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与慕容公子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金灿灿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为啥,自己看回这章都觉得很欢乐,希望能让你们笑一个。预祝大家周末愉快~~周末我会努力写文的!!
      
      听到声响,老板娘一脸怒容冲出来,瞧见这被毁得七七八八的大堂,心痛地嚷起来,
      
      “这刚修好的桌椅啊……招待了你们这批人,真是我悦来客栈的不幸。明天你们立刻给我滚出去,不,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南宫子见她只穿了中衣就冲出来,眉头禁不住皱起来,低喃了句成何体统,却不幸被耳尖的老板娘听到。本就一肚子火无处泄的老板娘双手叉腰,冲着南宫子喊,
      
      “你叽里咕噜我什么?是男人就大声说出来。”
      
      “没,老板娘你听错了,我没说你成何体统。”
      
      听到这话,老板娘深吸口气,缓缓走到他跟前,冷不丁的啪一声狠狠打在他脸上。那个劲啊,把南宫子脸都打皱了。皱?呃,没眼花,真打皱了。
      
      南宫子捂住被打的半边脸,两眼几乎要喷火,直勾着老板娘瞧。
      
      “够了。”
      
      绝尘师太看不下去了,怒吼了声。此刻抓住的可是亲手杀了她三个徒儿的人,她比任何人都着急,恨不得一剑杀了乐彤。而南宫子飞与老板娘还在这节骨眼上添乱,她出家人的风度都被逼仍了。
      
      被这样一吼,老板娘倒真没再添乱,一脸委屈地瞄了南宫子一眼,跃坐在柜台看戏。这一巴掌估计下手不轻,南宫子施展轻功回了跃上二楼,回了自己厢房。
      
      因为男女有别,所以少林、武当都有默契的把主导权交给峨嵋。峨嵋的弟子在乐彤身上仔细搜了翻,没任何发现。
      
      乐彤听到峨嵋的弟子说没找到玉观音,先是一愣,而后冷笑道,“今夜我确是冲着白玉观音来的,没想到有人比我快一步。但没关系,这功虽不是我立的,可玉观音好歹是在我凌沧宫人手里。”
      
      “果然是你们盗了白玉观音。说,玉观音现在哪?”绝尘师太拔出剑架在乐彤脖子上恐吓。
      
      “哼,我刚不是说了嘛,我今夜就是冲着白玉观音来的。如今若玉观音不在你们手里,那一定是我们圣姑得手了。”
      
      听到这,宁苧只觉一阵寒流流过她全身。那天她估计就被乐彤认出来了,只是没点破,现在顺理成章陷害起她来了。
      
      “那个妖女在哪?”
      
      乐彤仰天大笑三声,望向宁苧,道:“圣姑,我也不想背叛你的。只是,你也看到了,我不说他们就会杀了我。”
      
      你不想背叛我,你是死也想拉我垫背。亲,我与你无缘无仇,你干嘛断我从良路?宁苧心里那个悲哀在无限扩大,无限扩大……
      
      “你乱讲,胡说八道,我没拿玉观音。”眼神必须无辜,表情必须惊慌,还要柔弱的倒退几步,宁苧照足了电视剧里受委屈的女主角的戏来演。
      
      而就在众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宁苧身上的时候,有人破窗而入,从绝尘师太剑下夺过乐彤,在她身上拍了几下,解开了她的穴位。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乐彤看到来人,激动地喊了句:“公子。”
      
      宁苧看到来人,惊呆了,嘴巴张着就是说不出话。来救乐彤的人竟是面具男大哥,那个救了她两次,给她肉吃的面具男大哥。呜呜,老天,你开啥玩笑?她的面具男大哥竟然跟万恶的乐长老是一伙的,她没法接受这剧情。
      
      可怜悦来客栈的大堂再次沦为大战战场,那边是众人在与面具男、乐彤两人的厮杀,这边是老板娘的鬼哭狼嚎。
      
      那个给她肉吃的大哥与乐彤的配合竟是这样默契,仿佛是征战多年的伙伴。宁苧直觉得自己大脑不会思考了,身体也麻木了,整个人呆呆地站那动也不动,连向她袭来的椅子残骸也不会躲避,幸好木先生及时拦腰把她揽起,不然此刻她就要脑袋开花了。
      
      “你怎么了?”木先生担心地问。
      
      宁苧感激地朝他挤了个笑容,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没想到他还会救她,在知道她是凌沧宫的妖女后。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激战中的面具男似乎朝她露了个,呃,带嘲讽意味的笑容后朝乐彤使了个眼色,两人眨眼匿身于外面苍茫夜色中。绝尘师太与张大侠即刻追了出去,慧远大师犹豫了下,留了下来,想必是担心宁苧趁机逃了。
      
      深吸口气,敌人少了一半,这仗也许还能赢,必须打起精神来。宁苧暗自给自己加起油来!
      
      “阿弥陀佛!”慧远大师的招牌开场白,“没想到女施主隐藏的如此深,把大家都骗了。”
      
      听到这话,宁苧想以死证清白的心都有了,当然,只是想而已。
      
      “我虽然隐瞒了自己的性别,可我真的没盗玉观音。”宁苧望着木先生说道。她也不指望那些和尚尼姑道士能信她,所以必须全力拉拢木先生。
      
      暗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好疼,但眼泪也成功的挤了出来,“木先生,我真的真的没盗玉观音。我虽然是凌沧宫的圣姑,但那只是曾经,我早已经脱离了凌沧宫,女扮男装就是为了躲避她们的追杀。”呜呜,很好,这剧情貌似连起来了。
      
      木先生没漏掉她掐自己大腿的画面,但没点破,点点头,道:“我信!”
      
      耶,这么容易就信了。呼,亏她还在心里想好了千百种苦情戏,想着随机上演来说服他。没想到他轻易就信了。呃,不管怎么说,这是好的开始。
      
      “慧远大师,我真的是被陷害的。凌沧宫的人正到处在抓我,乐彤不过是想借刀杀人罢了。大师,佛门慈悲为怀,为何不愿给我这个已决心从良的妖女机会呢?”挤挤挤,呃,眼泪貌似不够,唯有掩面做拭泪状。
      
      “阿弥陀佛。”慧远大师闭上眼睛沉思,再睁开眼时,目录凶光。权杖夹杂呼呼声向宁苧袭来,宁苧纵深一跃,躲过了。本想就此机会逃,却见木先生挡在了前面,与慧远大师打了起来。
      
      好吧,她总不能那么没义气,大BOSS木先生对付,那些小和尚就她应付吧。
      
      乒乒乓乓,悦来客栈大堂再次上演混战。老板娘像尊佛一样,面无表情坐那继续观看自己的客栈再次被摧残。
      
      “不好了,大师,师傅他们受伤了。”
      
      双方打的难解难分之时,一小尼姑边朝这奔跑边呼喊。
      
      这声惊呼让慧远大师分了神,硬生生吃木先生一掌,整个人飞出三丈外。小和尚见他飞了出去,边喊着‘师叔’边奔向他。
      
      木先生本无意伤他,奈何来不及收手,幸好这掌也只是用了四成功力,以慧远大师的内力倒不至于被伤的很严重。
      
      慧远大师调整了下呼吸,望着前方那个男人半响,最后叹了口气跟着小尼姑离去。
      
      南宫子再次回来看到偌大的大堂只剩他们三个,冲着木先生问,“都被你打跑了?”
      
      木先生摇摇头,“都追凌沧宫的人去了。”
      
      “他们走了,这里被毁坏的东西由你们赔。”一直冷眼旁观的老板娘发话了。
      
      南宫子从怀里掏出四个银锭子,笑嘻嘻道:“够不够?不够就说,可别再冷不丁的给我一巴掌。”
      
      老板娘拿过银子,掂量了下,大概也够修修补补的,只是这男人出手那么大方,多压榨点也不为过。
      
      “修理费是够了,可是在停业期间的损失怎么算?”
      
      宁苧简直佩服死老板娘的吸金能力了,自己是沦落到身无分文,可这个老板娘,拍卖会才狠赚了笔,现又有一笔小财进账。她好想跟她学学经商之道呀。
      
      “老板娘,你拍卖会赚的钱都可以让你衣食无忧啦,何苦还要开这间客栈。”宁苧带点崇拜语气说道。
      
      听到这话,老板娘表示不认同,道:“小妹妹,在我们老家有句话,‘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这张嘴’,意思是说男人不可靠。但在这个世界,女人似乎都依靠男人而活。我金灿灿偏要做个榜样,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女人靠自己一样可以活的很好。”
      
      这话古代不可能有这句话,不可能有,老板娘百分之九十九也是穿越女,宁苧激动得手直抖,试探道:“那你有没听过‘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金灿灿的笑容在听到这句话时定格了,瞧了宁苧半响,道:“陈奕迅有听过吗?”
      
      “他老婆就是徐濠莹。”宁苧几乎是用吼的。
      
      相比宁苧的激动,金灿灿倒显得镇定多了,淡淡地说了句,“看来我们也许是同乡。”
      
      宁苧点头如捣蒜。
      
      两个男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听不大懂这两个女人的谈话,似乎是在说男人不好、靠不住之类的。
      
      “好吧,看在可能是老乡的份上,这误工费就不用你们赔了,赶紧走吧。”
      
      “老板娘,看在老乡的份上,大半夜的,别赶我们嘛。”
      
      金灿灿眼一瞪,道:“不赶你们,还等那群尼姑和尚回来再打一通?”
      
      这么一说,宁苧倒也从兴奋中清醒了过来,拖着南宫子与木先生速速离开。
      
      待人都走光了,春花、秋月才怯怯地从后堂进来。看着这被毁得七零八乱的大堂,欲哭无泪。
      
      金灿灿把手中的四个银锭子分成两分塞到她们手里,喝道:“这钱就当做是遣散费,赶紧走。老板娘对不起你们,惹了单祸水生意。”
      
      听到这话,春花、秋月哭起来,哀求道:“老板娘,别赶我们走。我们需要这份工作。”
      
      “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今日你们也看到了,再不走下次小心命都丢了。”说罢把她们轰了出去。春花、秋月哭啼着,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偌大的大堂就剩她,还有……
      
      “出来吧!”
      金灿灿喊了声,之前救走乐彤的面具男即刻从二楼飞身跃下。
      
      金灿灿恶狠狠得瞪着眼前的男人,道:“早知道这破玉观音会带来这么多麻烦,你给我一百万我都不收。”
      
      面具男冷笑了声,“当初是谁听到说稳赚十万两白银,便说赴汤蹈火也干的。”
      
      “呸。”
      
      金灿灿碎了他一口,道:“当初你拿着玉观音上门,只是说这东西价值连城,会有人愿意出几十万两乃至上百万两来买,到时钱归我,玉观音归你。可没告诉我,这东西会让人愿意拿命换。”
      
      “把玉观音给回我,两清。”
      
      金灿灿指了指乱糟糟的大堂,道:“我好端端的一个客栈被毁成什么样子?窗户破了,桌椅板凳全毁了,而且接下来还有什么棘手问题还无法预测。我们合作条约得改。”
      
      面具男没接话,等她把话说完。
      
      “这玉观音可以给回你,但拍卖所得的钱如数归我。”
      
      听到这话,面具男嗤笑了声,道:“随你!”
      
      金灿灿从怀里掏出玉观音仍给面具男,“再别让我看见这块破玉,谁拥有它谁倒霉。”
      
      面具男也不反驳,接过玉观音放进怀里,略带玩味地望了金灿灿好一会,留下个高深莫测地笑走了。
      
      金灿灿望着被毁的客栈,哀叹着是干脆转让出去呢,还是重新装修一番再战江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