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的灿烂人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谣言四起

      一个月过去了,起先金灿灿还担心得罪了李家小姐多少会遭到些报复。你想想啊,在21世纪,得罪了有钱人还有不被报复的?什么买凶案啊,破产案啊,电视剧里演的还少吗?直至一个月过去了,平安无事,一直叨叨念念提着颗心的金灿灿才放松了下来。恢复了往日爽朗与……贪财。
      
      “灿灿,今日能给我送份酥油鸡吗?”估衣铺的大叔见她今日笑容满面的,加上又喝了点小酒壮胆,便开口问道。
      
      “大叔,这酥油鸡才多少钱呀,你还买不起呀。再说了,若个个熟客都央求我送一份,我这悦来客栈不关门大吉?悦来客栈关门了,你们上哪去找这么好的客栈,这么便宜的美食,这么好说话的老板娘…”
      
      “好好好,不送不送!”他就是随口问问,这金灿灿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堆,他能不怕吗?唉,好歹他也算是月来客栈的熟客,还是长辈,送份酥油鸡也不过分呀。今日看她心情不好,开了口,却又怕了她那炮弹似的话语。
      
      金灿灿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权当是被拒绝的缘故,便撒娇道:“大叔,你也知道我一个女儿家,无依无靠,经营这客栈也不容易……”
      
      估衣铺大叔又喝了一杯酒壮胆,才道:“灿灿啊,有件事不知道你听说没有。咳咳……”
      
      “什么事?”这小小浏阳城若有什么大事发生还有人会不知道?
      
      “就是……那个……”
      
      估衣铺大叔吞吞吐吐的,欲说还迎吗?拜托,她金灿灿不吃这一套。与钱无关的事钓不了她胃口滴。
      
      估衣铺的大叔有灌了一口酒,以极快的速度念道:“整个浏阳城都在传你与南宫公子关系不简单。”
      
      说完这话,仍下酒菜钱就跑了。这话他憋了一个月了,总算说出来了,再憋下去他都没法来月来客栈了。
      
      她没听错吧?
      他没听错吧?
      
      刚从后院出来的南宫子只来得及听见最后一句话,不过这句话也够让他震惊的。什么叫他与金灿灿的关系不简单?
      
      说曹操曹操就到,听完大叔的话,金灿灿觉得南宫子怎么看怎么碍眼。是,他是长得帅;是,他是很有钱。可是那又怎样?她金灿灿行的正坐的正,还怕别人说……呃,貌似还挺怕的。浏阳城民风淳朴,万一真起了这谣言,她这客栈还怎么经营下去?谁家的娘子会允许自己的相公光顾?这客栈没客人,她从哪赚钱?没有收入,她拿什么养两个伙计,养自己?
      
      为证清白,把南宫子赶走?可是南宫子住在这一天,她就日进一两白银啊。钱与流言,哪个重要?天煞的,金灿灿头都大了。是谁散播这样的谣言的?给她金灿灿知道,非得剥了那层皮不可。想她来浏阳城近一载,也没得罪过谁。呃,貌似好像有跟人起过小争执。
      
      比如朱大婶,自从悦来客栈没在她那买猪肉后,看到她都冷言冷语嘲讽两句。你说谁受得了无端端被嘲讽呀,她自然得还击……
      
      比如周大娘,比如对面的悦人居,比如……上个月被她训了顿,然后被李员外匆忙逼着出嫁的李小姐……想到这,金灿灿猛拍了脑门一下。肯定是她,与朱大婶那些人有争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造谣也没必等到现在。肯定是李小姐怀恨在心,故意让人造谣的。最毒白富丑心啊,得不到就这样陷害。哼哼,幸好当初她训斥的时候也没留情。
      
      还有南宫子,这事是因他而起的。若想不到其他办法,唯有让他赔偿一笔精神损失费,再赶他走人了。
      
      南宫子直觉得背后一冷,回过头,只见金灿灿正瞪着他。
      
      “哎呦,羞死了。”忽然进来了两个三姑六婆,瞧见金灿灿与南宫子‘深情对视’,便喊了起来。
      
      “三姑,六婆,你们怎么来了?”见到那两人,金灿灿就开始头皮发麻。若说她嘴皮子厉害,跟别人比她觉得技高一筹了,可跟这两个婆子比,那确实是小巫见大巫。
      
      三姑、六婆在南宫子那张桌子坐下,挥手示意金灿灿也过来。金灿灿乖巧的照做了。
      
      “灿灿啊,我们这浏阳城向来和平,大家都恪守己任、安分守己……”
      
      三姑,你什么意思?影射我不安分不守己?
      
      三姑与六婆两人像开了闸的洪水,那个滔滔不绝啊,不,滔滔不绝算什么,她们那堪比万马奔腾。万马奔腾能理解吗?你试着万匹马同时奔跑的时候说话,任凭你喊破喉咙也是——白说。无奈,金灿灿唯有让自己忍,忍到她们说完为止。
      
      一炷香过去了,这万匹马儿还在跑。
      又一炷香过去了,这万匹马儿似乎后劲还很足……
      
      她错了,彻底的错了。这一开始就不应该忍的,面对强敌,什么叫先下手为强?她真是白活了这二十七,呃,二十八年。
      
      “灿灿,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同样痛苦的南宫子用密耳传音对金灿灿说道。
      
      金灿灿很想表示赞同,可是,她不会密耳传音啊。
      
      “……所以啊,灿灿,如果你跟南宫公子真的是情投意合,那就成亲吧,省得落人口舌。你要知道,浏阳城向来和平,大家都恪守己任、安分守己……”
      
      神啊,这又要重头开始吗?酷刑,绝对的酷刑。
      
      “三姑,六婆,我们准备成亲的了,在筹备着!”金灿灿唯恐她们再奔跑一次,赶紧胡乱插话。得,反正这筹备工作时间是说不准的,可以天半个月,也可以是一年半载。
      
      “好,听到你这样说我们也安心了。”三姑拍了拍胸口继续说道:“你要知道我们浏阳城向来和平……”
      
      “不知道三姑跟六婆能否帮忙挑个好日子?你们也知道,在浏阳城我无亲无故……”只要能让这两个婆子闭嘴,转移视线,她金灿灿什么都豁出去了。
      
      “这有啥难啊,我们都选好了,这月初九,也就是三天后是个黄道吉日,适宜嫁娶。”
      
      “三天后?”金灿灿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三姑,这三天也太赶了吧,这,这,嫁衣啊什么的都还没准备。”
      
      “这个不用操心,估衣铺的老板说能连夜帮你赶出一套嫁衣……”
      
      好你个大叔,我金灿灿平时亏待你了吗?
      
      “……红烛啊,喜茶饼啊等等结婚用得到的东西我们都会帮你打点好的,你只需出银两。”
      
      大婶,感情这不用你的钱。
      
      “……你也知道我们浏阳城向来和平……”
      
      “大婶,这些银子够吗?”南宫子觉得如果她们在唠叨一次,他就要爆血管了。赶紧仍了袋银子给她们。
      “够,绝对够,绝对能把这婚事办得体体面面!”
      
      三姑与六婆噼里啪啦的就把这婚事给定了,领了银两兴冲冲的张罗结婚用品去。从头到尾,金灿灿跟南宫子就跟局外人似的,只能点头,还有掏钱。
      
      好不容易送走了两人,金灿灿一把抓住南宫子的手,扯他进了后院。
      
      “怎么办怎么办?三天,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想对策。”金灿灿几近抓狂。
      
      瞧着金灿灿这失控的模样,南宫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在这住了几个月,他越发觉得这老板娘有趣。爱贪小便宜,有点小聪明却又胆小如鼠。别看她平日叽叽喳喳的,彪悍的很,却是丁点坏事也不敢做。菜不新鲜了,又或是有点不干净,她都让大嘴仍掉。说怕客人吃坏了身体要她赔。
      
      “你说说,你能想到什么办法?”南宫子把这问题仍回给她。
      
      逃婚?那客栈怎么办?一年的心血怎么办?而且去哪找那么纯朴的城镇?难道真只有结婚这条路?不行不行,她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新时代女性,怎么能为结婚而结婚呢。不行不行,真结了,她老脸往哪搁?再碰到个穿越女,不被笑破肚皮才怪。
      
      看来只能割爱了,唯有让南宫子离开了。呜呜,白花花的银子,再见了。
      
      “南宫子,不如……不如你别住我这了?”
      
      “老板娘,你过河拆桥啊!”南宫子就知道,她想来想去,定是选择赶他走。幸好他还能抓得住她的命脉。
      
      “灿灿,我可是每日给你一两白银啊。”
      
      “南宫子,不是我不想赚这钱,是实在没办法了!”
      
      “灿灿,你以为我走了就没谣言了吗?指不定会更恶劣,比如‘悦来客栈老板娘被未婚夫抛弃’之类的。”
      
      “这……”确实是个问题,在保守的古代,被抛弃也是很惨的,只怕到时候三姑与六婆就得逼着她出家。
      
      见她犹豫了,南宫子赶紧建议道:“不如,我们假成亲吧。就顺了他们的意,拜堂给他们看,但私底下我们还是照旧。如何?”
      
      好主意,金灿灿差点大喊了出来。只是日后万一他走了,那她怎么办?做寡妇?
      
      “这样吧,作为补偿,在维系这段假婚姻关系期间我每月给你一百两白银子!”
      
      一百两银子?天啊,这感觉怎么那么像包养;这包养的感觉怎么那么……爽?银子,白花花的银子……
      
      “好,就这么办!”凡事跟钱扯上了关系,金灿灿就没办法理智,满脑子银子金子的金灿灿压根就没留意到南宫子那意味深长的嗤笑……
      
      三天后,悦来客栈喜气洋洋。随着那“一拜天地,二拜三姑六婆,夫妻对拜”,金灿灿与南宫子‘正式’结为夫妻。
      
      作者暗中透露,据说金灿灿成亲那日,已嫁做人妇的李大小姐砸了一屋子的古董,气的夫家欲休了她。最后李员外送了女婿一个钱庄才把这风波给平息了,不过这恶妇的名声却传开了。据说李小姐的丈夫逢人便哀叹自己命不好,取个了恶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金灿灿,你怎么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啊~~南宫子,嗤笑什么?你嗤笑什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