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与慕容公子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初吻,没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日看到文收增加了那么几个,觉得好感动,虽然这成绩真说不上好。可是,呜呜,终于不是停滞不前了……影影谢谢各位看文,收文的银,谢谢你们,祝你们万福。嗷嗷,还有那些留评的银,爱你们!!
      十天后。
      
      一身着白衫的女子站在山边眺望,风吹动着她飘逸的长发,女子脸色红润,样貌清秀,神情淡然。
      
      “宁苧……”慕容晟睿跑过来唤她,“你怎么又在这吹风啊,小心头疼。”
      
      “呵呵,三弟,我身体健壮,不比你。”宁苧调侃道。跟慕容家的人走的近,她也渐渐被感染了,喜白色。
      
      慕容晟睿顿时笑脸变臭脸,“你不见得强我多少,还不是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我体质好,恢复的快,不像某人!”宁苧冲着他坏坏笑道。
      
      “哼。”慕容晟睿臭着脸往回走,宁苧在后头保持距离跟着。两个人的身影被朝阳拖的长长的,竟显得与这山间的宁静极为协调。
      
      那日受伤,慕容子轩不要命地给她灌了大半真气,保住了她的命,让她能拖着半口气来到公孙府。没错,不是慕容山庄,是公孙府。她刚得知的时候也十分惊讶,后慕容子轩解释,公孙庄主有白玉断续膏,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她已在公孙府养了十天的伤,而且慕容家的三公子也在这养伤。好吧,公孙府都快成了慕容家的避难所了。遗憾的是,公孙小姐与公孙公子因有事未在府内,她还没见着那个让她好奇的公孙玲。
      
      回到大厅,慕容子轩与慕容致远已经坐在那等他们。
      
      慕容子轩看到宁苧,嘴角轻扬,情不自禁露出笑容,朝慕容致远说道:“宁苧身体健壮了不少。”
      
      “她要是肯再配合点,会更健壮。”慕容致远表情虽然俊冷,语气却透露了关心。
      
      看到慕容致远明显不悦的表情,宁苧心虚地冲他笑了笑,讨好说道:“今早醒来,阳光灿烂,就想到外面吹吹风,呵呵,这一时昏头,竟错过了吃药时间。我下次不敢了,这次就饶了我吧。”
      
      “药我一直让人温着。”慕容致远打破了她不想喝药的美梦。
      
      宁苧苦着张脸转向慕容子轩求救,对方含笑朝她摇摇头。其他的事他都愿意纵容,唯独与健康有关的不行。
      
      宁苧低叹口气,终究还是避不过。她不过是受了点伤而已,又不是啥大病。这救活了不是应该大鱼大肉好生供着吗?为何平时没鱼翅鲍鱼漱口不单止,还要天天喝那又苦又臭的中药?连喝十天,现在她是闻到药味都怕了。老天估计是在补偿她过去十几年缺乏的关心,现在弄了个比亲妈还称职的慕容致远来安抚她。
      
      一口气吞下丫鬟送来还带余温的药,用眼神扫了慕容致远几眼,仿佛在问:满意了没?
      
      “慕容致远,不如我认你做干娘吧。”这药她喝得憋气,不回点本,她不顺。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也明白,慕容致远学医就是为了救治慕容家的人。这份情感挺让她感动的,这才是亲情啊。在二十一世纪,她父母离开的早,叔婶对她不是打就是骂,从来没感受过亲情。在这的十天,她真觉得她也是慕容家的人了,喜欢他们兄弟间这种可以为彼此付出一切的亲情。
      
      宁苧这句话差点把这三兄弟雷死了。慕容晟睿更是毫不客气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叫,“我也觉得二哥好像娘啊……”
      
      噗哧,宁苧忍不住笑出声,这慕容晟睿受的怨气果真也不必她少。慕容子轩嘴角也在情不自禁抽动着,似在极力忍住笑。
      
      慕容致远的脸顿时黑线,却又不好发作,唯有故作淡定端起杯茶润喉。就算被他们嫌弃,他害是要对他们的健康负责。
      
      “三弟估计还要再喝半年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明日起加重分量,宁姑娘也是……”
      
      听到这话,原本洋洋得意的两人立刻抱头装哭。这二弟是绝对惹不得,绝对不能再逞一时之快得罪他,两人心里暗暗发誓。
      
      在公孙府的日子,她也算享受了富家小姐的待遇。每天从睁开眼睛至闭上眼睛睡觉都有人服侍着。
      
      望着铜镜中养得肥肥白白的脸,宁苧自己都忍不住掐了掐,活生生人肉版馒头嘛。
      
      “小姐,这件如何?”秋菊手里举了举右手粉红色的裙子,她正在帮宁苧挑今日要穿的衣服。
      
      粉红,太嫩了。宁苧摇摇头。
      
      “这件呢?”换了件粉黄的。
      
      黄色,与她肤色不合。宁苧摇摇头。
      
      “……”秋菊继续埋首衣海中。公孙彻也是豪爽,她来到公孙府的第二天,便让人给她买了一堆衣服。因为不想喝药,每天她都装迷惑,让秋菊给她选衣服。
      
      从梳洗到挑衣服都花去半个时辰时间了,宁苧倒也一点都不着急,慕容致远肯定已让人熬好药等着她了,倒不如呆在房间里,拖的一时是一时。
      
      “小姐,再不决定穿哪件,也许就见不到大公子啦!”秋菊随口念叨了句。
      
      “什么意思?”但凡跟慕容子轩挂钩的事,她反应比豹子还快。
      
      “林大婶说大公子可能要外出,这会都快日上三竿了……”
      
      慕容子轩要外出?顾不上那头还没梳理的头发,宁苧立刻往外冲。一路小跑来到慕容子轩的卧房,推开门,见慕容子轩与慕容致远正在商量着什么。
      
      “你是准备不告知一声就走吗?”宁苧指着慕容子轩质问。
      
      幸好人还在,她暗自松了口气。
      
      屋内原本在热切议事的两个人惊呆了,愣愣望着她。随后追上来的秋菊紧张的不敢出声,宁苧尴尬的保持着手指指向前方的状态,屋内顿时安静的像没人存在。
      
      好一会,只见慕容子轩默默走进里屋,拿出一件披风,默默给她披上。
      
      靠近看才发现他太阳穴因过度激动而频频跳动着。吓得她直哆嗦,下意识拉紧披风。她一时情急又忘记了古人极其保守,就这样穿件中衣,披头散发跑出来,定是吓到他们了。完了完了,她成□□了?
      
      “谁跟你说我要走的?”慕容子轩声音有点沙哑。
      
      “是奴婢多嘴……”丫鬟紧张的直哆嗦。这大公子一向很和善的,今天却这么严肃,肯定是怪自己没帮小姐换好衣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子轩语气有但不悦。
      
      秋菊结结巴巴地把事情原委告诉他们。
      
      原来昨日晚饭,厨房的张大妈多嘴对前来端菜的丫鬟说,要端好,别打洒了,这菜都是公子子爱吃的,他日他离开这就不能常吃了。
      
      丫鬟便又对负责洗衣服的林大婶说,今日张大妈特意嘱咐了下面的人要多加小心,别打洒了公子最爱吃的菜。只怕是公子要走了。
      
      洗衣服的林大婶在睡觉前又跟同房的人唠嗑,这公子估计明日就要走了,张大妈今日给他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呢。
      
      那伺候宁苧的秋菊恰巧与林大婶同房,今早在服侍她梳洗的时候便多嘴讲了句,昨晚林大婶说公子今日要走了。宁苧听到就失去理智,直奔慕容子轩卧房。
      
      搞了半天,原来是谣传……
      
      慕容致远识趣地带着丫鬟离开,这消息虽是误传,但方才他与大哥确实是在讨论江湖上的事。与其再寻机会跟宁苧解释,不如就这会让他跟她说个清楚。
      
      此刻屋内只剩她与慕容子轩。两人独处也不是第一次,只是今日这气氛怎么显得怪怪的?
      
      “嘿嘿……”正欲打破沉默的宁苧,忽被慕容子轩一把抱住。
      
      “以后不许穿成这样给别的男子看到,就算是二弟、三弟也不成。”
      
      呃,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在吃醋,而是宣告。
      
      “慕容子轩,话说我受伤的时候是二弟给医治的。”哎,心里竟觉暖暖的,她是不是该补补脑?
      
      闷哼一声,慕容子轩带点不悦说道:“那是情非得已。我以后定不会让你再受如此重的伤。”也许以后他应该多跟二弟学点医术。
      
      “慕容子轩,你还是要再出江湖的是不是?”虽说是谣传,但她的心也七上八下的。
      
      “嗯。”慕容子轩点点头,“有些事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只有等事情都解决了,你我才会有真正安心的日子。”
      
      宁苧不反对他所说的,她只是希望他能带上她。
      
      “最近江湖特多是非。”怀抱佳人的感觉真好,慕容子轩说话都有点心不在焉了,“你与三弟留在这安心养伤,我处理好事情会尽早赶回来。”
      
      听到这,宁苧很不爽地一把推开他,“难道我跟着回就会碍事?”虽然她心里也自知她确实碍事,可她就是做不到让他独自一个人。与其在这担惊受怕,倒不如一起面对各种凶险。
      
      “宁苧……”慕容子轩有点不知该拿她怎么办,“我定会平安归来的。”
      
      似是安抚,又似是保证。
      
      深吸口气,宁苧故作轻松调侃道:“那你可别乱救人哦,再多几个公孙小姐我可不饶你!”说完踮脚趁机偷得美男初吻。
      
      得逞后的她弯眼而笑:“这个就当是对我弱小心灵的补偿。”
      
      这一吻只是蜻蜓点水,却如大石沉湖般掀起阵阵涟漪。
      
      “你这丫头……”慕容子轩轻轻叹息。伸出双手圈住欲逃脱的肇事主,用力一拽,把她整个人反压在墙上。
      
      千言万语,尽在一吻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