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解语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8章

      官道本就好走,道路顺畅,又有大胡子负责打点衣食住行,很是妥贴周到,一应琐事概不用解语操心,不知不觉间,数日过去,京城已是在望。
      
      原本满脸大胡子的江湖盗匪变身为英俊青年,解语适应了好几天才适应过来,也不叫他“大胡子”了,彬彬有礼的叫他“无忌”。张雱俊脸微红,“你叫我无忌,我便叫你解语。”按理,女儿家的名字是不能随便叫的,可是,你都叫我“无忌”了啊。
      
      解语无所谓的点点头。
      
      张雱见她点头,心中甜丝丝的很是受用,可是究竟也没有开口叫她“解语”,只叫“哎”“喂”“你”。
      
      暄闹的城门口在望。解语一行人还没到城门口,已被一老一少迎住了,“少爷,您可回来了。我等奉侯爷之命,已在此等候两天两夜了。”一名精干的老管事,带着名机灵小厮,跪在马车前磕头行礼,二人俱是风尘仆仆,显然是等了很久。
      
      张雱脸上有丝不耐烦,“何伯您请起罢,宅子可收拾好了?”何伯忙道:“都收拾好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下人也都齐备。”知道这位少爷脾气不好,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说。
      
      张雱满意的点点头,吩咐“去当阳道。”何伯连连答应,带着小厮骑上马,跟着张雱的马车去了当阳道。
      
      张雱咳了一声,也不看解语,自顾自说道:“当阳道的宅子,我从小跟着我娘住在那儿,这可有十几年没回去了,也不知还能不能住人,只好写信跟他说了,让他替我收拾好。”
      
      这个“他”,指的是靖宁侯?解语笑了笑,这张雱真是别扭孩子,好好的跟自己亲爹置什么气。这世上你真正的亲人只有那么几个,到真有事的时候,能依靠的也只有那么几个。
      
      靖宁侯府在京中诸多侯府中名声很好,家风很是清正,族中子弟大多有出息,像岳霆,就是勋贵人家子弟中的佼佼者;靖宁侯更是勇冠三军,富有谋略,现为左军都督府右都督,领山东、辽东、浙江都指挥使司,实权派人物,不可小觑。
      
      “他,对你很好啊。”解语慢吞吞说道。儿子不肯回家,连姓都改了,做爹的还是一片痴心,张雱这边一封信写回去,马上宅子收拾好,家什、下人备好,又让人早早在城门口接着,这样的爹,说他不爱孩子,谁信。
      
      “还成。”张雱勉强点头,“他这几年脾气变好了,轻易也不动怒,我胡闹他也由着我。对了,我信上还跟他说,我要改去锦衣卫。”
      
      见解语有些惊讶的回头看他,张雱不好意思的低声说道:“我,原来在腾骧左卫挂个名,也没好好去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腾骧左卫没意思,我要改去锦衣卫。”腾骧左卫也好,锦衣卫也好,都属于京卫中的上直卫,卫中大多是勋戚人家子弟。
      
      敢情还真是“官既是匪,匪既是官”,这家伙还真是又当官,又当匪!解语瞪了他半晌,把他瞪得灰溜溜低头不语。“少爷,到了。”何伯殷勤掀开车帘,请张雱下车,解语看着眼前雅致的宅子,宅门口恭恭敬敬垂首站立两排穿红着绿的丫头侍女、两排青衣皂靴的仆役,派头挺大啊。
      
      解语捉住张雱,在他耳边低声问道:“你连姓都改了,他还对你这样?”太怪异了。这是个君父重于一切的年代,竟然有这么溺爱孩子的家长?
      
      张雱红着脸一动不敢动,也低声回答,“我们家先祖本就姓张,家里穷,卖给岳家做义子,岳家没儿子,待他像亲生子一样。后来先祖随着□□皇帝打天下,封了侯,感念岳家的恩情,也没改姓。我说要姓张,他还高兴坏了呢。”
      
      其实他当初是跟老爹赌气,以至于不想跟着老爹姓岳,“张王李赵遍地刘”嘛,随口说要姓张,谁知靖宁侯听了,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觉着自己这儿子真是不忘本,知道要改回先祖的姓。往后对这儿子越发的好了。
      
      何伯尴尬的掀着车帘,放下也不好,再掀开也不好,只好一动不动停在那儿,对车厢里的动静好似一点不知道。何伯脸上汗珠子渐渐滚下来了,还是一动不动。唉,幸亏,这车厢里的情形,下人们全都看不见。
      
      解语恍然大悟的看了眼张雱,原来如此啊,怪不得靖宁侯遇上个要改姓的儿子,也不生气。天热,张雱额头上微微出汗,他低声问道:“我到了锦衣卫,想法子把安伯父救出来。哎,你说,等伯父出了狱,我去拜访他老人家,他会不会喜欢我?”
      
      “大概不会。”解语实话实说,“他这人很古板。”安瓒一向只喜欢读书人,估计不会喜欢张雱这样的。张雱搓了搓手,犹豫道:“要不,我认回靖宁侯府?”伯父既然性情古板,一定接受不了没有家族的男子。
      
      “那又何必?”解语大摇其头。靖宁侯府再好,靖宁侯再好,也不适合张雱。张雱这个人有几分任侠使气,让他到靖宁侯府做个服服帖帖的庶子,会毁了他的,“不管你认不认回去,他都会疼你的,对不对?可是你若认了回去,头上可是会压着祖母、嫡母、兄长,一个又一个要你服从的人。”这些人可不会人人像靖宁侯,疼爱张雱无微不至。
      
      爹永远是爹,不认回去父子亲情也是断不了的,那又何必回去受拘束。靖宁侯府子孙众多,还真不差张雱这一个。
      
      张雱轻轻“嗯”了一声,痴痴望着解语,也不说话,也不动。解语推推他,“下去吧,坐在马车上做什么。”张雱方不情不愿的动身下了马车。
      
      垂首侍立的丫头、仆役跪倒一片,“恭迎少爷回府!”张雱扫了眼伏在地上的这些人,回身扶解语下了马车,两人并肩走入府中。何伯在后面吩咐道:“都起吧,起吧。好生服侍着,不可大意!谁若惹了少爷生气,仔细你们的皮!”一边差着众人该做什么做什么,一边使人去了靖宁侯处报信。
      
      当天便有靖宁侯府的人送来锦衣卫服饰,来人看着张雱的脸色,满脸陪笑,“侯爷吩咐了,命少爷去锦衣卫当差。侯爷还吩咐,让少爷空了,到凌云阁陪侯爷饮茶。”
      
      张雱爱理不理的点了点头,来人传完了话,倒退几步出了厅门,松了口气。何伯一路送他出去,他笑容满面拍拍何伯的肩膀,“老何,这趟差使你若办好了,侯爷定有重赏。”何伯笑着把他送走了。
      
      张雱安置好解语,当天便去了锦衣卫,又去诏狱看了安瓒。随手拿出黄白之物,打点上下人等,锦衣卫诸人见他出手大方,各各喜得眉开眼笑,“不是大事!这安瓒进来也个把月了,什么也不说。让他养养也好,不然真弄死了,到哪里要口供去?”反正马衡近来忙着旁的案子,好像把安瓒忘了,众人乐得做个顺水人情,任由安瓒延医调养。
      
      解语知道安瓒没有生命危险,略略放心。只是张雱也打听不出安瓒到底是为了什么被下了诏狱的,只隐约听说,似是得罪了杨首辅,又似是牵涉到了漕运秘辛。
      
      “你身子本就娇弱,这一路奔波很是劳累,先歇息几日吧,伯父的事情,咱们慢慢打听着。伯母和小弟的事,也要慢慢打听。”张雱的话,解语听来也觉有理,是要好好休养几日了,腰酸背痛,浑身跟散了架似的,幸亏老爹在狱中暂时安全。
      
      六安侯府。
      傅深和爱妾全姨娘缠绵一夜,次日心满意足的离开。全姨娘也是心满意足:她给自己的亲生女儿,六安侯府三姑娘解忧,要到了京城最时兴的首饰、衣服,要到了英国公府赏花会的请贴。
      
      解忧已是十四岁了,生得花容月貌,又聪明伶俐,可惜受庶女身份所累,总被关在六安侯府内宅,极少出门见人。“养在深闺人未识”,这可不行!解忧若不出门见客,有谁会知道六安侯府有这么一位才貌双全的三姑娘?她的终身岂不被耽误了?
      
      一身碧绿衫裙,活泼可爱的解忧姑娘,手持一枝杏花走了进来,快活的嚷嚷道:“您看!这花多漂亮!”一副少年不知愁的娇憨模样。
      
      全姨娘怜爱的看了女儿一眼。这孩子,她是太顺了,不知道人间疾苦。全姨娘也是傅深在宣府时所纳美姬之一,她人既美,又有心计,生了女儿后借口孩子身子弱,拖着不送走,天天拉着傅深看几眼孩子,果然时间久了,傅深对解忧有了感情,他慨然许诺,“回什么京城,你放在身边养着吧,我也能时时见着闺女。”
      
      六安侯府规矩严,并没有妾侍亲自养孩子的例。凡妾侍生下子女,全要抱回京城,由侯夫人抚养。所幸解忧是女孩,凑巧同样庶出的二姑娘在京中夭折了,傅深本就儿子多,女儿少,闻讯大怒,“如此不经心!”写信回去发了通脾气,府中也就没敢提让他务必要把三姑娘送回。于是,幸运的解忧姑娘,得以在父母身边长大。
      
      只是回了京,一切就都不同了。侯夫人鲁氏,将门虎女,眼里是不揉沙子的,妾室姨娘、庶子庶女想在她面前捣鬼,门儿都没有。傅深人粗枝大叶的,也别指望他能细致周到的连内宅都照顾到,在这六安侯府,自己母女二人想过得好,全要凭自己一点一点谋划。全姨娘听着解忧嘀嘀咕咕说着些琐事,眉间眼底,全是温柔。
      
      “又该去给夫人请安了。”解忧撅着小嘴说道。她不想去,她怕一脸严肃的侯夫人,也怕侯夫人身边端庄美丽的大姐,傅解意。在傅解意面前,解忧总觉得自卑。
      
      全姨娘笑道:“去吧,莫怕。”这傻孩子,怕什么呀,侯夫人只是严肃些而己,她可是什么也不敢做。这府里,有太夫人,有侯爷,且轮不着她为所欲为呢。
      
      解忧磨磨蹭蹭去了侯夫人处,依足规矩请安行礼,略坐了坐,便忙不迭的告退了。傅解意冷眼看着她退走,有些不满,“父亲也太宠着她们母女了,瞧瞧,这穿的戴的,快赶上我了。还有没有嫡庶之分啊。”
      
      鲁夫人慢条斯理说道:“她要跟你一道去英国公府,那么多夫人小姐在呢,穿戴的不好了,也是咱们府上没脸。由她吧。”傅解意走到鲁夫人身后替她捶着背,笑道:“娘真大度,想得周到。”
      
      鲁夫人脸上闪过一丝狠戾。什么姨娘,庶女,根本不值一提,侯爷养在芷园的那个女人,才是心腹大患。背夫私奔的女人,也有脸回来!
      
      鲁夫人想着想着,心里无比气愤。你傅家不错是开国元勋,富贵至极,我鲁家也不差啊,与你傅家正是势均力敌!这么着不明不白把个前面人弄回来,将我放在何处!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不能任由侯爷胡闹了。鲁夫人闭目享受着女儿的服侍,这般乖巧懂事的解意,她永远是这府中的大小姐,唯一的嫡出大小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