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与慕容公子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意外连连

      夜已深,公孙府静悄悄的。慕容致远来到慕容子轩屋子前,来回踱了几趟,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慕容子轩的房门被打开,看到在门外的竟是慕容致远,慕容子轩表情闪过一丝诧异,
      
      “二弟,这么晚找我有事?”
      
      行走江湖多年,慕容子轩早已养成了极高的警惕心。慕容致远刚来到,他就已擦觉外面有人,只是郁闷为何来人只是在那来回走,便打开了门……
      
      慕容致远进到屋内,一脸严肃对慕容子轩说道:“大哥,这几日帮宁苧看病,察觉到她似乎中了一种慢性毒。”
      
      听到这话,慕容子轩脸上温和的笑容瞬间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杀气。
      
      “二弟,你是否可以肯定?”
      
      沉思了会,慕容致远沉声说道:“一般中毒者都会通过脸色、脉象等看出来。但这些……宁苧平日里并无啥异常,只是在这十日帮她疗伤过程中,有一两次觉得她脉象像极了中了慢性毒。”
      
      “中毒时间有多长?”
      
      “具体时间暂时诊不出来,但可以肯定不超过半年!”
      
      “这种毒你有接触过吗?”
      
      慕容致远摇摇头,他虽学医多年,但一直都只是为慕容家的医治。这江湖上奇毒众多,他实在是诊不出来。
      
      得知宁苧可能中毒,慕容子轩几乎一夜无眠。他也听过凌沧宫喜欢用毒控制人,所以他也曾趁宁苧没注意的时候,偷偷把过一下她的脉。虽然他只是略懂,但她的脉象稳定,丝毫无中毒现象,他也就没放在心上。
      
      中毒时间不超过半年……难道是蓝宫主准备放她出来行走江湖时才对她下的毒?这猜想让他萌生再上大雾山的念头,如果她真中了慢性毒,他一定会倾尽一切帮她拿到解药。
      
      翌日,宁苧醒的格外早,却安静地继续躺着。天微已亮,有几丝阳光穿透过纱帐洒向她。
      
      她做了个梦,一个属于凝芸的梦。
      
      梦中,凝芸追寻宫主的身影来到森林深处,意外发现她与一年轻的男子见面,好奇心驱使她向前一点点,再向前一点点……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说这句话的是蓝宫主,不可思议,她竟觉得她的语气很是悲伤。那个天塌下来也只是会笑吟吟的蓝宫主竟然也会有悲伤的时候?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可以让宫主这样伤心?凝云好奇心又加重了几几分,脚步又向前挪了挪……
      
      任凭蓝宫主怎么问,男子都没有回应。
      
      凝芸下意识地松了松紧握的双掌,掌心竟然紧张到流汗。忽然,男子转过身扫向她的藏身的方向。心咯噔了下,还来不及反应,宫主已易出现在她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宫主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杀气。
      
      “我……”凝芸下意识握紧剑柄,退了两步。她算是撞破宫主的秘密吗?宫主要杀她灭口吗?越想越惊,手止不住直哆嗦。
      
      容不得她再退,蓝宫主快狠准地一掌袭向她脑门……
      
      宁苧摸摸自己的脑门,仿佛真的才被人打了一掌。这梦真实的让她几乎误以为真的曾经发生过。梦中隔着浓雾,她没看清那男子的模样。被这梦惊醒后,她心就一直觉得不安,非常不安,这种不安搅得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躺了好一会,越躺越不安,她便干脆起床,独自一个人在院子里瞎逛,恰巧碰到公孙彻在那练功。那剑在他手上,舞得她眼都花了。在他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后,宁苧赶紧拍掌叫好。虽然她不知道那剑算不算厉害,可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在主人公耍完最后一个动作后,叫好是没错的!
      
      “宁姑娘怎么也这么早?”公孙彻做了个吐纳动作后,问道。
      
      “这公孙府环境太好,鸟语花香,一大早就听到鸟儿在我窗边叽叽喳喳叫,唤我起床。”
      
      公孙彻听到她这话,哈哈笑了起来,“你这小丫头到底是赞还是损我公孙府呢?”
      
      宁苧半撒娇应道:“公孙伯伯这是说哪的话啊,公孙府确实鸟语花香,人间天堂。我都舍不得多睡,就怕错过这早晨的美景。”
      
      “你这丫头可真机灵,难怪子轩会动心。”公孙彻对于宁苧的机灵很赞赏。
      
      听到这话,宁苧真害羞了,脸微红,道:“哪有,根本没这回事。”
      
      公孙彻摇摇头,语重心长说道:“那孩子我从小看着长大,我都快以为他是带发修行的和尚了,那么多女儿家倾心于他,他一个都瞧不上,包括我那宝贝女儿。如今他这样为你,是真的动心了。”
      
      宁苧没想到他那么直接,说的那么坦然,脸轰一下红了。
      
      “公孙伯伯不生气?”
      
      “有啥好气的,虽然我也很想他能做我女婿,奈何他就是瞧不上我女儿啊。”公孙彻也是豪爽之人,没觉得慕容子轩不喜欢他女儿是多大的错,只是略觉遗憾。
      
      “公孙伯伯是不是也觉得我这凌沧宫的妖女有点配不上慕容家的大公子?”
      
      好吧,这问题问出后,她也觉得问的有点白痴。一个是世家子弟,一个是负面新闻多多的坏女孩,换做是她也觉得高攀了。呜呜,她干嘛要问出口自取其辱啊。
      
      公孙彻没直接答她,只是感叹道:“世事难料,谁又会料到,那个誉满江湖的慕容家大公子就是对凌沧宫的圣姑倾心呢。感情的事没得说配不配,只能说这是缘分。”
      
      听到这话,宁苧暗叹口气,这公孙老爷心里还是暗觉可惜了慕容子轩呀。哎呀呀,不行,她得努力洗白这身份,早日从良解脱。
      
      就在这时,家丁兴高彩烈跑过来告知小姐与公子就快回来了。公孙彻闻言,喜笑颜开朝大厅走去。宁苧想了想,便跟了过去。
      
      宁苧与公孙彻在大厅等了好一会,才见一女子缓缓走来,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银钗。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一身淡绿长裙,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女子甜甜地叫了公孙彻一声爹后便疑惑地望着宁苧。
      
      “这位是……?”
      
      “这位便是子轩所救的宁姑娘。”公孙彻一脸慈爱。
      
      宁苧朝她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望着如此倾国倾城的人儿,宁苧不禁纳闷,慕容子轩竟然没对眼前这位天仙般的姑娘动心?看来他还真不是以貌取人的男子。对他的好感又增了几分。
      
      公孙玲闻言,怔了怔,“原来你就是凌沧宫的宁姑娘……”
      
      “公孙姑娘听说过我?”
      
      公孙玲点点头,她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她?慕容子轩当着众英雄的面不惜以慕容家的名声来保她,她却伤了慕容晟睿逃回凌沧宫,江湖中还有谁不识她?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自己家,这是怎么回事?
      
      宁苧直觉得自己脸都笑僵了,这公孙姑娘到底要盯人家多久?拜托,她脸皮都快抽筋了。这时候,不是应该有个谁谁谁来活跃下场面的吗?
      
      “玲姐姐,你回来啦!”慕容晟睿从侧门进来,见到公孙玲,兴奋地冲到她前面。
      
      嗷嗷,三弟,你出现的真太是时候了,最佳男主角舍你取谁?嗷嗷,不对。这慕容晟睿怎么跟公孙玲那么熟?他不是从小呆在回风岛吗?
      
      等等,她怎么那么迟钝?慕容子轩只是提了下,五年前他救过公孙小姐一命。可是,慕容致远与慕容晟睿都在公孙府,而且人家连那么珍贵的白玉断续膏都肯拿出来,最最最关键的是今早老伯才说了,从小看着慕容子轩长大。搞了半天,这两家是世交啊……
      
      “三弟,你伤好点了吗?我收到爹爹的飞鸽传书,便立刻从姥姥家赶回来。”公孙玲关心地端详了慕容晟睿一番,道:“嗯,脸色还不错。以后别那么调皮了,江湖险恶,不要老跑外面去。”
      
      “玲姐姐,你怎么跟我二哥一个样啊!”慕容晟睿不满地撅起嘴。
      
      公孙玲宠溺地拍了拍他额头,无奈的摇摇头,“你二哥也是关心你。”
      
      宁苧知道自己被华丽丽地忽视了,那个见到她只会斗嘴斗个不停的小男孩在公孙玲面前,显得好乖。呜呜,她可以说她有点吃味吗?
      
      此刻,大厅的气氛非常和谐。父慈女孝,弟恭姐敬,她这个闲杂人看得都要感动了。但是,今日注定是不平凡的,又一最佳男配角打破了她的窘境。
      
      “老爷,不好了!”公孙府的管家一脸慌张,递了一封信给公孙彻。
      
      公孙彻拿过信一看,脸色骤变。
      
      “武当张大侠、李大侠,少林慧远大师,还有数位峨眉弟子全死于非命。绝尘师太断了只手臂……”
      
      公孙彻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望着宁苧,仿佛在说,这些人似乎就是你凌沧宫的杀的。宁苧被他盯的几乎想以死证清白:亲,我从良了,我不再是凌沧宫的人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求包养:
    金灿灿是在吃泡面的时候不小心噎死的,
    魂穿到古代的时候正被人五花大绑欲卖去青楼;
    思量再三,她觉得自己的才能不在?诼粜Γ?
    于是秉着杀人不填命的原则,爆了某人的脑袋后逃了;
    开了间客栈,有一、三、五、七、九个对手虎视眈眈;
    找了个相公,有二、四、六、七、八个情敌投怀送抱;
    金灿灿不知道她的人生还能用什么来形容。
    某日金灿灿借酒消愁,终于对着自己的相公讲出了满腹辛酸,
    南宫子却一脸高深莫测,冷笑道:“你道自己真是被人卖去青楼?”
    那一刻金灿灿才察觉,这压根就不是卖女入火坑那么简单的身世,
    收拾细软欲逃,却迟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