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惹尘埃

作者:野豌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安慰

      一个人的逝去只是瞬间,留给他人的伤感却是长久的。难过、惋惜、悔恨、怀念。
      姐姐的离去,是我永远的遗憾。我常常夜里睡不好,总是梦到她对我笑,然后哭着醒来,便再也无法安然入睡。因为心里深深自责,所以久久不愿放下。梦里的姐姐笑得越是温柔,醒来后的我越是难过。
      突然很想念另一个时空的家人。那个时候,我因为工作远离家乡,与他们也不常见面,但只要一想到他们都好好的,与我沐浴同一米阳光,共赏同一轮明月,心里就会泛起丝丝温暖。可如今我来到这里,周围连他们的一丝气息都没有,只有我,我一个人,独自前行。
      我躺在床上偷偷抹着眼泪,忍不住吸了吸鼻涕。
      “怎么又哭了?”黑灯瞎火中传来十四轻柔的声音,贵妃椅也跟着唧唧地响了几声。
      原来他还没睡。
      自完颜府回来,十四每晚都住在我屋里,怎么也赶不走。其实我心里是感激的,因为在这样的夜里,我想有人陪着。尽管这样,还是会在他每晚睡着后默默伤心。
      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装睡?每晚躺下不到一会儿就呼吸均匀,一动不动,都是装的?难怪我睡着后,迷迷糊糊中又总能听到椅子响动的声音。
      “谁哭了?我只是鼻子有些堵!你干嘛装睡?”
      “装睡?你每晚睡意那么浅,我若再动来动去,你这一晚就甭睡了。”
      原来是怕吵到我,真是难为他了。十四身形高大,躺在贵妃椅上定是不太好受。
      “都快做额娘的人了,还天天哭鼻子呢?”
      “我。。。。。。我没哭,真的,只是夜里寒气重,鼻子有些不通气。”我试着继续辩解,也不想让他看笑话。
      十四轻叹:“梅儿,你不用背着我难过,也不需要伪装,更不用强颜欢笑,在我这里,你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你怎样都好,只要给我一个真实的你,可以吗?”
      一个真实的我?自从来到这个世上,我努力学规矩,学会看脸色,学习怎么迎合主子,学着在勾心斗角中独善其身,努力扮演好落梅的角色,我已经快忘了我自己,忘了那个叫李萱的女子。
      在体验落梅的人生中,我付出了很多,收获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即使我不再是以前的李萱,也不是落梅,但我可以是我自己,一个真实不伪装的自己。十四的话让我如梦初醒,也倍感温暖。
      “为什么想要一个真实的我?”
      十四翻了个身,说道:“因为我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我想走近你,了解你,融入你。”他顿了顿,说:“也想知道怎样才能让你靠近我,不仅是人,还有你的心,我想让你了解我。。。。。。爱上我。”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黑暗中,我看不见十四的脸,却能感受到他扑通跳的心,与我狂跳的心遥相呼应。
      半晌,我们谁也没说话。
      十四对我的情谊我是知道的,他也一直在等我的回应,可是,我现在还不能给他想要的答案,我不确定对他的感情到底是感激还是喜欢,现在做决定,太过草率。
      又是一阵响动传来,睡在椅子上的人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你确定想要一个真实的我?”我问。
      “是。”十四坚定地回答。
      “说我想说的,做我想做的?”
      “是。”
      “那。。。。。。现在你能回去睡吗?我可不想每晚被椅子吵醒。”不忍心他每日夜里睡得难受。
      “不行。”
      “为什么?你刚刚不是说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吗?我现在就想你回去,再真实不过的想法了。”
      十四笑了笑,说:“爷只是让你说想说的,做想做的,可没说过你的所有要求爷都会答应。”
      “骗子!你这个骗子!”被十四气死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气冲冲地翻身背对他,蒙头生闷气。
      十四见状越笑越大声,直到后来见我真的生了气,才悻悻地说:“早说过了,如果被探子探了去,说爷大晚上被媳妇赶出去睡,那今后爷的脸面往哪儿搁,在京城还怎么混?”
      一听他说媳妇,我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多亏屋内没点灯,彼此看不见。
      见我不吭声,他试探地问:“还在生气?”
      。。。。。。
      “大不了我尽量不动就是,怎么样?”他讨好地说。
      本来就是无心生气,听他如此讨好,气早就消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缓缓地说。
      “是我说的,快睡吧姑奶奶,再不睡,孩子都要抗议了。”十四催促道。
      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没有半点声音,十四躺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真如他所说,他在尽量克制自己不吵到我。可是,我却更睡不着了。
      “十四!”我轻声唤他。
      “在呢。”他的声音略微嘶哑。
      “要不然,你。。。。。。到床上来睡吧!”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让他睡得舒服一点。
      “你说什么?”他似乎有点不太相信,音调都变了。
      “没听见就算了。”
      下一秒,他已经坐到了床沿上,透过月光,我看到他笑弯的眼。
      “你到底睡不睡?”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
      “睡,当然要睡。”他紧挨着我躺下来,还没睡定,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蹭地坐起来,凑近我调侃道:“心疼我了?这才是你的真实想法吧!这么想跟我睡?”
      什么?等我恼怒地爬起身,还没来得及开口,他早就紧闭双眼在床上挺尸了。
      我扯了扯被他压住的被子,根本就扯不动,反正室内有暖炉,不会冷,索性丢了被子翻身向里侧睡去。
      良久,他估摸着我气快消了,又悄悄地把被子盖回了我身上。
      
      一大清早,秋桐的心情好得不得了,进进出出一边伺候我洗漱,一边还不忘拿眼偷瞄我,笑得贼嘻嘻的。
      直到用完早膳,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过来!”
      秋桐得了召唤慢慢靠近。我试探性地问:“早上捡钱了?”秋桐疑惑地看着我摇头。
      “没有啊,那。。。。。。上次给你做烤翅的刘厨子跟你表白了?”
      “小姐,你胡说什么啊!”秋桐的脸蹭一下红了,急得直跺脚。
      “也没有啊,那你一大早到现在高兴个什么?”
      听我这么一说,秋桐立刻来了劲:“早上爷出门的时候,心情特别好,连小李子都说好些年没见爷这么高兴了,爷起来时特意吩咐下人们小声些,不要吵到福晋,还让人把昨日宫里赏下来的贡品一样不落的全拿到咱们院来。”她说得洋洋得意,像是得了什么头功一般。知道她往常憋屈太久,我今日倒也放任了她。
      午后,大好的天气,我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慵懒的阳光让我昏昏欲睡。在我困得不行时,秋桐将我轻轻推醒,一改早上的欢喜,她一脸怨气地说:“侧福晋来了,说要见你。”
      “快请她进来。”
      秋桐瘪嘴,不情不愿地往外走。我知道,她还在为上次在如烟院外听到的话置气。可是事情似乎没那么严重,左右不过两小丫头护主心切罢了。
      如烟在丫环的搀扶下缓缓走进来。柳眉轻蹙,原本红润的脸蛋此时竟有些憔悴。
      “福晋。。。。。。”一句话未出口,她倒先哽咽起来。
      “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我走过去握住她的手。
      “小姐都是为了咱们小格格才茶饭不思。”翠竹抢先答道。
      如烟两个月前诞下一个女儿,府里所有的事都是赵青在打理,我因有孕在身,再加上姐姐的事,烦心事一大堆,并未常常走动,只在小格格出生当日去看了看,送了些礼。
      “小格格怎么了?”我扭头问如烟。
      她咬了咬唇,说:“霜儿自从出生身子就不太好,总是隔三差五地生病,我在想满月酒没赶上,是不是能趁百日的时候给孩子冲冲喜。”
      如烟说得很隐晦,我却心中了然。在这个时代,女孩的确不如男孩金贵,一时间大家都疏忽了。
      “你放心吧,我会吩咐赵青准备百日宴,霜儿现在可好?”我拉着她往屋里走。
      “前几日有些咳嗽,吃了药,好些了。”
      我默默点头,又叫秋桐拿了宫里才赏下来的贡品给她。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如烟一直闷闷不乐,像是还有什么心事,却也不跟我说。直到十四回来,她的脸上才浮现一丝欣喜。
      十四大步流星地走进来,看见如烟,有些惊讶。得知小格格的情况后,说了几句话,便跟着去了如烟那。
      自他俩走后,秋桐就再不愿跟我说一句话。等我瞅准时机揪着她的耳朵询问时,她才苦着脸说:“人家都是想方设法把爷留在自己院里,你倒好,巴不得侧福晋把人领走。”
      当晚,十四果真没有再过来。一连几日,连人影也见不着。
      我坐在暖阁内,无聊地摆弄着棋盘。秋桐嫌屋子里闷,去了别屋,不愿和我玩棋,我只好一手执白子,一手执黑子,攻守兼备,索然无味。
      一阵清香飘过,十四走了进来。看我蔫头耷脑地趴在棋盘上,笑说:“福晋一个人,怕是也太无聊了些,来,我陪你走几盘!”
      他一屁股坐到对面,正要伸手拿子,被我一把将棋盒抢了过来。
      “添什么乱,你要是得空,还是去别屋转转,我一个人下棋有趣得多。”我一手撑着脑袋,假意思索着棋阵。
      他前倾着身子打量我说:“呵,这话听起来有味儿呀,莫不是怪我这几日没来看你?”
      我蔑了他一眼,一边落子一边不耐烦地说:“赶紧走,别在这碍眼。”
      他也不恼,听话地往门边走去。我忍不住偷瞄,却正好对上他带笑的眸子,眼里闪着精光。下一秒他折返回来,似乎笑得更开心,夺了我手中的棋盒与我对弈起来。
      “最近朝中事多,我每日回来太晚,就在书房里歇了。”他漫不经心地解释道:“军营练兵,皇阿玛派我去监军,可能要去军营住一阵子。” 说话间,已退却方才的笑,眉宇间有丝丝疲惫。
      我呆呆地望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良久才“哦”地一声算做回答。
      “你就没有话跟我说?”
      “放心去吧,府里有我!”我干脆地说。
      “呵,得了吧,你就是最不让人省心的一个。”他一脸挫败,还不忘挖苦我。
      又是一阵清香飘来,我这才看见他腰间系着的锦绣香囊,定睛细看,上面的碎石动态十足,不正是当初在徐州看到的那个?原来那日他落在后面久久不跟来,是买下了另一个香囊。
      见我盯着他腰间出神,他轻笑一声将香囊握在手中,说:“当日听说跟你那碧海蓝天是一对,我便买了下来,正好这几日用来醒神儿。”说着低头深嗅了一下,一脸沉醉。
      我尴尬地笑了两声,低头思索棋路,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
      十四在我这儿没呆上多久,又去了书房。第二日一早便去了军营。
      我从衣柜中翻出了那日在徐州买的香囊,味道与十四的差不多,清幽淡雅,细细闻来,又略有不同。我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将压得瘪瘪皱皱的香囊整理出来,晚上睡前挂在了外衣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