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帮帮忙

作者:非天夜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回:奔袭

      尉迟恭似乎在思考,缓缓点头,凝视着炉火,吕仲明追问道:“我们在什么地方见过?”
      尉迟恭笑笑,答道:“没有。”
      吕仲明:“???”
      吕仲明已经完全被他搞糊涂了,要再问时,尉迟恭却道:“嘘,别说话。”
      吕仲明眉毛一扬,尉迟恭示意他看炉子里,说:“看。”
      铁渐渐地烧红了,吕仲明不明所以,便坐着发呆,看尉迟恭锻铁。
      “你打过铁么?”尉迟恭问。
      “没有。”吕仲明遗憾地答道。
      尉迟恭道:“我师父说,人就像块铁,不煅不成器,被煅时,也就是在受苦。”
      说着尉迟恭朝吕仲明笑笑,吕仲明忽然心有所动,说:“我爹也说过,人就像块玉,不雕琢,不成器。”
      尉迟恭点头,吕仲明又说:“但如何去雕琢一块玉,得按玉本身的纹理,质地来。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美玉,多多少少,总会有瑕疵,若一味对自己发狠,不懂顺应天然的道理,极易毁了自己。”
      尉迟恭点点头,吕仲明又问:“你从小就会打铁么?”
      “会。”尉迟恭道:“小时候家住塞外,锻铁,都是跟突厥学的,一位师父教的我。”
      吕仲明有点意外,尉迟恭问:“你知道突厥人么?”
      吕仲明想了想,说:“知道,突厥常常进犯中原,是一支劲旅。”
      “是。”尉迟恭道:“大多数人都这么说,这些年里,他们没少杀中原人……”
      吕仲明和尉迟恭聊起来,忽然发现,自己过来找尉迟恭,要让他跟随自己,已经完全不要紧了。在这个小雪漫天的日子里,他止不住地想与尉迟恭多聊聊。毕竟来了初唐后,他还是第一次有这么一个机会,去认识,了解一个人。
      不,应当说,从小到大,这是他的第一次。
      他与尉迟恭说话时,尉迟恭总是时不时地看着他的双眼,朝他笑笑。
      在火炉的红光中,吕仲明渐渐明白了什么。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和尉迟恭一开始,想的东西总是搭不在一根线上了。
      他想的是招揽尉迟恭,带他去干一番事业,然而尉迟恭见了他,对他有好感,唯一的念头就是与他交个朋友,彼此聊聊天。
      想通了这节,吕仲明忽然觉得好笑,也觉得心里挺温暖的,便捧着茶,有一句,没一句地坐在熔炉边闲聊。尉迟恭告诉他,自己在关外长大的那些日子……
      “后来呢?”吕仲明皱眉道。
      尉迟恭道:“……后来突厥就进了我们的村子,抓走了不少人,我跟着那突厥师父学打铁,以前他们为柔然人锻造,手艺很了得。再后来,他们被中原人打跑了,我没地方去,就卷着铺盖过来了。”
      
      “你还记得自己的家么?”吕仲明问道。
      “找不到了。”尉迟恭笑笑道:“塞外都是风雪,离开那村子时,我想回家看看,在草原上走了一年多,没找着。”
      尉迟恭轻描淡写几句,吕仲明却知道,他从小到大,一定吃了不少苦。乱世飘泊,不仅仅中原民不聊生,就连塞外各族,也过得颠沛流离。
      “你会算命。”尉迟恭又问道:“你知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才能过上好日子?”
      “快了。”吕仲明道:“不到二十年。”
      尉迟恭笑道:“有生之年,应当能看见。”
      
      “当然。”吕仲明道:“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是历史的缔造者。”
      尉迟恭听到那句话,似有所动,要问吕仲明点什么时,外面却有人,在门上敲了敲。吕仲明忙抬头,发现是罗士信找来了。
      罗士信:“午饭也不吃了?”
      罗士信看着二人坐在一起,尉迟恭朝他点点头,说:“留下吃个饭?”
      吕仲明会意便起身朝尉迟恭道:“我先回去了。”
      尉迟恭点头,拿着块脏兮兮的布擦着手,把二人送出铁铺外,罗士信便搭着吕仲明肩膀,带他回家去。临走时吕仲明仍忍不住回头,朝尉迟恭作了个口型,笑笑。尉迟恭便会意点头,知道吕仲明的意思是,有空会来找他。
      
      小雪漫天飞扬,罗士信走在吕仲明身前,吕仲明低着头,顶着小雪慢慢地走。
      “在想那黑炭头?”罗士信问道。
      “不。”吕仲明笑道:“一时间,想到许多事。”
      罗士信又是一扬眉毛,吕仲明便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凡人之力何其渺小?一生不过百年光阴,乱世烽火中,常常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主宰自己的未来,但大家还是这么努力地活着。”
      “所以呢?”罗士信道。
      吕仲明摇头,笑笑,说:“尉迟恭不是坏人,他挺认真的。”
      罗士信漫不经心地唔了声,吕仲明便将二人所谈那番话,朝罗士信说了,罗士信随口道:“是条汉子,但我不喜欢他。”
      吕仲明愕然道:“为什么?”
      罗士信:“脸黑。”
      吕仲明:“……”
      
      当天回了家,秦琼也没多问,三人便照常那么过,吕仲明从尉迟恭处回来后,仿佛被他一言点醒般,开始逐渐明白到凡人的世界,凡人的生活。从前他都是以一个仙人的角度去看待活在这个年代里的这些人,也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然而自从认识了尉迟恭后,他才发现,自己还有太多的东西要学,要去了解。
      
      翌日清晨,雪停了。
      尉迟恭拿了钱,关上铁铺大门出来,朝市集上走,一伙儿突厥人从市集上过,大声嚷嚷着什么。尉迟恭正在买集市上的蜜饯,听到几句突厥话后便上了心,将蜜饯揣在怀里,转头一看,跟着过去。
      几名突厥人进了一条小巷,尉迟恭跟了进去。
      
      城东,吕仲明的家门口挂了俩牛皮灯笼,左边是个罗字,右边是个秦字。
      日上三竿,吕仲明刚出来,罗士信便道:“吃饭。”
      桌上一碗清粥,还有酱牛肉与各色小菜,吕仲明本想起早些,出去找尉迟恭玩,然而罗士信却比他起得更早。
      吕仲明吃过早饭,趴在桌上,百无聊赖。
      “我出去走走。”吕仲明道。
      “有什么好走的?下雪天,别出去。”罗士信道。
      吕仲明道:“让我去——”
      罗士信怒道:“靴子弄脏了,我不帮你洗靴子。”
      吕仲明道:“我自己洗。”
      罗士信:“衣服也自己洗?饭也自己做,再在外面野,不做饭给你吃了。”
      吕仲明:“……”
      从离开荥阳后,一路上吕仲明都是秦琼罗士信二人在照顾,吕仲明根本就不会洗衣服,换洗衣物,都是罗士信每天在院子里,用个木桶,拿个搓衣板搓。吃饭也是秦琼去买菜,自己再在家里做饭吃。
      天寒地冻的,要让吕仲明自己洗衣服刷碗,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了!
      罗士信:“洗澡水也自己烧。”
      这句话彻底击垮了吕仲明,吕仲明只得苦大仇深地看着二人,罗士信道:“我就不明白了,你老去找那黑炭做什么?别人不做生意?”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
      尉迟恭:“仲明在家吗?”
      吕仲明的表情,一副“看,他不做生意”的样子,罗士信当真是拿他没办法了,却认真看着吕仲明,手指一点他,又指后院,示意他滚进去。
      吕仲明现出哀求的表情。
      尉迟恭又问:“仲明?”
      罗士信一脸严肃,吕仲明只得乖乖起身,走到后院的屏风里,从缝内朝外张望,心想说不定秦琼有话,想问尉迟恭。
      孰料罗士信却打开门,没让尉迟恭进来,漠然道:“他出去了。”
      尉迟恭朝里面看,秦琼在厅内说:“明天再来罢。”
      尉迟恭看看秦琼,又看罗士信,笑着问:“你是仲明的哥哥?你俩挺像。”
      罗士信:“?”
      像?吕仲明莫名其妙,哪里像了?我和罗士信像吗?
      “套近乎也没有用。”罗士信打量尉迟恭,一副生人勿近你敢摸一下老子就动手把你的shi揍出来的表情,随口道:“出去等罢。”
      尉迟恭脾气也是好,莞尔一笑,朝罗士信拱手,退后几步,罗士信便关上了门,上了门闩。
      还好还好,罗士信关门那一下不是用摔的,已经很客气了。
      吕仲明从屏风后走出来,罗士信问秦琼:“我跟小二愣子长得很像么?”
      “小二愣子是说我吗!”吕仲明登时悲壮地吼道。罗士信一不小心把平日里与秦琼给吕仲明起的外号说出口了,两人登时道:“嘘……”示意他尉迟恭还在外面,小心被听见
      吕仲明:“………………”
      吕仲明道:“我很二么?”
      “没有啊。”秦琼道:“谁说你二了?我帮你揍他。”
      吕仲明总觉得自己又被调戏了,一脸愤怒,罗士信却不羁一笑,大大咧咧搂着吕仲明,朝秦琼道:“叔宝,你觉得我俩像么?”
      “一样的二。”秦琼道:“我读书去了。”
      尉迟恭多半还在外面等着,秦琼便拿着本书,吊儿郎当地坐在楼梯上看,罗士信则手里玩着一把小刀,自斟自饮地喝酒。
      吕仲明就像只不高兴的斗鸡,现在看谁都不顺眼,罗士信又一本正经地问吕仲明,说:“仲明,你觉得咱俩像?”
      吕仲明看了罗士信一会,说:“你像我爹。”
      罗士信道:“乖儿子,听话。”
      吕仲明彻底无语,探头探脑地看外头,罗士信抬眼瞥他,吕仲明便也瞪着他,打量罗士信,忽然发现这家伙确实和自己老爸有点像……不是长得像,而是一副老子说什么,你就得给我照着做什么的神态,像极了。
      想当年在金鳌岛上时,自己总是不耐烦吕布,然而离开了他身边以后,却想他想得要死。哎……老爸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吕仲明想了一会,开始用对付自己爹的那一套对付罗士信,先是旁侧敲击一下,打探军情,看看罗士信和老爸的逻辑是否相似,便问道:“为什么不让我和尉迟玩。”
      罗士信:“不为什么。老子看他不顺眼。”
      果然是这样,连回答都一模一样的!吕仲明心里窃喜,说:“让我去吧,我保证很快回来。”
      罗士信道:“不行。”
      吕仲明:“我开着门,你看着,我们说,不超过十句。”
      罗士信:“不行。”
      吕仲明:“五句?三句?绝交也得给人个交代罢,我让他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行了吧。”
      罗士信简直是拿吕仲明没办法,颇有点不耐烦道:“有什么好说的?”
      吕仲明知道成交了,便起身去开门,罗士信道:“我点头了吗?”
      吕仲明知道继续开门,罗士信肯定不会揍自己,便磨磨蹭蹭,把门开了。然而外面尉迟恭已经走了。
      秦琼:“你是不是总是拿这一套对付你爹?”
      吕仲明嘿嘿笑,被看出来了,又觉得尉迟恭挺可怜的,不知道哪儿惹了罗士信,秦琼都没说什么,罗士信却有点排斥尉迟恭。
      “你罗大哥怕你被人骗了。”秦琼笑道。
      吕仲明道:“他不会的。”
      “鲜卑骗子多。”罗士信冷冷道:“你不知道,外头也危险,你忘了,杨广还在通缉咱们呢。那炭头盯着你看,那眼神,一副想把你吃了的样子,跟他混一处做什么?”
      吕仲明知道罗士信疼他,但又实在头疼,要怎么跟他解释,尉迟恭不是坏人,奈何罗士信脑子里塞满了刨花,说也不听,便百无聊赖,回后院去。
      罗士信:“又去哪?”
      吕仲明:“睡午觉——”
      罗士信便不管他了,回到后院时,忽见一人骑在墙上,朝他吹了声口哨,正是尉迟恭。
      
      尉迟恭笑道:“仲明!”
      吕仲明笑了起来,尉迟恭招手道:“来,出来!带你去逛逛!”
      吕仲明趁着罗士信不知道,毛手毛脚爬上墙去,翻出院子外,溜走了。
      
      雪过天晴,尉迟恭换上了那天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鹿皮裤,狼皮夹袄与帽子,摇身一变,丝毫看不出是个铁匠,又成了个鲜卑俊男。
      吕仲明道:“怎么来了?”
      尉迟恭道:“想找你说说话。”
      尉迟恭引着吕仲明,从巷子里出去,今日正是个赶集的日子。市集繁华热闹,两人站在集市一侧,看猎户拿来雁门关下卖的狐狸。吕仲明对这种景象,颇有点不真实感,仿佛一切纷争,烦恼,都离自己远去了。
      然而尉迟恭却仿佛有心事,寻思片刻,仿佛在考虑什么,又看吕仲明,吕仲明发现了端倪,便问:“有话就说。”
      尉迟恭似乎是把心一横,说:“跟我来。”
      两人转进又一条巷里,深巷中酒香传来,尉迟恭一路忧心忡忡,推开酒坊后门进去,吕仲明忽见两个喝得烂醉如泥的突厥人。
      吕仲明隐约察觉了不妥,问道:“发生什么事?”
      尉迟恭低声道:“今日清早,我来这儿想给你捎点酒去,碰见三个突厥人在里头商量事。”
      吕仲明上前检视那两名突厥人,见脸色通红,一身酒气,说:“衣服,裤子上全是酒,烂醉不省人事的人不是流口水就会吐,是被你打昏,再把酒浇了一身的罢。”
      尉迟恭嗯了声,吕仲明又道:“还有一个呢?”
      尉迟恭看着吕仲明,沉默不答。
      吕仲明转念一想,问:“突厥人有什么计划?是不是要在雁门关下抢劫?还是想占城?”
      尉迟恭道:“你怎么知道的?”
      吕仲明笑道:“你说有三个人,这里只有俩,还有一个不可能是逃了,否则你表情肯定没这么镇定。多半是商量完事后,一个走了,另外两个在这里准备接应。”
      尉迟恭点头道:“是。”
      吕仲明想起尉迟恭出身,低声问:“他们说的是突厥话?你听得懂,对不,说了什么?”
      尉迟恭道:“雁门关下过冬节,市集开张,他们要进来抢劫。”
      吕仲明惊道:“确切时间呢?什么时候?”
      尉迟恭道:“明天夜里到后天,没听得太清楚,现在突厥人的兵都在外头潜伏着。”
      吕仲明道:“埋伏点在什么地方?”
      尉迟恭道:“似乎是在雁门山下,半个月前进的长城。”
      吕仲明:“有多少人?”
      尉迟恭迟疑,摇头,说:“这事儿不好办,守兵太少,大多都在北边守着关……我想得告诉城里大家,做好准备,但我是个铁匠,说的话别人未必就信,你是出了名的算命先生……”
      吕仲明心道&%¥#@……这是什么道理,感情自己在尉迟恭眼里已经是个神棍了,两人对视一眼,吕仲明知道尉迟恭想让自己去挨家挨户警告,告诉他们来日会有麻烦,让各家各户小心不要出门之类的话……可这怎么行?遂哭笑不得道:“临近年底,来往商户太多了,躲起来也没用。雁门关下守军是谁说了算?”
      “晋阳令是刘文静刘大人。”尉迟恭道:“可他的兵都在上党。”
      吕仲明道:“一来一回,起码要三天,来不及了。”
      尉迟恭眉眼间十分焦虑,吕仲明知道这么大的事,不能自己担着,便拉起尉迟恭的手,说:“回我家去商量,走。”
      尉迟恭的大手温暖,稍一迟疑,便抓住了吕仲明的手,尉迟恭道:“这里!”
      说着他带吕仲明直接翻墙过去,翻了几条小巷,再一钻一拐,便回了城东,吕仲明正要进厅堂里去,却听见陌生男人的声音,在与秦琼交谈。
      尉迟恭:“有客人?”
      吕仲明轻轻摆手,站在门外听着。
      
      厅堂里,罗士信吊儿郎当地坐着,一身黑袍子胡乱系上,秦琼则在待客,一名儒雅男子坐在秦琼面前,身后站着名武人打扮的护卫。
      “往事不必多提。”秦琼考虑良久,而后道:“隐姓埋名,在雁门关下过日子,就是不想再打仗了。”
      罗士信又道:“人各有志,何必强求?”
      男子也不愠,笑笑说:“罗将军所言甚是,在下回去便会转告。待吕先生回来后……”
      罗士信道:“不妨,留下来喝杯酒罢。”
      这时吕仲明便推门进去,与那男子打了个照面。只见男子面如冠玉,鬓前留了两道垂缨绦,眉目俊朗,目光明亮,年纪却是很小,吕仲明平日所见都是粗犷男人,难得忽然看到个这么清秀的公子哥儿,不禁莞尔。
      “回来了?”罗士信懒懒道,顺便瞪了尉迟恭一眼。
      “回来了。”吕仲明先朝客人拱手,笑道:“咦?小兄弟今年多大?”
      那男子没料吕仲明也是这么小,颇有点意外,笑道:“十五,你呢?”
      “我也十五。”吕仲明乐道:“我六月底的生辰,你呢?”
      男子起身,乐道:“我二月,被骗了一岁,在下李济,小兄弟怎么称呼?”
      “吕仲明。”吕仲明笑着与李济拱手,双方相视一笑,默契顿生。
      “咳!”罗士信咳了声。
      吕仲明讪讪坐下,李济刚要说点什么,吕仲明却朝罗士信与秦琼道:“突厥人打到家门外了,预计明天夜里进城劫掠。”
      “什么?”所有人闻言大惊,完全没料到吕仲明一来就抛出了这么个惊天大消息,连罗士信也顾不得赶人了,皱眉道:“怎么知道的?埋伏在什么地方?”
      尉迟恭看了众人一眼,秦琼这才注意到他也来了,便示意他坐,尉迟恭便将今日偷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告知,随着尉迟恭解释,数人脸色逾发凝重。一时间厅内众人不再客套,都觉十分危险。
      吕仲明道:“突厥进关打劫,古来有之,防不胜防,也不可能一战全歼,得怎么想个办法,尽量减少城中百姓伤亡。”
      李济颔首道:“雁门关下兵员只听副留守王威调动,隋军兵制尾大不去,难以保民,战力更不及突厥人……”
      秦琼开口道:“以前雁门关下,都是如何抵御突厥的?”
      “说来惭愧。”李济朝秦琼道:“抵御突厥兵马的,乃是一支叛军,首领名唤历山飞。”
      一语出,数人都是心照不宣,并州从前有一支农民义军队伍,隋军无能,反倒靠叛军保护了几个重要地区,然而现在历山飞被李渊镇压,追随者作鸟兽散,现在突厥人已经可以长驱直入了。
      罗士信沉默,一时间数人看着罗士信温的酒,热水冒着蒸汽。
      
      李济温和一笑,看着吕仲明,问:“你们要去袭营?”
      吕仲明对他很有好感,只觉其人彬彬有礼,有种令人如沐春风之感。看到他身边那侍卫似乎身手不错,便打趣道:“你也想去?”
      李济侧过头,朝那侍卫道:“咱们随吕先生,秦将军与罗将军,一同去会一会突厥人,如何?”
      侍卫只是沉默一点头,什么也没说。
      罗士信朝李济道:“你们还是别趟这浑水了,先回去罢。”
      “兵分两路。”吕仲明道:“李兄认识刘文静么?刘文静那边,拜托李兄了。”
      吕仲明虽不知李济来历,但观其气场,知道多半是隋家官宦子弟,果然一猜就中,李济略一沉吟,便道:“行!家父与他有交情,但在下不认识,吕先生若有意,便请修书一封,我这就亲自前去。酒先留着,来日再喝。”
      吕仲明欣然道:“那就拜托李兄了。”
      秦琼回房取了笔墨,吕仲明沉吟片刻,写了封信,李济看着那书法,笑道:“好字!”
      “平日里懒怠练,见笑了。”吕仲明道。
      李济也不再多过问之后要如何安排,便道:“军情紧急,我这就去了。”说毕数人起身,将李济送到门外,要道别之时,李济又道:“听闻先生有一歌谣,雁门关下不少人已会传唱……”
      吕仲明一笑道:“都是胡编的。”
      李济看着吕仲明,朝他挤了挤眼,笑道:“先生还会在雁门关下呆多久?李某心生向往,只盼能常来拜谒。”
      吕仲明道:“来日方长,改日再谈。”
      李济一笑道:“众位英雄,后会有期。”
      
      说毕李济上马离去,吕仲明回入厅内,四人坐着,十分尴尬。
      罗士信:“睡觉睡到街上去了?”
      吕仲明:“我……梦游了。”
      秦琼不忍卒睹,尉迟恭却笑道:“是我来找仲明的,现在怎么说?”
      尉迟恭一言提醒,二人才想起正事要紧,吕仲明忽然发现所有人都看着他,莫名其妙道:“都看着我干嘛。”
      “想办法。”秦琼道:“你不是鬼主意多得很的么?”
      吕仲明嘴角抽搐,绞尽脑汁,都在想刚刚的对话,李济走了,去送信,也就是说,晋阳令刘文静会来解救,理论上问题不大,但如果来晚一步,就会很危险……李济是个什么身份?
      吕仲明有了头绪,先道:“不忙,先把事情理清楚。李济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罗士信答道:“他开口就是问荥阳的事,雁门关下住不下去了,还是得搬家。”
      吕仲明知道通缉三人的消息,终于传到塞外来了,张须陀荥阳一役战败,必须追究责任,李济想必有些渠道,才知道他们的身份。
      “当真这么说了?”吕仲明笑吟吟道:“就没有委婉点?”
      秦琼道:“委婉不委婉,话里都是这个意思,我倒是宁愿来的人说话都直爽点,他还说,他家长辈想请咱们过去,聊聊天,喝杯酒,见上一面,又不说是谁,我说既然想见,就亲自来罢。”
      “如果没猜错,李济应该是唐国公府上的人。”吕仲明道:“你记得我的那首歌谣么?夏商周秦西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
      这话一出,数人才都变了脸色,秦琼喃喃道:“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当然,也可能是想查李渊造反的人。”吕仲明道:“若是政敌,那半点也不奇怪。”
      “当真是政敌。”罗士信道:“应当是先将咱们抓起来罢。”
      吕仲明点头,沉吟半晌,敲定了李济必定是唐国公李渊府上的人,因为歌谣里,隋后就是“唐”,而对得起这个称号的,只有李渊了。初时他教小孩们这歌谣,为的也就是引李渊出来。如此说来,为避人耳目,李渊派个部下来请他,也是可能的。但吕仲明不打算一请就去,而且现在也不是去的时候。
      尉迟恭道:“援兵几日能到?”
      “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援兵身上。”吕仲明道:“突厥人既然埋伏在雁门山下,咱们就去会一会他们。”
      罗士信痞兮兮笑道:“正有此意。”
      秦琼道:“几个月没打仗,再不找点事做就生锈了。”
      尉迟恭色变道:“对方至少有几百人!”
      吕仲明道:“他们在暗,咱们在明,怕什么?”
      尉迟恭皱眉道:“我只想让城里百姓躲起来。”
      “没有地方躲。”吕仲明道:“走罢。”
      
      一言出,罗士信与秦琼便上楼取武器,尉迟恭道:“没有马,走过去?”
      “我们有马。”吕仲明接过秦琼抛来的长弓,背上,要出门时,尉迟恭又道:“你不要去,听我一句,塞外突厥嗜杀,太危险了。我与你哥哥们去。”
      秦琼与罗士信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尉迟恭莫名其妙,看着二人。
      “我……打架不太行。”吕仲明道:“射箭还是可以的,能自保。”
      尉迟恭坚持道:“不行,我去就够了。”
      吕仲明:“那咱俩一匹马?”
      尉迟恭道:“不必,我有骑的。”
      秦琼道:“仲明,待会你负责照顾尉迟兄弟。”
      吕仲明嗯了声,点头,尉迟恭见拦不住,说:“你们等我一会。”
      
      罗士信牵了三匹马来,战马已数月未出门,养得膘肥体壮,问:“四个人,三匹马,怎么骑?别等他了。”
      秦琼道:“应当是回去牵马。”
      三人在后门外站了一会,见尉迟恭牵来三头骡子,当即一起倒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