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问因果

作者:李李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第一章行乐须及春(1)
      
      行乐须及春。
      
      蓝爵跟踪了于冕三天,于冕天天上及春馆,掌灯时分便去,夜半无人才回。
      
      马车从大街上拐入勾栏胡同,停在一座雕梁画栋的院落前,横匾上写着“及春馆”三个朱漆大字。不若白日里的门户紧掩,此时大门洞开,廊檐下挂着四盏八角琉璃宫灯照的门前亮如白昼。从胡同东西两侧不断涌进来的马车挤得门口水泄不通,堵在后面不得进去的车夫见状急了,不断地喊着要前面的车子让一让,前面的车厢又不知被谁家的马车撞了,气得车夫破口大骂,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晚上的及春馆,当真是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及春馆不同于一般的秦楼楚馆、勾栏瓦舍,它是朝廷设立的教坊司,以教习歌舞礼乐为名,行风月狎戏之实,是光明正大的官方妓院,能到这里冶游的人,非富即贵。
      
      蓝爵站在角落的阴影里踌躇良久,终于还是决定进去一探究竟。他不朝门口走去,反而转了个弯,来到东北角的墙根下,见左右无人,脚尖一点,一跃而起,就像一阵风轻轻吹过,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他悄无声息地落在院内青石方砖铺成的路面上。
      
      脚下杂乱地堆放着各种花草盆栽,洒水壶和铁制的挖掘工具随便扔在地上,左手不远处是一溜矮房,黑漆漆的,阒无人声,应是丫环仆役住的地方。正前方赫然矗立着一座重檐飞瓦的三层高楼,灯火通明,里面隐隐传来丝竹嬉笑之声。中间横着一条一丈来宽的溪流,上面搭着一座小巧精致的拱形木桥。桥的上游是一带假山群,周围穿插着各色花木,那水便是从假山洞里流下来的。借着水气的滋润,花木长得十分繁茂葱茏,远远望去,像是真的青山绿水一般。
      
      蓝爵举步往前,正要跨上木桥,耳中突然闻得女子啜泣的声音。那人虽然极力压抑着,可是时断时续的吸气声、哽咽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暗夜里,反倒叫人听得更清楚了。他不欲多管闲事。过了桥,无意中回头,却见溪流对面假山旁的树下有一白衣女子,正解了腰带往横生的枝干上扔去,竟是要自寻短见。
      
      他一惊,身未动,人已远,足尖在水面上一点,半空中打了个转,挂在树上的腰带已到了他手中。他面无表情语气森冷地说:“你要寻死,换个地方。”他从不阻止别人自杀,只是要死别死在他面前。
      
      那女子一脸讶色地看着凭空冒出来的他,连退两步,像是受到极大惊吓般,半晌怯生生地问:“你要做什么?”
      
      蓝爵正眼也不看她一眼,冷哼一声,扔下腰带就走。
      
      很快她反应过来,忙说:“你误会了,我没有想不开,其实是因为——”
      
      蓝爵头也不回,没有理她。他对无关的人和事,一点兴趣都没有。
      
      “公子——”她捡起腰带紧追两步,犹豫不决地喊道,拖长的语调满是哀求之意。
      
      蓝爵脚步一顿。
      
      她见状忙上前,指着高耸的假山说:“我的衣服在上面,我,我上不去。原本想先爬到树上,再看看能不能够到,没想到爬树这么难——”她抬起头祈求地看着蓝爵,脸上犹带泪痕,被眼泪浸润过的双眼明亮如星辰,一闪一闪像是会说话。饶是夜幕笼罩,周围光线晦暗,也能感觉得到她此刻着急的心情。
      
      蓝爵没有做声。
      
      她双手紧紧攥着腰带,难以启齿般小声说:“我只有这么一件出场的衣服。我瞧公子似乎会武,能不能烦你——”
      
      蓝爵双眉一蹙,心里虽然不耐烦这些节外生枝的小事,还是飞身跃到空中,运起目力,见山顶上果然有一件外衫,当即拿下来给她,也不问她既然上不去,衣服又怎么会在那么高的地方,更不等她道谢便走了。
      
      及春馆有东西二院,西院是以演习戏曲为主的梨园楼,东院是以弹唱歌舞为主的琴瑟楼,蓝爵刚才见到的三层高楼便是琴瑟楼。他转了好半天总算闹清了东西二院,要在偌大的及春馆找出于冕的藏身之地,只觉晕头转向。他抓住一个专为客人引路的四十来岁的大茶壶,装作不满地说:“你见到于大人了吗?他怎么还不来?我都等他好半天了!”
      
      那大茶壶陪笑问:“哪个于大人?”
      
      “兵部员外郎于大人。”
      
      那大茶壶忙说:“哦,原来是于少保之子于大人啊,他早来了,这会儿定是在东院等着看楼心月姑娘跳舞呢。”
      
      蓝爵得到他想要的信息,点了点头就要走。哪知那大茶壶又说话了:“前些日子,皇上给于少保平反了,全京城的老百姓都替于大人高兴。想当年要不是于少保奋勇抗战,咱们京城早就沦为瓦剌人铁骑下的废墟了。大家都说宋有岳飞岳将军,今有于谦于少保,都是大大的英雄。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于少保是冤死的,现在可好了,总算平反了,于大人也能从被贬的苦寒之地回来了!”
      
      提到于谦这个名字,蓝爵不由得摸了摸怀里。那里有一封于谦写给师父的亲笔信。二十年前的一封旧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总算开新坑了!大家要监督李李用力填坑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