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惹尘埃

作者:野豌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永别

      未想过在这个时空里我会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几率偏偏会那么高。
      那晚。。。。。。太深刻。
      十四没多大会儿再次来到我房里。隔着门帘不动声色地看我。我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摸着肚子局促不安地说:“怎么会有个孩子,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本是想为自己今日的大意找个借口,可话一出口,听起来倒像是做错事后的撒娇。
      脸顿时一红,这回连看也不敢看他。室内是死一般的沉寂,我自己紧张到快窒息,一是为那晚的事而万分尴尬,二是为自己在他面前无意间表现出的娇羞而难堪。
      良久,十四终于轻叹一声走进来,眼睛一直盯着我看,直到他缓缓坐在床边。
      由着他的逼近,我眼神更加飘忽不定,根本不知道该往哪看。
      “那个。。。。。。四、四爷他们走了吗?”
      他只轻声道:“恩,今日所幸他们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找你何事?”
      他一顿,淡淡地说:“没什么,左右不过朝廷上的那挡子事。”
      见他无意说,我暗自咬舌,似乎自己已经逾矩了。
      他突然轻握住我的手,我如受惊的小鹿,想要把手缩回,却无奈被他死死拽住。
      “有些话,今日不得不与你说了。”
      他叹息道:“第一次见你女扮男装,我就记住了你,居然有如此胆大妄为的女子,那一次你也彻底激怒了我,后来在宫中再次见到你,我本是想惩戒你,却无意中发现你跟四哥和老十三走得近,所以你更成了我的眼中钉,可是再后来,你进了府,你的举动常常让我好奇,也给了我震撼,我在潜移默化中改变,明明很讨厌你,却会为你弹琴的样子心动,会在你为我挡剑的时候而莫名害怕,会因你欢喜而高兴。。。。。。”
      十四的一番话,让我猝不及防,我一直低头不语。
      “今日知道你有喜,我很高兴。”他沉默一瞬,说:“过去就让它过去吧,你既然嫁我为妻,现在咱们又有了孩子,我们就从今日起,以诚相待,好好过日子。”
      过去?是我的过去,还是他的过去?还是我俩的过去?我有些迷糊。这算是表白吗?还是我和他和解的正式宣告?
      我看着他,竟无言以对。今日的事都太过突然,从落水到胤祥的出现,到怀孕,再到十四的一番话,我需要时间好好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
      十四没能得到我的回应,有些失落,但依旧握着我的手,说:“太医的嘱咐你都听到了,这段日子府里的事就暂时交给赵青,你多休息,我还有事,空了再来看你。”
      他扶我躺好,替我盖好被子,就匆匆地离去,像是有什么要紧事。
      走到门口,他突然停住脚步,转身对我说:“我刚刚说的话,都是肺腑之言,你好好思量,我等你的回答。”
      自从那日之后,十四在府里的时间便多了起来,不是在书房,就是在我房里。
      很多时候他会陪我下下棋,尽管我下得不好,他却很有耐心地给我讲解,有时还会给我讲讲京城好玩的新鲜事,这样一来,日子倒也不算太无聊。
      一晃眼,已经入冬。
      今年的冬天冷得特别早,刚一入冬,气温骤降,一连下了好几场雪。屋外的地面都积了薄薄的一层雪。
      午后,我和十四坐在榻上下棋。秋桐在屋里点了好几个火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我今年特别怕冷。
      屋内的窗户被关得死死的,一丝冷风也进不来,十四额头上早已浸出点点汗珠,此时正低头思考怎么破解我的棋阵。
      下了几个月的围棋,我的斗志荡然无存,只好抬出自己的杀手锏——五子棋。前几日刚教会他,趁他不熟练,我倒是成了常胜将军,重振了雄风。不过很快我们就势均力敌,现在,我又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
      自从上次十四说等我给他答案,但我一直未曾提起过,他也不问。每日依旧来我这儿,悉心照顾我,陪我消遣娱乐,除了不让我出府以外,让我做什么都行。
      对于他的照顾,我感激不尽。
      屋子里其实特别闷,秋桐都不愿呆在里面,总说憋得她难受,可十四却能一呆就是一下午。
      见他汗湿衣襟,我有些于心不忍:“要不,把你那边的窗户打开吧?”
      “不用,这样挺好的,太医说了,你不能受寒。”他轻皱眉头思索着棋路,头也没抬地说。
      我将手绢递给他:“没关系,就开一小缝,不碍事,也正好让屋子换换气。”
      他接过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略微想了想,便点头去了离我最远的一扇窗户。
      “小姐。。。。。。小姐。。。。。。”秋桐突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小姐,不。。。。。。不好了。。。。。。”秋桐因跑得太快,喘息着,指着屋外,还来不及开口,平安一脚便踏了进来,一见我,便跪倒在地上:“小姐,快随奴才走吧,三小姐她,快不行了,呜呜呜。。。。。。”
      我脑子一炸,站了起来,手中的棋子散落一地。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不敢置信地问。
      “三小姐快不行了,老爷让奴才赶紧来请您过去。”
      不等平安说完,我便朝门口跑去,刚跑几步便被十四一把拉住。
      “放开我,我要去见姐姐。”
      “我马上叫人备车,跟你一起去。”十四为我披好斗篷,拉着我大步向府门走去。
      马车快速地行驶着,大雪不停地从车窗外飘进来。我坐在马车里,心急如焚,强忍着泪水,可一想起姐姐的模样,姐姐的一颦一笑,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淌。
      十四挪到窗边,用身子挡住了车外的风寒,轻轻搂过我:“梅儿,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别憋着。”
      十四的安慰彻底击垮了我心底最后的防线,我不再逞强,不管不顾地靠在他怀里哭起来。
      “梅儿,姐姐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梅儿,你在永和宫可好,有没有人欺负你?”
      “梅儿,对不起。”
      “梅儿!记得常来看我。”
      。。。。。。
      姐姐的话一直在脑海里,旋转,徘徊。
      下了车,连走带跑,刚到后院,屋内突然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声,一阵高过一阵。
      那一刻,天旋地转,我驻足屋外,久久不敢入内。
      姐姐,我答应过要常来看你,却一次也未曾来过,你可怪我?不,你那么善良,是不会怪我的,可是我会怪我自己。上次匆匆一别,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我忽视了你,如今上天一定是在惩罚我,才会让我连你最后一面也没赶上,让我今生今世,遗憾终生。
      雪越下越大,屋外的奴才,一个接一个跪在地上,我的心开始慢慢抽痛,缓缓地向屋内靠近。
      姐姐静静地躺在床上,像睡着了一样,她脸上毫无血色,嘴角却有一丝微笑,平静,安详。姐姐手里死死拽着一块玉,翻过来一看,上面刻了个“祺”字,是五爷送给姐姐的定情信物。我的姐姐,终究还是抱憾终身,走到生命的尽头,陪伴她的,唯有曾经的甜蜜回忆。姐姐这一生,遇见五爷,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怎么会这样?”我捂了捂隐隐作痛的胸口问道。
      完颜夫人因过度伤心已被扶到椅子上。
      “月儿自从生产后身体就一直虚弱,再加上。。。。。。再加上时而郁结于心,前几日听刘麼麽说还吐了血,没想到这么快就没了。”二哥捂住眼睛,努力抑制悲伤。
      我的眼泪早就吧嗒吧嗒地掉下来。
      二哥平息情绪后,递给我一封信:“这是月儿让我转交给你的。”
      我接过信,颤抖着打开,一行行娟秀的字迹跃然眼中:“梅儿,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或许,我已不在人间,不要为我难过,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今生短暂,但能遇上你们,我已知足。。。。。。。。。走到生命的尽头,我最想见的却是你,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对你说,却来不及了,但是梅儿,我知道你都懂,你懂我的爱,我的痴,我的不舍,我的牵挂。。。。。。双亲虽在,但能放心托孤者,只梅儿一人。代我好好照顾鸿轩,告诉他,我很爱他。梅儿,恩情难报,来生有缘,定结草衔环。。。。。。”
      千言万语,化作一封长长的信,仿佛诉不完,道不尽。我一遍一遍地读,就好像是姐姐在我面前诉说,就好像她还围绕在身边,并未走远。
      姐姐的后事有太多的顾虑,办得及其简单。
      我因为有孕在身,不便走动,被困在暖屋里。十四被阿玛请去了前厅。
      早已大如鹅毛般的大雪一直下一直下,打开窗户,一阵冷风迎面扑来,钻心刺骨。
      这样的雪天让我想起那年深冬,风也是这样呼呼地吹着,大雪一下就不停,姐姐立在雪中等我,姣好的脸颊被冻得通红,手脚早已冰冰凉凉,怀里的麻酥却是温热的,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麻酥,可惜今后再也吃不到了。
      “吱呀。。。。。。”一阵开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阿玛、额娘你们怎么都过来了?”完颜夫人的眼睛肿肿的,一看见我,又拉着我不住地流泪。
      阿玛见状,低喝一声:“别再哭了,说正经事才是。”
      我疑惑地看着阿玛。
      阿玛轻叹一声,道:“把鸿轩还是留下吧,我们带回府去,你姐姐当初托付给你并不知道你怀有身孕,你现在这个样子连自己都需要人照顾,又怎么去照顾一个孩子?”
      “不,我能照顾好,十四府里很多有经验的奶妈都能帮我照顾,况且这是姐姐最后的心愿,我一定要把鸿轩带回去好好抚养。”
      “你拿什么抚养?孩子要以什么身份立足于十四府?你给他再多的爱在别人眼里他终究还是寄人篱下,抵不过流言蜚语,况且你想让全天下的人都耻笑你姐姐未嫁生子么?”阿玛的话点醒了我,姐姐秘密生子,就连两位嫂嫂都不知道。
      “我和你额娘还有你两个哥哥已经商量好了,他今后就记在你二哥名下,好歹也是完颜府的主子。”
      “可是。。。”
      “别再可是了,鸿轩也是我的亲外孙,我会好好照顾他、疼他、爱他的,梅儿,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妇人,把孩子留下吧。。。。。。”完颜夫人哭着打断我想说的话。
      阿玛语重心长地说:“梅儿,嫁入皇家有许多的无可奈何,或许鸿轩留在我们身边对他好,对你,也好!”
      我知道阿玛是站在大局上考虑,鸿轩跟我走,十四府中的人都会知道他是我从外面带回去的孩子,不管在那里生活多少年,享受怎样的待遇,终究还是个客人,一个寄人篱下的外人。可是我心里却始终对姐姐有无限愧疚,这是姐姐唯一的心愿,我很想帮她完成。
      “富贵荣华,身份地位,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没有幸福,他有没有快乐不是吗?”阿玛皱眉说:“这也是我当初对你的希冀。”
      我看着阿玛苍老的脸,万分愧疚。他说得没错,我不能为了自己心安,不考虑孩子的未来。
      经过几番思量,最终还是决定让鸿轩暂时去完颜府,只是对于他以私生子的名义被二哥带回去,我有些隐隐地担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