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与慕容公子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南宫子的真面目

    作者有话要说:
    周六了,潆又要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码字。真的很希望自己能争气点,写好点,才对得起大家爱。谢谢大家一路来的不嫌弃,鞠躬,撒花,祝大家周末愉快!
      宁苧三人从悦来客栈出来后没敢停息,赶了一夜的路,直到南宫紫提出抗议,三人方才寻了条小溪,停下梳洗、休息。
      
      宁苧喝了几口水,洗了把脸,便寻了个阴凉的地方与木先生坐在那等南宫紫。看着南宫子小心翼翼地洗着脸,直想笑。真是比女人还臭美,她都只是随便洗了下,他竟还拿水当镜,小心地拿水拍打自己的脖子、脸颊,甚至还把脸皮撕下来……
      
      把、脸、皮、撕、下、来……宁苧眼瞪得大大的,也不敢眨眼,就怕错过什么精彩画面。这,这,上演画皮吗?冷静下来后,宁苧便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看了那么多年的武侠剧,□□这东西她还是听说过的。哎呀呀,只是……
      
      妖虐啊,在看到南宫子的新面孔后,宁苧都有点相信这出戏真叫画皮了,不然世间哪有男人长得这般好看的?
      
      看到宁苧目瞪口呆地盯着南宫子,木先生带了点吃味地问,“你喜欢南宫兄这样年轻俊美的男子?”
      
      “嗯。”宁苧花痴般点点头。帅哥谁不喜欢看呀?
      
      闻言,木先生不悦地皱起眉,没再说话。
      
      “不过像这类长得太过好看的花瓶,通常都似乎只能当易碎品欣赏。”
      
      听到这话,木先生含笑点头表示赞同。
      
      似乎想起了什么,宁苧噗哧笑了出声,“之前江湖还说慕容子轩是啥第一美男,我看就一般嘛。这南宫子要是以真面目行走江湖,第一美男估计就归他了。”
      
      “慕容子轩那个第一美男的头衔确实是过了。”
      
      “谁说不是,偏大家都把他神话了。要我看,他就是一个闷骚男。”
      
      说道慕容子轩,宁苧有点失落。拍卖会没来,难道发生了什么她想不到的事吗?更伤心的是,竟然发现面具男大哥跟乐彤是一伙的,说不定还是凌沧宫的人呢。所以才会出现在钱家?所以才会救她?
      
      南宫子洗干净脸,见宁苧垂着头,似乎有什么心事,便起了调侃之心,压低声音说道,
      
      “公子,要记住贫道跟你说过的话。凡事要有所顾忌,留神闪失,且不要不做任何准备工作就风雷火急上路,应缓一缓。俗话说,去的早不如去的巧。欲成事最好结伴而行。”
      
      宁苧张着嘴,一脸难以置信。眼前的花美男,竟然是那日在庙中的算命先生。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一直被他耍着玩?
      
      “南宫子,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个江湖骗子,在寺庙,在悦人居都是不是巧合吧。”楞归楞,反应过来后宁苧心里多少还是堵了一口气。
      
      “小兄弟,我也只是受人之托。冤有头,债有主。你恨也得恨对人呀。”
      
      虽然知道她是女儿身,可是叫惯了小兄弟,还真一时半会改不过来!
      
      宁苧听到这话,竟有点紧张。会是他吗?那个这段日子了无音讯的人也在暗中关心着她吗?
      
      看出她的紧张,南宫子配合着摆出严肃的表情,道:“其实……我是慕容子轩的朋友。江湖传言你被武氏兄弟逼得坠崖后,慕容家的弟子便一直在暗中寻你。”
      
      “真的?”宁苧觉得眼开始有点酸了。
      
      南宫子点点头,看到她那样,有点不忍心再继续逗她。
      
      “其实他一直都很关心你。那些没你消息的日子,他都愁死了。后来终于有了你的消息,便求我能暗中保护你。”
      
      “他为什么不子自己来保护,还得这么麻烦托别人。”
      
      “他也是无可奈何,以后你会明白的。”
      
      知道慕容子轩有找自己,宁苧很激动。才知道,原来自己心里隐隐也正在期盼这个,期盼慕容子轩心里也有她的一席之位。
      
      南宫子有点受不了这凝重的气氛,故意转移话题道:“好了,本公子的任务也算圆满完成,保护你的任务就交还给木先生啦。”
      
      “你要走了?”宁苧有点不舍。
      
      南宫子笑的有点高深莫测,“本公子有了想做的事情。”
      
      一直沉默的木先生见他笑的如此诡异,就如猎人发现梦寐以求的猎物,含笑问:“南宫兄莫不是要报那一掌之仇?”
      
      南宫子大笑几声,没正面回答。这无聊了二十六年的生活,似乎要开始有趣了,他有点雀跃。
      
      “你要回去找老板娘算账?”听到木先生那句话,宁苧瞬间没了南宫子要离去的感伤,担心起老板娘来。好歹同是穿越女,自己倒霉就算了,她是很希望老板娘在这无亲无戚、无朋无友的朝代能无风无浪度过。
      
      “你好像也对那老板娘感兴趣。什么陈奕迅、徐濠萦,你们的话我还真听不懂。”南宫子也感兴趣起她与老板娘的对话。
      
      宁苧嘿嘿笑了几声,不知道如何作答。总不能告诉他,老板娘与自己一样,都是从未来世界穿越过来的人吧,陈奕迅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巨星。
      
      “那个,是老板娘家乡非常有名的一对夫妻。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你不能为难老板娘,我喜欢那个很会赚钱的老板娘!”
      
      闻言,南宫子带了点担心问,“小兄弟,难道你有断袖之癖?”
      
      “你才龙阳癖吧。”
      
      越说越暧昧了,宁苧干脆闭嘴。省的说多了,南宫子真对老板娘有兴趣,真跑去悦来客栈为难人家。
      
      告别了南宫子,木先生找了辆马车。因为宁苧圣姑的身份容易起不便,若躲在马车内,大家便不能瞧见她样貌。于是这一路也算太平,马车虽颠簸,可比起骑马走路什么的,也舒服多了。而且吃住什么的,木先生都安排的很好。
      
      这日天色虽早,却被乌云笼罩着,空气中带有泥土的湿味,一种暴风雨欲来的天象。
      
      宁静的小道上,一男子驾着一辆马车飞驰,掀起阵阵飞尘。赶车的正是木先生,马车内坐着的,自然是宁苧。
      
      “宁苧,这恐怕要下大雨,我们赶会路找户农家避避雨。你身体受得了么?”木先生轩担心地问。
      
      马车颠簸的她直想吐,探头出来望着远处的天边,暗自叹了口气,老天似乎没给她多少运气。
      
      说没运气又似乎有那么点,颠簸了近半个时辰,终于发现个小茶棚。两人决定在此休息下再赶路。坐下不到半盏茶时间,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环视下四周,茶棚内也坐了几个避雨的柴夫、猎人。
      
      外面雨愈下愈大,感觉天都要崩了。雷鸣声中似乎夹杂了马匹奔跑的声音。
      
      不一会,就瞧见雨中十几个佩剑男子骑马朝这奔来,一身狼狈。
      
      “糟糕。”宁苧即刻端起茶杯作势喝茶,希望多少能挡住脸。
      
      看到来人竟是武当派的弟子,木先生眼一眯,暗觉不妙。
      
      武当的弟子环视四周,想寻个空位坐下,突然他们当中有人大喊“凌沧宫妖女……”
      
      宁苧惊得手一颤,茶杯摔落,碎了一地。
      
      武当弟子摆出准备大干一场的阵势,纷纷拔剑,团团把他们围住。本还在这避雨的柴夫猎人,也顾不了外面滂沱大雨,雷鸣电闪,急忙逃命去。
      
      “这是武当的十八星阵法,小心。”背对背,木先生提醒她。
      
      宁苧点点头,木先生是不会丢下她的,他会保护自己,这认识让她的心顿时觉得安了。
      
      雨愈下愈大,放佛是在呼应这场激烈的战斗,也像是在悲鸣。武当不比落尘那些小帮派,个个身手不凡,若不是木先生护着,只怕宁苧已死过好几次。
      
      只是这过度消耗真气的打斗,让她呼吸都开始变得不顺。
      
      听到她越来越急促的喘气声,木先生知道这场战斗不宜拖下去,否则她真气会耗尽。咬咬牙,不要命的使出全身真气,顿时哀鸣声四起,几个武当弟子连人带剑被震飞……
      
      其他人看到同门倒地,更是杀红了眼,更不要命的进攻。激战了不知多少回,她终于被一剑刺中胸口。
      
      “宁苧……”凌厉之声响遍山崖。
      
      先生抱住她往下倒的身体,帮她点穴止血。想她一身旧伤还未痊愈,此刻又受重伤,一脸愤怒与自责。
      
      “呵呵……”宁苧想大笑,偏这胸口疼得她变成了哭笑,她觉得好冤枉。怎么被人的穿越都是好吃好喝好住,偶尔斗斗小三小四打发日子,偏她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
      
      “妖女,死到临头还笑。你们凌沧宫杀了那么多武林人士,不杀你们,江湖永无宁日。”
      
      “是这样吗?这一个人的出身果然重要。你们杀人,那叫为武林除害。我没杀过人,却被这般冤枉……”好痛,胸口好痛,她要死了吗?
      
      “你不会死。”木先生乎看穿了她的想法,朝她大吼。
      
      “木先生,我一直都好想,好想可以摆脱掉这凌沧宫圣姑的身份,能跟老板娘一样潇洒自在的活。可是,好难……”说道伤感出,宁苧终没能忍住,流下了眼泪。
      
      木先生抱起宁苧走向马车,道:“你们谁再阻拦,休怪我不手下留情。”
      
      此刻的木先生就像头被惹怒的狮子,震慑的武当弟子也不敢再靠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