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的灿烂人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新招揽客

      自打两人‘成亲’后,金灿灿就搬进了南宫子住的那栋房子里,理由是:装也要装像点。当然,这理由是南宫子说的。金灿灿思量一番,觉得似乎挺有道理,便搬了进去。
      
      当然,既然是假成亲,虽住同一屋,自然不能睡同一张床。自金灿灿搬进去后,南宫子就改睡地板了。他嚷着要睡那张贵妃椅都被金灿灿驳回去。在这民风保守的古代,本姑娘跟你同睡一房,你不睡地板我怎么甘心?
      
      但原本没什么交集的两人突然住在一起了,各种小摩擦终究还是避免不了。比如金灿灿有爱说梦话的习惯,被南宫子偷听去了,在员工面前大肆宣传,她老脸都没地方搁了。比如金灿灿晚睡却又贪睡,通常她数完银子回到房间时,中间已横了具活尸体,开始的时候愣是有几次没反应过来,吓到尖叫。第二天吧,没日晒三竿她都不想起的,偏南宫子的作息跟老人一样,日头刚冒尖他就起身。诸如此类的,严重影响了她睡眠质量。
      
      金灿灿再三再三又再三要求,南宫子终于妥协了,以金灿灿的作息时间为准。
      
      只是,这样也让她很苦恼。打烊后,原本是她安安静静在大堂数银子的,现在却多了个南宫子在旁唠唠叨叨。然后每日起床,有个男人盯着你梳妆,那感觉也不好受。
      
      金灿灿再三再三又再三要求下,南宫子终于妥协了,以金灿灿方便为准。
      
      这下终于舒心了,晚上她数银子的时候南宫子自动消失,然后临睡前再自动出现。早上她起床的时候,南宫子正好出门……
      
      日子总算安宁了……才怪。
      
      入冬了,整个浏阳城已经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连带着客栈的生意也冷冷清清的。金灿灿让估衣铺的大叔给大嘴、进财各做了两套冬衣,自己则做了两套加加厚的袄子。从小在南方长大的金灿灿哪受得了这零下二三十摄氏度,也顾不了那么多,自己的房间、客栈大堂都让人放了烤炉,自己还时刻抱着个暖壶。南宫子笑她披着张棉被到处走。
      
      看到南宫子只需穿多一件加了点棉花的外套,金灿灿是那个羡慕妒忌恨啊。凭什么啊,大家都会武功,大家都有内力,为什么人家南宫子就可以那么潇洒,她则跟毛毛虫似的?她傲人的身段不能展示真是大大的浪费……
      
      话说当日,金灿灿学着古人,蹲在那溪边瞧自己的模样。这一瞧可不得了,丹凤眼、柳叶眉、瓜子脸,樱桃似的小嘴、弹指可破的肌肤,臭美的她即刻扒光了衣服跳进溪水里,美曰其名洗澡实际是趁机吃豆腐。难怪那男子要把自己卖往青楼,这倾国倾城的容颜,只要一挂牌,花魁不迟早的事?
      
      看到金灿灿又抱着暖壶坐在那发呆,南宫子、李大嘴、郝进财都不敢出声。自下雪以来,客栈的生意一直不好。老板娘就每天抱着个暖壶坐在那发呆、叹气。他们三人心照不宣,都不敢去惹她。生意不好就是没银子赚,没银子赚那不要了她的命么?他们哪知道,她那是哀叹自己怕冷的体质糟蹋了那完美的身材。
      
      这三人当中,最最最苦恼的要属郝进财。他是在浏阳城周边长大的,这一入冬就隔三差五下雪,一下就是十天半个月。换句话说就是,会下一整个冬季的雪。照这样看,如果不想个法子,老板娘估计就要傻掉了。
      
      “进财,今日来了几个客人?”金灿灿心不在焉问道。
      
      “老帮娘,今日好多了,比昨日个多了一个呢!”进财不敢告诉她,今日只有十个客人光顾。
      
      “多了一个是多少个啊?”
      
      “十个……”进财小声地报上数。
      
      金灿灿轻叹了口气,果然,自从她无法展露身段后,这客栈的生意就一落千丈。她必须得想个法子,这浏阳城的冬天鬼死那么冷,总不能让她客栈的生意也跟着萧条。
      
      “迟点要是还没客人的话,今天就早点打烊吧。”这鬼天气,快把人冻死了,她还是回自己的房间烤着吧。金灿灿跟行尸走肉般飘回后院,留下大气也不敢出的三人在大堂独撑场面。
      
      回到自己的房间,金灿灿外套也不脱,整个人就这么钻进棉被里,呃,是三床棉被哦。房间已有三个烤炉了,金灿灿仍冷的直哆嗦,再添加烤炉她都怕自己要被二氧化碳弄死。为什么这么冷的地方不是睡炕?赶明儿她一定要让大嘴给她弄张炕,不然她没命活过这冬天。
      
      嗷嗷,现在不是抓狂的时候。她必须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下怎么提高客栈的营业额。BBQ?不行不行,若一个不小心,把她客栈烧了怎么办?古代不比21世纪,在这个只有碳的年代,太危险了。火锅?可是通常吃一顿火锅都能耗一个下午,那一天下来她也招呼不了几个客人啊。
      
      冷静冷静,金灿灿,好好发挥你的小宇宙。你一定能带领悦来客栈走出困境的,一定一定……
      
      早上醒来,天空仍然飘着鹅毛大雪,哈哈,但是金灿灿早已没了往日的阴霾。昨晚临睡前,楞是给她想到了个主意,所以今天她起得特早。老板娘都起的那么早,员工嘛……
      
      “大嘴、进财,快点给我起床!”金灿灿站在后院中央,大吼起来。好样的,这大冷天吼吼果然暖多了。
      
      大嘴、进财听到这声‘怒吼’,以解放军都要惭愧的速度穿戴好出现在她面前。金灿灿噼里啪啦的指挥起他们,什么准备好一锅汤,准备好柴火,所有的菜都洗好,肉都切好,等等!一切照她吩咐弄好后,开门做生意喽!
      
      可怜的进财被安排在大街上拉客,
      
      “各位父老乡亲,悦来客栈又推出新菜式——麻辣烫。请快来品尝。”
      “各位父老乡亲,来我们悦来客栈吃一顿,保你整个人即刻暖和起来!”
      ……
      
      大嘴照金灿灿的吩咐,在大堂临时搭建了个灶台。一旁放了许多洗好的青菜、肉类。那一大锅汤烧的沸沸的,散发出阵阵香味,极吸引人。
      
      这样新鲜的吃法,果然吸引了不少客人,冷清了几天的悦来客栈热乎起来。有生意,金灿灿整个人也活过来了,卖力地拉拢客人,忽悠他们多吃点。
      
      真是吐血,他以前怎么没发觉金灿灿招呼客人的方式有点……伤风败俗?南宫子端起酒杯的手就那么僵在半空,瞪着大眼看着她对对客人抛媚眼、装风骚。
      
      “周大爷,这麻辣烫好吃吗?”金灿灿抱着个暖壶,扭扭屁股扭扭腰扭到周员外这张桌前问道。
      
      “好吃好吃!”周员外已经吃了两大碗了,满额头都是汗。
      
      金灿灿体贴的掏出手绢替他擦了那蛮额头的汗,“周大爷,慢慢吃呵,多吃点!”
      
      咔嚓,南宫子握在手里的酒杯碎了,眼尖的金灿灿怎么可能没发觉,即刻指着他喊道,
      
      “小心点,那……可是我的杯子。”唉,她明明想说‘那容易划伤手’,怎么出口就成这句了呢?金灿灿暗自郁闷。
      
      “灿灿,你们小两口还分什么你我啊。”有客人壮着自己是熟客,调侃道。
      
      这位客官,你就非得多嘴么?金灿灿怒瞪了他一眼,扭扭屁股扭扭腰继续招呼她的客人去。这麻辣烫可关乎到她悦来客栈能不能撑过这一个冬天,作为老板娘,手下有两个伙计要养活,她当然得卖力点。
      
      金灿灿如是想,但南宫子可不这么认为。
      
      该死的南宫子,就非得要这样盯着她瞧吗?拜托,我们只是假夫妻,别一副抓奸在床好不?金灿灿在心里第八次臭骂了南宫子,她都已经被他盯得没心情招呼客人了,崔头丧气坐在这点数了,他还盯,比眼大是不?
      
      “灿灿啊,你这个……呃,麻辣烫是不?真好吃!”估衣铺大叔吃的饱饱的,连打了三个嗝,满足地摸摸肚子说道,“面啊,菜啊,肉啊,就这么烫一烫再调味,还真不错。你们夫妻可真有头脑!”
      
      大叔,这全是我一个人想的好不。金灿灿在他踏出客栈大门后忍不住给了个白眼。
      
      “灿灿啊,我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你们两夫妻啊,一个开客栈,一个扮客人,还真蒙混了浏阳城所有人。其实,你们早认识了,对不?”天福茶庄的老板吃的饱饱的,买单的时候也忍不住唠叨了几句。
      
      大叔,你算是彻底错了。金灿灿在他踏出客栈大门后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灿灿啊……”
      
      还来?金灿灿愤怒地瞪着眼前这个又想歪叽的人,吓得他赶紧收口,讨好道:“这麻辣烫好吃,真好吃!”
      
      进财,明日不做这生意了!金灿灿抓狂到差点脱口吼出这句话,这钱真不容易赚,不仅菜色要创新,招呼好往来的客人,现在连私事都要摊开来被众人调侃。21世纪的明星为什么那么讨厌狗仔,她算是懂了!
      
      “灿灿啊……”
      
      “闭嘴!”金灿灿头也没抬就喝住他,别人捣乱当事人也跟着添乱。南宫子,你还真当悦来客栈是你家了。你只是在这住了久点,给的银子多点而已。
      
      呃,话又说回来,这南宫子在这都住了大半年了,那么久不回家貌似有点不正常。只是,金灿灿,你现在才来担心不会太迟了吗?这想法让金灿灿的心跳快了半拍,而后想想又觉得不对。无论从初次见面还是这段日子的相处,也没见他对自己有半分不利。不过,说实话,大实话,她这穿越女当的太不够尽责了。别人穿越,第一件事就是从丫鬟、大姨妈、二姨娘什么的那打探自己的身世,她呢,披了别人的皮囊还不关心出处。罪过罪过……
      
      姑娘,如果有机会我定会帮‘你’查清,欲卖你去青楼的是谁。
      
      打烊后,金灿灿噼里啪啦打了半个时辰算盘,笑眯眯地把盈利部分放进她的百宝箱里。
      
      “啦啦啦,啦啦啦,存钱啦,我是喜欢存钱的小行家。”金灿灿哼起自己改编的曲子。
      
      南宫子看不下去了,问道:“灿灿,今日赚了多少?”
      
      “一两又二十文。”金灿灿笑眯眯地分享。
      
      “乐成那样,却也不过赚了这一丁点!”
      
      “南宫公子,你是有钱人,自然不把这些小钱放眼里,我是穷人,但凡有收入都开心。”
      
      看到南宫子,金灿灿就想起21世纪的那些富二代,压根就不知道没钱的日子有多苦。
      
      “老板娘,那明日还继续么?”进财摆放好最后一张台,看她乐成这样,不知道白天那会跟他说的‘明日不再做这生意’到底是气话还是真话。
      
      “做,为什么不做?有钱不赚,那不要命嘛。我们悦来客栈要把麻辣烫做成招牌菜。大嘴,你今晚再好好琢磨琢磨,看看有没方法做得更好!”
      
      要金灿灿有钱不赚,比登天还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四了,黎明前的黑暗。更完这章我得拼命工作了~~~啦啦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