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上部)之王府沉浮

作者:花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转眼两个月过去,胤禛一行人办差归来。因为这次虽仍有几处决堤,然而却是有史以来危害最小的一次。皇上龙心大悦,赏赐了许多珍宝。有太监从里面悄悄递出消息来,一时间王府上下喜气洋洋。
      乌喇那拉氏,年氏,耿氏与我都在后堂的大堂上焦急地等待着胤禛回府。不多时乌喇那拉氏身边的太监王忠噔噔跑过来打了个千回禀道:“王爷的行驾已经到了街口了,一会便到。”
      乌喇那拉氏忙站起来,严肃的脸上也浮出一丝笑意,“放鞭,奏乐。”
      “是——”王忠忙答应着下去传话,片刻间外面鞭炮声,鼓乐声,响成一片。
      “咱们也到二门口去迎一迎。”乌喇那拉氏笑道,接着甩着帕子先行走了出去。几个人也忙跟了上去。
      到了二门等了片刻,王忠又跑过来道:“王爷已经进了府,只是外面挤了一院子的官员,说是庆贺王爷顺利办完差,王爷已经吩咐设酒宴款待了,只怕一时半会还进不来……”
      我一愣,心登时凉了一截,再看年氏耿氏也都面露不快。只有乌喇那拉氏不动声色淡然说道:“知道了。”接着转过头来对我们说道:“王爷这一设宴陪客,只怕要一两个时辰,咱们也别在这里等着,都先回去吧。”
      几个人不情愿地答应着只得各自回各自的房去。
      珊瑚边走边抱怨道:“请客也可以回头再请,刚回到家先不进来瞧一眼,也不知道人家心里焦急!”
      年氏冷笑道:“我看还是那些个官儿不好,只想着拍马屁奉承,也不想想王爷这刚一回来,身子定然疲乏了,还要应酬他们,真是没心没肺!”
      耿氏婉言劝道:“又有什么法子?人都来了,王爷总不能把那些客人都扔在那里不理呀。咱们也别气了,先回去等等再说吧。”
      我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见乌喇那拉氏一动不动地站在二门门口,仿佛一座石雕……
      直又等了许久才见小路子噔噔地跑了进来,“福晋,王爷已经进了二门,这会子和大福晋往晓寒斋去了。”
      我一怔,“大福晋一直在二门那等着?”
      “可不是?足足等了快两个时辰呢。”
      我心里登时不是滋味,却不好说什么,只得轻声道:“咱们也过去瞧瞧吧。”说着慢慢向晓寒斋走去,小路子和翠雯,紫雯忙着跟了上来。
      到了晓寒斋,未进屋子已经听到笑语一片,心更觉得酸,强打着笑容挑着帘子进了去,果见胤禛一身便服斜倚在榻上,乌喇那拉氏耿氏年氏都坐在跟前凑趣。
      “云儿给王爷,大福晋请安!”
      胤禛见到我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却不起身,只是摆了个手势,“起来吧。”我站起来,又与年氏耿氏问好,她们也都含笑还礼。
      “行了,别站在那里立规矩了,过来我身边坐。”胤禛微笑着说道。
      我看了看乌喇那拉氏,面色一如既往的沉静,忙垂下头,“大福晋面前云儿怎敢放肆?”
      胤禛看了乌喇那拉氏一眼,笑道:“怕什么,我都说了不用你立规矩了。过来这边坐。”
      我只得坐到胤禛的榻上,身后两道凛冽的目光刺的我浑身不自在,不需回头已知道那是年氏。
      胤禛牵着我的手笑问道:“这两个月可还过的好?我瞧你瘦了些。”
      我笑着回道:“好得很。大福晋和年姐姐,耿姐姐都很关照我。倒是王爷消瘦了许多,也变黑了。”
      胤禛笑道:“天天在堤上不变黑才怪。这次幸亏有方先生相随才找到那位治河的高手,这个功立得着实幸运。”
      我微笑“那也是王爷有识人的智慧。”
      胤禛哈哈大笑,“说的好!回头你也去见见方先生,他是你的老师,也不用避什么嫌疑。若有什么话,你也可以来禀告我。”
      “是。”
      胤禛打了个哈欠,“我这会子累了,你们都先回去吧,我要在这里歇一歇。”
      我心里的喜悦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却不敢露出一丝的哀怨,笑着回道:“王爷好好歇歇吧。”
      年氏笑道:“王爷且歇歇,我那里煲了一锅极好的鲜鱼羊肉汤,不如王爷晚上过来尝尝。”
      胤禛含笑点头。
      年氏得意的笑笑退了出去。
      耿氏看了我一眼,嘴角一丝苦涩。我更不多言,躬身退了出去。回到飞云轩脸才放了下来。
      嫣红看看我,不敢多话,只是斟了一杯茶过来。
      “你们都下去吧。我自己要静静。”我一挥手,丫头立刻退得干干净净。
      左右无人,眼泪这才流了下来。只当我是胤禛心头至宝,却不料他始归来第一个想见想陪的人居然是平素最受冷落的乌喇那拉氏。好一个与世无争的乌喇那拉氏,独自在二门站了足足近两个时辰,这份心意,却又是我不能比拟的。还有一个年氏,果然是不可轻视,一锅鱼汤就将胤禛牵了去……左思右想,心里是又愧又怨又委屈,这眼泪也就不受控制。直哭了半晌,方堪堪的止住。心情郁闷,连晚饭也懒怠吃,在床上呆坐到夜晚。
      翠雯打了盆洗脸水过来,服侍我梳洗过,褪去繁琐的衣衫,放下一头乌黑的秀发,坐在镜中开始发呆。转眼嫁入王府已经近半年,胤禛自然是十分宠爱我的,然而正因为对我是前所未有的宠爱,反而让人不安起来,生怕今日的幸福都是镜花水月。
      芳心正是一片怅惘,忽然听到一声高亮的传禀:“王爷驾到——”
      我一愣,顷刻间心头涌上狂喜。看看镜中的自己,暗自懊恼不该太早换装,此时的模样怎么见得王爷。然而也不待我更衣,胤禛已经轻步走了进来,“你倒歇得早!”
      我忙着施礼,“我原以为王爷今夜要在品香阁休息了,所以也就歇得早了些。”说着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胤禛,“年姐姐不是说要王爷过去喝汤的吗?”
      胤禛淡淡一笑,已经斜倚在床上,“汤是喝过了……怎么,我不能来吗?”
      我登时慌乱起来,“怎么会,王爷能来云儿只有欢喜!”
      胤禛哈哈大笑,牵过我的手柔声道:“日间看你不大开心,是怨我没有先去看你吗?”
      我垂下头,“云儿不敢。乌喇那拉氏是正室,云儿又怎么敢和她争呢。”
      “不错,你记得她是正室就好了。可是我心里最疼的那个人,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吧……”说着将我搂在怀里,我心中一软,“王爷——”
      胤禛温柔地看着我,眼里闪着灼灼的火焰,“真是想我的云儿了……”说着吻就落了下来……
      
      方先生的居所雅苑在王府最尽头的一角。方先生生平最不爱人打搅,现居王府也是一律的谢绝外客,平素也只有胤禛与方先生推荐来的幕僚才能见他一面。故而我也索性连紫雯翠雯两个贴身的丫鬟都不带,独自一人穿花拂柳地往雅苑而去。从飞云轩到雅苑要穿过整个后花园,一路上看看奇花异草,稀世珍禽却也不觉疲倦。
      雅苑的风格与王府其他处不同,小巧精致,清新优雅,端地十分符合方先生的性情。走到院中扬声道:“方先生,云儿来看您了。”
      就听窗内方先生笑道:“快请进来。”
      我挑着帘子走了进去,只见方先生正在案前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见我进来丢下笔笑着起身,“许久不见,云儿又秀丽了许多!”
      我脸微微一红,娇嗔道:“方先生又来取笑云儿。”说着细细打量方先生,只见他穿了一件青色的长衫,瘦骨伶仃,却又多了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先生消瘦了许多!”隐隐觉得心痛,“这一路上定然吃了许多苦吧。”
      方先生微笑道:“瘦是瘦了些,也不觉怎样辛苦。此次随王爷去督管河务,功效卓著,多少百姓免去了流离失所的命运,也算是功德一件。”说着招呼我坐下,斟来一杯茶,自己也在案前坐了下来。
      “王爷说以后许我常来探望先生,云儿又可以像以前一样受先生教导了!”
      方先生笑着摇头,“怎么会和以前一样呢。那时候你还是孩子,现在已经是王府的侧福晋了。虽然王爷说你可以常来,但若你来得太频繁,必有人恶意中伤。就算王爷不相信,心中也会不快。云儿,你还不了解王爷。”
      我微微一笑,胤禛温柔豁达,又极有己见,岂会为小人谗言所左右。然而方先生是我的老师,老师的话却也不便反驳,只得轻声说是。
      方先生看看我,忽然摇头叹息了一声,“长大了,真的长大了。记得你小的时候总是抱着我的手臂要我讲故事给你听……”
      我莞而一笑,“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方先生笑了,然而他的笑容却让人觉得有些无奈。
      我打开带来的食盒,里面是几样我亲手做的几样小菜,又取出一小坛酒为先生斟满了一钟,笑道:“这几样菜倒也罢了,这酒是梅花露,还是我在家的时候酿的,一共就两坛。嫁过来的时候带了过来,知道先生最喜欢喝酒,就给先生拿了一坛过来。”
      “好好!”方先生大喜,端起杯子先是嗅了嗅,这才饮了一口,闭着眼睛摇头叹道:“好酒!”
      我笑着又斟上一杯,“先生喜欢云儿的心思总算没有白费。”
      方先生大笑:“云儿酿的酒先生怎么会不喜欢?”说着连饮几杯,又夹了几口菜,“嗯~,还是云儿知道心疼先生,知道我爱吃什么。”
      我笑着,“先生不也是最疼云儿的吗?在云儿心里,先生就和父母一样,当然要孝敬了。”
      方先生缓缓放下筷子,抬头望着我,眼中精光闪闪,“哦?是吗?”
      “当然是了。”我颔首说道。
      方先生凝视了我半天,忽然大笑道:“好好!”说着柔声道:“你来了许久了,该回去了。”
      我只得站起来,“是。过两天我再来看先生。”
      方先生送我出来,沉声道:“没有事情就不要来了。”
      我一怔,又不好违抗,只得闷声答应下来,回去的一路上左思右想不得其解。难道胤禛果真是那样小气的人?又或是我触怒了先生?想来想去也想不通,索性就丢到一边。
      
      我依然在胤禛的书房为他写折略,简单的事情胤禛看罢立刻就口述几句要我写下来,而遇到棘手的折子就先搁到一边,等和方先生还有其他几位王府的清客们商量过了才亲自动笔。写得折子多了,即使不用胤禛指点我也知道怎么写了。胤禛索性就挑出无关紧要的折子给我,我写罢了他再浏览一遍,没有什么差池就直接封好预备呈上去。只是这些都是无人时悄悄做的,当着那些幕僚前面,胤禛从来不与我说国事。只是因为胤禛最是信任我,所以当众人在书房密议朝政的时候,多是由我在旁伺候。
      这一日起身梳洗罢,唤来小路子,“昨儿王爷在哪歇着了?”
      小路子皱着眉头道:“昨个儿一夜没睡,在书房里直熬了一宿……”
      我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又问道:“都谁在王爷书房呢?”
      “方先生,高先生和陈先生。”
      高先生陈先生都是王府的清客,才华横溢,心机敏捷,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是以深得胤禛信任。
      我叹口气,“装四碗参汤,我去瞧瞧。”
      “是——”
      红玉答应着,片刻用食盒装好,小路子忙拎着盒子跟着我逶迤来到王爷的内书房。外面整整齐齐地站着侍卫,见我来了忙都躬身施礼。我轻轻挥手止住,接过盒子敲了敲门。
      “什么人?”就听见胤禛威严的声音。
      “是云儿来给王爷请安。”
      胤禛语气顿和,“进来吧。”
      我推门进了去,只见胤禛靠着垫子坐在椅子上,高先生陈先生都端端正正地坐在下手。唯独方先生斜躺在榻上,闭着眼睛像在养神。几个人都是面色灰白,眼角尽是血丝。
      我忙要人打了四个热热的毛巾把子,胤禛等人擦过脸,顿时觉得精神一振。这才从食盒里取出参汤,先是献给胤禛,次之方先生,高先生,陈先生。
      胤禛饮了口参汤笑道:“还是云儿细心。”
      我微微一笑不言语。
      胤禛抖了抖精神接着说道:“这件案子究竟要怎么办才好呢?”
      高先生摇摇头,“要说王德正和唐信寒这个案子其实没有什么玄机,只是王德正是太子爷的人,唐信寒又是八爷的人,真的要是扯了出来就势必要和两位王爷翻脸,那时候也是个大麻烦。”
      听到这里我已经知道他们说的是王德正和唐信寒贪污军饷的案子。军士正在苗疆与苗人作战,国库供应本来已经是捉襟见肘,而两位调拨粮饷的官员竟然贪污了一百万两,皇上得知,非常震怒,下令严加查办。这个差使就又落在了曾经办理过刘玉棠贪污一案的胤禛的头上。
      要说追查其实不难,难就难在追回这笔赃款。赃款一部分是落在两个人手中,还有一大部分则被孝敬给了太子爷和八爷。如果真的要深究的话,势必要牵扯出两位王爷,到时候兄弟翻脸不说,怕皇上的面子上也下不来。
      陈先生沉吟了片刻,忽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太子爷自从前次获罪被废,皇上对他的信任已经大不如前。如今虽然复立了太子,可他的位置确是岌岌可危。依我看,这倒是个扳倒太子的好机会。太子爷一倒,四爷就大有可为了!”
      胤禛扬了扬眉,目光射了过去。
      陈先生接着说道:“这个案子不但要办,而且要大张旗鼓地办!不但要把太子爷和八王爷吞食军饷的事情抖出来,还要坐实太子为争军功,排除异己,残害忠良的罪名!”
      我一惊,再看胤禛面色变幻不定,而方先生仿佛眉头轻轻跳了一下,却并没有睁开眼睛。
      高先生接下话道:“残害忠良未免言过其实了。有什么证据呢?”
      陈先生微微一笑,“前两天不是从前方快马传来了折子?说的不就是大将军董兰山忽然病故的事情?”
      高先生摇摇头笑道:“你刚刚不也说了他是病故的吗。”
      陈先生也不言语只是望着高先生微微的笑,高先生看了他半天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笑道:“原来如此!”
      我暗自着急,看看方先生,他却依然是闭目养神,仿佛已经睡着了一样。而胤禛又明显心动了,不由得脱口而出:“万万使不得!”
      众人的目光都转向我,连方先生也忽然睁开了眼睛,目光中流露出一种复杂难言的神色。我顾不得去揣摩方先生的意思,接着说道:“皇上只是让追查军饷的事情,就算是扯出来太子和八爷的事情也只能密奏,不然皇上的面子上怎么下的来?想扳倒太子更无需用这样阴险的手段,皇上仁慈,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扳倒太子有什么难,皇上是圣明的主子,只要把他们贪污军饷的事情奏明,皇上难道还能将大位传给他吗?做人万不可赶尽杀绝啊!”我一口气说了下来,再看陈先生面色难看的要死,胤禛更是阴晴不定,我也略觉不安,但想想平日里与胤禛也不少议论国事,他有时也会听我的意见,心就定了许多。
      一时间书房里死静。
      胤禛忽地重重拍了下桌子,怒吼道:“你一个妇道人家居然敢妄谈国事!”说着冷笑,“看来是我平时太宠爱你,让你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
      我目瞪口呆,万万没有想到一向温柔平和的胤禛居然会如此勃然大怒,一时间忽然彷徨无错。
      胤禛一把将盛着参汤的茶碗摔在我的脚边,“还不滚出去!以后不许进我的书房!”
      我如雷轰顶,只觉得晕头转向,怎么会这样?我看看胤禛,他面上阴云密布,额头上暴起了一道青筋,竟是我从没有见过的狂暴。而方先生也已经坐了起来,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我看得出,那里面有心疼与怜悯。
      我躬下身子深深道了个万福,慢慢地退了出去,一出门,就已是眼泪横飞,捂着嘴奔回飞云轩。
      我就这样失了宠,不但再不能出入胤禛的书房,甚至是连见都不见不到胤禛,曾经是笑语如歌的飞云轩现在冷冷清清,令人心寒。
      王府上下都知道云福晋失宠,曾经百般奉承我的人转而都变了一副嘴脸,明里暗里说起话来都是冷嘲热讽。我不是不知道人情冷暖,只是真的落在了自己身上,还是忍不住觉得悲凉。
      然而他们笑也好,讽也罢,最让我不解的是胤禛的态度。他怎么会突然之间雷霆震怒呢?说什么妇道人家怎么敢妄议朝政,可笑,不是他教给我朝中的事情吗?不是他让我帮他写节略,甚至出谋划策的吗?怎么会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呢?
      我日夜沉思,思绪已经纷乱成一片,越思量越想不通,仿佛走到了一个死胡同,别无出路。我终于倒下了,耿氏前来探望我,抹着眼泪,“妹妹,你怎么就那么傻呢?居然敢触怒王爷,唉——你看你,病成这样子……”
      我摇摇头,“我没有病。”
      耿氏握住我的手,“还说没病呢。瞧你瘦成什么样子了……大福晋已经传了一个极好的太医,给你瞧瞧罢。”
      我不忍佛她的好意,只得点点头。
      垂下厚重的帘子,身边只留两个嬷嬷和几个太监。嬷嬷将帕子盖在手上,这才传太医进来,太医跪在床前诊了半日的脉,这才又退了出去。
      半晌乌喇那拉氏,年氏耿氏等人进了来,外面的太监将方子呈了上来,乌喇那拉氏看了看,淡淡道:“用药倒也罢了。”
      小太监又说道:“王太医还说,小福晋这症虽然不重,不过最要紧的是要静心修养,不能着恼着气的……”
      乌喇那拉氏一扬眉,“哦?太医是这么说的?”
      小太监忙点头应是。
      珊瑚犹疑道:“静心修养可也不容易。这飞云轩一天到晚不知道多少人来来去去,现在小福晋就是这个情形……”
      年氏侧头想了半晌,忽而笑道:“我倒是有个主意,咱们郊外不是有所房子?不如把云妹妹移到那边去,那边清净的很,正好养病。”
      乌喇那拉氏点点头,“倒也使得。那就把云福晋移出去吧,让人按月供给就是了。”
      我忍不住冷笑,原以为她们是好心,原来是想把我赶出王府,罢罢,走就走吧。
      年氏走上前来笑道,“妹妹尽管放心出去养病,等你病一好就接你回来。”
      我闭上眼睛,再也不想看她伪善的面孔。年氏冷冷一笑,转身退了下去。
      “就这么着吧。先叫人照着方子抓药,先吃着。明儿挑个日子再搬。”
      众人忙答应着,乌喇那拉氏这才转身而去,立刻屋子里的人去了大半,顿时冷清了下来。于是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翠雯紫雯带着几个丫头收拾东西,心里也开始觉得凄凉。小篆欲将一个大花瓶装起来,紫雯忙拦道:“算了,那个就不带了,太累赘……”小篆看看我,神色有点犹豫,“这个是王爷赏给福晋的,福晋一向很喜欢……”
      我悠悠叹了口气,“放在那里吧。不带了……”
      “是。”小篆只得将花瓶放到原处。
      紫雯看看那些忙成一团的丫头,吩咐道:“那些大件的古董什么的就算了,拣轻巧的带几样就是了,那边没有这么大的地方,带去了也没地放。”
      香草愤愤然地抱怨道:“平素都赶着来巴结溜须,这会子福晋只不过是一时失势,这些人就这么的势利,只会落井下石!”
      我轻轻叹息了声,“香草,你去把刑嬷嬷张嬷嬷,小路子,还有那几个大丫头都唤来,我有话吩咐。”
      香草忙去传话,我递了个眼色给翠雯,翠雯忙去里面拿出来一盘银子放在我身边。不多时,两个嬷嬷并小路子,红玉,嫣红,小篆,香草等十几个丫头都赶了来,整整齐齐地在我面前站好。
      我看看她们,叹了口气,“你们也都知道了,大福晋要我搬出王府到郊外的宅子去养病,这一去怕是日子不短,那里地方小,也用不了这许多人,你们愿意跟去的呢就跟去,愿意留下的,我赏你们银子让大福晋另外安排差事给你们。看你们自己的意思吧。”说着闭上了眼睛。
      张嬷嬷刑嬷嬷走上前一步,跪了下来,“奴才们老了,前天大福晋已经赏了奴才们银子,要奴才们回家养老……”
      我点点头,“也好,你们也辛苦了几十年了,也该是回去享福了……紫雯,一人赏她们六十两银子。”
      “是。”
      张嬷嬷刑嬷嬷接了银子,老泪纵横地谢道:“谢福晋大恩!奴才们没有福气再服侍福晋了……”
      我叹了口气,“你们下去吧。”
      两个人重新磕了几个头,这才爬起来躬身退了出去。
      我的目光又向那几个大丫头扫去,嫣红上前一步,跪了下来,“福晋,奴才愿意跟随福晋……”她这一跪,后面的香草小篆也跟着跪了下来,“奴才们也愿意追随福晋!”
      几个人一跪,站在前面的红玉就显得格外的突兀了起来,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她的身上。香草回过头瞪着红玉,“红玉,你呢?”
      红玉上前两步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福晋,福晋待红玉一直都是好的很,红玉本来也应该跟随在福晋身边伺候,只是……”
      “只是什么?”翠雯瞪大了眼睛咬牙问道。
      “红玉愿为福晋守着飞云轩,这么大的院子总不能荒芜了……”
      香草冷笑道:“福晋平素待你一向是疼爱的很,咱们几个都落在你后面。以前福晋得宠的时候你百般的奉承,现在福晋不过是一时失势,你就见风转舵,变的可真快!福晋以前都是白疼你了!”
      红玉脸一阵红一阵白,反驳不得只是垂着头。
      我只觉心灰,摆摆手道:“人各有志,不要勉强她。赏她银子。”
      “是。”
      香草答应了一声,取了一块银子丢在红玉面前,“拿去吧。”
      红玉脸登时涨的通红,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下,险些没有掉下来。
      香草冷笑,“还不拿着银子下去?站在这屋子里看着都觉得碍眼!”
      “香草——不得放肆!”我冷冷止住她的话头,转头面向红玉,柔声道:“你下去吧!”
      红玉重重磕了几个头,银子也不拿就奔了出去。
      我叹了口气,“想留下的就都留下,就算是看屋子的差使吧!”
      剩下的几个丫头互相瞅了瞅,也都表示愿意留下,我也吩咐翠雯赏了她们银子。
      最后只剩下小路子一个人呆站在那里。
      我微笑着看着他,柔声道:“你可是愿意留下?”
      小路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一日为主,终身为主!何况福晋您待小路子恩重如山,小路子这辈子都不离开福晋!”
      我心里一暖,亲自上前扶起他,“难为你这片心了!”
      我看看翠雯,紫雯,香草,嫣红,小篆,小路子这几个人,不由得感到一丝的欣慰。看来人也并非全部薄情。
      
    插入书签 



    失败者联盟
    你以为这是爱情,你以为这是职场?是,却也不只是,这是赤裸裸的生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