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问因果

作者:李李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0 章

      帘幕适时拉开,跳跃的烛火照出她不苟言笑却精致秀气的脸庞,神情冷漠,气质脱俗,既不卖笑承欢也不取悦于人,完全有别于一般的青楼女子,立即有人赞道:“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任是无情也动人。”
      
      台下开始叫价,从一百两到一千两再到三千两,场面一片混乱。
      
      上官萦厌恶之极,以琴弦断了为借口退下去,临走前瞟了一眼蓝爵的方向。
      
      蓝爵冲她点了点头。
      
      上官萦回房,屋子里陈设的跟新婚洞房一样,门上贴着一对大红的“喜”字,桌上燃着红烛,连床帐都换成了红色,皱了皱眉抱着琴又出来了,在走廊里寻了张桌子坐下,楼下传来此起彼伏的喊价声,她不欲听闻,抚琴聊以□□。因琴弦在高音区断了一根,能弹的曲目有限,她随手拨弄,时时注意楼下的情况。
      
      一个身穿华服、头戴珠冠、摸约十七八岁的少年扇着扇子、大摇大摆从她身边经过,原本已经走远了,听到琴声,突地停下,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收起扇子在手上一拍,一脸雀跃地说:“哈哈,是小小船!”他跑回来,随着上官萦奏出的音乐边打拍子边唱:“小小船,两头尖,我坐里面飞上天;飞上天,摘月亮,抱着月亮睡得甜……”他唱得实在算不上好。直着喉咙,半点唱歌技巧也没有,声音又粗哑难听,简直同噪音无异。
      
      这是京城里家喻户晓的一首儿歌,人人都会唱,能将旋律美妙动听的小小船唱成这样,还真是天赋异禀!上官萦不知他这股兴奋劲儿是从哪儿来的,瞧着他抓耳挠腮、自得其乐的样子,噗嗤一笑,手底便停住了。
      
      他脸色登时变了,“你怎么不弹了?”他这一凶,眉眼便带了几分狠戾之色。
      
      他拍子一下都没打对,唱歌也唱得调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偏又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好笑,上官萦掩唇一笑,并不计较他的无礼,配合着他重又弹起了“小小船”。
      
      他重新唱起来,唱完似乎不过瘾,一把推开上官萦,“起来,我要自弹自唱!”
      
      上官萦怀着看戏的心理,含笑站起来让座。
      
      他一屁股坐下,断断续续弹了几个音符,再往下没有一个弹对了。他兴致顿失,像要挽回自己颜面似的说:“都怪你的琴,要不是琴弦断了,本王也不会弹不下去。”
      
      “是,是,是。”上官萦笑不可抑,连连点头。
      
      他大手一挥,命令似的说:“你随本王回府,教我弹小小船。”
      
      上官萦这次清楚地听见了他的自称,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楼下的竞价越来越高,已经有人出价一万两买上官萦的处子之身。大多数人听到这个价格,不是望而却步,便是摇头退出。一万两,就为一个青楼女子的一夜?他们是来寻欢作乐的,可不是来倾家荡产的!
      
      “两万两!”陆松名排开众人站了出来。
      
      “两万两!”众人惊叹不已,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站在一旁的妈妈听到两万两,眼睛笑成了一条线。台上负责竞价的人立即说:“陆公子,两万两,还有没有比两万两更高的?”连喊了两遍都无人应答,陆松名一脸倨傲地看着众人,准备上台。
      
      “三万两。”一个声音稳稳地飘了过来,说话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的视线全都往他那边看。妈妈犹疑不定地看着他,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别是脑子有问题或是来砸场子的——“敢问公子贵姓?”
      
      “不敢,姓蓝。”
      
      妈妈嘴巴立即张成圆形,满面笑容说:“哦,原来是蓝公子,失敬失敬!”
      
      “又是你!”陆松名恨恨地看着他,随即举起右手张开,“五万两!”
      
      蓝爵头疼地看着他,他不欲跟他抬价,可是又不能让萦落在他手里,只得硬着头皮说:“六万两。”
      
      看戏的众人早已沸腾起来了,纷纷猜测他是何来历,竟敢公然跟陆大公子作对,甚至有不少人兴奋地打赌,猜上官萦这朵娇花最后会落在谁手里。
      
      当蓝爵被逼无奈喊出八万两的高价时,陆松名都快气炸了,“臭小子,谁知道你有没有八万两,你先拿出八万两来给大家看看!”
      
      妈妈也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这么阔绰,站在一边斜眼看他,并不阻止。
      
      底下的人跟着起哄,“对对对,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经手过这么多银子呢!”
      
      蓝爵骑虎难下,只得掏出厚厚一叠银票给妈妈看了一眼。妈妈眼睛都快看直了,连连点头,冲底下人说:“八万两,还有没有人比八万两更多的?”转身一脸谄媚地对蓝爵说:“蓝公子,你对上官姑娘真是情深意重,我怎么忍心拆散你们呢,来来来,这边请,我这就带你去找她——”
      
      “慢着——”陆松名拦住去路,额上冷汗涔涔,狠狠盯着蓝爵,脸白唇青豁出去似的说:“十万两!”
      
      轰的一声,底下炸开了锅,“看见没,这才是真正的贵公子哥儿的范儿,为了个青楼女子一掷万金!”
      
      有知道底细的悄声说:“哪是青楼女子,那是人家的未婚妻、心头好!”
      
      众人纷纷细问缘故,又是连声惊叹。
      
      蓝爵心道糟糕,十万两,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陆松名像是斗胜的公鸡一样趾高气昂地看着双眉微蹙、一言不发的蓝爵。
      
      此时,一个样貌清秀、十五六岁的小僮上台,用清脆嘹亮的声音喊道:“一百两!”
      
      妈妈见状怒了,“哪里来的毛孩子?尽捣乱,下去下去!”
      
      那小僮不慌不忙地说:“我家主人说了,要请上官姑娘回府教他弹琴。”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放在桌上,“这是赏钱。”
      
      妈妈见了金子眼睛一亮,“既是赏钱,那我就收下了。我也不赶你走,你去厨房问人拿些果子点心吃吧。”
      
      那小僮眼中闪过嘲弄的神色,正要说话,那个头戴珠冠的少年拽着上官萦从后台上来,用扇子远远地指着妈妈说:“看来你还没明白过来,本王现在就要带她回府小住几日。”说着眼睛往底下一溜,“谁有异议?”脸上神情威严而凌厉。
      
      陆松名见到他,露出一脸头疼的表情,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转身便走。
      
      那小僮趁机对妈妈喝道:“大胆,见到崇王,还不跪下!”
      
      “崇王?!”底下的人听的又是一阵晕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下章开始在腾讯入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