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江盗

      流民事件过后,刘氏和萧家的几位姑娘,除非到了驿站,不然坚决不下牛车,或许是流民的围攻的事吓到了大家,下人的速度也增加了不少,中午休息的时间从一个时辰变成了半个时辰。
      
      每天围在牛车周围的将士也越发的严密,对此萧源只能下令,让大家尽量配合。大姑娘和二姑娘整天窝在牛车里不出声,照道理刘氏让大姑娘掌家,一路上的事都该是大姑娘做主的,但大姑娘心里清楚,她管管内宅还可以,真要论到对外的大事,她是没那个本事担下的。再说回江南带的人多,刘氏又有着身孕,稍有不慎就会出事,大姑娘也不敢担这个责任。
      
      倒不是说萧家对嫡出、庶出姑娘分两种教育,像大姑娘、二姑娘这种养在正房身边的庶出,其实地位和旁支的嫡出也没什么不同,如果没什么意外,一般嫁人后也是做当家娘子的,所以萧家对两人的教育也很注重。
      
      但萧源不同,她说是从小由曾祖母养大,实则是外公顾熙亲自教养的,从某种程度来说,顾熙是把外孙女当孙子教育的,加上萧源本身水平或许有限,可论眼界、知识面,恐怕寻常的士族男子都比不上,所以大姑娘前来找她的时候,萧源二话没说的担下了这件事,这事也只能她来做。
      
      “姑娘,明天就要到渡口了,上了船就比牛车平稳许多了。”祝氏给萧源揉着僵硬的腿说。
      
      “嗯。”萧源望着一望无际的江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水上的日子跟牛车一样难熬啊!
      
      “郎君说,如果一路顺风,很快就能到江南的。”祝氏安慰道。
      
      “一路顺风?”萧源默默的想,很少有人冬天坐船,毕竟冬天说不定那边江面就冻住了,更别说层出不穷的江盗了!当初从江南来的时候,吴郡太守可是足足派了五百名水师护送他们。吴郡的水师天下闻名,江盗见了官府的旗帜自然是不敢随便妄动,而梁肃他们武艺再高,到底是陆军,能保护好他们吗?
      
      萧源转念一想,爹和大哥能这么放心的把他们托付给霍家,想来认定霍家有这个本事保护他们,她也不用太担心了,反正担心了也没用,“四姐、六妹的病好些了吗?”萧源问。
      
      估计是上次见了梁肃杀人受惊了,萧家几位姑娘身体都有点不舒服,四姑娘更是发了一晚上的烧。
      
      “好点了,听说四姑娘今天喝得下一点粥了,六姑娘已经没事了。”祝氏道,“姑娘,你也太善心了,好端端的带这么多人回去干什么?”三姑娘、四姑娘和六姑娘过来一求姑娘,姑娘就答应带回去了,连带姨娘都带走了。若是她们乖巧安分,祝氏自然不会说什么,可现在她们明显拖累了姑娘,姑娘身体弱,年纪又小,做姐姐的不帮衬些,还反而大事小事不断,真是上不了台面的!
      
      萧源沉默,这件事是爹临走时提起的,萧源原本就在为难要不要带她们,爹一说她就顺势做一回好人了,虽然不知道爹在打什么主意,估计又是要和某些门第稍低的人联姻吧?嫁人后也没做姑娘的时候那么舒服了,反正碍不到她什么,就随她们去吧。
      
      祝氏知道自家姑娘一向主意大,劝了几句见姑娘不说话,也就不提这件事了,“姑娘,一会三郎君会过来,说是想吃羊肉铜鼎,听说梁郎君也会过来。”
      
      “这时候哪里来的羊肉?”萧源说,她是带了腌肉,但没有腌羊肉啊!
      
      “今天郎君让人去弄来的。”祝氏无奈的说,“听说用一匹织锦换了三十头羊。”
      
      “换这么多羊吃的掉吗?”萧源无语,三哥也太会做生意了,一匹织锦就能换三十头羊了。不过织锦是江南特产,最熟练的女工,一年也仅能织成一匹而已,在江南就有一寸金一寸锦美誉,更别说到北地的冀州了。
      
      “郎君全让人杀了,说是犒劳大家呢。”祝氏说,“郎君说,上次姑娘弄的羊肉铜鼎味道好,他还想吃。”
      
      “那就让辛夷过来做吧,我上次和她说过怎么弄了。”萧源打了一个哈欠,趴在软垫上养神。
      
      “是。”
      
      、
      、
      、
      
      “你说请那些江盗做守卫!”萧沂震惊的问,凤眸圆瞪、满脸的错愕,第一次失了世家贵公子的翩翩风度,看得几个军士哈哈大笑,连梁肃也忍不住微微莞尔,解释道,“那些江盗对这一带的水路比我们熟多了,让他们带路比较合适。”
      
      “可是——”
      
      梁肃知道像萧沂这种世家公子高高在上的被人捧惯了,身份、官职低些的寒门官员都不可能出现在他们面前,更何况是这些乱世贼子。萧沂这种反应已经属于涵养极好了,有些脾气差点的,恐怕听到就会拂袖而走,生怕被那些贱民玷污了清名,“阿盛,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几天能走的那么顺吗?”
      
      萧沂怔了怔,理所当然的说,“因为有你们在啊!还有我们萧家的家丁也不是吃素的!”
      
      梁肃摇了摇头,眼底带着淡淡笑意,“那些流寇各个都是亡命之徒,而且从冀州到渡口,大一点的流寇据点就有八个,如果他们轮番上,我们装备再精良,也会损失惨重。”
      
      萧沂低头想了想,恍然道,“难怪你让我们一路都带着霍家的旗子了!”霍家在冀州经营多年,又手握重兵,那些流寇敢截官府之物,都不敢去劫霍家的一根草吧!怪不得一路上过来,也仅有少数几支不成气候的流民拦截他们。
      
      “阿盛,水至清则无鱼。”梁肃开解萧沂道。
      
      “我知道。”萧沂叹了一口气,“对了,梁大哥,今天我让人换了三十头羊,我们晚上吃羊肉铜鼎吧!”
      
      “好。”梁肃微微颔首,辛苦了这么多天,马上又要走水路了,让大家饱餐一顿,也有利于鼓励士气。
      
      “我去和元儿说一下。”萧沂起身要去跟妹妹说一声。
      
      梁肃拦住他,“江盗的事别说了,那些人不过在外围领路而已。”萧源毕竟才十岁,身子又弱,万一受惊了怎么办?
      
      “对了,梁大哥,麻烦你多约束下那些江盗,毕竟我们这里还是女眷居多。”萧沂担心那些江盗不长眼,冒犯他们家丫鬟。对于梁肃说的话不以为然,元儿胆子大的很,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说不定还想见见江盗什么样子呢!不过估计梁大哥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放心吧,他们不敢的。”梁肃淡淡的说道,语气带着轻描淡写的冷意,“我只是想走的快一些而已,并不是非他们不可。”
      
      “对了,梁大哥,你这里有没有会武的女孩子?给我几个,或者我送两个小丫鬟过来,你带几年再还给我?”萧沂突然奇想的说。
      
      梁肃愣了愣,望向萧沂的目光诡异,他什么时候好上这口了?
      
      萧沂忙解释道:“我想送给元儿呢!她身边的丫鬟都太弱不禁风了,遇到点小事还没元儿镇定。”
      
      梁肃听说是给萧源,心里迅速过滤出了一些人选,“等我到了军营,替你问问。”
      
      “多谢梁大哥!”萧沂笑道,“最好是孤儿,我们家只收死契的丫鬟。”
      
      “我会留心的。”梁肃点头。
      
      萧沂知道梁肃的为人,他答应的事,肯定会做到的,他伸手揽着梁肃的肩,亲昵说,“梁大哥,走,我们去喝酒!”
      
      “郎君,独眼蛇前来拜见。”亲兵在门口禀道。
      
      萧沂知道独眼蛇是一伙势力颇大的江盗的大当家,梁肃这次请来领路的江盗这伙人,他不由暗暗好奇,也不知道这人长得什么模样,真得和蛇一样吗?
      
      “大壮,你去。”梁肃懒得和那些江盗罗嗦,再说以独眼蛇的身份,还不够格让自己接见,再见萧沂眼底的好奇后,心里暗道不好。
      
      “梁大哥,我——”
      
      “不行!”梁肃严肃的摇摇头,“阿盛,你是贵人,独眼蛇不过地底的一条泥鳅而已,没什么好看的。”告诉萧沂一些常识是一回事,这些事萧珣和萧泽默许的,但让他见江盗他非被二哥骂死不可!见萧沂略带失望神色,他犹豫了下,“你要是不嫌弃,我让他隔着窗户给你磕个头。”
      
      暗室偷窥岂是君子所为?萧沂下意识的想拒绝,但见梁肃沉稳干练的吩咐着亲兵将水路上的一切都打点好,滴水不漏,自感羞愧,梁大哥才大他一岁而已……“好!”
      
      梁肃微微挑眉,他原以为以萧沂的脾气会拒绝,他不像是那种会隔窗见人的人,他到没有认为萧沂迂腐的意思,在他看来,萧沂当得上“言念君子,温其如玉”的赞誉。
      
      萧沂到没有过多的想法,大哥早说过他书生意气太重,要他好好改改,以前一直是大哥教自己的,现在有梁大哥带着也不错,这种机会可不是一直有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秘密投的霸王票
    昨天有点头疼,睡了一天,不好意思 ^_^
    流民事件过后,刘氏和萧家的几位姑娘,除非到了驿站,不然坚决不下牛车,或许是流民的围攻的事吓到了大家,下人的速度也增加了不少,中午休息的时间从一个时辰变成了半个时辰。
    每天围在牛车周围的将士也越发的严密,对此萧源只能下令,让大家尽量配合。大姑娘和二姑娘整天窝在牛车里不出声,照道理刘氏让大姑娘掌家,一路上的事都该是大姑娘做主的,但大姑娘心里清楚,她管管内宅还可以,真要论到对外的大事,她是没那个本事担下的。再说回江南带的人多,刘氏又有着身孕,稍有不慎就会出事,大姑娘也不敢担这个责任。
    倒不是说萧家对嫡出、庶出姑娘分两种教育,像大姑娘、二姑娘这种养在正房身边的庶出,其实地位和旁支的嫡出也没什么不同,如果没什么意外,一般嫁人后也是做当家娘子的,所以萧家对两人的教育也很注重。
    但萧源不同,她说是从小由曾祖母养大,实则是外公顾熙亲自教养的,从某种程度来说,顾熙是把外孙女当孙子教育的,加上萧源本身水平或许有限,可论眼界、知识面,恐怕寻常的士族男子都比不上,所以大姑娘前来找她的时候,萧源二话没说的担下了这件事,这事也只能她来做。
    “姑娘,明天就要到渡口了,上了船就比牛车平稳许多了。”祝氏给萧源揉着僵硬的腿说。
    “嗯。”萧源望着一望无际的江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水上的日子跟牛车一样难熬啊!
    “郎君说,如果一路顺风,很快就能到江南的。”祝氏安慰道。
    “一路顺风?”萧源默默的想,很少有人冬天坐船,毕竟冬天说不定那边江面就冻住了,更别说层出不穷的江盗了!当初从江南来的时候,吴郡太守可是足足派了五百名水师护送他们。吴郡的水师天下闻名,江盗见了官府的旗帜自然是不敢随便妄动,而梁肃他们武艺再高,到底是陆军,能保护好他们吗?
    萧源转念一想,爹和大哥能这么放心的把他们托付给霍家,想来认定霍家有这个本事保护他们,她也不用太担心了,反正担心了也没用,“四姐、六妹的病好些了吗?”萧源问。
    估计是上次见了梁肃杀人受惊了,萧家几位姑娘身体都有点不舒服,四姑娘更是发了一晚上的烧。
    “好点了,听说四姑娘今天喝得下一点粥了,六姑娘已经没事了。”祝氏道,“姑娘,你也太善心了,好端端的带这么多人回去干什么?”三姑娘、四姑娘和六姑娘过来一求姑娘,姑娘就答应带回去了,连带姨娘都带走了。若是她们乖巧安分,祝氏自然不会说什么,可现在她们明显拖累了姑娘,姑娘身体弱,年纪又小,做姐姐的不帮衬些,还反而大事小事不断,真是上不了台面的!
    萧源沉默,这件事是爹临走时提起的,萧源原本就在为难要不要带她们,爹一说她就顺势做一回好人了,虽然不知道爹在打什么主意,估计又是要和某些门第稍低的人联姻吧?嫁人后也没做姑娘的时候那么舒服了,反正碍不到她什么,就随她们去吧。
    祝氏知道自家姑娘一向主意大,劝了几句见姑娘不说话,也就不提这件事了,“姑娘,一会三郎君会过来,说是想吃羊肉铜鼎,听说梁郎君也会过来。”
    “这时候哪里来的羊肉?”萧源说,她是带了腌肉,但没有腌羊肉啊!
    “今天郎君让人去弄来的。”祝氏无奈的说,“听说用一匹织锦换了三十头羊。”
    “换这么多羊吃的掉吗?”萧源无语,三哥也太会做生意了,一匹织锦就能换三十头羊了。不过织锦是江南特产,最熟练的女工,一年也仅能织成一匹而已,在江南就有一寸金一寸锦美誉,更别说到北地的冀州了。
    “郎君全让人杀了,说是犒劳大家呢。”祝氏说,“郎君说,上次姑娘弄的羊肉铜鼎味道好,他还想吃。”
    “那就让辛夷过来做吧,我上次和她说过怎么弄了。”萧源打了一个哈欠,趴在软垫上养神。
    “是。”



    “你说请那些江盗做守卫!”萧沂震惊的问,凤眸圆瞪、满脸的错愕,第一次失了世家贵公子的翩翩风度,看得几个军士哈哈大笑,连梁肃也忍不住微微莞尔,解释道,“那些江盗对这一带的水路比我们熟多了,让他们带路比较合适。”
    “可是——”
    梁肃知道像萧沂这种世家公子高高在上的被人捧惯了,身份、官职低些的寒门官员都不可能出现在他们面前,更何况是这些乱世贼子。萧沂这种反应已经属于涵养极好了,有些脾气差点的,恐怕听到就会拂袖而走,生怕被那些贱民玷污了清名,“阿盛,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几天能走的那么顺吗?”
    萧沂怔了怔,理所当然的说,“因为有你们在啊!还有我们萧家的家丁也不是吃素的!”
    梁肃摇了摇头,眼底带着淡淡笑意,“那些流寇各个都是亡命之徒,而且从冀州到渡口,大一点的流寇据点就有八个,如果他们轮番上,我们装备再精良,也会损失惨重。”
    萧沂低头想了想,恍然道,“难怪你让我们一路都带着霍家的旗子了!”霍家在冀州经营多年,又手握重兵,那些流寇敢截官府之物,都不敢去劫霍家的一根草吧!怪不得一路上过来,也仅有少数几支不成气候的流民拦截他们。
    “阿盛,水至清则无鱼。”梁肃开解萧沂道。
    “我知道。”萧沂叹了一口气,“对了,梁大哥,今天我让人换了三十头羊,我们晚上吃羊肉铜鼎吧!”
    “好。”梁肃微微颔首,辛苦了这么多天,马上又要走水路了,让大家饱餐一顿,也有利于鼓励士气。
    “我去和元儿说一下。”萧沂起身要去跟妹妹说一声。
    梁肃拦住他,“江盗的事别说了,那些人不过在外围领路而已。”萧源毕竟才十岁,身子又弱,万一受惊了怎么办?
    “对了,梁大哥,麻烦你多约束下那些江盗,毕竟我们这里还是女眷居多。”萧沂担心那些江盗不长眼,冒犯他们家丫鬟。对于梁肃说的话不以为然,元儿胆子大的很,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说不定还想见见江盗什么样子呢!不过估计梁大哥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放心吧,他们不敢的。”梁肃淡淡的说道,语气带着轻描淡写的冷意,“我只是想走的快一些而已,并不是非他们不可。”
    “对了,梁大哥,你这里有没有会武的女孩子?给我几个,或者我送两个小丫鬟过来,你带几年再还给我?”萧沂突然奇想的说。
    梁肃愣了愣,望向萧沂的目光诡异,他什么时候好上这口了?
    萧沂忙解释道:“我想送给元儿呢!她身边的丫鬟都太弱不禁风了,遇到点小事还没元儿镇定。”
    梁肃听说是给萧源,心里迅速过滤出了一些人选,“等我到了军营,替你问问。”
    “多谢梁大哥!”萧沂笑道,“最好是孤儿,我们家只收死契的丫鬟。”
    “我会留心的。”梁肃点头。
    萧沂知道梁肃的为人,他答应的事,肯定会做到的,他伸手揽着梁肃的肩,亲昵说,“梁大哥,走,我们去喝酒!”
    “郎君,独眼蛇前来拜见。”亲兵在门口禀道。
    萧沂知道独眼蛇是一伙势力颇大的江盗的大当家,梁肃这次请来领路的江盗这伙人,他不由暗暗好奇,也不知道这人长得什么模样,真得和蛇一样吗?
    “大壮,你去。”梁肃懒得和那些江盗罗嗦,再说以独眼蛇的身份,还不够格让自己接见,再见萧沂眼底的好奇后,心里暗道不好。

    “梁大哥,我——”
    “不行!”梁肃严肃的摇摇头,“阿盛,你是贵人,独眼蛇不过地底的一条泥鳅而已,没什么好看的。”告诉萧沂一些常识是一回事,这些事萧珣和萧泽默许的,但让他见江盗他非被二哥骂死不可!见萧沂略带失望神色,他犹豫了下,“你要是不嫌弃,我让他隔着窗户给你磕个头。”
    暗室偷窥岂是君子所为?萧沂下意识的想拒绝,但见梁肃沉稳干练的吩咐着亲兵将水路上的一切都打点好,滴水不漏,自感羞愧,梁大哥才大他一岁而已……“好!”
    梁肃微微挑眉,他原以为以萧沂的脾气会拒绝,他不像是那种会隔窗见人的人,他到没有认为萧沂迂腐的意思,在他看来,萧沂当得上“言念君子,温其如玉”的赞誉。
    萧沂到没有过多的想法,大哥早说过他书生意气太重,要他好好改改,以前一直是大哥教自己的,现在有梁大哥带着也不错,这种机会可不是一直有的。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