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的灿烂人生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重大决定

      四更天,接近佛晓时刻。
      金灿灿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被仍在一个破屋子里,身体冻得几乎僵硬,估计再晚醒一会就变冻尸。尝试运气,想暖和暖和身子,发现仍使不出力。
      
      “别白费力气了,你中了我的化功散,没解药的话,三个月使不出内力!”掳走她的黑衣人好心提醒。
      
      “你要带我去哪里?”金灿灿一脸防备,虽然她现在使不出内力,无法反抗。
      
      “北冥。”黑衣男子思考了会,决定还是告诉她。
      
      北冥是什么地方?阴曹地府的代称吗?金灿灿欲哭无泪。
      
      “大哥,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还是,是哪家商业对手请你来的吗?他们给你多少钱我照给你,你就放过我吧。”
      
      金灿灿这翻话听得黑衣男子指皱眉,搞不懂她在说什么。
      
      “只怕她不能跟你去北冥了,她得跟我回南临!”
      
      南宫子真是神出鬼没的,冷不丁的就出现在门口。黑衣人先是楞住了,没想到他能追上来。而后即刻反应过来,伸手欲抓过金灿灿。他快,南宫子的暗器比他更快,弹出的石子正好打在他手上。
      
      金灿灿见状也顾不得形象,使劲一滚,整个人转了几个圈后终于滚到南宫子脚下。
      
      在这时候本不应该笑的,可是南宫子就是没忍住。便扶起她边笑道:“灿灿,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该死的南宫子,不这样难道任由被人抓?金灿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黑衣人见形势无法挽回,转身从那破窗户跃了出去。南宫子也不打算去追,若是针对金灿灿的,那么必定还会再来,无需急在一时……
      
      金灿灿见他没追,使劲捶打起他来,“我可是还中了他的化功散的,你快点去追,至少要把解药拿到手!”
      
      听到这话,南宫子眼眸一冷,不过只是一瞬间就又变回那玩世不恭的模样,道:“这药不碍事,只是三个月不能使用内力而已,有我在你还怕什么。”
      
      听到这话,说不感动是假的。只是,他无缘无故就十多天不见踪影,就算是回家过年也得大声招呼啊。想到这,金灿灿又猛捶了他几下,道:“什么有你在?好端端的还不是消失了十多天!”
      
      南宫子握住她的打不断捶打他的手,金灿灿心忍不住跳快了两拍。这情景,难道电视剧里经常演的深情告白要在现实上演?
      
      事实证明金灿灿想多了,南宫子轻轻一甩,她整个人就被他背在背上……
      
      折腾了一宿,天也亮了。南宫子背着金灿灿深一步浅一步地在雪地里慢慢走,边走边给她科普知识。
      
      原来金灿灿穿越的这异时空有四个国家,南边是南临,一年四季如春;北方是北冥,常年冰雪纷飞;东边是东周,西边是西凉。除这四国之外还有个由零散郡城组成的地方——中原。浏阳城就是中原靠北边的一个小城镇。中原没有统一的王,于是便成了各江湖门派、绿林豪杰、土匪强盗首选的栖身之地。
      
      听完南宫子的讲述,金灿灿不由暗叹:一切皆是命。别的穿越女要么穿到西汉当王后,要么穿到清朝会四阿哥,再不济也至少穿到金庸武侠小时候里当女主角。瞧瞧她人品高到什么地步,竟然穿到异时空,没任何历史可依。
      
      “南宫子,这几个国家你都去过吗?”金灿灿无聊到不知道找什么话题。
      
      “去过。”南宫子的回答让她这个‘辩论高手’无从接话。
      
      沉默一会后……
      
      “南宫子,你为什么不施展轻功呢?踩在雪地不冷吗?”
      
      南宫子懒得回答她这么无聊的问题。
      
      “你有没听过‘一苇渡江’跟‘踏雪无痕’这两种功夫?”金灿灿想起武侠小说里提到过的这两种轻功,禁不住好奇问道。
      
      南宫子脸抽蓄了两下,耳朵选择自动屏蔽她的话语。
      
      “南宫子,你说这批黑衣人是不是悦人居请来的杀手?”
      
      “不像。浏阳城民风淳朴,不见得会干这事。”
      
      闻言,金灿灿觉得有理,悦人居的老板后台硬,有的是钱,想找她悦来客栈麻烦也犯不着请杀手,叫官府就成。
      
      沉默一会后……
      
      “南宫子……”
      “闭嘴!”南宫子终于开口喝住她。他需要安静,需要好好想想到底是什么人要抓金灿灿去北冥。
      
      虽然在离开的日子有子墨在暗中保护,但他怎么都放心不下,怕子墨对她有成见,真出事的时候犹豫不决。今日若不是他恰巧回到,只怕金灿灿真要被人掳去北冥了。到底是谁要掳走她?
      
      一路想着,不直觉已回到悦来客栈。想想金灿灿在他背上,南宫子体贴地走后门。
      
      郝进财见南宫子回来了,一脸惊喜。而后瞧见他背后的金灿灿,一脸担心,朝他们奔过去,道:“老板娘怎么了?”
      
      金灿灿怕南宫子跟他们说实话,丢了她的脸,赶忙说道:“没什么,今早在外闲逛,把脚给冻到了!”
      
      说罢吩咐他们继续干活,让南宫子背她上楼。终于躺在舒服的贵妃椅上,金灿灿活动了下胫骨后问道,
      
      “南宫子,上次我也是中了这化功散,醒来后倒也不会这般无礼啊。”
      
      南宫子眼睛闪过一丝惊讶,道:“无须担心,明日你便能又蹦又跳的,不形象日常行动,只是三个月无法使出内力而已。”
      
      听到这话,金灿灿的心也放下一半。内力无法使就无法使,大不了有危险就他上。可若三月都这样四肢无礼,她洗澡怎么办?小解怎么办?
      
      南宫子扶她躺下后倒也没离去的意思,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径自坐下看起来。
      
      金灿灿差点被这幕雷的跌下贵妃椅,认识他这么久,怎么也不知道他身上藏有书呀。但这一幕还真让她想起了火影里的卡卡西……
      
      半柱香过去了,除了偶而唰唰的翻书声,南宫子一言不发,这可把金灿灿给憋坏了。
      
      “喂~”
      
      金灿灿的试探性开口被无视了。
      
      “南宫子,你要么出去,要么说话。坐在这不说话,严重影响我休息!”
      
      闻言,南宫子把书放回怀里,认真望着金灿灿,道:“今日之事你有何看法?”
      
      一开口就那么严肃,金灿灿都不好意思打哈哈。
      
      “唔,我也搞不懂,有点莫名其妙!”
      
      今日之事真的让她很意外,虽然她贪财,可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至于会有人买凶杀她呀。而且还要弄她去北冥那地方,她,她,她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呀!
      
      再者,就算这身体正主有什么仇人,她都已经躲在这偏远的浏阳城了,还想怎样?哎呀,只不过这躲也不是办法……金灿灿越想越心虚,越想越不安。
      
      “我打算回南郡城!”
      
      南宫子这话让金灿灿惊呆了,他回来是因为要走?莫名的,她一阵心慌。
      
      “我估计那批黑衣人就潜伏在浏阳城,你若继续留在这,只怕不仅自己会出事,悦来客栈也会不保!”
      
      金灿灿:“……”
      
      “你现在中了化功散,三月内没法使用内力。”南宫子一言道破她的命门。
      
      “我这次回来就是想问问你,你愿意跟我回南郡城吗?”南宫子这话问的出奇温柔。
      
      “我……”金灿灿一脸迷惘,比当初刚穿越倒这世界的时候还迷惘。
      
      半响才道:“我能考虑下吗?”
      
      经过一夜的思考,金灿灿终于做出了个艰难的、重大的决定----跟南宫子去南郡城。她有种直觉,南宫子定跟自己有某种关系。再者,那日差点被卖青楼跟昨日差点被俘铁定有某种联系。没了南宫子的保护,她迟早也会落入黑衣人手里,到时也许还会连累大嘴进财他们……
      
      一早醒来,金灿灿就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南宫子,并请求她给自己几日的时间安排好客栈的一切。
      
      李大嘴他们听到金灿灿要跟南宫子回南郡城时,个个都一脸悲伤,胡一菲甚至抱着她呜呜哭泣来。
      
      “都别难过,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迟早得跟南宫子回南郡城的。再说,我又不是不回来。你们可得好好帮我打理好这客栈,我会定期回来查这账目的。”
      
      金灿灿这话多少缓解了大家的悲伤情绪。
      
      “灿灿姐,你可一定要常回来!”胡一菲虽然舍不得她,可是也不想看到他们夫妻分离。
      
      金灿灿点点头,接着安排了下客栈的工作。除了给他们留一笔备用金外,李大嘴继续做大厨,郝进财除了做好店小二这工作外,还得负责好这客栈的大小事,胡一菲负责管账,并每月给员工各发二十钱的公子。进财的媳妇负责准备客栈每日的食材,马大力除了继续在厨房帮手以外,也得顾好这大堂,别给人惹是生非,影响生意。
      
      这悦来客栈可是她的心头血啊,从零做到现在这规模,要她突然放手还真是舍不得。
      
      三天后,来悦来客栈吃饭的人从店小二嘴里知道,老板娘金灿灿跟着夫君回夫家去了。
      
      某荒山小道上,南宫子的侍从子墨驾着辆豪华马车,朝南方疾奔而去。坐在车内的金灿灿第一百零八次叹气,南宫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灿灿,南郡城比浏阳城繁华多了,而且我在那有许多铺子,你要是看中哪间,我送你就是。”
      
      听到这话,金灿灿犹如打了鸡血般,顿时有了生气,那一双大眼睛直发亮。
      
      “此话当真?”
      
      “大丈夫不出狂言!”
      
      听到这话,金灿灿眼睛笑得眯成一线,“那我就不客气了,先谢谢你了!”
      
      南郡城繁华,在那做生意应该不难赚钱。换个地方努力致富也是不碍事的,一切重来没关系,关键是---赚钱!!她的富婆梦还没实现呢……
      
      南郡城,我金灿灿来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某影今日要去喝喜酒,会给我的文传染点喜气吗?嗷嗷,周一回来,不见不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