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心

作者:新弦旧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我想回去了。”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直到染欢已经觉得这里的气压让她透不过气来了,终于开口说。她看不见,自然也不知道褚宇斐脸上的神色。
      她知道刚才的话题有些僵,只是又该怎么面对那些她不想再忆起的地方?
      “这么多年,你就一点都不关心我的事?”等了许久,褚宇斐才低声说。似是在质问,又似是在自语。
      关心什么?染欢有些茫然。转念一想,不禁扶额。这个人,恐怕再过五年还是那样。他这是在闹别扭吧?就像孩子看到别人有好东西,不愿开口还非要人把东西送到面前。
      “刚刚那位姑娘是谁?”会让他如此这般态度对待的,恐怕除了抱怨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既然他想她问,就随了他的愿。
      “不认识。”看到她浅浅上扬的唇角,褚宇斐有一种心事被看透的窘迫感。不由地脸上一热,轻哼一声,拒绝回答。
      “好嘛,我很想知道诶!”听到他这个反应,染欢更觉有趣。陡然觉得生出一种久未有过的轻松感,刚刚凝重的气氛也消失了。
      褚宇斐怔了怔,没想到她会用这种有点期盼又有点亲近的语气跟他说话,(俗称撒娇吧- 。-)瞬间抛开刚才小小的不快。只要两个人都愿意努力,他们之间一定会再无隔阂。
      “她家以前跟我娘家里是世交,她母亲就是我娘的表妹。”褚宇斐缓缓地说。
      “以前爹要我跟她姐姐订亲,我一直没同意。后来……因为出了些事,也就没有再提起,婚约的事不了了之,她父母也不怎么待见我。”或许是认为他在家中已经没有地位了,也就没有了联姻的价值。说起来,好像也没什么一定要让她知道的。
      “嗯。”染欢侧过头,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正对着楼下繁华的集市,而远目所及之处,就是那一片美丽的鼎湖。虽然他的叙述没有什么要回答的,但她还是轻应一声,以说明她一直在认真的倾听。
      “只是她自己三五时的在街上堵我,偶尔也会不请自来地到府里瞎逛。不要理她就好,从来都是给三分颜色就想开起染坊的。”若不是当初几次客气相待,引得她变本加厉的举动的话,他如今也不会看到她的身影就厌恶。
      染欢却是有些好奇,“既然是亲上加亲,你为什么不同意?”有多少男人,能抵抗得了“门当户对”四个字。尤其是这么多年,身侧尤虚的人。
      褚宇斐刚刚还有些雀跃的心马上沉下来,“我为什么要同意?”
      “门当户对,男未婚女未嫁,不是最适合的吗?”怎么还会让他拖上这么多年,直到如今?
      “你也这么觉得?”他那时候最烦的就是爹娘跟他说这句话。
      这个女人,难道就没有一点宣示主权的心思?他以为,他们之间至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瓜葛。又有哪个女人,会问出这般的问题?
      “我只是好奇。”染欢有些呐呐地,不知道自己哪有又惹他不开心了。
      “我真是作贱自己。”褚宇斐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什么意思?染欢想问,还是默默咽下了话。
      “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我有时候真想挖开你的心看看,里面是什么做的。”褚宇斐抓着她的手慢慢放开,收回来时又似无意地擦过她的心口。“无论做什么你都不领情。欢欢,告诉我,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你?”
      瓶儿和芸儿听到了他们诡异的对话,陡然觉得里面的气氛又紧张了起来,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倒是染欢听了他的话,本来还隐隐勾起的嘴角也垮了下来,只觉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心底浮起,不知何时心中竟然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再开口,更有一丝莫名的疲累。
      “你想我怎么领情?”
      若是那些点点滴滴,都是为了让她领情,那也未免可笑了。
      这话问出口,褚宇斐也觉得自己操之过急,说得太快了。因此听到染欢的反问,也只是默默地看着窗外。
      他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知道,自己在他心中有没有有些的与众不同?只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打动她。
      染欢却越想越委屈。一声不吭地被他从锦城千里迢迢的带到这儿,她也认了。离开了净儿和师兄,她无所适从也忍了。可是他凭什么这样忽冷忽热的对她?又凭什么觉得,她应该为了他做过什么而“领情”?
      两人是乘兴而来,没想到最后却因为其中小小的插曲败兴而归。
      染欢不想开口,褚宇斐却因为自己语言的冒犯而懊恼。一直到晚饭时间,两人匆匆在小厅里用过饭,又各自离开。
      “心就这么狠吗?”褚宇斐坐在书房,轻轻抚摸着一把竹骨扇子。不是没有恨过她,甚至在刚刚见到她的时候都想着要怎么让她后悔当年抛下自己一个人离开。只是在看到她的状况之后,心疼的情绪把其它都压制了下去。似乎是催眠自己,就像当年一样什么也不管的宠着她。
      可是她还是不为所动。是不是总是一个人像傻瓜一样回想那些往事呢!
      她不反抗,可是对他所有的表示都不冷不淡,似乎他做的事与她无关。染欢染欢,怎么样才能让你再展欢颜?
      他有些焦躁的想着当时她亦是隐忍淡漠的表情。
      我该拿你怎么办?
      手中的竹骨扇通身光滑,正是因为长期被摩挲而致。这是他唯一拥有的她的东西。
      当时相交之后才发现,她不仅仅是对他一个人冷漠。这个事实让他舒心了很久,于是每次去找她,倘若她不能一起出去玩的时候都无视她谴责的眼神,肆无忌惮地在后台里看她玩“变妆”的技术。
      这把扇子原本是她的道具,有一回离开的时候他故意顺手带走了,原本是想要她主动来找他一回。没想到她自始至终也没有怀疑到他身上,因为新做的扇子丢了而闷闷不乐了好久。他为了安慰她,特意去给她寻了另一把代替,看她宝贝的样子,却不愿把这把还回去了。而这么多年,这把扇子就辗转跟着他。在他恍惚以为过往是一宵轻梦的时候,给了他最真切的真实感。
      可是这一回,她的心比当初更难捉摸啊!如果说当初只是因为她生性淡漠而对任何人都有隔阂和冷漠感,如今就是排斥过往,在他们之间竖起了一面无形的墙。
      他耗尽心神揣摩着那人的心思,却不知斐然居里的人却是另一番心境。
      夜已深,窗外流进的空气已经有了寒意。
      虽然看不见,也知道瓶儿肯定早已燃起了房内的烛火。偶尔听到凛冽的风从屋顶刮过,或者是远远传来一两声的鸟鸣。住了一个月,周围的一切声音对她来说已经很是熟悉。似乎是跟过往一样的夜晚,却徒生出一种无所适从感。
      早过了往日睡下的时辰,却迟迟的坐在桌边不愿动弹。瓶儿和芸儿默默地陪在一旁,虽然觉得白天的一幕有些莫名其妙,相劝她早些睡下,竟然也无从下口。
      两个人来回眉目交流了无数次之后,瓶儿终于小心地上前,低声请示。
      “小姐,现在已经很晚了。要不先把眼睛的药敷上吧?”虽然对大夫的诊断结果甚是不满,褚宇斐还是吩咐她们要一天两次遵从大夫的话给小姐敷眼睛。这么多天下来,虽然没听小姐说有什么好转,但至少也没什么害处。
      “今天不敷了,你们下去吧!”吃过晚饭后,褚宇斐就消失了,想来还是因为白天的事跟她闹别扭。
      瓶儿犹豫了下,“可是爷吩咐这个是一定要早晚敷的。”
      “没用的。”染欢淡淡地说,“以后也不用再弄了。”
      瓶儿和芸儿对视一眼,虽然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听话地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响起,染欢又在桌边坐了良久,才慢慢摸索着坐到床上。
      不领情。不由地低笑,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情字有多伤人。
      尤其是对不该用情的人动情。
      她的手慢慢地从床单划过,还要多久,才能够离开?这样的日子太压抑了,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回到为了三餐而努力的日子。虽然难熬,可是自己有绝对的自主。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里翻腾,心里又不免有些惊慌,现在回去的话,她还能站在戏台上吗?
      这么多天她没有练过功,没有摸过琵琶,甚至没有摸索着在黑暗中走路的灵敏度。
      如果连这些都失去了,恐怕就真的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和衣倒在床上,细细地回想着自己唱惯的剧本。想要练练嗓子,却发不出声音。这儿,不是她一直习惯的环境。
      师傅,如果当初听你一番忠言,现在是不是一切都不同?她还是戏台上那个染欢,可以低头含笑跟台下的观众道谢,而他是御史大人家的长公子,两人从不相遇。即使路见,也是擦肩而过。
      只是人生,在时间走过的那一刻就已注定了结果,没有人能改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基本保证隔日更,有空的话日更 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