朝大哥我抛眉弄眼的?你不把人赶出去?”
      “是。”吕仲明点头道,看着罗士信,忽然心里生出一阵温暖,知道罗士信只是关心他。毕竟兄弟感情,与真的看上他不同,罗士信这种硬汉,要对他起什么心思,肯定是有话直说,要么就是先推倒上了再说。
      罗士信也没再说什么,又躺下睡了。
      
      入夜时秦琼回来了,买了六斤熟羊肉,又有八角茴香等作料,借店家的锅炖了满满一锅,端出来放在炉子上,三人便捧着碗,坐在锅旁,朝里头煮萝卜吃。三斤烧酒,喝得吕仲明满脸通红。
      秦琼边吃边说:“刚刚我去打听过了,那姓尉迟的黑炭头原本家里住塞外,在关外放羊,后来突厥打劫,家里遭了灾,就卷铺盖来代县讨营生,现在呆在城西的巷子里打铁。”
      罗士信道:“冲着那油嘴滑舌的性子,应当没少挨揍。”
      “那倒没有。”秦琼解释道:“认识的几家都说他脾气好,力气大,常帮着孤儿寡母家里干活,也从来不收报酬。”
      罗士信又唔了一声,听得出十分不满。吕仲明又道:“铺子是他开的?”
      秦琼道:“不是,他也是给老铁匠干活,一年前他流落到雁门时,走投无路,流落街头,城东有家老太太,孙子被朝廷征去挖运河死了。那老太便给了他点吃食,衣物,愿意收留他,将他当作自己孙子。”
      “……不过这炭头不愿连累老太,便自己出来混口饭吃,后来老人家死了,是他给送的终。城西铁匠看他力气大,人也还行,便招了进去让他打铁。”
      吕仲明闻言释然,想起正史中似乎提到过这个人,凌烟阁诸将里,个个祖上都有出身,秦琼祖上是官吏,罗士信所在的罗家也曾是地方大族。唯独尉迟恭祖上籍籍无名,乃是“蓬户瓮牖之人”,没有系统地学过武功,最后居然能成为一代悍将,前路坎坷艰辛,与秦琼等人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吕仲明心里便有点唏嘘,三人喝过酒,吃了肉,便各自回房睡下,一夜无话。
      翌日仍是全城大雪,吕仲明早早地起来,蹑手蹑脚地出了院子,生怕惊动了秦琼罗士信,便猫儿似地溜出来,孰料院外秦琼声音响起,问道:“你要去找那炭头?”
      吕仲明吓了一跳,只得道:“是。”
      秦琼有点诧异,打量吕仲明,吕仲明便将找他的缘由详细告知,待听得这解释后,秦琼的表情才略有变化,却一时间仍有点难以接受。
      “英雄不论出身嘛。”吕仲明笑道:“你们怎么都不太喜欢他。”
      秦琼道:“第一面印象太差。既然这么说,我陪你去。”
      吕仲明忙道:“我自己去就行,罗大哥呢?”
      “昨晚上喝多了,还没睡醒。”秦琼道:“那你自己当心点。”
      听吕仲明说了那事,秦琼便知道尉迟恭不会是坏人,拿自己作比较,知道吕仲明与他们之间,必定存在什么非同一般的联系,然而吕仲明从来没详细说过这联系,秦琼也不多问。
      
      吕仲明走在路上,风雪渐大,被吹得直哆嗦,来到城西三头巷子时,整个人都快冻僵了。
      妈呀!平日里没出门不知道,怎么这么冷啊!这种地方还住了这么多人……生活环境有够恶劣。吕仲明抽着鼻涕,抖抖索索地问地方,最后终于找到了铁匠铺。
      推门进去时,尉迟恭正坐在炉前,只穿一条白色长裤,裸着强壮的半身,满背汗水,叮叮当当地在打铁。
      吕仲明:“……”
      尉迟恭:“……”
      哐当一声,尉迟恭被掉下来的锤子砸了脚,吕仲明吓了一跳道:“小心!”
      吕仲明忙上前,险些又碰翻了淬火的水盆,铁匠铺里甚是杂乱,一阵乱响后,尉迟恭道:“别动!站好!”
      吕仲明忙站定,尉迟恭小心翼翼地护着他过来,将钉在墙上的架子上的铁块推回去,吕仲明被他挤在墙边,只觉尉迟恭的身躯火热,一身汗味。
      尉迟恭既尴尬又意外,最后笑了起来,说:“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就来了?”
      “过来看看。”吕仲明莞尔道:“昨天的话还没说完,我那俩哥哥脾气有点火爆,但都是好人,你别放心上。”
      尉迟恭忙不迭摆手道没有没有,又见吕仲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忙道:“今天没怎么收拾,咱们出去找个地方喝酒。”
      “别。”吕仲明忙道:“就在这儿罢,这里暖和。”
      吕仲明拖着鼻涕,被铁铺里的炉子一烤,总算好过了点,尉迟恭便收拾了墙角一处,铺好毯子,让吕仲明坐下。铺里没有灯,只有铁炉焕发出的红光,映在这壮汉的身上,吕仲明打量尉迟恭,只见对方跟昨天完全不一样了。
      昨天登门拜访时,尉迟恭虽说不修边幅,但衣冠还是齐整,穿的一身狼袄裘帽,像个塞外的英俊猎户,要不是自己说出来,吕仲明根本没想到他是个打铁的。今天一见,一身臭汗,邋邋遢遢,倒确实是个打铁的。
      吕仲明来之前有满肚子的话,忽然间一下又全问不出来了。打量尉迟恭时,只见他看着自己,不住笑。
      “笑什么?”吕仲明也乐了。
      “没想到你会来。”尉迟恭道:“你哥哥们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吕仲明想了想,决定从昨天的话问起,遂道:“昨天走的时候,你朝我说什么来着?”
      尉迟恭道:“忘了。”
      吕仲明道:“你说你小时候……”
      尉迟恭莫名其妙道:“有么?”
      吕仲明:“……”
      吕仲明现在发现,和尉迟恭交谈,用自己习惯的那套逻辑明显不适用,这是鲜卑人和汉人的思维习惯区别吗?!!才见了他两次,为什么每次见面的时候,话题都变得这么奇怪啊啊啊!!
      
      吕仲明心中一群羊驼正在金鳌岛四倍速狂奔绕圈,尉迟恭却半点没发现,说:“我去找点茶与你喝。”
      吕仲明道:“不用麻烦了……”
      尉迟恭摆手,起身,人高马大的,稍微一动,不是碰到这个,就是撞到那个,铺子里一片响声,只见尉迟恭进了内间,吕仲明好奇张望,问:“铺子里就你一个人?”
      “老铁带着他媳妇,求医去了。”尉迟恭答道:“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吕仲明嗯了声,看到黑暗的内间里,地上铺着块棉絮,像个狗窝一般,尉迟恭不知道在他的窝里翻什么东西,吕仲明又问:“老夫妻没有儿子吗?”
      “朝廷打辽东时,被拉壮丁抓走了,死在辽东了。”尉迟恭找了点东西,出来,又一路出门去,吕仲明忙道:“不用买茶了。”
      尉迟恭道:“很快就回来!”
      尉迟恭走了,吕仲明又打量室内,见铺子里有个匣子,匣子内扔着几枚铜钱,想必是尉迟恭一天的进项,内间叠着一套衣裤,正是昨天他穿的那身,门槛前摆着船似的一双木鞋,比自己的靴子大了不少。
      片刻后尉迟恭回来了,带了点茶叶与酥油,吕仲明不太喜欢喝唐代的茶,伸手阻住尉迟恭,示意我来。便烧开了水,用个碗,把茶叶泡开,滤了浓浓两碗茶,一时间茶香四溢。
      尉迟恭道:“哥哥是个打铁的,穷得叮当响,没什么好东西招待,见笑了。”
      吕仲明笑道:“大哥说哪里话来,愚弟不过也是个算命的。”
      尉迟恭大笑起来,三教九流,两人实际上地位相当,也不必多说,吕仲明又饶有趣味问道:“生意不忙?有活干你就忙你的。”
      尉迟恭道:“大雪封门,没什么生意,自己打点小东西。”
      吕仲明点头,尉迟恭又道:“明年开春,打铁的就多了,有钉马蹄的,打犁具的,生意还行。”
      吕仲明想了想,问:“你今年多大?”
      尉迟恭看着吕仲明双眼,笑道:“二十二。吕小弟,你婚配了没有?”
      吕仲明道:“没有……”
      吕仲明与尉迟恭对视,就在那么一瞬间,心里倏然又通通跳了起来,心道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吕仲明颇有点不定神,又道:“对了,昨天你在我这求的一卦,我还没解给你听。你的卦象是……”
      尉迟恭想起来了,便认真听着,吕仲明续道:“出将拜相,鹏翔九天,有朝一日得遇明主,前途不可限量。”
      尉迟恭:“……”
      吕仲明又道:“一世享尽荣华,最后还得列仙班,尉迟大哥,你和叔宝是最大的赢家了。”
      尉迟恭:“……………………”
      吕仲明说完以后,笑了起来,说:“尉迟大哥你来日大富大贵,可要记得提携小弟。”
      尉迟恭只当成吕仲明是在开他玩笑,脸色不太好看,却仍然勉强笑道:“谢谢。”
      吕仲明正色道:“不逗你玩,我认真的。”
      这下尉迟恭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长这么大。”尉迟恭笑道:“你是第一个人这么与我说。”
      吕仲明坐着,两人都不说话,陷入了奇怪的沉默里,吕仲明不知为什么,只觉在尉迟恭的身边很安心,很舒服。
      尉迟恭说:“我给你打个东西,送你,不收钱。”
      吕仲明道:“我看看?”
      尉迟恭问:“还没开始,只是想,你会武,对不对?”
      吕仲明诧道:“你怎么知道?”
      尉迟恭比划了个拉弓的动作,看着吕仲明笑笑,又说:“你会射箭。”
      “你怎么知道的?!”吕仲明诧异道。
      他总觉得尉迟恭认识自己,但追问起来,尉迟恭却又什么都不说。吕仲明道:“谁告诉你的?”
      “你肩膀宽,手长,眼力好,还戴着这个。”尉迟恭点点吕仲明拇指上的牛皮扳指,说:“你不是算命的,来我这里打兵器的人多了,我一看就知道。你看人的时候,眼睛会捕捉一个人的动作,神态,专注认真,你给人算命的时候,都这么笑着……”
      尉迟恭模仿吕仲明的神态,把吕仲明逗笑了,又说:“你说话时,总是很认真地看着对方,眼睛清亮,这样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习练骑射出身。”
      吕仲明暗道尉迟恭眼力也真好,尉迟恭那笑容十分温和,感觉与他那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头半点不相称,吕仲明只觉这人实在太奇怪了,不仅从认识开始,对话奇怪,行为奇怪,尉迟恭选了一块铁,放进炉里去煅烧,说:“这是最好的铁了。”
      吕仲明点头,想起自己从前用的那把弓。
      他看着尉迟恭打铁,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
      尉迟恭道:“你记得我吗?”
      “什么?”吕仲明莫名其妙道,尉迟恭马上改口道:“你对我,有没有模糊的印象?”
      吕仲明想了许久,眉头深锁,摇头道:“没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