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的灿烂人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意外被俘

      歇业了几天的悦来客栈终于又重新开业了,尽管这天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但是前来吃饭的客人还是不少。金灿灿知道,这客人刚大鱼大肉吃了几天,来这定不会是是想吃她的酥油鸡、炒牛肉,鸡腿汉堡……所以昨夜便跟李大嘴两人在那商量了半宿,开业第一天该准备些什么菜色比较合顾客胃口。
      
      如今看来今日走清淡路线是走对了,老熟客都赞不绝口,夸这客栈贴心。金灿灿虽赚少了银子,可却赢得了口碑。算来算去,这也是赢的买卖。照理说她应该开心才对,可那颗心却总是七上八下的,眼睛时不时往门外瞄。
      
      旁观者清,郝进财他们猜也知道是金灿灿失魂落魄为了南宫子,心里也暗暗责怪南宫子一去数日毫无音信,都在暗地担心老板娘嫁给这样的人靠不靠谱。可又不敢去安慰,就怕踩到她痛楚,惹她更伤心。平日里那两人相处虽然总免不了吵吵斗斗,眼里却还是有对方的。
      
      迎往之间,又日落西山。金灿灿没心思再做生意,便吩咐郝进财提早打烊,吃完晚饭便早些休息。自己则饭也不吃,早早回到自己房里。望着空荡荡的房间,金灿灿第一次觉得失落。以前在21世纪,总盼着能有间自己的大房子,不用在蜗居一个小套间。如今这房间够宽敞够亮堂了,反而给人感觉冷冷清清。
      
      这不比21世纪,在21世纪,虽然是自己一个人,可好歹可以开着电视看看,亦或者看电脑上上网。如今在这,发现房间里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那感觉真凄惨。
      
      今晚要不要让胡一菲那女娃过来陪陪自己呢?刚有这想法,金灿灿便苦笑了下,曾几何时她也会害怕寂寞了?这么都年来都是一个人,不是应该都习惯到没感觉了吗?
      
      原来在这七八个月的相处里,南宫子对她并不是全无影响的。细想之下,他也是个挺好的人,受得了她的贪财,忍得了她的坏脾气,还数次帮她解围。金灿灿啊金灿灿,怎么他人在这的时候你不觉得人家怎么样,现在人不在这了,你倒想来想去都是他的好呢?你这不犯贱么?
      
      晃神之间,仿佛觉得窗外有人影闪过。金灿灿轻声问了句:“谁?”
      
      等了好一会都没人应,她便推开窗四下张望,想瞧瞧是不是南宫子偷偷回来了,故意恶作剧。看到空无一人,原本有些雀跃的心顿时冷了下来。大雪依旧下歌不停,金灿灿却有点不想关上着窗户了。莫名的,她的心憋的慌,想哭。
      
      “老板娘,那么早,你是不是也睡不着啊?”从自个房间溜出来欲堆雪人的胡一菲见金灿灿站在窗户边,兴奋地朝她挥手呐喊。
      
      大雪天的,竟还跑出来玩雪,不要命了?金灿灿怒斥起她来:“大雪天的,快回自己房间,再出来,我就把你关个几天。”
      
      毕竟还小,孩子性重,胡一菲有点委屈地撅着嘴回了自己房。
      
      罢了,不想了。秉着睡着就什么烦恼就没有的念头,金灿灿关好窗,一股脑钻进了被窝。唉,这浏阳城的冬天真冷啊。
      
      翌日,金灿灿醒过来时,雪已停了。郝进财夫妻正非常卖力地在清理院子里的积雪,大嘴与大力则已经在厨房里忙乎起来,胡一菲也在解冻那些冻肉。
      
      金灿灿满意地点点头,这帮人不亏是她找来的,都非常勤劳肯干,自己也该振作起来好好赚钱啦。吼吼~
      
      “老板娘,今日怎么起的那么早?是我们吵到你吗?”魏春花小心翼翼地问。
      
      金灿灿爱睡懒觉,所以他们早上干活都是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她。
      
      金灿灿摆了摆手,道:“昨夜睡的早,今日老早就睁眼了。”
      
      “老板娘,今日雪终于停了。这场大雪可是断断续续下了好几天呢,估计这路都给堵了。如今终于停了,真好……”魏春花原本想安慰她,南宫子这些天没回来,也许是大雪把路给堵了。可是,唉,怪只怪她脑袋不灵光。
      
      可金灿灿又怎么会不明她话里的意思呢?暗自苦笑了下,以南宫子的轻功,雪再大又怎样?照样踏雪无痕呢。
      
      “今日大伙精神状态非常好,保持住,争取今日的营业额比昨日翻一翻。“例牌的,金灿灿鼓舞了下士气后便径自走进大堂。
      
      此刻大堂还未开门营业,有几丝阳光透过缝隙照射进来,使昏暗的大堂有了温暖的感觉。就好比这悦来客栈,若是没有大嘴、进财他们,她该多寂寞。她是幸运的,至少来到古代,不仅仅让她有了一间客栈,还有了帮亲如家人的伙计。想到这,金灿灿心一暖。摩擦了几下冰冷的手,待没那么僵,便去搬那栓在大门上的木柱。
      
      听到吱吱喳喳的声音,在厨房生火的马大力赶紧跑进来,从她手中抱过木柱子,道:“老板娘,这些力气活还是交给我来做,小心弄到手。”
      
      金灿灿心中又一暖,只觉得眼睛有种润润的东西在挑战她的极限,眨了几下眼睛,硬把它们逼回去后。
      
      “大力,有没想过再找个媳妇?”
      
      正在拉扯大门的马大力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把那门给拆了下来,楞了好一会,才脸红红道:“在这挺好的,大家都跟一家人一样,娶不娶媳妇也不碍事。”
      
      听到这话,金灿灿嘴角含笑,虽没再说什么,可心里却已有了主意。这客栈里,就大力一个人没个感情寄托,真的要叫三姑、六婆帮他留意留意了。
      
      等等,就大力一个没感情寄托?那她呢?金灿灿忍不住心里发毛,不敢往下想,嗖一声就冲了出去,留下一头雾水的马大力。
      
      金灿灿盲头苍蝇似的在街上乱逛,浅一脚深一脚地艰难行走着。这脚丫子一冻,整个人终于清醒多了。金灿灿啊金灿灿,你差点把自己吓死了,你差点让自己以为把感情寄托在南宫子那了。那样愚蠢的事,上辈子干过,这辈子就别再干了!
      
      路上遇到几个大婶,关切的问她这几天她相公去哪了,并说这个年她过的瘦了,叮嘱她要好好保重。听得金灿灿一阵心酸加感动。
      
      说实话,浏阳城这地方偏,真不是做生意的首选之地。原本她也只是想在过渡一下,哪知道后来这客栈人越来越多,她越来越舍不得。加上这浏阳城民风淳朴,人们古道热肠。以前在大城市工作生活,虽然繁华,可总感觉缺了那么点人情味。久而久之,她真有点舍不得这了。
      
      金灿灿就这么晃悠着,忽然几个黑衣人从天而降,出现在这小巷子里。金灿灿吓得手直抖,连退几步。
      
      “你们想干什么”劫财?她跟他们拼命。劫色?她考虑下拼不拼命……
      
      那些黑衣人没理会她的话,为首那个手一挥,其他几人即刻冲向她。金灿灿顾不得那么多,转身施展轻功就逃。可那几个人也不是省油灯,特别是那为首的,她才逃出几丈远,那人便出现在前头挡住了她的去路。
      
      NND,她一身武艺终于要发威了。金灿灿屏息、提气,正欲使出郭芙蓉那招排山倒海,却又有人从天而降挡了她的道。
      
      “南宫子!”金灿灿丝毫未察觉自己这声惊呼里含了多少惊喜。
      
      “灿灿,怎么几日不见,你又得罪人了!”南宫子放倒一个黑衣人后调侃道。
      
      金灿灿见有人相救,也不想发威了,躲在南宫子身后摇旗呐喊。
      
      “干掉他们,干掉他们!”
      
      既要对付这些黑衣人,又被金灿灿扯来扯去,南宫子纵使武功再强也显吃力。不是打不赢他们,而是怕误伤了金灿灿。
      
      “金灿灿,大敌当前,你就不能消停点?别蹦来蹦去,就过了个年,你以前的豪气去哪了?”
      
      被南宫子这么一喝,金灿灿顿住了。说的也是,大敌当前,她老扯住人家也不好,反正他都会来了,估计也不会再跑。整理了下情绪,金灿灿一个箭步冲到最前面,想干掉那几个黑衣人。反正这正主武功不差,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只是她哪想得到,这些黑衣人可不是善茬。金灿灿一个箭步上前,他们朝她不知撒了什么粉末,金灿灿才吸进一小口,整个人就软绵绵倒下。为首的黑衣人抗起她就跑,南宫子急得直叫她的名字。
      
      可是,可是,她真没法使力啊,而且意识也在一点点抽离……
      
      今年过年,她不是去庙里拜了菩萨吗?怎么才过完年,就给她整这么大的玩笑?
      
      南宫子见金灿灿被掳走,暗自着急,下手也特不留情,三两下解决掉这几个黑衣人后朝着金灿灿消失的方向追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影今个奉旨加班,看文的亲,给个评安慰安慰??某影心虚IN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