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镖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台湾地震这一震,全世界通往中国的网络都跟着抖一抖啊~~~~老天爷真是有眼,我前话刚说完,就真的上不来了||||||||||||||。深深地体会到何谓“一语成谶”|||||||||||||
    今天也试了很多次,到这个时间终于上来了,orz……
    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家和万事兴!(我都在说什么orz||||||||)
    日本有谚语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那么我现在算是证明了自己不是笨蛋吗?泪涌~~~~~~~~再次祝大家身体健康!大冬天感冒挺麻烦的||||||||||||||
      道上兄弟比谁都信神佛,出活也会拜拜关公,求神仙保佑。当然要是诅咒起别人来,骂人祖宗十八代,自然可以行云流水巨毒无比。像他这么直言不讳地说自己还不是在发毒誓的时候,我真是第一次见。
      怔怔地望住他,英雄啊!我陶天向来对这样可以若无其事地对自己都撂狠话的英雄气概无法抵挡。
      虽然听着像是自暴自弃。
      而且他说这话的时候真是酷毙!乔英雄,以后小弟就跟你混了!差点就地拜下去。
      “你干吗?”他抽空扭头看我一眼,结果一个激灵,手里的方向盘被猛地带歪,差点害得我们上演马路惊魂!
      “啊啊啊——”我一路尖叫!
      亏得他车技了得,夜深人静路况还算良好,才迅速稳定了局势。
      “乔哥!”我忍不住埋怨。小人的心脏很脆弱的!
      “是你吓我先!”他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干吗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我生气地瞪大眼睛,我那是崇拜!崇拜!!
      忽然又呵呵鬼笑起来:“哦,原来乔哥你也怕鬼啊?心里有鬼是吗?”
      他拿我没办法地摇头笑。这个表情一路已经不知道出现第几次了。“做过这么多坏事,谁心里会没鬼?这条道上的人有几个夜里能睡得安稳?哼。”
      有理哦!“那你的丰功伟绩说一两件来听听。”
      “我的事?还是不要拿来吓小孩了吧?呵呵。”
      敢看不起我?!“嗯嗯,”摇头,“这招对我没用的。□□生□□长,什么事我没见过?”一拍胸口,“尽管放马过来!”
      “还是算了吧,那些事连我自己都不愿回头看。”他淡淡地说。
      我好不容易撑起的架子一下泄了气。
      “总之不是好人就是了。不像你。”他又开起玩笑,百毒不侵的样子。
      “老爷也不是坏人的。”
      “是啊,他只是故意出游让一帮小辈先杀个你死我活再回来坐收渔翁之利罢了。他是个大好人——”
      你们都想错他了。“誉少是他儿子,他怎么会希望他跟棠少斗出生死?”
      “正是磨练誉少爷的时候,万一斗不过,家主自然就出现了。”乔樵边说边在唇边勾起一弯浅笑。
      我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说:“你们这么喜欢勾心斗角,谁的一举一动都能研究出深意来,多累啊。”
      “不累的话也许今天的轻松就是拿明天的命来换的,你愿不愿意?”
      我终于不说话了。过了好久,他又说:“听说当年大哥的妈妈带着大哥逃到美国,是没有打算再回来的。大哥说如果不是出现这次意外,他也许永远也不会回来。”
      我又沉默了片刻,才说:“宋家从美国发家,回来本地也有三十多年了,在外面的子孙虽然多,也总是要回来的。”
      在外面跟十几倍的外人争还不如回来跟两三个人争。谁抵得过权力的诱惑?不回来?这些人说话真真假假,真是连自己也能骗。
      “到时候明刀明枪地斗起来,你站在哪边?”
      “咦?我?”
      “当然是你啦。干吗惊讶成这样?”他失笑。
      “干吗会问到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看热闹那个族群的。我这样的在哪个阵营里不是累赘?
      “你不是保镖吗?你以为你是花王啊?”他简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的位置这么重要,要知道你站哪边我们才好及早准备啊。”
      大哥,你这样说的意思就是……“准备什么?如果我不站你们这边就干掉我?”
      他似乎有点受不了我的直率,露出个无奈的表情:“或者把你调远一点。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会劝大哥不要做得太绝的。”
      抽搐。“……谢谢哦。”在关于一个现在坐在你身边的人的生死问题上你这个态度似乎未免是不是有点……呃,随便?
      “不过如果你不选我们,难道你要站在宋景誉那边?”他撇撇嘴,又看我一眼,样子十分不看好,“我看你在那边也不怎么受重用。他对你好像也挺……忌讳的。因为童桐?”
      “因为他是个神经病!”我低声嘟哝。童桐眼睛又没瞎,就算杀了我也不会喜欢他。再说童桐要喜欢谁跟我也没关系。宋景誉当自己是面照妖镜,照到谁都是鬼祟,唯独看不到自己才是个天下无敌惹童桐讨厌的大妖怪。
      “大哥和童桐的交情你知道么?”
      “旧识?”童桐从十岁起就在宋家了,当中只有三年离开过,被送到美国受训。
      乔樵果然点头:“大哥过去和他在一起受训,在同一个训练基地。他们以前的关系应该还不错,所以这次回来看到他做了宋景誉的随扈,大哥很受打击。”
      应该说,特别是在知道了他们那种关系之后吧?宋家这两个不愧是兄弟,都够自作多情的。
      “如果童桐选择帮棠少,我自然也跟他一样。”
      “否则呢?”
      我眯起眼睛很认真地问他:“否则你们干吗非把观众席上的人扯下来呢?我就是个路过的行不行?”
      车又停下了。在快驶入别墅安全区域的路边。
      他打开了灯,转过身来看着我的脸上是少有的严峻,缓缓地摇头:“我再说一遍,两虎相争,殃及池鱼。这是场战争,只有对垒的双方,没有观众席。”
      我正要开口,又被他竖起手拦住,一字一句地对我说:“你是我们这边的人,必须是。记住。如果不想干,那就只有一个下场。”
      我看着他前所未有的认真,那张在光线中半明半暗的脸庞,他也看着我。我们就这样互视良久。车里只余呼吸声。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此刻我想的,他也不会知道。
      他的眼睛是杏形的,眼角有些下搭,不笑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压力。却是双很棒的眼睛。眼神坚定,很容易让人折服。
      还有那唇边的梨窝,看得近了,即使不笑也浅浅的像是嘴角边泛起的涟漪,十分勾人。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我终于表示明白地点点头。他的眉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地挑了挑,那双眼中浮上满意的笑容。转回身,重新发动起车。
      也许因为我再没开口,他又主动说:“你知道童桐不可能选大哥。他是条忠狗,就算不喜欢,也不会随意离开主人半步。”
      我点头。虽然认识童桐的时间不长,但他看人的本事真是厉害。
      “为什么非要决定我的选择?”
      “因为——你是对付童桐的关键。而童桐的存在则能决定宋景誉的胜负。”
      原来我真的这么重要。原来你……也早已留意着我。
      我想了想,还是问:“如果非要被干掉,我可不可以选动手的人?”
      “你想选谁?”
      “你。”
      他只迟钝了几秒,又是一笑:“没问题。我原来以为你想选童桐。”
      摇头。他不会的。在杀我之前他一定会先杀了自己。
      他又说:“你要是想把宝押在我身上,恐怕是要失望的。”
      我笑:“我从来没敢在乔哥身上存过希望。”
      车慢慢开进大门,我又说:“老爷以前对我说过一个故事,说把毒蛇、蜘蛛、蝎子、蟾蜍和蜈蚣五种毒物都丢进一个瓮里,到最后能活着出来的就是毒中之王。”
      乔樵停好了车,又等了等:“没了?”
      “嗯。就是这个故事。”
      “干吗忽然想起说这个?”
      我想了下,傻笑:“我也不知道。”
      他无奈地笑,拍拍我的头,开门下车。
      对啊,干吗要说这个故事?我脑子坏掉了,连自己都不明白。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