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漫漫追妻路

作者:镜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少女情怀总是诗

      
      自从迦南一点点看到零碎的记忆画面后,迦南发现她越来越不看不懂沢田纲吉这个人了。
      
      按照记忆中的画面来看,最初的沢田纲吉有二十几岁的模样,那个时候的沢田纲吉暗恋屉川京子,之后不知发生了什么大混乱,很多人死亡了。然后沢田纲吉缩小了?大概是十几岁和现在差不多大的模样,暗恋着校花屉川京子的他比起二十几岁的他废柴的太多,似乎是一直被什么人保护着,不让他接触黑手党,不过最终还是参与了黑手党的战斗。
      
      迦南一度怀疑自己看到的记忆是发生了错乱,但是心底却有一个声音明确的告诉她这些画面的顺序是正确的。
      
      这些画面中,她只能看到沢田纲吉,几乎无法看清除了他之外的人的身影,她甚至无法知道她是用谁的眼睛来看的,在这些画面中她有时候是身处事件中,有时候却只是一个旁观者。她所看到的记忆,她看到的这个人的记忆中,只有沢田纲吉。
      
      这个人或许是把沢田纲吉放进了灵魂中,每一个记忆的画面都被她深深地珍藏起来。她能够感受到属于这个人,这份记忆中所带着的强烈情感。
      
      比尘埃还要渺小卑微的爱。
      
      迦南那句“你买得起么?”的话似乎是刺激到了沢田纲吉,沢田纲吉的“买对戒”计划一直拖到了十二月学校开始放寒假,沢田纲吉每天出去不知道干什么,总之回来的比以往晚。
      
      在这期间,迦南一度想要逃跑,但里包恩紧跟在她身边,夏马尔也没事儿就来串串门,沢田奈奈更是每天都给她做大补汤。隆起的腹部已经能够隐约看到一个弧度,虽然并不明显,但这也足够让迦南感到有些慌张。
      
      再晚的话,这孩子可能就没办法顺利做掉了。但是,即使她因为肚子里的生命而感到不安,却始终没有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她好像逃不掉,或者说……她失去了逃跑的动机。
      
      “……迦南,你在听么?”
      
      沢田纲吉的声音传进耳中,迦南猛地清醒过来。
      
      面前的火锅发出腾腾的热气,开着暖黄灯光的餐厅,一桌人围坐在一起,蓝波和一平吵吵闹闹似乎都已经成了每日必备的背景音效。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沢田纲吉,迦南叼着筷子点了点头,心底却暗道不妙。
      
      糟糕,她好像已经有些享受在这里的生活。这样平凡悠闲的日常。
      
      “迦南从刚才就一直叼着筷子发呆呢,发生了什么事么?”沢田纲吉从火锅中夹了一块肉到迦南的碗中,虽然身上穿着沢田奈奈织的有些难看的毛衣显得有些滑稽,但是却无法掩饰住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温和,能够感染周围气氛的温和。
      
      挂在墙上的时钟现在指向了傍晚六点,七点沢田纲吉说要带她去并盛广场,虽然她表示对此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沢田纲吉却不给她反对的机会。
      
      “没事。”迦南森森叹了口气。她想她真的是完蛋了,武力现在失去了八成,力量没办法达到最佳状态,身边又有人守着,她真的被他吃的死死的了。
      
      “难道是在期待一会儿我们出门么?”
      
      沢田纲吉傻傻一笑,其实他有期待来着,而且还是非常期待。他能够感觉到迦南对他的抗拒一点点被他软磨硬泡的磨掉,现在的迦南对他好像已经有那么点在意了。甚至从她的眼中,他能够经常看到其中囊括进他的影子。
      
      “怎么可能,你脑子被你的肠子消化掉了么。”迦南鼻腔中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撇过头就看到沢田奈奈捧着脸,一脸幸福地看着迦南和沢田纲吉,那种让她毛骨悚然的视线不停地在她和沢田纲吉之间扫荡着。
      
      “是么?可是我却很期待,期待和迦南一起出去。一定会很开心吧。”
      
      还不够。他要她的眼中只有他。
      
      沢田纲吉扫了一眼坐在身边的里包恩,稍稍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蠢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轻咳一声。他看到了里包恩拿在手里的筷子敲到碗上,发出一声轻响,大概是对他不经意流露出的蠢样感到不满。他这个家庭教师还真是严厉啊。
      
      沢田纲吉从火锅中夹出一块豆腐放进碗中轻轻吹了几下,刚咬了一口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放下筷子,沢田纲吉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出现的名字让他的意外的眉头微微挑起。
      
      朝众人打了声招呼,沢田纲吉起身离席走出餐厅接电话。
      
      迦南拿起汤勺给自己舀了一瓢汤,低头若无其事的端着碗喝着热汤,但心底却已经有些不满。迦南敢发誓,她刚刚看清楚了沢田纲吉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是谁的。
      
      屉川京子。
      
      她打来干什么?
      
      即便沢田纲吉走出了餐厅,迦南也能隐约的听得到沢田纲吉说话的声音。那声音从温和平常变得有些紧张,最后竟然显得有些惊讶。隐约听到了“没事吧?”“现在在哪里?”“别担心,我马上过来。”之类的话语。
      
      很快沢田纲吉就挂上电话,只听见他蹬蹬蹬的脚步声在走廊里跑来跑去,不一会儿就看到了拿着外套跑到餐厅门前的他。
      
      “我要出去一下。”
      
      “发生什么事了?突然这么急着要出去?”沢田奈奈看了眼沢田纲吉,又看了眼沢田纲吉的碗,碗中的食物还没吃完,沢田奈奈微微蹙起眉,有些担忧,“饭都还没吃完就出去,是不是太匆忙了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至少先把饭……”
      
      “没事的妈妈,碗里的食物我回来之后会吃掉的。”沢田纲吉匆匆忙忙的一边将外套穿在身上,一边动手围着围巾。
      
      “那迦南呢?不是约好了要一起出去么?”沢田奈奈歪着头十分不解,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沢田纲吉会这么匆忙。作为母亲她尊重自己的孩子的意思,但马上就到了他和迦南约定要出去的时间,现在出去的话,不就……
      
      “我会去的。”沢田纲吉的表情很认真,他转头看着迦南,那双棕色的眼睛里早就告诉了她他想说的一切,这样的干净坚定的眼神十分迷惑人,迦南听到他温柔的声线传进耳中,“我很期待和迦南一起出去,平安夜和迦南在一起一定会很快乐。”
      
      “所以,迦南。在广场等我。”
      
      沢田纲吉走到迦南面前弯下腰,想捧住她的脸在她额头落下一吻,但却被拿着筷子的迦南给拍开了手。沢田纲吉无奈的低笑出声,收回了手。
      
      “那么,我先出门了。”
      
      说完,沢田纲吉就出了门。
      
      听着沢田纲吉越来越远的脚步声,迦南才不想承认她现在很不舒服。这种奇怪的感觉迦南并不能很清楚的分辨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她不喜欢,她不想让沢田纲吉去。但是她说不出口,如果她说“不要去”未免显得太过于小家子气。
      
      她才不是冲动无礼易嫉妒的青春期少女。
      
      ……咦?嫉妒?
      
      迦南拿着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夹在筷子上的食物滑落进碗里。
      
      她是在嫉妒么?她在嫉妒?!
      
      等等,这不对,不对劲啊!她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太可笑了,嫉妒什么的,有什么好嫉妒的啊。就是因为屉川京子一个电话就让沢田纲吉匆忙跑出家门?明明和她约定好了七点出去,却在六点的时候因为屉川京子的召唤跑出去?
      
      她又没有期待和他出去,平安夜人山人海和下饺子有什么区别?她怎么会期待和蠢货们一起下饺子?哈、哈哈,真是……天下最可笑的笑话。
      
      但是……但是……
      
      啊啊,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啊,这突如其来的少女情怀究竟是什么啊——!
      
      迦南,迦南!都睡过那么多人了,作为一个女票人无数的渣渣,你在这里耍什么少女脾气,刷什么少女心存在感啊!你的性格已经和最初的“玩弄感情的女王大人”的设定偏离太多了←_←!
      
      迦南默默无语的吃着碗里被沢田纲吉夹满的菜,每一口都咀嚼超过二十次才咽下去。忽然,迦南只觉得胃部一阵抽搐,一股气从胃部自食管翻涌而上。迦南脑中一阵警铃四起,立刻扔下碗筷起身冲进厕所,狠狠地关上厕所门,害怕丢脸而将自己的声音压抑着降到最低,趴在马桶上吐得一塌糊涂。
      
      她这么苦逼都是因为谁啊……摆着好好地贵族生活不过,来日本就遇到这么霸道的家伙,把她弄怀了是个错误,得知她怀孕还大男子主义一意孤行不允许她打胎。
      
      沢田纲吉你当你是谁啊混蛋——呕……
      
      几乎把胃里的食物都吐干净了,迦南才稍微觉得轻松点。
      
      用各种粗口将沢田纲吉在心底骂了一通,迦南趴在马桶上轻喘着气。随后她听到身后的门被推开的声音,里包恩走了进来,跳上马桶踩下冲水按钮。
      
      “感觉怎么样?”
      
      “差劲透了。”里包恩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一股特别的感觉,迦南忽然恍惚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里包恩是在用低段的催眠术,大概是想利用催眠术让她的精神放松一些。
      
      从里包恩手里接过折好的纸巾,迦南擦了擦嘴,站起身走到洗手池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迦南发现自己的脸色非常不好,大概是因为过度用力呕吐,脸上泛出了不正常的红晕,眼睛更是挣出了狰狞的血丝。
      
      这不是她。
      
      这么狼狈的人……根本不是她,不是她——不是她!
      
      迦南举起拳头狠狠地朝镜面打去,心底莫名的烦躁似乎又开始无法控制了,她又变得失去了理智,她的身体,她的大脑,她全身的每一丝神经都在叫嚣着。
      
      打在镜面上的手并没有传来痛感,迦南喘着气,慢慢抬起头。她看到了站在洗手池上截住了她的拳头的里包恩,那看似小小的完全无法承受力道的手掌紧紧地吸附在她的拳头上,让迦南无法动弹分毫。只听见里包恩那软糯糯的声音低沉的说道。
      
      “发泄够了么?发泄够了就把脸洗干净出去吃饭,妈妈在担心。”
      
      里包恩看是冷漠无情的话其实是现在对迦南最好的安慰,他清楚地知道以迦南的骄傲,多余的同情与安慰不但起不到作用,反而会适得其反。
      
      迦南看着里包恩跳下洗手池走出洗手间,抬手用手背拍在了额头上,叹了口气。
      
      “啊啊,真讨厌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二更,快来留言宠幸我_(:з」∠)_



    [家教]漫漫追妻路
    残生系列第三部。两世记忆27×无记忆迦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