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锈Ⅰ

作者:横刀立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黑暗的走道里一片寂静。
      徐新沉默地松开手,心中的怒气突然就不见了踪影。
      
      这不是因为他没有见人哭过。
      相反,就算是和他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丁华,如此粗野不训的性子,遇到伤心的时候也会嚎啕得毫无形态。
      陈家楼曾经还当着自己的面嘲笑过他,说他一大老爷们还抹眼泪,不害臊。
      当时丁华怎么说来着?哦对了,他说的是——老爷们怎么了,爷们就不能哭?老子是不是男人是老子的拳头说了算,不是眼泪珠子说了算。
      这是个大实话,丁华每次掉泪,都是不遮不掩,酐畅淋漓。
      甚至就在今天,他给那人送伞时站在候车室门外,隔着一道透明的门帘看他老母垂首拭泪,虽听不见言语,却也能分毫不差地感受到那份酸楚难过。
      
      可眼前这个人,不同。
      不论隐忍、屈辱、绝望,还是恐惧、痛苦、悲戚,别人借由眼泪释放出来的,那人却似乎是在吞饮入腹。
      徐新没有遇到过这样儿的,也不懂,但看着此刻在黑暗中无声哽咽的林安,他却觉得难受。
      
      一时间,似乎连空气都不再冷冽。
      徐新静静地等了会,没有再为难他,返身将人领了回去。
      
      事先交代丁华买的药就摆在桌上,徐新倒了杯水后又找了以前没吃完的退烧药,一起送到了床边呆坐着的那人手里。
      林安指尖碰触到微烫的水杯不由一颤,始终木愣愣盯着水泥地的眼珠子动了动,看向了徐新的手。
      徐新挑起眉,杯子往那边再凑了凑,语气回复平常:“吃吧。”
      林安抿起嘴,慢慢接了过来。
      
      两人一坐一站地过了好一会,林安才在咽下药片后又按照徐新的示意喝完了整杯热水。
      由于刚哭过,杯子见底时那人一个没忍住打了个嗝。
      林安微有尴尬地抬头看了跟前站着的人一眼,神色萎顿地低下头。
      徐新好像没听见,神色不动地从他手里将杯子抽出来放到一边,随后往被子那儿递了个眼色,淡淡道:“睡吧,我去关灯。”
      林安搁在腿上的手微微一动,低低应了。
      
      几分钟后,门那边传来啪的一声响。
      光线没了,屋里黑了。
      林安闭着眼蜷在被子里,从手到脚一片冰凉。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徐新的床铺已经空了。
      林安掀开被子坐起来,发现床头放了张椅子,上面摆了杯水,杯沿盘绕着丝缕薄烟,正隐隐冒着热气,杯子旁边是两瓣儿剪好数量的药,一板胶囊一板药片,而另一边放着两个包子和一袋豆浆。
      林安愣了下,套了件衣服后穿上鞋走到阳台上朝卫生间看了看,徐新并不在里面。
      他又回头扫了空空荡荡的宿舍一眼,略有些失望地低了低头。
      
      所以当徐新擦着刚洗好的头发跨进门时,看到的就正好是那人若有所思站在风口,一副病怏怏地难受样儿。
      林安听见动静转过脸来,眼睛亮了几分:“……徐哥。”
      徐新皱着眉把毛巾甩进架子上摆的盆里,抬头一看那人还杵在原地,不由火道:“傻那儿干吗?病好了是吧?”
      林安微有心虚地进了屋,吸了两下鼻子后匆匆地将自己收拾干净,然后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徐新三两口解决了自己那份早饭,回头却见那人正欲言又止地看着自己,察觉到他转过来的视线又慌忙别开脸。
      这熟悉的动作徐新之前经历了大半个月,说实话已经见怪不怪。
      但心里却还是不可避免地微微一滞。
      迅速压制下那股焦躁和不安后,徐新走到椅子边上将东西拿起来塞进那人手里:“发什么呆呢,赶紧趁热吃。”说着又看了眼旁边的药,“这有这,别忘了。”
      言语间依稀是两人当初兄弟和睦时的情态。
      
      林安惊讶地抬头看他,愣了好半天方怔怔地把包子接了过来,咬了几口,脸上悄悄地红了。
      
      徐新将他前后反应一丝不落地看进眼里,却没多说什么。犹豫了下后干脆坐到了那人身边。
      床铺往下一陷,林安手上动作便停了,偏过头来看他。
      徐新余光扫他一眼,居然有些紧张起来:“看我干什么,你吃你的!”
      林安小声恩了声,转回去喝了口豆浆。
      徐新屁股往上抬了抬,像是地方不够似的又往后坐了坐,然后突然开口道:“咳,你昨晚上问的那件事儿……我想了下。”说着舔了下嘴唇,继续道,“以后咱俩……还那样儿。”
      说完转过头去看,却意外地发现那人似乎没什么反应。
      徐新皱了皱眉,心底莫名地有点不痛快。
      
      可这言说不明的情绪只持续了短短一瞬不到。
      因为就在他要张口想要再重复一遍时,徐新看见了林安那张竭力维持镇定的侧脸上,被死咬住的唇角正克制不住地往上扬了起来。
      
      两人都极有默契地没有提起昨晚的失态。
      徐新在宿舍又坐了会后就出去了,钱主任那儿至少要去交代一下,林安病了,陈家楼伤了,隔壁丁华的宿舍他刚去洗头的时候也顺便看了,还没回来,一车间少三人,他多少得上钱进康那儿报个到。
      当然,最重要的并不只是碰个面。
      
      徐新到厂房的时候,钱进康正要从里面出来,看到迎面过来的徐新脱下手套笑道:“来了啊,还以为你们哥仨今天要集体罢工了哪。”
      徐新笑了笑,没接话。
      钱进康往他身后一看,有些奇怪道:”哎,小林呢?”
      徐新微收起笑意,眼神中透出一丝冷意,“他昨晚上受凉发了点烧,我让他床上呆着了。”
      钱进康笑眯眯,好说话道:“呵呵,应该的应该的。”说完摘了眼镜吹了吹又抹了抹,“小丁呢?小陈那儿候着呢?”
      说着抬起头来,手上动作不停。
      徐新点了点头,“嗯。”
      钱进康又呵呵笑了两声,“那俩小子,尽惹事,感情倒是真不错。”
      徐新没吭声,只看着他,突然道:“主任,我有事想问你。”
      
      钱进康不擦了,将眼镜戴回去,用力抬了抬了两道稀松的眉,跟着双眼迅速一眨,脸上的笑也没了。
      “哦?什么事?你说。”
      徐新皱了皱眉,似乎是在考虑怎么开口,过了会才问道:“是这样,我想跟您打听下……动林安档案的事儿。对方是谁,您知道么?”
      “呵呵,这我哪能知道。”
      徐新一刻不停,立马追问道:“不是您家亲戚么?”
      钱进康咳了声,摆手道:“啥亲戚,远着呐,啥叫远房的知道不……”
      说完兀地收口,最后一个不字卡在了嗓眼里。
      钱进康脸色古怪地盯着徐新,徐新嘴角微抬了起来,“您确定是你家亲戚,不是您哪位朋友的?”
      
      钱进康神色讪讪,提了裤腿在门口坐了下来,微有尴尬道:“你小子,一早就跟这儿等着我呢吧啊。”
      徐新没接茬,低头从兜里掏出包烟来,还是那人昨晚给自己的,大前门。
      他愣了愣,从中抽出一根来后顿了顿,又放了回去,然后走另一边拿出自己的,递给钱进康。
      钱进康看着他几番动作,抬头看了看他。
      
      “哟,还分哪?”
      徐新笑笑,“当然是好的孝敬您,再说这不是有求于人吗。”说着转过脸来看住他。
      钱进康不说话了,过了会叹口气道:“小徐啊,这事儿你就别问了,问了也没用,我是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这样眼看着就快混退休了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懂吗?”
      说着也将脸转了过去,看着徐新道:“我昨儿个医院里交代你的事,你不忘就好。”
      徐新挑眉,“你之前不是教育我落地凤凰不如鸡,能帮就帮?”
      钱进康沉默了会,站起来拍了拍徐新肩膀,“他现在难道不是挺好?”
      说完又叹口气道:“行了,我那边还有点事,今儿个你也别忙活了,看着差不多了就回去吧,你那还有俩伤员等着呢。”
      说完就走了。
      
      徐新眯起眼望着钱进康逐渐远去的背影,默默地在门口把一支烟抽完,弹了烟头起来也跟着走了。
      
      到了宿舍区,徐新在楼下站了会,想了想终于还是没上去,而是返身出了舍区大门往医院方向去了。
      
      时候还早,医院里却已是热闹非凡,不时有孩子的哭声远远传来,空气中一股子药水味。徐新一向不爱闻这味道,所以步子越发地快。
      到了陈家楼的病房所在楼层,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丁华那大嗓门,笑得快飞起来似的,丝毫没认识到这是个需要时刻保持安静的地方。
      徐新走到门口,见门没关牢还漏了条缝,便也没多想,顺手就推开走了进去。
      谁知里边儿丁华听到门吱呀一声响,突然跟触了电一样猛地跳了起来,回头一看是徐新,吓得魂都没了。
      
      “老、老大,你你咋来了?”
      徐新看他一眼,“说什么呢乐成这样?”
      丁华挠头,心虚道:“嘿嘿,没啥!”说着眼珠一转,贼笑道:“哎哥你知道不,小陈有心上人了。”
      徐新这下是真有点惊讶了,陈家楼跟他一块也有段时间了,平时虽然也挺会来事,却比丁华要沉稳了十倍不止。但越沉稳的人往往心思越不好猜,不像丁华,什么风吹草动都体现在他那眉毛鼻子眼上。
      所以平心而论,撇开往年交情不谈,徐新更愿意跟丁华亲近一些。
      可话虽这么说,徐新对陈家楼还是很厚道的,毕竟心里怎么衡量是一回事,怎么说如何做又是另一回事。
      
      丁华在一边明显兴奋起来,挤眉弄眼手舞足蹈地向徐新打着报告:“嗐哥,你还真别不信,我昨晚陪夜亲耳听见的。”
      说着捏着丧着模仿着陈家楼昨晚熟睡时的脆弱样儿:“别走……你别走……你说都这样儿了,不是惦记上人姑娘了难道还是招魂儿啊!”
      说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谁知刚笑了俩声,陈家楼突然在身后一声怒吼:“够了没!别你妈一天到晚放屁!”
      说完脸色发白地开始咳嗽不止。
      丁华吓了一大跳,不明白陈家楼为啥反应这么大,赶紧回过去给他顺了顺气,道:“哎你别急啊别急,我这不说了还不行嘛…… ”
      嘴上安慰着,一转脸却偷偷对着挑了下眉毛,一副作弄成功小人得志的模样。
      
      徐新笑了笑,并没当回事,他俩感情一向好,随你怎么闹也绝对没有隔夜仇。
      接着徐新又留了会,见没他什么事,陈家楼状况似乎也不错,再观察休整几天暂时就能出院了,所以也没多呆,随便问了几句就又走了。
      谁知刚下了楼,就见不远大厅出口处站了个人,徐新脚下停了停,继续朝前走,快到门口时那人突然回过头来,一见离他只有几步远的徐新,顿时两眼放光快步迎上。
      
      “哈哈,三儿!我刚还想着看看能不能碰上你,你居然就来了!”
      
      文伟。
      徐新这次没有回避,事实上他刚下楼的时候也正想着他呢。
      只是他没想到这人昨晚说得往后聚聚会这么急不可待,这才几个小时,就连番找上门来两次。
      徐新朝他微微一笑,漠然不再。
      文伟高兴地没边儿了,一把揽住他肩道:“还是来看你那朋友的?走走走,我可候这有一会儿了,这回可算是赶上了,走,喝一杯去,我请客!”
      徐新肩膀一动,震开了肩上搭的手,也没拒绝,自顾自地往外走了去。
      文伟跟在后面嘿嘿一乐,紧紧跟了上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