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百六十章我花杀百花(四)

      奎木沉碧,紫殇南归;
      北落危燕,日月将熄;
      雪摧斗木,猿涕元昌,
      双生子诞,龙主九天。”
      
      黑暗中的我迷惘地站起来,依稀听到耳边传来有孩童在不停地念着这三十二字真言。
      
      我便昏昏然地朝着这声音向前走去,有紫光在黑雾中闪烁,不久却见一座巨大的琉璃钟在我面前慢慢摇摆,发着幽幽紫光,那轰然的钟摆缓慢而沉闷地搭搭走着,
      
      我转回身,却见五个小孩在围着一棵老梅转着圈嬉戏,我细细一看,里面有一个扎着一尾大辫子的小丫头正在对着其中那个最大的黑肤小孩做着怪脸,那大男孩便毛手毛脚地扯着她的大辫子,把她扯得嗷嗷直叫,里面最小的紫瞳女孩硬给吓哭了,那个黑肤大孩子讪讪地放了手。
      
      我不由会心一笑,这不是童年时代的小五义吗。我走近了他们,那群孩子混然不觉,唯有宋明磊一个人停了下来,敛了笑容,歪着脑门直直地看着我,然后我意识到他的目光其实越过了我,却是直直地看着我身后的那座琉璃钟。
      
      这时指针停到了二点三十五分,琉璃钟上的小门打开,出来一个精致的粉衫人偶,手执那西番莲花样的丝娟对我忧郁而望,悠悠道:“雪摧斗木,猿涕元昌,奎木沉碧,紫殇南归。”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坐了起来,晨曦穿过蛛网,照在只有一半土脸的尘土上,黑狗自外跑了进来,添了我一下,然后又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我感叹,它总是这样行踪不定。
      
      外面传来马匹的嘶鸣。我悄悄来到大殿,谨慎地略伸头,却见光头少年正凝着脸收拾上路的行装。小忠在他脚跟边蹿来蹿去,显得特别兴奋。
      
      正踌躇着怎么个打招呼法,光头少年早已背对我道:“夫人既醒,就快快收拾一下,我等好赶路。”
      
      赶路,上哪?回想起昨夜的对话,我恍然,他这是要带我去寻那捞什子的危月燕来着。
      
      我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衣衫,口中诺着,跌跌撞撞地冲出破旧的大殿,深吸了一口气,悄悄来到他身后,刚至近前,他忽然直起身向我扭头看来。
      
      我微退一步,猛然惊觉他比我高上整整一个头,于是不得不仰头看他,身上依旧是昨夜那身书生行头,却比往日要齐整得多,我注意到他上身套了一件以前因嫌素色而死活也不肯穿的小短褂,如今却巧妙地遮住了胸襟上的血迹,。
      
      他看着我表情极其冷淡,头上依旧扎了头巾,骨子里却透出一丝斯文气,但眼中却闪着一丝凌利和漠然,同夕日的热血少年皆然不同。
      
      朗朗乾坤下,明媚的阳光在他身上洒下一圈晨曦,冲淡了昨夜的鬼气和杀气,却不知道为何从他的眼神中我读不出一丝对我的恶意,我想我理应是怕他的,然而我却感到一丝奇怪的放松和暖意。
      
      “呃!那个……,”我正要开口,他却冷淡地递来缰绳:“夫人请上马。”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闭上了嘴,乖乖地跳了上去,而他也不说话,只是疏离地在前面牵着马赶路,他对小忠做了一个手势,立刻小忠好像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也不等我发话,便汪汪叫了几声,出了破庙,向右一拐,挺胸抬头地走在前方,领着我们往东方而去。
      
      我指望着兰会告诉我一些赶路消息,可是他却只给我看他的后脑勺。
      
      无尽的沉默中,我忽然意识到少了一匹马。
      
      “呃!那个,咱们那个马是不是晚上出走了,”我讷讷地问着,他微抬头,轻摇头,然后又沉默地往前走。
      
      我没敢继续问他的摇头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当时没来由地感到他的背影很忧郁。
      
      我们走了一日,入夜投了一家店,这回他依旧化装成我的弟弟,叫小二为我准备了一桌好菜,我和小忠着实饿了,可是真正在动筷之时,他说要去看看那匹马,让我们先吃,然后等他回来,我们都已经吃完了,望着空空如也的碗盘,我打了一个饱嗝,同小忠很抱歉地看着他,不想他却不甚在意,看着我的目光却是二天来最柔和的时刻,我甚至感到了他眼中的一丝笑意。
      
      那一夜,我奇怪地睡得极死,第二天一早精神抖擞地来到楼下,却见兰生早就在柜台前结账,却听得掌柜正同小二急着大呼小叫,说是昨夜有野狼来袭,后院的牲畜全都被咬死了。
      
      “必是这从梁州城逃来的难民饿死在咱们汝州境内,引来野狼大虫。”
      
      我听得楼下有客人这样叹息:“你且不知在城东玉人河边拉纤的难民每日累死饿死的足有好几百号人哪。”
      
      众人唏嘘着,伙计牵来了我们的马,对我们叹道:“这位爷,你们的马昨夜没被野狼咬了,真是万幸啊。”
      
      我开心地摸着那匹枣红大马,兰生结完帐走过来正欲牵马,那匹马却猛然抬起腿,蹬开了我们,向前发狂奔去。兰生便如风一般快步追去,我同小忠气喘吁吁地追到时,他正在牵着红马停在一处卖桂花糕的老太太前,那老太太殷勤地递给他一块桂花糕,转身便走了。
      
      我以为他买了桂花糕是给我吃的,不想他却低下身给小忠吃了。
      
      同小忠抢吃的实在有点失面子,可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看着那块桂花糕。
      
      “再过些天,便到了菊花镇了,到时便有好吃的了,”他忽然出声,我这才惊觉他正对我微笑着说话,年轻的两颊梨涡微现,笑容虽轻浅,却很是清俊动人,我不由也对他笑了起来,正要开口,他却正色道:“这糕你不能吃,是给小忠的,你且忍一忍吧。”
      
      切!一块桂花糕而已,至于同我解释这么多吗,你是故意寒碜我羞辱我的吧。
      
      以后几天我们继续往东走,小忠沿途嗅着,直到月华变圆,这一日来到玉人河畔,他却忽然间决定不投宿客栈,要夜宿郊外。
      
      当下我拿了干粮分与小忠吃了,可兰生却依旧没有吃我的东西,却向我递来他打的水,我喝了口便觉头晕,心中一动,这小子好像在给我下药,须知这几年被宋明磊给害得抗药性激增,我假装倒头抱着小忠睡下,耳边却注意着动静,到了半夜十分,听见兮兮索索之声,微睁眼,果然兰生站在我面前一边打量着我一边在我耳边打着响指半天试探我,过了一会,他好似信了我熟睡过去,便起来朝黑暗中隐去,我爬起来时,小忠早已向兰生的方向跑去了。
      
      我微施轻功,跟着兰生来到一片香樟林中停下。
      
      黑暗中,我看到兰生闭起眼坐在空地上盘腿调息,旁边乖乖趴着小忠,过了一会依稀有个身影在我头顶掠过,兰生睁开精光四射的眼,微抬头瞧向那个停在他眼前的身影,出乎我的意料,兰生不逃也不躲,反而慢慢地爬起来对着那个身影跪了下去,磕了一个头,那个身影侧过身来,是个貌平的中年人,那不是别人,正是张德茂。
      
      小忠围着张德茂亲热地转了几圈,张德茂微抬手,他便坐了下来。
      
      因为距离太远,我听不真切他们在说什么,微风传来他们断断续续的谈话声,“你可知我废了多少心机,把你安排在那里,”只听张德茂的叹息声:“孩子,你不该回来,”
      
      “德茂叔,我也以为我永远不会回来。”兰生的表情十分凄然:“一切皆是命。”
      
      他们又说了一会,两人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然后我听到兰生的话:“确然,我要解开这三十二字真言。”
      
      “这本不该是你知道的,”张德茂眯了眼睛看了兰生一阵,青筋微露,口中淡淡道:“当初你果然已经查出些眉目来。”
      
      “不错,”兰生昂首坦然道:“无论是原家,还是明家,两家的家史皆记载京都城的皇史宬中秘藏有二百七十六具金匮,全部收藏着轩辕皇朝近五百年的国家档案,其实不然,还有第二百七十七具金匮,就在皇史宬的秘室之中,此乃东庭开国之初,轩辕家为了控制众臣,所搜罗的四大家族的秘密,这几百年来,无论明原两家如何败落,无论轩辕家基位的皇帝是那一个,轩辕家中始终留有异人搜索我两家的秘密,其中便有原家的最大秘闻,当初的司马门之变中,原清江为何会放任窦英华逼死她公主,便是想尽办法托延时间,好派紫星武士前往皇史宬查探,结果无一人生还,如今窦周依然不能灭亡原氏,甚至不知我…..,不知明氏在暗中发迹,恐其还未能拿到这具金匮,还请德茂叔转告族长,如能获得恐怕便能彻底击败原家了。”
      
      “原来如此,好一个原青江,”张德茂冷笑数声:“当初驸马与公主如何情深意重,这个老匹夫竟然牺牲了儿子最爱的轩辕公主。”
      
      “那你如今又作何打算?”张德茂向兰生走近一步,“初时为你续命,让你修练神功,可惜至今你只练至一半,如无赵先生的解药,你今后必是辛苦万分,偏偏如今又当着大小姐的面带走那个花木槿,究竟是何意?”
      
      兰生低头不语,张德茂便把双手搭向兰生双肩,一幅慈父模样。
      
      “你变了,兰儿,”张德茂的老眼中泪光低垂:“自从你醒来之后便全变了……。”
      
      他话音一变,缓声道:“我知你不愿看她受苦,不如这样可好,你且把她胸前的紫殇取下,我帮你瞒着赵先生将她好生安葬,必不至受辱。”
      
      兰生睁大了桃花眸,正要开口,张德茂轻拍他的肩,示意兰生听他说完:“莫要忘了,兰儿,原家最恨变节,她本就是个不忠的妇人,回到原家,就算原三力保他,早晚亦是个死,到时且散布消息说她回到大理段王手中,原三必会亲至大理,彼时我等半道伏击,你亲手砍下他的首级,献于大小姐,我再同教主从旁劝说,必能让你回至神教,如此以来岂非两全齐美。”
      
      “万万不可,”兰生沉默了许久,双膝跪倒,仰头诚挚道:“花西夫人的胸前怀有紫殇,已然应验了三十二字真言,她命里注定是要南归,”
      
      张德茂举起手,露出空空如也的右手两指,咬牙切齿道:“你知我为你受了家法,也要护着这个女人吗?若没有我着人送你解药,小忠能撑得下去吗,你能撑得下去吗,你如何这般忘恩负义。”
      
      “德茂叔,她不是原家人,”兰生以头伏地,声音有了一丝坚决,“她人虽然聪慧伶俐,为原三所惑,却实在是个心地良善之人,至始至终对我明氏心存同情,如今我救了她,以她的个性,将来明原两家相斗之际,万一明氏落入下方,她必会帮我明氏保存最后血脉,是为保全之策。“
      
      “万事不可逆命,就请您让我护送其回原家,然后,”兰生的桃花眼迸出满腔杀气,“再按计划行事。”
      
      我听着胆战心惊,正思忖着他们所讲的计划究竟是何意,背后忽而传来一阵朗笑,我的鸡皮疙瘩站了起来,不及回头,早有一双冰冷的手搭上我的双肩,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俯在我的耳边轻声细语道:“又在这里偷听人说话,四妹,你真不乖。”
      
      一股沉水木的香气传来,耳边微微传来环佩叮当的悦耳之声,不及逃跑,我已被那人扔到了张德茂和兰生面前。
      
      我天旋地转地抬头,却见似水的月光下,站着一个猿臂蜂腰的青年,如苍松挺立,月光流淌在金丝绣线的锦衣华袍上,称着玉面如画,说不出的妖娆俊美,富贵逼人,虽笑吟吟地俯视着我,那眼神却是如鹰隼锐利,冰霜寒冷。
      
      我的心咯噔一下,坏了!这不是我那要命的二哥又是何人?
      
      面如土色的兰生挡到了我的面前,他又磕了一个响头:“小人见过教主。求教主怜惜,让小人顺应天命,送紫殇南归吧。”
      
      “既然你的记忆已复,当知你修习的无笑真经,便要隔三岔五地吸食活物,连去京都都是件难事,更何况陪着这么一个大活人前往西京?如何教人信你。”宋明磊仰天冷笑一声,“你是想在路上将她吸食,取了紫殇,好向姑姑邀功,让你重回神教取代我吧。”
      
      他的美目看向张德茂:“德茂叔,你看看你自小就疼的人哪,心地恁地毒啊。”
      
      张德茂的□□上流下了汗水,双膝跪倒,混身哆索,却是再不能言。兰生面如土色,牙关紧咬,冷笑道:“教主真真是多想了,别说小人已是死人一个,便是活着......您的位置在小人眼中不值一提。”
      
      “好!那你这死人可听好了,”宋明磊微笑不变,目光瞥向我,抓着我的手紧了起来,声音依然优雅,眼神却满是冰冷:“这个女人是原三的,那命里注定便是我的。恁谁也不能改,就算姑姑在此便也如是。”
      
      我心惊,对面的兰生牙关紧咬,满眼愤恨,我明白了,怪不得自从那日后,兰生再不食人间食物,而白天那匹马还有客栈里的牲口全是兰生吃的。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 ,上周日刚从埃及回来,苦苦憋了两日, 就这成果,请大家海涵,正在努力构思后续文章!



    城府
    现代都市新黑马与单亲灰姑娘,即当代单亲MM们的强心针



    憾生
    知道啥叫真正的虐文吗,这就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