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解语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

      “我要先见爹爹一面。”解语在当阳道休养了数日后,决定还是先想法子见见安瓒。一则,不见他一面,还是不能决定如何行事;二则,不见他便不知道谭瑛和安汝绍究竟去了哪里。
      
      张雱这回没推托,痛痛快快答应了。他这些天很勤快,早把锦衣卫上上下下人头混熟了,安排个探监并不困难;再说安瓒调养了这几天,也有人模样了,解语见了应该不会过于心酸。
      
      次日,张雱带着解语去了诏狱。他不只把解语从头到尾围得严严实实的,进去后还用棉花把解语的耳朵堵住了,“别看,别听。”这个地方实在太惨了,吓坏人。
      
      解语其实觉得自己没那么脆弱,不过也无所谓,丑恶的东西,能不看就不看吧。任由张雱拉着,好像走了很远,走了很久,才跟着他停了下来,被他取下斗蓬,取出棉花,听他低声道:“到了。”
      
      这是一间囚室。四壁都是巨石,青砖地面上,很多地方有隐隐有血迹。没有床,没有桌子,安瓒席地而坐,头靠在墙角,身着囚犯服饰,神情坦然。直到解语露出真面目,安瓒方有些动容,他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眼花,不能相信似的低低叫道:“解语?”
      
      解语泪流满面,扑到安瓒面前,不敢大声说话,低哑声音叫着道:“父亲!”安瓒艰难的抬起手,轻抚她的鬓发,“我没看花眼吧,你真是解语?”有生之年,居然能再看到女儿?
      
      解语哽咽道:“真的是我,真的是我。”父女二人抱头无声痛哭,许久,才收了眼泪。之后,解语很快发现安瓒哪里都有伤:脸上有,手上有,胳膊、腿脚都不灵便,行动困难,安瓒微笑道:“小伤,不碍事,我儿不必忧心。”解语强忍住泪水,挤出一丝笑容,“知道了,我不担心。”
      
      张雱在旁看着,有些后悔:该再拖拖,等安瓒伤养得差不多了再让解语来。可是见不到安瓒,解语食不知味寝不安枕的,也不是办法啊。
      
      安瓒想说什么,抬头看看张雱,欲言又止。解语会意,对张雱使个眼色,张雱默默转身出了囚室,在门外守着。囚室中,父女二人秘密耳语许久。
      
      安瓒心中其实很忐忑不安,他一手养大解语,自然知道这孩子的脾气禀性。解语如果知道她的母亲是再嫁之身,可能接受?如果知道自己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又会如何?
      
      相比较这些事情,蔡家弃婚,根本不算什么。安瓒心中倒是有些庆幸,他本来也看不上蔡新华,当初远嫁女儿根本是逼于无奈。
      
      解语沉吟片刻。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从小接受传统教育长大,乍听到一向慈爱的父亲说出“我不是你生父”“你母亲曾经嫁过别人”这样的话,该是什么反应?正思索间,抬眼看见安瓒有些不安又有些期待的目光,瞬间她作出了决定,正色道:“我只有一位父亲,只有一位母亲,便是您,和娘亲。”
      
      安瓒微笑,“好,好。”一连说了十几个好,心中一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解语宽慰他道:“您放心,娘亲和弟弟,我定要想法子救出来,想来那六安侯府,也不是铜墙铁壁。倒是您,究竟是为什么入了狱,怎样才能救您?”
      
      安瓒摇头,“为父俯仰无愧,既为忠臣,虽死不悔。只是诏狱之事,我儿不可涉入,一定不可!切记,切记。”这哪是一个女孩子能管得了的,莫凭白连累了她。
      
      解语正要追问,张雱急匆匆进来,“快走!”拉起解语,给她披上斗蓬裹好,揽在怀里半抱着急急出了囚室。
      
      “怎么了?”直到出了诏狱,上了马车,解语才喘了口气,问张雱。张雱皱眉道:“有人传信号给我,让我快走。还不知道是什么事。”诏狱探监不是随便探的,这种私下安排的探监,一定要避着上司的。许是马衡来了?二人对视一眼,各自猜测。
      
      好在一连数日也无人去安瓒囚室审讯,解语知道后略略放心。只是,那种地方真不是人呆的,要尽快设法把他营救出来!还有谭瑛和安汝绍,在六安侯府呆着实在是太不安全了。说不得,还要会会傅深。
      
      解语叹口气。其实吧,她不太喜欢做忠臣的女儿。像文天祥这样的忠臣,蒙古人把他的妻子、女儿掳来,他还是不肯投降,于是“妻女没入掖庭”,做忠臣的家属,风险很大!
      
      可是安瓒一定要做忠臣,那也没法子。只好想尽一切方法救他,这是为人子女的本份。解语一边琢磨着安瓒,一边琢磨着谭瑛,吃饭都不好好吃。张雱看着心疼,自告奋勇,“我陪你吃饭。”
      
      解语抬起头,慢吞吞说道:“我一个人吃饭不害怕,我一个人睡觉害怕!”看着张雱呆傻过后,落荒而逃,解语一个人乐了半天,然后继续琢磨。
      
      靖宁侯府。
      何伯笑容满面的报告详情,“少爷可勤快了,天天出门办差;回到府里也是高高兴兴的,这些天并没发过脾气。只是……”
      
      靖宁侯岳培是位面目俊雅温文的中年男子,这时微笑问道:“只是什么?”无忌从小顽皮,他要是当真安安生生不惹事了,倒让人奇怪。
      
      “只是少爷带回一位来历不明的姑娘,还,还对那位姑娘言听计从的。”何伯硬着头皮说道。
      
      知慕少艾!这小子,总算开窍了。岳培心中高兴,无忌已是二十一岁了,他不爱慕姑娘,老爹才犯愁呢。说起来,是什么样的姑娘,能让无忌看上眼?这臭小子,眼睛一直长在头底上。
      
      岳培问了详情,何伯老实回禀,“姑娘生得极美,称得上风华绝代;性子也好,待下人极是和气;学问应该也是深的,常常读书写字,还常常画些图;只是,来路不明,再者,管少爷管得太严了些。”
      
      听着倒是位好姑娘,可惜,这般随随便便住到当阳道,可见出身不高,做不得正妻。算了,难得无忌喜欢,由他罢。岳培吩咐何伯:“小事顺着少爷,莫惹他发脾气;若有大事,速来报我。”何伯连连答应,“是,是!”见靖宁侯没有旁的吩咐,便告退走了。
      
      岳培回到内宅,夫人顾氏起身相迎,“侯爷回来了。”顾氏是继室,比岳培小十多岁,很是年轻娇艳,岳培温柔凝视爱妻,“是,我回来了。”
      
      夫妻二人闲坐叙话。顾氏提及,“日前英国公府赏花会上,见了几位名门嫡女,都是才貌双全的;就中六安侯府的大小姐,似是更出色些。如果说给咱们霆哥儿,侯爷看如何?”
      
      继室难做。顾氏是京中一名五品文官的女儿,出身并不高贵,不然也不会做了填房。前头夫人留下两名嫡子,长子岳霁已是娶妻生女了,次子岳霆年方二十三岁,却尚未娶妻。顾氏少不得要替他张罗。
      
      娶了个好的进门,是应该应份的;娶个略有不好的,就是顾氏这继母没安好心。世事如此,后娘难当。顾氏不幸做了填房,只好受着这些。
      
      岳培颇有些无奈。他这几个儿子,没一个省心的:老大贵为世子,却不求上进,公事上极为敷衍,只爱些风花雪月;老二最有出息,什么都好,偏偏婚事上不顺利,东挑挑西拣拣,满京城的闺秀,再没有他能看上眼的;顾氏所出的两个小儿子,年纪还小,只会淘气,倒看不出资质如何;还有从小让人头疼的无忌,就没个消停时候。
      
      “霆儿的婚事,还是要他点了头才成。下月他回京述职,到时问问他的意思。”听岳培这么说,顾氏微不可见的皱皱眉。儿女婚事,谁家不是父母做主,偏生自己身边这位,溺爱孩子,竟由得他们挑来拣去。
      
      房中只有夫妻二人,岳培揽妻子入怀,深情款款,“他要过一辈子的人,还是要他喜欢才成。夫人说可是?”他娶第一任妻子时,是父母之命,娶到家后自己并不喜欢,夫妻间很是淡薄;第二任妻子是他亲自相看过的,娶回家后琴瑟合谐。既然如此,推己及人,他也愿意儿子们好生相看到中意的妻子。
      
      顾氏柔顺应道:“是,侯爷说的极是。”她娘家远不如靖宁侯府有权势,说话自然底气不足,在丈夫面前,只有唯唯诺诺的份。岳培见状,深感妻子通情达理,对她更加珍惜爱重。
      
      六安侯府。
      太夫人拍案大怒,“瞒得我好!竟敢将那不知羞耻的贱人,偷偷养在府中!这便是我养的好儿子!”
      
      太夫人拍过桌子,又指着一边低头侍立的鲁夫人骂道:“你是死人呢?府里有这么个人都不知道!若不是孙嬷嬷悄悄告诉了我,咱们二人如今都还蒙在鼓里!”
      
      鲁夫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叩头,“娘息怒!若气坏了您,可是媳妇的罪过了。”
      
      太夫人冷笑道:“我好好的儿子,便被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给带坏了不成?你去,把这女人好生处置了,莫惊动了人。”
      
      鲁夫人本是想借刀杀人,没料想太夫人还是命她动手,没法子,只好重重的叩头应道:“是!”好在,这屋里如今有两名太夫人的陪房在,有人证。
      
      鲁夫人恭恭敬敬向太夫人借人,“媳妇年轻胆子小,求娘赏个人。”太夫人“哼”了一声,“你真是胆子小!有我在,你怕什么!”派了陪房周嬷嬷,和鲁夫人一起去了。
      
      “谭瑛,你选一样罢。”鲁夫人指指白绫和毒酒,施施然说道。她可是奉了太夫人的令而来,有恃无恐。傅深这个人,千不怕万不怕,只怕他亲娘太夫人。只要太夫人瞪瞪眼睛,傅深便会跪地请罪。
      
      谭瑛轻拍怀中的幼子,“绍儿不怕。”安汝绍乖巧的说道:“是,绍儿不怕。”这会儿没有大吵大闹,没有行动上的暴力,他还真是不怎么怕。
      
      谭瑛抬起头,淡定说道:“侯夫人,两样,我都不选。”
      
    插入书签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