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锈Ⅰ

作者:横刀立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人民医院附近有个地道,地道旁边有个位处低势的饭店,名叫/春来,一般人没事不会上那儿去,其一,因为地方太隐蔽,不好找。其二便是因着虽然这店里的味道还不赖,但价钱跟周遭的馆子比起来实在不够公道。
      徐新站在围墙外边儿,回头看了跟在身后的文伟一眼,“就这,行吧?”
      “行行行,你说在哪儿就在哪儿,高兴第一!”文伟赶紧笑道。
      徐新皱着眉在外面又打量了一下,这饭店构造委实怪异,本来就较其他地方略低一等了,还要再外面围上那么一圈,说实话,要不是刚看见高出围墙一截的招牌,他还真想不到这地儿还能藏个不小的饭店。
      
      徐新对这一块并不是很了解,不过也对,谁没事儿爱往医院跑?就算逼不得已来了,也是恨不得赶紧完事赶紧走,更别提在附近瞎转悠了。
      文伟还在身后说个不停,一会儿是哎三儿眼光就是好啊,你看看你看看,谁能想到这破院儿居然还别有洞天哪!一会儿又问哎徐新你刚看的是什么朋友啊,怎么进的医院啊?别是打架吧,唉我说你什么都好就这点不好,怎么就老爱跟那些个不入流的掺合在一块儿哪……
      徐新沉默不应,脚下生风地进了门,径直往里走挑了个最里面的位子,在服务员的尾随下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随后抬头朝穿着红旗袍儿的小姐道:“先来壶热水。”
      从头到尾连看都没看走在一边滔滔不绝口沫横飞的文伟一眼。
      
      前堂人少的可怜,除了他俩外,空泛的几十张桌子就被占了两张半。
      丁伟察觉到里外的环境差异,讪讪住口,尴尬地笑着在徐新对面坐下。
      徐新冷冷看他一眼,“说够了?”
      文伟僵道:“够了够了,那啥,我这不是……不是怕你哪天把自个儿给搭进去了嘛!”
      
      你要是有个好歹,我跟你哥约好的的事儿也甭想谈了……当然,这话他肯定是不敢当着那人面说的。
      
      徐新低头翻菜单,随便点了几个菜,把本子扔了过去。
      文伟讨好地笑道:“不用不用,你点就好你点就好,我无所谓,什么都行!”
      说着一转手把菜单儿给了一边等着的服务员。
      徐新倒了杯刚上来的热茶,喝了几口润了润发干的唇舌。
      文伟在对面仔细地观察了他一会,见他似乎没有不耐烦的情绪,不由心里暗喜,独自酝酿了会后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开口道:“三儿,跟你说个事儿,你那啥……咳,我说你准备什么,什么时候也回去看看啊?”
      边说着边时刻瞄着对方的脸色,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便大着胆儿一口气说了,“上回马老为着上头调职的事儿请你爸吃饭,你爸把你大哥二哥都叫去了,可见他有多重视这事儿,你,你就也不想……”
      徐新喝够了,杯子咚的一声搁在了桌子上。
      文伟吓了一跳,舌头一拐赶紧补救,“哎,你别生气。我也是刚突然想起来,就这么一提。”
      
      徐新抬眉扫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道:“我哥叫你来的?还是老头子?”
      文伟支支吾吾,“哪有的事!我这不是看你一个人在外边儿辛苦嘛。你说你家里要啥没有,好好的不呆,干什么偏得出来闹独立反革ming到处胡混?”
      说完又小声嘀咕了句:“这事儿在外面儿传的也不好听不是……”
      徐新没反驳,只抬起一双眼来看他,那眼神,又深又倔,又亮,“传谁耳朵里不好听了?”
      说着突然一笑,文伟还没来得及开腔话锋便猛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那个马溢浮?”
      
      文伟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转而也有点着急起来,“嗐,三儿你可别乱说!”
      徐新不以为然地笑笑,掏了根烟出来点上,烟雾弥散中问道:“他刚大学毕业吧。”
      文伟愣了下,回道:“……恩,是,今年刚出来的,怎么了?”
      徐新耸了耸肩,漫不经心道:“随便问问。”说着稍直起身,朝前往烟灰缸里弹了记灰,继续,
      “什么大学?”
      “……X大。”
      徐新听后抽了记烟,不说话了。
      
      文伟屁股动了动,有点坐不住了。
      他跟徐新打小的交情,虽说是把烂交情,但自认对这人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俩人从穿开裆裤起,徐新就没正眼瞧过他,一旦正眼瞧他,那就意味着自己哪里又惹着这霸王得挨人整治了,他在徐家势力无比集中的那片地儿浑浑噩噩度过的童年,其中最浓重的色彩便是自个儿隔三差五被徐家老三揍出来的两管子鼻血。
      徐新这人,跟其他那些雷声大雨点小专喜作势唬人的街头流痞不太一样,他是反过来的,动手前嘴上绝没那么多唧唧歪歪,直切主题才是他的风格。打得过,来战,打不过,乖乖受着。
      
      而马溢浮,显然只能是乖乖受着的那一类。
      别的不敢说,但观察并判断徐新喜恶一个人的功夫,文伟绝对是练得炉火纯青。
      很明显,昨晚那跟在徐新身后眉清目秀弱不禁风的小子,是喜,而仅有两面之缘的马溢浮,是恶。
      别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你要是从小专注研究某个人的所有动作神情以备随时做出反应一整个童年,你也能具备这份无比精准的直觉。
      
      文伟舔了舔嘴唇,这简直比他自个得罪了面前这祖宗还紧张,若徐马之间结下了什么梁子出了什么乱子,那他不仅两头不讨好,好容易说动徐光调他进卫生局的事儿也得打个问号。
      所以他紧张,事关前途与钱途,紧张得他都要一路汗到屁股上。
      
      徐新在对面依旧一声不响地吞云吐雾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文伟咳嗽了两声,想了想还是准备开口问问,谁知刚要出声儿,却被不知何时已端着托盘站到了桌边的服务员小姐抢了先。
      徐新收回神思,顺手掐了烟,抬头看了看正往桌上放的两道菜。
      “这什么?”
      “您好先生,这是您要的糖心莲藕和碧雪豆腐。”
      徐新点了点头,朝两碟子菜递了个眼色,“这两个打包,再添份饭过来。”
      说着转头看了文伟一眼,笑了下,“占了你两菜,不介意吧?”
      文伟哪敢有异议,猜想八成是给他那住院的什么朋友带的,立马跟着笑,“哪能啊,占二十个也没问题啊。”
      可这一打岔,想问的倒又不知道怎么问了。
      没办法,从小被欺压惯了,导致看见这人就发怵,还没来由的心虚。
      文伟愁眉苦脸,正寻思着怎么找个话头好再开口,徐新倒出乎意料地自己绕了回来。
      
      “你俩怎么认识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