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问因果

作者:李李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9 章

      蝠站在对面的屋顶上,微风吹动她的长发,头顶满天星光,她双手抱胸看着蓝爵,没有下来的意思。
      
      蓝爵只得旋身而上,她却如一阵风转身就走。蓝爵知她性情古怪,行事往往出人意表,也不多话,提气追了上去。两人竟像是比拼轻功一样,飞檐走壁,你追我躲,直绕了小半个京城,穿墙越户来到废弃的上官府,蝠这才停下。
      
      “我不喜欢闻药材的味道。”蝠一开口就是任性的抱怨,她看了看瓦砾遍地、杂草丛生的周围,“我喜欢这里,荒烟蔓草,静无人声。”
      
      “你喜欢的不是这里的荒烟蔓草、静无人声,而是这里的回忆。”上官府之对于她,就像悠然山之对于自己。他未离开悠然山之前从不觉得有什么,一旦离开,却总是常常想起。
      
      蝠被他的话说得一愣,明知他说得有理,仍然哼了一声,“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既要算账,为什么又把银票还回来?”蓝爵一脸不解。
      
      “还不都是你!要不是你坏了我的好事,萦早凭《洛神赋图》离开及春馆了!”说着道出事情原委。
      
      蓝爵得知她十万两银子犹买不回自由之身,皱眉说:“这妈妈也太黑心了,十万两银子,普通一座青楼也能买下了,还要逼你接客!”
      
      蝠立即纠正他:“不是我,是萦。”
      
      蓝爵擦了擦鼻子,一脸的不以为然。
      
      蝠恨声说:“妈妈倒也罢了,天下哪有鸨母不见钱眼开的?可恨的是陆松名,趁人之危,落井下石。他最好求神拜佛别落在我手里,不然我叫他断子绝孙!”
      
      蓝爵想了半天,仍没想出个好办法,问:“你打算怎么办?”
      
      蝠不语。
      
      他突然说:“你逃走吧。天下这么大,总有栖身之处。”
      
      蝠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发出一声冷笑,面无表情地说:“就算胆小怕死的萦能顺利逃出京城,沿路追捕的官兵怎么办?她身上中的毒又该怎么办?”她又不傻,难道还不知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蓝爵顿时哑口无言。
      
      “不过嘛,你要是真想帮萦,也不是没有办法——”蝠示意他附耳上来。
      
      秋天是京城最好的季节,且不说天气凉爽、晴空万里,单是街道上落了满地的银杏叶,形状优美,颜色灿烂,便叫人看了满心欢喜,小孩子故意踩在上面,一蹦一跳,嘎吱噶吱脆响,凭添了许多快乐。走在胡同里,别人家栽种的柿子树伸出墙外,拳头大、黄澄澄的柿子低低悬挂在头顶,一仰鼻似乎都能闻到柿子的清香味。卖冰糖葫芦、糖人的小贩开始走街串巷,“冰糖葫芦哟——”的吆喝声从屋外传来,光是听着声音就让人觉得甜滋滋的。
      
      小元儿听见了这叫卖声,每每要跑出去买上一串,一个人躲在柜台后面美滋滋吃着,若是碰上郝二瞧见了骂他,他便再买一串赔笑递给师父。郝二吃了徒弟孝敬的冰糖葫芦不好再骂他,只是没好气地说:“小心你的牙!”
      
      九月十八这日,及春馆焕然一新,从门外到门里沿着台阶摆了两溜菊花盆栽,红、黄、白、粉各种颜色都有,有绣球状的,有像吊兰一样垂下来的,有小巧玲珑的,也有花开大如海碗的,花枝招展,恰似风情各异的美人。大门口还设了两株一人多高的丹桂,车子还没进勾栏胡同便闻到风中飘来的浓郁的桂花香。
      
      夜幕降临,琴瑟楼挂起了成百上千只红灯笼,耀眼的方圆数里的人家都能瞧得见。门口“琴瑟楼”三字的匾额特地用红绸带装饰,中间打了个大大的同心结。客人陆陆续续进来,见了这情景打趣道:“有意思,这逛窑子倒弄的跟洞房花烛夜似的。”
      
      有人不怀好意地笑道:“可不是洞房花烛夜!尚书千金,身份何等尊贵,平日里咱们便是想瞧一眼也不能,今晚却是想要她怎么样就怎么样,哪怕让她——”说着说了一句极其下流的话,引得周围的人□□不已,越发心痒难耐。
      
      身后有人重重哼了一声,“就凭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
      
      那人正要发火,见来人是陆松名,知道他性情不好,为人蛮横凶狠,又有锦衣卫撑腰,不敢同他争辩,被同来的朋友推着劝着拉走了。
      
      戌时整,琴瑟楼一楼高台上点燃的烛火突地灭了,围绕着高台团团坐下的众人知道好戏要开场了,全都静了下来。像是魔术一般,噗地一声,台上闪过一道长长的火龙,两边挂着的数盏宫灯哗的一下亮了,光是这一手便引得台下的人轰然叫好,均笑道:“怪不得事先要收订金,果然有些意思。”
      
      四个头挽高髻、身穿薄纱的女子莲步姗姗走了出来,随着欢快热闹的音乐舞动起来。四人皆年轻美貌,笑意盈盈,身上穿的衣服若隐若现,露出大片冰肌玉骨,引人无限遐想。众人正瞧得眼花缭乱之时,一个身穿红衣、盛装打扮的女子突然出现,她在其他四人的簇拥下以袖遮脸,只露出一双似笑非笑、似有情又无情的美眸,挥动水袖翩然起舞,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充满了诱人的风情。
      
      底下的人窃窃私语:“这尚书千金的架子拿得好大,楼心月都出来了,她还不出来。”
      
      “哪是她架子大,还不全是馆里的安排,为的是吊人胃口!”
      
      “正是,正是,这就叫‘千呼万唤始出来’,套数虽旧,也算费了心思。”
      
      众人正等着有些不耐烦,四个舞姬连同楼心月一起退了下去,一阵清冽的琴音响了起来,半遮半掩的帘幕上倒映着一个女子窈窕的身影。有懂琴的人听了心头一怔,她弹的并非时下流行的曲调,而是一曲上古雅乐,气象恢弘,与青楼妓馆的氛围格格不入。绝大部分的人都不在意她弹得是什么,纷纷叫嚷:“打开帘子,打开帘子,我们要看人!”
      
      混在人群里的蓝爵听的琴声忽地变得幽沉,空气中似有一种引而不发的张力,暗暗生惊,她似乎很不高兴。台下闹得越来越厉害,琴声也越来越肃杀,音调越转越急,如同金石之音,听的人头皮一紧,耳朵里嗡嗡作响。帘幕一拉开,只听“铮”的一声响,琴弦突然断了,刺耳的声音余音绕梁般久久在耳边回荡。众人只觉胸口像是被人闷声打了一拳,差点窒息,琴声一停,立即大口呼吸,缓解胸中烦闷之气。
      
      蓝爵骇然地看着她,这琴声里贯注了内力和怒气,若不是琴弦断了,再这么激烈地弹下去,众人里心肺衰弱的迟早要吐血身亡。他一时不知她是萦还是蝠,又或者二人都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腾讯可能要入V,尽量争取晚点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